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限之春天军校>第四章 荒野求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荒野求生

小说:无限之春天军校 作者:风卷红旗 更新时间:2018/7/7 10:05:11

斯巴达克思是严格地按着B线的路线图走的,于是很多事情也如期发生了,就象是在那里等着他一样。他梦到好多好多好吃的,直到他拿在手上的小笼包变成了一截血肉模糊的老鼠头,当他猛然惊醒,从噩梦中醒来,撑住胳膊肘准备翻身的时候,一种很大的呼噜声把他吓了一跳,他看见了一只长着大大的犄角的鹿,正在用机警好奇的眼光瞧着他。这个牲畜离他不过五十尺光景,他脑子里立刻一片空白。就这样和那只公鹿对视着,直到公鹿的大鼻子动了动扑哧打了个响鼻,跳着跑开了,他才意识到去抓起了那支空枪,还没来得及扛在肩膀上,瞄好准星,就只听到蹄子得得乱响的声音,看着公鹿奔过山岩消失在山岩背后。

斯巴达克思骂了一句,扔掉那支空枪,把他昨天还爱不释手的枪扔在了泥地上。他骂咧咧地抱怨着军校的抠门,作为大中华的一名军迷,当他摸到手上这支来复枪时无比地激动,这是枪啊,真正的枪,可以发射子弹和杀人的枪,不是骗人的,不是只要980,高仿真BB枪拿回家。他认不出枪的型号,但还是知道枪管有膛线的就叫来复枪又叫来福枪,枪有点旧了,但还能用,枪栓拉起来的声音十分动听,扣动扳机时感觉很带劲。他读大学军训的时候也摸过半自动步枪,可这枪是属于自己的,没有军训时教官虎视眈眈的目光,没有当时身边女生打靶开枪时的惊声尖叫,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摸多久就摸多久,他端在手上,扛在肩上,玩弄了好半天,当宝贝一样,可就是没有子弹。

是啊,没子弹!书上常说,没子弹的枪还不如一根烧火棍。斯巴达克思以前还常诧异,枪就是枪,怎么会连烧火棍都不如,没子弹至少也可以拿来吓人对不对,虽然不可能和张小凡的烧火棍比,但这是枪啊,真正的武器,一枪在手,天下我有!可没子弹的枪真的不好使唤,背着很重,是无谓的负担,也不好做拐杖使,拿来抡、砸、锤什么的,也不如根木棍,何况包里还有把猎刀!但平常一直坚持锻炼的正是20多岁大好年华自己开着小店的斯巴达克思目前表示压力不大,虽然很饿了,但依然能坚持走下去。他捡起枪,背在了肩上,呼出了地图,对照了路线,继续向前走去。

周千锤继续沿着铜矿河的支流往前走,他尽量选着干一点的地方落脚,并不时停下来吃沼地上的浆果,这次他走不惯远路的脚腕子已经开始有点发僵了,他提脚比以前更加吃力了,但是,比起肚子里的痛苦,脚没力就算不了什么。饥饿的疼痛是剧烈的。它们一阵一阵地发作,好象在啃着他的胃,疼得他不能把思想集中在走的路线上。沼地上的浆果并不能减轻这种剧痛,那种刺激性的味道反而使他的舌头和口腔热辣辣的火燎过一样,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帮邻居家做辣酱剥辣椒种子的事。

红红的辣椒堆成了小山,他坐在小山旁光着小手学着大人用剪刀剪开辣椒,把种子拨到身边的小盆里,然后就是一双被辣椒汁液泡过的手疼得他把手放在冷水里一晚上睡不着觉。红红的辣酱真好吃啊,邻居大婶为了表示歉意,送了他家一大罐做好的辣酱,里面还放了白白的大蒜,为了报仇,自己有次还偷偷起床挖了一勺放在嘴里,那种感觉就和现在一样……

周千锤在恍惚中绊了一下,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他趴在地上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一动不动,只是泪水又止不住流淌了下来,他开始哽咽,直到哭出声来,但他只是小声地哭,连大声哭的力气都没有。

6052讨厌眼前的一切,一切都应当被诅咒,她已经一天没洗澡了,没怎么吃东西,那看上去没一点营养和口味的浆果,她连看都没看。她犹豫了好久,直到嗓子冒烟,才说服自己喝了一点水坑里的水,润了润嗓子,然后,走到另一个水坑时,她喝了一大口,直到快黑的时候,她已经一肚子的水在哐当作响,还是没找到吃的东西,害得她不得不一路解手。荒野里没有厕所,她对这种从未体验过的尴尬居然很快就适应过来了。断黑前,她用干苔藓给自己盘了个小窝,蜷缩在窝里睡了一宿。

梦里她梦到醒来后,一架飞机飞过头顶,风抚弄着她的短发,飞机飞过,给她空投了一箱补给品,白色的伞花在空中绽放,她的微笑象花儿一样,可是梦醒后,什么都没有,只有更加饥饿的肚子,而且没有家里那把好用的细毛黑人牙刷和洁丽雅的洗脸毛巾,她居然有闲心想了想,这样蓬头垢面地万一遇上熟人该多难堪啊,她走到一个小水塘边洗了把没用洗面奶的脸,鼓舞着自己接着走下去,从地图上看,补给点离她应该只有不到三、四天的路程了。

直到第二天近中午的时候,她走到了一个山谷里,那儿有许多松鸡从岩石和沼地里呼呼地拍着翅膀飞起来。它们发出一种“咯儿-咯儿-咯儿”的叫声。在6052的眼中,它们变成了一只又一只卤鸡腿和烤鸡翅膀,感谢CCTV、爸爸、妈妈,终于看到可以吃的了。

6052不敢去惊动松鸡们,没有冒失地冲上去,她翻了翻已经空瘪瘪的包袱,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枪那么暴力而且沉重的东西,她已经第一时间丢掉了。她在地上找到了几块石子,决定要碰碰运气。

站在远处6052拿石子打它们,但是松鸡们不是以前她交过的那些傻乎乎的男朋友,没什么准头的石子什么都没有打中。松鸡们仍在那里嬉闹。于是她又想起了《神秘岛》里那个水手钓松鸡的情形:

钓丝是用细爬藤接起来的,每根长十五到二十英尺,是从一棵矮小的刺槐上把粗大结实的倒刺扳下来,绑在爬藤的一头当作钩子。把在地面上爬动的大红毛虫当做钓饵,松鸡在钩子附近走来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地上的钓饵。轻轻地拉了几下绳子,钓饵微微一动,虫子就好象还活着似的。绳子一动,松鸡就被吸引过来了,它们用嘴啄食钩子上的食饵。几乎是同时,有三只贪吃的松鸡,连虫带钩地把食饵吞了下去,变成了好吃的卤鸡腿和烤鸡翅膀。

6052从前跟父母很有限地几次到乡下亲戚家里玩,目睹过婶娘如何去抓鸡来待客,她知道想吃到鸡肉不能急,空手抓鸡难度是很大的,搞不好就是鸡飞蛋打一场空。所以开始照着记忆中《神秘岛》里的描述来想办法,钓丝可以从衣服上撕小布条接起来,有刀在手这个应该没什么压力,然后就是吊钩,钥匙串居然是小铁丝缠出来的,阿门,花点时间应该可以做出来,可是虫子呢?6052扫视着周围,一片荒芜,没有象是会有虫子的样子,她又看了看地面,干硬的地面夹杂着锋利的岩石,也不像是有蚯蚓可以挖的样子,但她不甘心,从包袱里翻出了猎刀,她悄悄地往回走,她记得在来的路上曾经看到过一大蔸朽木,也许可以从那里想想办法。

推倒梧桐小萝莉正在撕毯子,他也遇到了松鸡,他想这也许是军校给大家安排的一个杀怪点或补给点什么的,反正杀了松鸡就有吃的,就能填饱肚子。他也丢过石子,但没有命中目标,反而把目标吓走了两只,这让他十分恼火和恐惧,因为负重的原因,他已经非常累了,再不找到吃的,下场会很凄惨,于是他决定要做件武器。他把军校或者系统或者随便是什么送的两条毯子拿出一条,在现在的条件下做狩猎用的弓箭或者弹弓都非常地不现实,于是,他准备做条简易的投石索。

投石索是投掷石头时以加强威力和射程所使用的工具。

投石索可以很方便的将圆石甩出较远的距离,通常100-200米。结构简单:两条相同长度的皮带中间系一皮囊,囊中放置投石。抓住皮带末端在头顶飞速挥舞旋转,第四五圈时当速度达到最大时,放开一条带子,皮囊中的石块就顺着切线的方向投出。这种装备被用作武器时,作用亦不明显,除非是上百人规模的齐射。使用的投石也经过加工,打磨光滑,盖圆的石块飞行路线更笔直稳定。最后在实战中出现是罗马共和国早期(参见《高卢战记》),但最初只是罗马贵族们的游戏,他们在围猎中使用投石器射击小型野兽。

毯子很厚,撕起来非常费力,推倒梧桐小萝莉只好又压住毯子,用猎刀去割,可割起来又容易出偏差,他象是努力在供状上画圆一点的Q叔一样,懊恼地看着狗啃过一样的布条,骂骂咧咧地在毯子上割下一块原来打算是方形的,最后却是奇形怪状的布片,用刀割了两个洞,把布条系好,比了比两根布条的长短,感觉好像还过得去,于是又在地上找了几块规整一点的石头,然后,停下来静静地看着远处的猎物,松鸡还在那里。

休息了一会,推倒梧桐小萝莉悄悄向松鸡们靠近,他选准了一只又大又肥的作为目标,把石头放在布片上,然后开始甩了起来。

周千锤遇见的松鸡没有B线的同学们遇见的多,视线内只有2只,但这已经是他两天来看到的仅有的活物了,他压抑着激动,强忍着饥饿,把包袱放在地上,象猫捉麻雀一样匍匐在地上偷偷地爬过去。锋利的岩石穿过他的裤子,在他的手和腿上划出了血痕,但是在饥饿的痛苦中,这种痛苦已经算不了什么。周千锤在潮湿的苔藓上爬着,弄得衣服湿透,身上发冷,可是这些他都没有觉得,因为他想吃东西的念头那么强烈。可是那两只松鸡似乎发现了他的存在和不怀好意,等他靠近一点就飞了起来,在他前面呼呼地转,爬近点,它们就飞远点,爬近点,它们就飞得更远,总是要离个5-6米的距离,逗弄着他,看得见却捉不着,到后来,它们那种“咯儿-咯儿-咯儿”的叫声简直变成了对他的嘲笑,于是最后他忍无可忍,呼地站了起来,拿石头砸它们,吓得松鸡远远地飞走,周千锤大声地咒骂它们,随着它们的叫声对它们大叫起来。

周千锤在松鸡活动的地方到处乱走,想找到松鸡的窝,也许那里有鸡蛋或者幼鸟什么的,但他一无所获。因为劳累和饥饿,他的注意力已经涣散了,连走到一只估计是睡着了的松鸡旁都没有注意,直到它从岩石的角落里冲着他的脸窜起来,他才发现。他象那只松鸡起飞一样惊慌,匆忙中双手在面前胡乱抓了一把,连一根羽毛都没有捞到,只有鼻子嗅到了松鸡身上的臊臭味。当周千锤瞅着松鸡飞走消失在远方的时候,他心里非常恨它,像和狗屁一样的军校一样恨,好象它们合伙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玩弄了他。

随后他回到原地,背起包袱继续向前走。

0

第四章 荒野求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