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兵王的荣誉>015 老连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5 老连队

小说:兵王的荣誉 作者:一指光年 更新时间:2018/7/12 9:58:49

015 老连队

唐启一回到教导队,廖营长和方重岳都迎出来了,唐启一的去向定了,东湖警备区特勤六中队——原来的名字是警备区独立六连,刚改的。

那位六班长把唐启一的背包扛到了肩上。中校参谋林松很正式地跟廖军和方重岳交接,还幽了一默:“就一个吗?再来几个多好?”

唐启一给廖营长和方教导员敬了礼,上了大卡车。

车下了三道山,顺着北环路,四十分钟的路程,到达目的地。有两位老兵站在刚挂好的特勤六中队的牌子旁边臭美。部队序列中,能挂上特勤牌子的,绝对荣耀啊。

而且,还不用保密,可以对外公布。

这跟两栖侦察队差不多,虽然是特种部队,却没有太多的限制。当然了,执行的任务大多是抢险,极特殊情况下,象追捕重大刑事犯、抓毒犯等,需要特批。沙路所在的那个代号H9的特勤中队执行的都是秘密任务,他们是完全意义上的特种兵,部队驻地都是保密地。

特勤六中队里只有十几个兵,其中有七个新兵。中队主力们正在野营拉连中,还有一个月才能返回驻地。

六中队新兵的训练任务暂时由六班长主持。这位六班长刚回到连队就得到一个喜讯:提干名额批下来了,两个,一个是新兵营唐启一的启蒙班长廖宝来,另一个是这位六班长张明。这两位再过三个月就要去陆军指挥学院集训了。据说,还是据说,驻扎在中原省的陆军指挥学院总部,有可能搬回东湖市,跟东湖陆军分院原来的八个中队合到一起。另据传言,东湖市今年要升格,成为特大城市。

张明面带喜色,吩咐炊事班的两位老兵出去买几个菜,晚上加餐。这位处理关系也挺通透,他是借着唐启一荣耀归来的由头,跟中校参谋林松套套近乎。

张明跟廖班长一样,对唐启一这样的黑炭头,天性的亲近。张明也想利用这个机会,给唐启一早早地铺铺路,以唐启一现在的势头,由兵到官,怕用不了多长时间。

他仔细看了沙路写的那份战情报告和林松参谋发给首长的密码电报,这东西不能马虎,还要签字。唐启一干翻那位匪首的手段够狠,那货被抬到火车上,没喘几口气就死了。

唐启一还没下连队,就有了这么大的见面礼。

有种!雄起!

连里的那几个川西新兵,对唐启一愈加仰慕,川西话撂得发自肺腑。

老连队。

唐启一从张明的嘴里听到这么一个名词,这好象是一种归属感,好象那位廖班长也有这么一种割舍不下的情怀,不过,唐启一才刚刚开始咂么滋味。从张明这儿,唐启一知道了廖班长的去向,廖班长正在第三战区的训练营参加单兵战术综合课目的集训。

兵尖子才有这资格。唐启一从进到特勤中队就知道,成为兵尖子是自己必须要走的路,不管有多难,至少要在两年内拿到象廖班长和张明班长这样的提干名额。或者,直接考军校,这是一条更有征服感的路,唐启一想归想,却并没有多少头绪。军校这个东西,跟上大学不一样,里面的水非常深。

“开饭了!”一位扎着白围裙的老兵站在食堂门口高声亮嗓地喊了一声。

新兵下连的头一回加餐,搞得有声有色。张明还上了节目,模仿某位猪腰子脸的大腕,学老太太唱小草——部队里一大批人把这个节目演绎得五花八门,可以有一百八十种唱法。

林松参谋笑得哈哈地,酒喝得特别痛快。

唐启一也喝酒了,头一回喝,当时都感觉不到那啤酒是什么味道。文人们早就说了,醉翁之意不在酒。

……

方唯教授去了香江,那位要跟她一醉方休的麦斯拉教授因为一点小小的某国特色的信仰方面的不太愉快的问题,没直飞京城,转道在香江下了飞机。

无论怎么样,酒是一定要喝地。除了喝酒,还有很重要的科学上的东西需要互相印证。

方唯教授和她的两个助手,带着她的那个几乎可以说是无所不能的蓝色晶球,一下飞机,就有人捧着鲜花接机,湾湾那边有位教授先一步在港大跟麦斯拉教授见了一面。这位教授也早就想跟方唯见见面,好好印证一下各自的研究成果。

接着了方唯教授,车直驶维多利亚湾。相当相当著名的维多利亚港湾,大陆的某个年代,太多太多的人做梦都想去的地方,那位著名歌星好饱满地唱红了的《东方之珠》,诱惑力大到没法想象。那一夜的港湾,烟花特别绚烂,麦斯拉教授虽然喝得大醉,却记住了一个山里孩子的名字,唐启一,还有,他家的那匹死了又活了的黑马。

那一夜,方唯的那颗奇异的晶球,又捕捉到了一处质子群能量跃动节点——这次跃动的主体,仍然是那匹黑马。

夜赛的赛马会,香港湾仔赛马场的一匹黑马,出人意料的拿到了第一,它的名字在闪光灯下显得特别耀眼:千娇百媚。

第二天,醒了酒的麦斯拉教授,突然想起了,那栋大楼上闪出的一串数字。

20121233。

也许是放烟花的那些人把数字搞错了,只是个凑巧的意外,也许就是也许吧,没人在意这串数字。麦斯拉教授嘴里却念叨着:唐启一,黑马,千娇百媚,2012,12,33。

麦斯拉教授要见见唐启一。

非常迫切,必须要见。他买下了那匹千娇百媚,送给了方唯。这样的重礼,为了友谊。也为了方唯教授的对生命能量学同位空间持续的坚定的研究。

可是,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麦斯拉教授很难进入大陆这边的国境。方唯教授跟国内的某些人联系以后,决定让麦斯拉教授化名入境。

为了避免某些人的挑事儿,麦斯拉教授换上了一身土布装,有点象唐启一穿的那身农会会长的衣服,兜里放了穆乐的大陆身份证。

坐的是旅游专线车。

麦斯拉教授换了两次车,跑了两天两夜,才到了东湖市。虽然十分迫切地想见见唐启一,却并没有直接上门。他的见法有点儿搞怪,连方唯教授也瞒着。

他要用他的办法,让唐启一不明就里——他的这种怪,是为了科学,为了科学的严谨。

……

张明把唐启一跟其他七个新兵,分在了两个班。张明带三班,另一位班长带四班,老兵们跟训。

唐启一在三班。两个班先进行了三天的队列训练,这是狠抓基础,快速巩固,抓紧跟老兵的动作合拍。

队列课目事关一个连队的脸面。独立六连的队列,尤其是分列式,一直是以京城那地儿早晨踢着正步升旗的国旗队为标杆地,六连的脸面也可以说是东湖警备区的脸面,所谓一脉相承,代代相传,大概就是这个意思。除了脸面,还有一种硬骨头精神——拖不垮,打不烂,死了也要死在阵地上。这种东西,就是廖班长在第三战区集训要亮出来地。

唐启一下连训练的第四天,张明在清晨4点来了一个紧急集合,接着来了一个五公里武装越野。

唐启一身上背着背包,子弹袋,水壶,再加上一支自动步枪,身上的重量够受地。他在前面领跑,七个新兵跟着他。张明练的就是这8个人,其他老兵习以为常地跟在后面。

4点48分,到达387点5高地。好大的训练场,两排壕沟,三圈儿铁丝网——占了整座山的西坡。最显眼是那个500米特种障碍的各种障碍物,然后是左侧的四道战术掩体。再往远处,还有一些高高低低的障碍物,应该是单兵战术综合训练用地。

站立点所在的这处训练场,地上的草有些惨淡。看样子是被训练匍匐前进时给磨秃了,仔细看地上,能看出几道人形痕迹。

唐启一这8位新兵气还没喘匀,就听到一个长点射鸣响。

空爆弹,没有杀伤力,只是为了渲染一下战术气氛。

卧倒!

这一卧倒,再站起来,再卧下去,就这一个动作整整练了两天。第三天,练了一个半小时,新兵们抱着枪休息一会儿,老兵们开始耍帅,前一后二,三个老兵提着自动步枪,故意地蹬腿滑行,据枪,射击瞄准,一套花活儿下来,还真有观赏性。

唐启一不太在意。实战才是硬道理。要是跟劫匪对上了,哪还顾得上耍帅,一个动作能搞死对手,就不要来第二下。

命要紧,命就是一切,命没了,说啥都是扯蛋。

这是唐启一悟出来的战争哲学。

可能唐启一天生不是一个爱表演的人,除了在教导队跟财神那几个女兵听着《二月里来》的调调,走着艺文范儿的那表演。那是唐启一第一次在那么多人跟前表演……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唐启一突然地就想起了《二月里来》。

那曲子初听,也就是一般般地小情调,还很容易被非主流的小萌新们鄙视。可是,真要咂么起来,就由不住地想哼出来。

不能哼,训练呢。

唐启一紧握了一下手里的自动步枪,眼睛刻意睁大了一些。手里握了实打实地热兵器,要是有子弹,还真想实弹放几枪。

什么时候要是能跟H9的那些特种兵们一样,跃进中射击,那才是真的帅。那姿势可不是耍花活儿,一个点射下去,就会倒下几个劫匪。

“唐启一!”张明突然喊了一声。

唐启一高声喊:“到”!

“卧倒!”张明下令。

唐启一曲着腿卧在地上,枪据得也歪歪扭扭。

没用心,唐启一真正见识了H9特勤中队的那些正宗特种兵,就有点儿看不上独立六连的这些老兵了。

唐启一的屁股上挨了张明一脚,挺重。

“腿绷直,腰挺起来,别软塌塌地。”张明黑着脸给唐启一纠正动作。

0

015 老连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