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兵王的荣誉>011 要命的横门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1 要命的横门杠

小说:兵王的荣誉 作者:一指光年 更新时间:2018/7/10 9:37:54

011 要命的横门杠

分兵的那天,七班的兵走得最快,8个去了警勤连,其他的,除了邓明军,去了无线连。邓明军很想陪着唐启一跟老兵们狠狠干一架,并不着急接自己的人早来。临近中午时,来接他的那位女上尉笑脸如花,不眨眼地端详了宿舍里的两个男人。邓明军提出要晚点儿走,女上尉摇头说,那么多望眼欲穿的小姐姐等着你给他们军训呢。话一说完,携了邓明军的行李往外走,出门的时候,却跟唐启一说了一句挺有信息量的话:要是见着了方教授,跟她说一声儿,就说,妹妹想她了。

唐启一正声正气地回了一个哦字。

邓明军站得笔直,给唐启一敬礼,“好好打架!日他姥姥地!”

唐启一也站得笔直敬了一个礼,同样是一个正声正气地哦字。

那位女上尉很婉约地给邓明军开了车门。一辆某友邦国产的什么鸟的轿车,载着邓明军和另一位唐启一并不认识的面相也很好看的川西兵,驶出了教导队。

这是新兵营里最拉风的一辆车了。

新兵下连跟投胎差不多了,去了一个好单位,简直什么都不用愁。内勤老爷兵,这称呼到分兵的时候就显出来了,层次不同哦——据说某军人服务社里有位理发的,不光自己发达了,连弟弟妹妹都因此脱离寒门,进入了军服圈儿,CAO持着某军品生意,生活相当如意。

宿舍里只剩下了唐启一。对于自己的去向,那位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的排长,只跟他说了俩字:待定。

要说心里不失落,那是假地。

崔少爷对东湖这地儿门儿清,哪地儿行哪地儿不行,几句话就给唐启一撂明白了。唐启一能去的地儿,崔少爷有些悲观。本来,崔少爷跟四小奶奶说了一嘴,可四小奶奶未置一词,好象根本就不当回事儿。

唐启一为求静心,顺手从被子里掏出了一本书。

《战争论》。

战争锻炼是任何一个统帅都不能赐给他的军队的。在平时获得战争锻炼的主要是组织演习,并在演习中安排阻力以提高部队克服阻力的能力,从而使每个指挥官的判断力、思考力,甚至果断等精神力量都能得到锻炼。这种演习的价值比没有实战经验的人所想象的要大得多。

演习?

唐启一想象不出演习这种东西的完整轮廓。已经是身穿军装的人了,当然跟军营外的人所想的东西是不一样了。

这场跟老兵的约架,就当作是一次演习好了。

唐启一此时的心境是“置之死而后生”。对方是四个人,都是经过严酷捕俘格斗训练的老兵,这场架,要想赢是不可能地。

之所以要打,是硬顶,是性格里的绝不服输。

你们看轻我,把我当成垃圾,我就用我的方式还以颜色。

……

下午,到四点多的时候,其他班排的新兵也都走了。最后走的那几位被发配到了某山洞看仓库。兵无论好坏强弱,都有自己的位置。

整个教导队一下空旷了。

唐启一扎紧了作训服的袖口和裤腿,正了正自己的那顶作训帽,喝了一口水,走出了七班宿舍。

CAO场上很安静。

倒是CAO场后面的那几处花廊多了一些人。一群穿了裙子的女孩子或坐或站,那只大喇叭难得的放出了温婉的某女星的歌,那声音飘飘荡荡地。

问一声那海鸥,你飞来飞去有何求……

唐启一握紧拳头,置身歌外。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某某人为了一场约架,两眼怒瞪,壮志激昂,另外的一些人就在花廊里享受着婉约音乐,轻语浅笑。

四位侦察队的老兵看见了唐启一。

孤身一人?

一个新兵蛋子要以一对四?

这不是搞笑?

那位,你这是要闹哪样?

弱鸡,你这是来找残废吗?

“打,不打就是龟孙子!”唐启一走进铁丝网围住的战术训练场,对着四位老兵,声音咬金嚼铁。

“打!”四位老兵成格斗态势围住了唐启一。

左冲拳,右直拳,正劈腿,成三角之形的三位老兵并不真的轻敌,有进有退地在唐启一的身上制造伤害值。

另一位老兵殿后,随时都能给唐启一致命一击。

只几秒的时间,唐启一的身上就挨了十几记重击。唐启一以臂护头左躲右闪,并没有服软认输。

抗揍。这是唐启一与生俱来的硬优势。

小时候跟大几岁的孩子干架,唐启一不靠躲闪,硬拼着挨上几下,只要把对方的腿捞住了,那就没跑了,摁倒,就狠了命地砸捶。

没招数,就是一顿乱拳。

一位老兵近身起膝,放了狠招。唐启一躬身,一把捞住了老兵的腿,猛喝一声“倒!”

老兵反映够快,借劲儿顶中了唐启一的下巴。唐启一头往前猛地一拱,另一只手抓住了老兵的腰带,生生地脱开了三个老兵的围攻。

殿后的老兵一个横扫腿,照着唐启一的脸扫了过来。

唐启一右臂一抬,拖着身下的老兵,杠上了殿后老兵的腿。左臂又一个横杠,撞中了殿后老兵的脸。

横门杠,唐启一唯一练就的一招纯传统武术的招式。

殿后老兵被唐启一两招横门杠,放躺了。

另外三位老兵满脸讶异。

不会吧?

这货怎么搞地?

他这是要嬴的节奏?

三位老兵老辣地一对眼,展开了捕俘的阴招。

踢裆锁喉。

唐启一避开了那扫裆的阴腿,却被人锁住了脖子。

一仆地的瞬间,后背就被人重重地顶上了。

喉部被锁得死死地。气喘不上来,唐启一两眼越瞪越大。

“吼!吼吼——”唐启一的声音怪异地夹杂了马嘶声。

一口气喘顺,唐启一两膝盖一顶地,躬起身子,右臂横门顶杠,把那位瘦高老兵的脸砸歪了。

再一次脱出围攻。

以一对二。

打!这一次是唐启一拼尽全力的进攻。仍然没有什么象样的招式,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左右臂横杠。两位精于格斗的老兵,连续在唐启一的脸上猛击,想以重击把唐启一击倒。

唐启一夷然不惧,脸上肿起了几个大包,却一步不退地还以颜色,持续发力。两位老兵强抖精神,闪展腾挪,尽力闪避唐启一的蛮打,可架不住唐启一的持久攻击。一个小时过后,两位练出了八块腹肌曾经在队列会CAO拿了并列第五的老兵,终于力尽,被唐启一骑到身上,一顿乱拳,打得一点儿脾气也没有了,成了一瘫烂泥。

以一对四,新兵战老兵,竟然赢了。

战术场外,恰好出现的廖军和方重岳,相对一笑,负手而去。那位新闻干事,远远地拍了几张照片,轻叹一声:“兵者,诡道也。”

骑250机车的方姑娘,把脸肿成猪头的唐启一接到了教导队的卫生室里。

唐启一躺到泛着来苏味的卫生床上,痛并快乐地睡过去了。这货累到脱力了,却仍然紧握着拳头。

“太暴裂了,男生怎么都这么没脑子?”卫生室00后的小女兵,拿着棉花球的小手颤抖着,万般不解地给唐启一的猪头脸消毒。

“不想输的男人就要付出代价,这个世界,这样的男人,才称得上是男人。 ”方姑娘温柔地把唐启一硬握着的拳头展开了。

0

011 要命的横门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