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山中的军魂>第八章 异国他乡的思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异国他乡的思念

小说:大山中的军魂 作者:淄河之子 更新时间:2018/7/12 8:57:39

医院中,由于最近战事平息,伤员也少了许多。常颖她们,难得的享受一下休息的时间。一个向712高地运送弹药的战士,不小心踩到了地雷,腿被炸断了,送到了医院。从这名战士的口中,常颖知道了两名战士陷到了敌人的后方。问这两名战士的名字,受伤的战友也搞不清楚。常颖心急如焚,遇到人就打听。可是,后方的人怎么知道前线的事情?

她的手里拿着我送给她的弹壳,默默的为我祈祷。那天,护士长去了一趟712阵地,在护士长那里,她听到了我的名字,知道我已经两天没有消息了。她躲在那棵棕榈树的后面,流着眼泪,默默地看着连绵不断的大山。

刘芳走了过来,关心的问道:“常颖姐,你怎么哭了?” 常颖擦擦眼泪,想止住流下来的泪水。可是,泪水犹如打开的闸门,怎么也止不住。刘芳明白了,常颖是在挂念那个送给她子弹壳的人。“姐,这几天没有打仗,你放心吧。”于芳说道。常颖摇摇头,抽泣着说道:“他去侦查,两天了,还没有回来。”听到常颖的话,刘芳的表情也凝固了。谁都知道,一旦陷入敌人的后方,不是被俘就是牺牲,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这时的我,已经和辛小强离开了山洞。我们在一处山洼里,发现了敌人的炮兵阵地。我画好位置图,一份交给辛小强,一份装到自己的身上。敌后,只有我们两人,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也许被俘,也许牺牲,这样的事情都要准备。只要有一个人活着,我们就要把情报送回去。

地图上标明的那条小路,其实就不是一条路。到处都是遮天蔽日的树木,到处都是毒蛇,到处都是瘴气。我在前面开道,辛小强紧紧地跟在我的后面。此时,水壶里面的水已经没了,热气已经蒸干了我们身上的水分,嘴唇都裂开了口子。小强看到一处水洼跑了过去,被我拦住了。谁知道,水里面有没有毒?为了喝水,曾经就有战友倒下了。

突然,前面出现一片甘蔗林,小强高兴的指着那里喊道:“班长,你看。”我拿下后背上的冲锋枪,警惕的看着四周。这片突然出现的甘蔗林,会不会有对方的村民?如果那样,我们的目标就会暴露。可能每一个穿着便装的人,都会用枪向我们射击。我示意小强在后面掩护,我悄悄地向甘蔗林走去。

干蔗林的旁边有个小山坡,我弯着腰爬上一棵大树。这片甘蔗林大概有十几亩,是山中难得的一块空地。可是,周围没有看见人烟,难道这片甘蔗林是野生的?不,荒草的中间,有一尺宽的草明显地低于其他地方,蜿蜒着伸展到一片树林中,这是一条小路,应该有人从这里出没。

端着枪沿着小路前进着,周边半人多高的荒草在风中飒飒作响。快到那片树林的时候,我看到了,里面有炊烟袅袅升起。借着荒草的掩护我靠近了树林,树林里面不远处有一个小村落,十几栋的竹楼,竹楼周围还有男女走动,都穿着当地人的衣服。我观察了十几分钟,里面除了老百姓,没有当兵的人。我朝后面挥挥手,辛小强慢慢的向我靠拢。

“我先进去,你在后面掩护。”我悄悄说道。辛小强端着枪四周警惕的看着,我悄悄的靠近了村落。我的出现,让村里人着实吓了一跳,因为泥泞的军装已经看不出颜色,而且,没有领章帽徽,村里人没有分辨出是哪边的军人。

“老乡,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我用越南语说道。几个男人和女人惊恐的看着我,孩子们跑回了各自的家中。竹楼的窗户里面,老人紧紧地抱着孩子,偷偷的往外看。突然,我听到低低的说话声,竟然是中国话。我赶紧说道:“老乡,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路过这里,想找点水喝。”男人们和女人们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表情缓和了许多。

我指指自己的军用水壶,大家好像明白了。一个女人跑回家中,拿来一把铜壶,给我灌满了水。

“谢谢。”我转身刚要走,一个男人喊住了我。他用中国话对我说:“你是哪支部队的?”他的话引起了我的警惕,不会是化装的敌人特工吧。他看到我的眼中充满敌意,解释道:“我是中国人。六十年代末,我留在了这里,娶妻生子,就没再回去。”六十年代末?那不是打美帝的时候?这个男人拄着拐,一条腿已经残废了,是不是当年的伤残军人?

“中国人?我正好回去,你跟着我们。”我说道。

男人的眼中充满痛苦和无奈,他的眼中又好像充满了羡慕,他深情地望着我的军装,好久才说道:“我写一封信,你能帮我寄出去吗?”也许我的猜测对了。

这个男人默默地上了竹楼,一个当地长相的女人也跟着上去了。

时间不长,男人手里拿着一封信,还有一个布袋下来了。走到我的身边,说道:“同志,麻烦您。”信封递给我的时候,口袋也给了我,接着说道:“这是一点土特产,捎给同志们吃。”然后指指前面的一座山峰,说道:“上山的时候,走右边那条小路。虽然不好走,但是没有地雷。”我点点头向他表示感谢,然后与村里人告别,转身离开了。

男人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动,遥望着我的背影,似乎有未尽的话语。刚才,他叫我同志的时候,我在他的眼中看到了隐隐的泪光。那封信,是寄到沂蒙山的,收信人叫徐桂花。回到部队以后,这封信我没敢贸然寄出去,交给了连长。我在想,不管这封信寄出去没有,那个徐桂花和这个男人之间,一定有一段曲折的故事。也许,站在山坡上遥望着大山外的女人,还在继续等待。

往回走的路上,一直平安无事。已经越过了国境线,翻过一个山头就到712高地了。我方这边,已经修好了盘山公路。虽然还不能到达每一个山头和阵地,但是,已经缩短了后方与前线的距离。

远处的盘山公路上,一辆运输物资的汽车正在空车返回。突然,一颗手榴弹爆炸,汽车停了下来,旁边的树丛中射出密集的子弹。押车的我方士兵中弹牺牲,汽车司机和一个卫生兵模样的人蹲在汽车后面,躲避着射来的子弹。

“小强,跟我从后面包抄,击毙敌人的特工。”我一边喊,一边摘下后背上的冲锋枪向树林跑去。辛小强紧紧地跟在我的后面,自己的战友牺牲了,谁不心疼?

敌人特工一边射击,一边冲出树林。一共两个人,身材矮小,穿着边民的服装,手里两支五六冲喷射着火舌。眼看他们到达汽车边上,我们的司机和卫生兵生命受到了威胁。这时,我来不及找掩护,大喊一声,向敌人冲去。我的喊声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他们回过头来了,枪口已经对准我。来不及多想,我手中的枪开火了,辛小强的手榴弹也飞了过去。轰的一声爆炸,两名敌人倒在了血泊中。辛小强向树林里搜索,时间不长出来告诉我,里面没有其他的人了。

我似乎没有听到小强的说话,呆呆的站在两名死去的敌人的面前。这两名敌人一老一少,少的脸上还带着孩子的稚气,大概有十五六的年龄,老的,有五十开外,两人的帽子下面都露出了一缕长发,是两名女兵。辛小强和司机、卫生员也都愣了,杀死战友的残忍的敌人,竟然是两个女人。那个小的只有十几岁,本来应该是上学的年纪,你为什么要拿起武器?在我们祖国的土地上,你为什么要枪杀我们的战友?我们谁都不明白,是什么改变了人性。我的枪口还冒着青烟,我感觉越来越沉——。

那名卫生兵回到医院,告诉常颖遇到了我。常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跑到那棵棕榈树下,捧着那枚子弹壳,哭着喊道:“你这个坏蛋,为什么不亲口对我说,你还活着——”

战场上,生命是最珍贵的,每个人都在担心着我们。

以为我和辛小涵已经牺牲的杨排长,看到我们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一把搂住了我们。这个刚毅的汉子,子弹穿过身体的时候,都没流过一滴眼泪,今天,他哭了。浓浓的战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从我们失踪的当晚,排长每天站在阵地上,看着对面的山峰,他后悔让我和小强执行任务,假如再有一次,他一定会替下我们。战场上,这就是战友情,为了自己的兄弟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

我们这次得到的情报非常重要,敌人的炮兵阵地还没有开跑,就被我方炮兵摧毁。为此,上面要给我请功。另外,特别批准我和辛小强到下面疗养一周。

往医院走的时候,我一直期待尽快见到常颖。可是,见到她以后说什么呢?毕竟我们两个没有正式建立恋爱关系,再说,部队上也不允许我们有这种关系啊。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终于看到前面的医院了。

“呀,是你?!”在医院门口,我遇到了于芳。她看到我,惊奇地喊道:“你没死?”我气得笑了,刮了她的鼻子一下,说道:“乌鸦嘴,以后找不到婆家。”于芳笑了,压低声音说道:“我找不到婆家不要紧,可是,有人急得快去婆家了。”我一愣,问道:“谁?”于芳坏坏的笑了,看着我问道:“你不知道?”我的脸一红。故作生气地说道:“别胡说。”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病房帐篷门口,是她?!我飞快地向她跑去,她像一只小鸟向我飞来,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不会顾及任何人的目光。

在遥远的沂蒙山里,也有个女人在等待。这么多年了,她站在村口的石头上,遥望着南方——

此时的医院中,并没有多少受伤的战友,大都已经归队,或者很快伤愈。我和辛小强的到来,病房里又热闹了起来。特别是听到我们从敌人的后方回来,不光是战友们,连医生护士都围了过来,听我们讲着森林里面的故事。说到那个男人和徐桂花的故事的时候,病房里面静悄悄的,谁都没有说话,只有几个小护士轻轻地抽泣的声音。每一次战争,总会留下无数的遗憾。

院长来了,他是听说医院里来了两个“功臣”。他命令医生,一定要治好我身上的病。

其实,我身上有什么病?就是裆部的皮肤有点溃烂。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病,前线的战士大都这样,只不过轻重不同。这一次我和辛小强淋了雨水,在山洞中又不敢点火,加重了皮肤的溃烂。

常颖端着药盘子过来给我敷药,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挡住了她的手,说:“还——还是我自己来。”常颖看看我,脸微微一红,说道:“怕啥?在医院里,你是病人,我是护士,我们都是中性。”说着话,一把褪下我的裤子。我的脸羞得通红,闭着眼睛,仿佛这样才少一些羞愧。

感觉到常颖给我穿上了裤子,我才睁开眼睛。常颖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噗嗤一笑,说道:“你呀,打仗都不怕死,这咋害羞了?”我红着脸,吱吱呜呜说不出话来。常颖嫣然一笑,双颊泛出淡淡的桃红,悄悄说道:“我,又不是别人,你还害羞?”没等我回过神来,她羞红着脸跑了出去。

我这边的药终于敷好了,不过,辛小强那边传来了吵闹声。咋了?我欠起身子向那边看去,看到于芳和辛小强正在争吵。你说小强这个孩子,在医院里吵什么架?作为他的班长,我不能不管。于是,我劈着腿,蹒跚着向他和于芳走去。

6

第八章 异国他乡的思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