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山中的军魂>第一章 硝烟弥漫的战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硝烟弥漫的战场

小说:大山中的军魂 作者:淄河之子 更新时间:2018/7/6 10:24:31

阵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到处都是硝烟熏黑的岩石和树木。

主峰阵地,我们刚刚夺了下来,战场都来不及打扫。经过了硝烟的洗礼,看惯了血肉横飞的场面,人的心已经麻木。我冷眼的看着前方,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地形,准备构筑防御阵地。

“一班长,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敌人,随时会反扑。”杨排长粗犷的嗓音传来。我有些不满的看了排长一眼,战士们一个个精疲力尽。我默默的走到一名牺牲的战友的身边,为他轻轻的合上了眼睛。担架,抬走了他,仅仅只有十九岁的一名战友。从此,他的英魂,将长眠在南疆的土地上。

战场上,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压抑着自己的心情,指定了几个防守位置,让战士们抓紧时间设防。防守阵地不能太突出,那样就会远离后面战友的支援。也不能太分散,那样无法集中火力,对敌人进行有效地打击。但是,也不能太集中,要小心敌人炮火的袭击。并且,要做到相互支援,用交叉的火力封锁前方那片空地。

这是八十年代的一场战争,为了祖国的荣誉和领土,我们用自己的血肉,铸造着一道钢铁的长城。

敌人抢夺我们的主峰,被我们顺利的再次夺回。这场战斗的规模并不大,但是,战斗的惨烈程度,却是不同以往,双方都有不小的伤亡。这在近期的战斗中,也是伤亡人数最多的一次。

突然,在一块巨石的后面,我发现了躺着的一个战士,有十八九岁的模样,身上和脸上都是鲜血,人已经昏迷过去。我跑过去的时候,他的胸前还在流血。我赶紧捂住他的伤口,向远处喊道:“卫生兵——卫生兵——”。卫生兵小刘和两个担架队员跑了过来。小刘给伤员进行包扎,应该是一块弹片伤到了肺部,伤员张着嘴拼命的喘着。看着受伤的战友,我知道他在喊:妈妈——。可是,妈妈再也听不到他的喊声了。我的表情尽管有些冷漠,但是,我的心在流泪。我的战友,你一定要坚持,一定要活下去!

小刘和其他人把伤员放到担架上,刚要离开。旁边传来虚弱的声音,有人用越南语喊救命。一个年轻的敌军士兵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腹部,血水从他的指缝中流出。小刘跑了过去,要为他包扎。我一把推开小刘,喊道:“畜生,畜生也要救他?!”我恨恨的看看敌军伤兵,把枪口对准了他。

躺在担架上的战友,已经闭上了他的眼睛。畜生,没有你们的侵略,他们会牺牲?花一样的年龄,就这样凋谢?!我的战友,尽管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是我的兄弟。当我牺牲的时候,你也会为我报仇!我的手指慢慢的扣动扳机——

小刘挡在我的身前,喊道:“没人愿意打仗。俘虏,也是一条生命。”我呆呆的站在那里,两眼冒着怒火。一个班,攻到主峰阵地的时候,包括我在内,还有七个人。徐磊,张晓连,大李,柱子,都倒在了血泊中。难道,他们的牺牲,就不该有人负责?

“来人,这里还有伤员。”小刘喊着。两名卫生兵向这边跑来。小刘和担架兵抬着牺牲的战友走了。

“多事!这样的东西,一枪毙了就行。”我恨恨的说道。两名卫生兵救治敌军伤兵,并没有理会我的话语。突然,炮弹飞行的声音传来,我大声喊道:“隐蔽,隐蔽!”敌军的炮火铺天盖地而来,随后很可能就是步兵的攻击。

我方炮火开始反击,越过我们的阵地飞向前方。炮位侦测雷达起了作用,敌方的炮兵阵地受到了我方炮火的覆盖性射击。一轮炮击过后,敌方的炮火停止了。我站起身,喊道:“全体进入阵地,防备敌人偷袭。”

刚要离开巨石后面,突然看到,刚才的两名卫生兵还在。妈的,咋还没走?我朝着一名卫生兵的屁股就是一脚,骂道:“想死啊?!没看到敌人马上进攻?快走!”挨踢的卫生兵转过脸,狠狠的瞪我一眼,然后继续给敌军伤兵包扎。

密集的子弹从荒草中射向我方阵地,看来,敌人早已经埋伏在那里。不过,从枪声判断,敌人的兵力并不多,大约有一个排的人,估计是临时组成的敢死队。来不及多想,我手里的冲锋枪向前方扫射,其他战士手中的枪也开始射击。我们居高临下,占据了有利位置。虽然我们是一个班的兵力,可是,配合班用机枪,我们还是阻止了敌人的突袭。

此时,杨排长已经带领二班和三班从侧面包围敌人,只要我们正面能够坚持住,一定能够消灭这股敌人。敌人也打红了眼,明知道向前就是死,还是拼命的向前冲来。

我的位置在正面防守阵地的一侧,有效的支援着战友们。敌军发现了我的火力点,在两名敌军的掩护下,一名敌军匍匐着向我这边靠近。我几个点射,匍匐前进的敌军被压制在一块洼地里。这时,敌军对我方阵地展开自杀式冲锋,我的枪口对准了他们,愤怒的子弹射向敌人。阵地前沿,敌人的尸体倒下一片,血水染红了身下的荒草。没死的敌人趴在地上,与我军展开对射。

一颗冒着烟的手榴弹飞了过来。来不及多想,我扑向两名卫生兵,将他们紧紧地压在了自己的身下。“轰”的一声巨响,手榴弹爆炸了,弹片划伤了我的胳膊,鲜血流了出来,耳朵也暂时失去了听力。洼地中的那名敌军端着枪“哇哇”叫着冲了上来,手里的枪喷射着火舌。我就地一个翻滚,离开巨石后面,手中的冲锋枪开始射击。那名敌军没有防备,胸口留下三四个弹孔,一声惨叫倒了下去。

杨排长他们从侧面开始攻击,敌人受到前后夹击,他们的进攻开始后退了。可是,我们战士的子弹哪里允许他们逃跑?经过十几分钟的战斗,所有的敌人死伤殆尽。

战斗结束,我才想起那两名卫生兵。提着枪,我向他们走去,怒斥道:“敌人,都不拿自己的士兵当人,你们,装什么人道主义?!快走!”来到他们跟前的时候,我看到,那名敌人伤兵已经死了。刚才的手榴弹,一块弹片嵌在他的头上。两名卫生兵面色煞白的蹲在那里,看着敌军士兵的尸体,都没有说话。

娘的,这样的胆子,还来前线?我心里骂道,抬脚就要踢。“你敢?”一名卫生兵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妈的,听声音咋还是女兵?她的脸上黑乎乎的,估计是被刚才的爆炸熏黑的,一缕长发从钢盔下掉了出来。“你——你们是女兵?”我有些奇怪地问道。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道:“有没有人受伤?”我大咧咧的一笑,说道:“都是老兵,这样小规模的战斗,能负伤?”她走到我的跟前,瞅了我一眼,说道:“没负伤?你看,胳膊都流血了。”说着话,开始为我包扎。

我为刚才的粗话有些不好意思,抱歉的问道:“刚才,踢你一脚,没生气吧?”她噘着嘴瞅我一眼,说道:“当然生气。”我看看她柳眉倒竖的样子,倒有些可爱。

前沿阵地上,女兵可是凤毛麟角,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上来的。为了拉近乎,我故意问道:“为什么还替我包扎?”她把绷带用力地系了一下,疼得我一声大喊,这是在报复?

“喊啥?就是点皮肉伤,没事!”说完,她和另一名女兵走了。望着两名女兵的背影,我撇了一下嘴,神气啥?

“兄弟们,赶紧打扫战场,加固工事。”我扯着嗓子喊道。战场上,没有多余的时间胡思乱想,生命才是第一位。

打扫完战场,杨排长走了过来,朝我一瞪眼,喊道:“咋回事?你的阵地上,还——还出现女兵?小子,我告诉你,要是她们出现死伤,你十条命都赔不起。”

这个老杨,不问青红皂白就开始训人。我哼了一声,说道:“谁知道有女兵?你看看我,不是她们,胳膊能受伤?老杨,你也太不讲理了。她们私自闯到前沿阵地,就是牺牲了,也不能怪我啊。还——还什么,我十条命也换不来她们一条命。”

杨排长点上一支烟,狠狠抽了一口,说道:“战场,不应该是女人呆的地方。你小子也不用怪我说话难听,这些女兵,哪个没有关系?说不定,就是首长的闺女呢。”我笑了,这个老杨就是瞎说,首长的闺女能上前线?

时间在硝烟中一秒一秒过去,估计敌人被我们打怕了。望着对面敌人的阵地,早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我忍不住为炮兵老大哥叫好,打得好!

夜幕渐渐的降临了。

敌人留下来的一个隐蔽所,我和战士们一起进行了加固,这里成了我们班的驻地。外面留下两名观察哨,累了一天的我们躺下就睡,连饭都不想吃。

半夜醒来,我拿起枪走出隐蔽所。外面阵地上黑漆漆的,一点月光也没有。也许,月亮也不忍目睹惨烈的战场。

“有没有情况?”我走到哨兵梁飞的旁边。梁飞摇摇头,笑着说道:“打了一天仗,敌人就不累?”我们说着话的时候,突然听到脚步声,我俩的枪口对准了远处。“口令?”我压低声音问道。“南疆。”对方答道。听出来了,是杨排长的声音。这老头(才三十来岁),也不嫌累。

排长走到我和梁飞的跟前,说道:“今晚没有月亮,小心敌人偷袭。”我点点头,看向阵地前方。为了防止敌人偷袭,我军不时地放着照明弹。突然,照明弹亮起的一瞬间,我发现一块石头后面有反光。“排长,你看。”我指着那块石头,在空地的左侧。排长仔细的观察一会儿,除了刚才一瞬间的反光,并没有其他异常。排长还是谨慎的命令梁飞,“让全班进入阵地,做好战斗准备。”

梁飞转身走了,我低声说道:“排长,你也回去。万一有什么情况,你们从侧面支援。”排长点点头,说道:“等梁飞回来。”说着话,他紧紧的盯着前方。前方空地的茅草有半人多高,上面还躺着白天死掉的敌军士兵的尸体。突然,茅草出现轻微的晃动,有人向我们阵地摸来?来不及多想,我一梭子弹扫射过去。

一声惨叫划破了夜空,埋伏的敌人被我的子弹射中。草丛中,敌人向我开火,密集的子弹打在我身前的石头上,蹦出火花。杨排长拿起冲锋枪向敌人射击,我们两支枪阻止了敌人的进攻。一名敌人军官站了起来,嘴里喊了一声,草丛中站起黑压压的一片身影,端着枪向我和杨排长冲来。今晚,敌人最少有一个连的兵力。看来,他们想夺回刚刚被我们占领的阵地。

战友们冲了出来,突然增强的火力射向敌军冲锋的队伍。进攻的队伍中,敌人一个个倒下。可是,其他人没有说话,端着枪一边射击,一边向我们的阵地冲来。

“咚”的一声,我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应该是一颗子弹擦着我的钢盔过去了。妈的,要是没有钢盔,老子就倒在这里了。你他娘的,老子给你点名。我的枪口下,两名正在冲锋的敌人倒下去了。但是,其他的敌人并没有停止脚步。这次,敌人的进攻很疯狂,子弹嗖嗖的擦着我的脸飞过去。

梁飞捡起一颗手榴弹,嗖的一下扔了出去。手榴弹爆炸,冲在前面的几个敌人倒下了。可是,他被一颗流弹击中,子弹穿过脖子,鲜血咕嘟咕嘟直冒。卫生员小刘跑过去,给梁飞包扎。“把伤员运下去。”我一边射击一边喊道。这时,一颗手榴弹飞到了我和杨排长的中间,手榴弹还冒着白烟。来不及多想,我捡起来就扔了出去。手榴弹在空中爆炸,像是盛开的礼花。

“老杨,我救你一命。”一边射击,我一边笑着喊道。杨排长几个点射,打中一名敌人,朝着我喊道:“小子,我记下了。”战场上,战友情都是这样建立起来的。战友之间的互相照应,不需要更多的语言,只有本能的反应。

我方侧翼阵地开始发起进攻,受到两面夹击的敌军开始撤退。我方的炮火也开始进攻,炮弹在撤退的敌人中间爆炸,敌人的残肢断臂飞上空中。阵地前沿,除了白天敌人留下的尸体,又多了十几具尸体。

敌人撤退了。李冰问我,“班长,是不是——过去看看?要是有敌人的伤兵——”我一瞪眼,厉声的说道:“你想送死?战场上只有你死我活,没什么人道主义。”

排长看我一眼,没有说话,怔怔的看着梁飞的尸体。梁飞牺牲了?刚才,只看到一颗子弹飞来,并没有听到他的叫声。默默地看着牺牲的战友,我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战友们也都低下了头。

多好的年轻人,还不到二十岁。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我含着眼泪给他合上了眼睛,猛地站起身,手中的枪向对面扫去。硝烟中,梁飞年轻的面庞,总是带着笑容,他看着我,向我笑着——。硝烟散去,战场上只有腥风阵阵,再也看不到战友的笑容了。

那一夜,我没有睡觉。眼前,都是牺牲的战友。崖壁上,那一棵挺拔向上的青松,就是战友的身影。鲜血染红的阵地,一颗老山兰正在盛开,那是战友们一张张的笑脸。我的眼睛模糊了,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为什么眼前是红色的,是血红的颜色——

9

第一章 硝烟弥漫的战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