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兵王的荣誉>016 我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6 我懂

小说:兵王的荣誉 作者:一指光年 更新时间:2018/7/12 17:34:32

016 我懂

唐启一对张明搞的战术训练不太走心。

过于花哨了,不实用。

可能是六连的各种表演太多了,老兵们对练动作,挺起劲。这些老兵,不想着一招致敌,净琢磨怎么好看,怎么耍帅了。

六连被警备区这样的内勤部队给惯出毛病来了。有些首长们就好这口,经常把第二第三战区的那些老哥们儿邀请来“视察”。一群悠闲的老军头们,说说笑笑地看看射击,看看战术,再看看威武雄壮的分列式,听着战士们喊着“首长好”“首长辛苦了”“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心里舒坦,很容易就想起当年的荣耀。

这让六连的兵隔三差五地就要给战区的首长们进行这脸上贴金的表演。

唐启一挺无奈地,又有了人生路上的迷茫。 咱是山里孩子,耗不起,咱喜欢实打实硬碰硬,不玩花活儿。

一声哨响!

北侧值勤的老兵朝张明打旗语,有人进入了训练场。

这不合规矩。独立六连的这个训练场有实弹射击靶场,周围都有铁丝网圈起来,四下都有禁止进入的警示牌子。

不过,当地人嫌麻烦,偷偷地在经常路过的地方,把铁丝网弄了几个窟窿。

便宜人行便宜事,只要不是实弹射击,平时,也没人管。

不过,拉连的主力马上要回来了,最后的一站,就是要在靶场考核实弹射击。这段时间,当地人肯定不能再象往前一样随便出入了。

张明吹了一声哨子,点了一个老兵和唐启一,让他们两个去把进来的人请离训练场。

唐启一跟在老兵身后,朝北侧的那个窟窿走。老兵熟门熟路,知道北面哪儿有窟窿。当地人跟老兵们都认识,要是没有紧要的演习,塞点儿瓜果李枣,就可以通融通融了。

有羊群。一位放羊的老人,正赶着羊,往那个大窟窿里钻。

四十多头羊。

唐启一看到那群羊,跟老兵说了一声:“羊很好看。”

老兵说:“咱们有得受了,老图的羊是非卖品,他这羊是艺术品,上过花哨公子的封面,老贵族了。”

羊的主人图金品走近了两人,手里拿了一长串野花,红的白的紫的,煞是好看,跟他的羊一样,有艺文范儿。

遇到艺术家了——放羊的艺术家。

“老图。”老兵跟图金品打招呼。

“大俊,你们连队要打枪了?可别吓着我的羊,这两天有个外国人要给我的羊拍照片,给钱,好多钱。”图金品跟老兵大俊倒是不外道,掏出一个精致的烟盒子,嘿嘿一笑,“军民一家亲,你们那个二货连长不在家,咱们没说地……来,抽一根儿。”

“不了,”大俊凑到图金品跟前,小声说道:“连里来新兵了,做做样子,还有,我们连队改名字了,看到门口那牌子了没有,特种部队,以后,咱这老连队要钱有钱要装备有装备,你老哥,恐怕要改个地儿放羊了。”

“说啥?”老图看着唐启一,“这娃是山里孩子,这骨头架子,少见。”

突然!

东战术区,响起哒哒哒的机枪点射的声音,接着,另一个方向也响起了机枪点射的声音。

仍然是空爆弹。

连队拉连的训练科目改了,是上头直接下达的命令:全连长途奔袭五十公里,高地遭遇战。

这太突然了!

这种强度,直逼陆军军校的水准——某位首长说了,特勤中队这名字,要想真正拉风,就得实打实磨出来。林松参谋用军线电话通知张明,尽快清场,临时加进来的蓝军已经突进到鸡窝岭,离387高地只有三十公里了。

张明接完电话,分了四个小组分别向四个方向搜索,发现当地的老乡,立即往外清。唐启一和大俊这边,他自己领了三个老兵也赶过来了。

“那羊,快快快!赶出去,大俊,启一,把那两个窟窿封死。”张明黑着脸直接忽略了图老头。

“张明,你能耐了你,几天不见,官架子摆起来了!”图金品一向跟张明这班人都讨过近乎,情面上还都过得去,他哪知道张明翻脸会翻得这么快。

士别三日,如今的张明是有了准军官的身份了,哪头轻哪头重,他当然拎得清。独立六连改成特勤六中队,这里头的文章,哪是老图头能理清楚地。

东湖警备区战训处的一帮参谋,已经拟好了让独立六连脱胎换骨的计划。拉连结束后,战术综合训练,直接请的陆军学院的魔鬼教官,还有一位是久经生死考验的功勋教官——这一位不是请的,是戴罪之身。

林松跟张明透底了,张明还怎么敢跟老图头嘻皮笑脸打哈哈。

老图头那十几头有艺文范儿的羊,被老兵们用棍子打出了训练场。羊被隔成了两段,战术场外还有二十多头。老图头苦唧唧地拿出了挺智能的手机给儿子打电话:“斗破,爹被人欺负了,张明那个小子,势利了,咱那羊被打坏了,快来帮爹收拾残局,爹跟他们没完。”

图金品的儿子图斗破,在山后的那个小镇上开了个电竞馆,还捎带着替人收点黑帐什么地,小不然地也算混社会的人。要不是有独立六连这帮能打能冲的兵坐镇北山区,这家伙还真不怵任何人。

一方地界儿有一方的社会,一方人有一方人的混法。

图斗破接完老爹的电话,心里犯犹豫。开电竞馆的,三教九流的都接触,手面上的消息,比一般人知道的多。

最近,风头不太好,部队这边动作不少,前两天,镇上还住了一个奇怪的老家伙,领着几个人到处拍照,听人说,这老家伙要把整个镇子买下来。

哦,忘了,大陆这地儿,买不行,只能租,一租七十年。

图斗破内心忐忑:图寺镇,以后怕是呆不住了。

不管怎么说,老爹的脸面不能不顾着。图斗破叫了十几个兄弟,交待了一番,就呼啦啦地顺着北坡的山路上山,跟图老头汇合。

要干架。当兵的跟当地混社会的。

唐启一跟大俊置身事外,拿着一圈铁丝封战术训练场的窟窿。

老兵们倒是没想那么多。镇上的一帮混混还不在他们眼里,以前就打过,一打三,也不会吃亏。更何况,夫战,勇气也,独立六连的老兵,往那一站,光气势,就相当唬人。

廖宝来曾经跟图寺镇的四位太保硬刚过,身上重要部位都好好地,就是胳膊上被划了两刀,那四位太保就惨了,在医院里住了两个月,才算人形完整的出来了。

哥的战斗力岂是你们能懂?

图斗破的身后,突然响起了哒哒哒空爆弹的声音。

一辆越野军车上站着一个人,这车就这么突突着在坑坑洼洼的山道上突进,那驾驶员技术娴熟,车身保持得相当平稳,让那位站在车上的人显得相当有范儿。车前身挂着三个精致的喇叭,不断地放着严厉单调的三句警告词。

“实弹演习,无关人员立即离开!”

“给你们十分钟时间!”

“抓紧离开,否则后果自负!”

不过三分钟时间,四周空爆弹的声音此起彼伏。

在新兵们听来,这简直就是一场真正的战斗了。

……

三公里外,蓝军的穿插分队已经就位。

十五公里外,红方——特勤六中队正在摩托化行进。十公里外,三辆新型装甲车,临时受命,载着演习指挥人员,朝图寺镇驶来。

战场气氛演染得特别到位。

不愧是某军事五项出身的魔鬼教官参与的实战模拟演习计划。

张明接到指令,训练场内的所有战士只负责对战术场的警戒。

唐启一跟老兵大俊负责北区中段。图老头和他的儿子图斗破已经站在了三里外的那个图家村的小山头上了。这两位心里不服气,气鼓鼓地看着红色信号弹升空。

“臭显摆,吊熊连队,屁仗没打过,牛B个屁!”图斗破嘴里吐糟,却不敢真跟张明这班人叫板。

人家后续部队正在轰鸣着马达往山上挺进。

“儿子,看个稀罕吧,我觉着,最近,这兵营里的风头越来越大了,你跟爹说说,都听到些什么消息?”图老头消了一些。当地人都知道,跟当兵的硬刚半点儿好处也没有。人家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再怎么着,也不能结仇。一结仇,人家那帮子狠货弄你一顿,拍拍屁股走人了,村里的人一个个生活不能自理了,这帐还用算吗?

“爹,要不咱们早作打算,去城里?我听人说,镇上要成部队的驻地了,有个研究什么科学的教授,已经在镇上盖房子了,说是要给一匹马弄个大草场。”

图斗破突然看到村南头有穿迷彩的一帮人在快速穿插,这帮人动作不一样,身上的迷彩是那种土色地,手里的枪也奇怪,“爹,快看,特种部队!”

空爆弹的警戒声再次密集响起!

红方的快突分队跟蓝方遭遇!

演习指挥部,某上校看着三维显示屏。

首次遭遇战,红方完败,只有一个逃出重围。红蓝人数对比是16比6。太不给脸了,战斗结束的太快了。

上校摇头叹息:“H9这帮变态,电话里还说了,给点儿面子,怎么就这么直接打脸!”

他身旁的魔鬼教官说了一句:“知耻而后勇,既然要脱胎换骨,就要往死里收拾他们!”

上校有点儿僵硬地笑了笑:“上头不好交待啊,六连是他的命根子,你们这么折腾他的兵,想没想过他的感受?”

魔鬼教官也笑了笑,“适可而止,我懂。”

1

016 我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