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爷爷叫龙麒>第49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9回

小说:我的爷爷叫龙麒 作者:冰城钓叟 更新时间:2018/8/4 9:32:20

第49回

江上军 大闹派出所

童小龙 终作棍下鬼

话说原来,正在派出所值班室睡觉的张虹所长,被一位他认识的赶大板车的车老板唤醒了,告知“黑龙侠”正在童小龙家门口打斗在一起,他赶紧跑步来到打斗现场,此时已经接近尾声。

张虹所长也早闻“黑龙侠”的威名,今终亲眼目睹横行香坊派出所辖区,曾经号称“金蛇神鞭”的童小龙,被“黑龙侠”的七星鞭打的屁滚尿流,心里的痛快劲儿就甭提了。

张虹所长心想:“当真是天外有天,能人之上有能人啊!我正愁童小龙的九尺蟒蛇鞭无人可敌,抓他时,一但他拿出鞭来就不好对付了。这下好了,人家帮自己摆平了,可真该好好谢谢人家。”可当他狠揍童小龙后,站起身来,“黑龙侠”早已不见了踪影,心中挺懊丧,只好让围观中他认识的几个人帮着将童小龙押到派出所。

张虹所长哪里知道,“黑龙侠”就是他刚刚认识的龙麒。

龙麒跟童小龙这一场精彩的鞭对鞭的生死打斗则是已经改为龙姓的佟家人跟童家人半个多世纪恩怨情仇的后续之战,也将是最后的收宫之战。

其实,打斗开始前龙麒手里已经握好两枚银元,就是准备射童小龙手里的驳壳枪的,却让爷爷从机射弓弩射出的铁箭打掉了。

香坊派出所张虹所长吩咐围观中认识的人押解恶警“眼镜蛇”童小龙时,他没穿警服,且又是小声嘱咐的,在不知真相的陌生人眼里,制造一个是百姓基于义愤而将童小龙扭送派出所的假象。毕竟他已经不是香坊派出所的所长了,公开抓捕童小龙名不正,言不顺,何况,童小龙还是继任所长的身份,更是不便。

上午九点多钟,江上军的学员90多人,分乘多辆租来的卡车和出租车直奔香坊派出所。他们手持棍棒,打着白布条幅,上书黑体大字:“向恶警‘眼镜蛇’讨还血债!”,“枪毙恶警童小龙!”。他们下车后,将香坊派出所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围住,他们高喊:“童小龙滚出来!”、“打死‘眼镜蛇’!为林家报仇雪恨!”

此时,正是俗称香坊火车站的老哈尔滨火车站上下车的时候,加上商户促销和流动商贩的叫卖声,显得格外热闹,人流也最多。江上军的学员这么一闹,立马引起人们的极大兴趣,纷纷围上去看热闹,黑鸦鸦的,足有上千号人,把跟火车站站前同一条街的派出所这段堵的严严实实的,车和行人根本过不去。

张虹所长事先已经接到龙麒打来的电话,告知江上军学员九点到派出所,让他躲起来,假装与此事毫无相干。派出所的警察们一见张虹不见了,继任所长又成了江上军学员口口声声要打死的恶警,群龙无首,面对几乎是疯了的江上军学员,谁也不想跟着吃锅烙,早就从后院小门溜了个净光。

萧峰带头冲进派出所,身后跟着四、五十号人,他们一边喊着:“童小龙滚出来!”、“交出‘眼镜蛇!”的口号,一边往里冲。一见派出所里空无一人,抡起手里的棍棒砸了起来。门窗玻璃、办公桌椅,乃至灯泡都成了他们的撒气筒,一转眼的功夫就被砸了个稀巴烂。

萧峰在派出所后院的一辆厢式四轮洋马车的车厢里找到了童小龙,这是张虹跟龙麒刚才通电话时告诉他和萧峰的。

这辆马车是抓获的一个偷车贼扣下的赃物,大洋马被日本人牵走了,只剩下车厢,在这里存放有一个星期了,正好派上用场。童小龙被捆成粽子式的,嘴巴还塞上毛巾,想喊都喊不出声来。他是半夜被押进来的,派出所里只有张虹所长,其他警察刚上班,又各忙自己的一摊事,哪里知道车厢里会捆着人?随后,将他押了出去。

此时,童小龙没有五花大绑,但他的双肩锁骨已被龙麒敲断,武功尽失,不过,为防他逃脱和踢人,双手带手铐,鞋被扒掉,光着脚,且用铁脚镣扣住。

“枪毙童小龙!”、“打死‘眼镜蛇’!”,江上军学员们一见到童小龙,愤怒地喊了起来,还一个劲地向前冲。幸亏有萧峰等几十位江上军学员及时地手挽手组成人墙护着,并告知待林家人来了后进行公审,人们方稍微安静一点。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龙麒和十几位江上军学员坐的卡车来了,车上押着童小龙的狗搭档绰号“肥秃驴”恶警吕俊、金鑫旅店名义上的老板周冬生、斯巴达克西药店中俄混血儿少东家柳希明,他们三个人是从火车站西货场押来的。

卡车行驶的速度很慢,后面跟着一辆大板车,上面拉着一口棺材,里面装着林老厨师的侄儿耿永恒未婚妻赵惠英的遗体,林家人环绕灵车缓缓地走着,走在最前面的则是丧主耿永恒。

当灵车进入香坊派出所门前时,江上军学员和围观的人们主动地让开一条道,大家默默地目送灵车,有的人还抹开了眼泪。“唉,还是个准新娘,尚未品尝结婚的幸福美滋味儿就让‘眼镜蛇’这个狗东西强奸后羞愤卧轨自杀。可惜呀可惜!”有江上军学员这样说。

“血债血偿!枪毙童小龙!”,“杀了‘眼镜蛇’,为赵惠英女士报仇!江上军学员怒吼声震天响,此起彼伏,一声高于一声。

“学友们,请静一下!”龙麒站在停在香坊派出所门前的卡车上,拿一个大喇叭,挥着手大声地喊道,人们立马静了下来。

“学友们,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个名叫童小龙的恶警,他的绰号叫‘眼镜蛇’,他的为人也跟他的这个绰号一样,又狠又毒。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俯视从萧峰手里拿过来一条软鞭,举起来扬了扬,接着说:“学友们,这就是童小龙经常缠在他腰里的九尺蟒蛇鞭,上面沾满了金鑫旅店老板金满堂和他的儿子金万启先生的血,沾满了林老厨师侄儿耿永恒先生的血,也沾满了香坊派出所辖区众多无辜商家和平民百姓的血。”

龙麒说到这里又停了一下,扭头对耿永恒说:“耿先生,这条九尺蟒蛇鞭上也沾有您的血,现在就请您接过这条鞭子,代表金满堂父子,代表所有受童小龙欺负的无辜百姓,狠狠地抽这条毒蛇,为你自己,为金满堂父子,也为所有受害的无辜百姓报仇雪恨!而后,再一笔一笔跟他算总账。”

耿永恒双手接过鞭子,冲童小龙大吼一声:“王八蛋!死去吧!”举起鞭子猛抽童小龙。再看童小龙,衣服碎了,每一鞭子下去,身上就留下一道血鞭印,却愣不躲不闪咬牙硬挺着,嘴角还露出满不在乎的神气,一付死猪不怕烫的嘴脸。

“抽死他!抽死他!”江上军学员呐喊着助威。耿永恒毕竟是个没见过太大世面的,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小职员,鞭抽的不够有力,且抽了20几下就抽不动了。

龙麒让王小六接过耿永恒手里的鞭子继续抽,抽了十几下,童小龙成血人一般。不过,他毕竟是武术高手,愣是咬牙挺着,且没喊一声疼。

龙麒冲王小六点点头,把鞭子又交回到耿永恒手里。

随后,龙麒转身对大家说:“童小龙为了达到霸占金鑫旅店的目地,竟和他的狗搭挡、绰号‘肥秃驴’的恶警吕俊串通一气,设计诬陷老板金满堂私藏违禁药品盘尼西林,并抓进看守所严刑烤打。金满堂的儿子金万启为救父,以最低价将旅店卖给周冬生。其实,周冬生只是名义上的老板,童小龙才是真正的老板,他玩的是掩耳盗铃的鬼把戏。金满堂被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放出的第三天,就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金万启知道真相后到派出所告状,竟险些被童小龙用他的九尺蟒蛇鞭打死。”

说到这里,龙麒厉声问童小龙:“童小龙,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不是事实!”童小龙脖子往上一扬,不屑一顾地大声回答道。

小龙麒对童小龙的回答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他对萧峰说;“把吕俊、周冬生、柳希明带出来!”

当这三个人被押上卡车时,人群又是一番骚动,童小龙也下意识地瞅了他们一眼,似乎感到有些不妙,腿也开始发抖了。

小龙麒指着吕俊对学员们说:“学友们,瞧你们眼前这位秃瓢脑袋,胖的像猪似的,碘着啤酒肚的傢伙,他就是童小龙的贼搭挡,绰号‘肥秃驴’的恶警吕俊!”

而后转向吕俊问道:“吕俊,我问你,你刚才在屋里听我讲的你跟童小龙合谋诬陷金满堂的事是不是事实?”

“是事实。”吕俊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我再问你,你和童小龙搜查金满堂家旅店后院菜窖里的那两小箱盘尼西林违禁药品是不是你们俩事先偷偷放进去的?”龙麒又问道。

“是,不过这都是童小龙的主意。”吕俊回答说,却都推到童小龙身上。

龙麒转向童小龙,冷笑了一声,用嘲讽的口气道:“童小龙,你的狗搭档吕俊说的话,想必你的狗耳朵都听到了吧?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那都是你们逼他说的。哼!”童小龙不仅倒打一耙,最后的“哼”字简直是在示威!

“龙麒!这小子根本不是人,别跟他磨牙了!让我们抡他几棍子,看他敢不认账?”有学员高声喊道。

这位学员的话引起共鸣,全场几乎是一口同声地反复喊两个字;“打他!打他!打他!”

龙麒又挥了挥手让大家静下来。“王小六,孙尚举,把两个小箱子抬过来!”他冲王小六和孙尚举喊了一声。

龙麒让他俩打开箱子,并用双手各拿一盒药递到站在前面的学员瞧了瞧。

“诸位学友,你们说这是什么?”龙麒大声问这几位学员。

“是盘尼西林!”这几位学员们回答道。

龙麒接上话碴,大声对全学员喊道:“对,是违禁药品盘尼西林!这是我们刚刚在童小龙所霸占的金鑫旅店天棚上搜出来的。”

而后指柳希明对大家说:“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位中俄混血儿叫柳希明,是斯巴达克西药房的少东家,就是他从国外走私进来违禁药品盘尼西林,童小龙就是他的保护伞。”

接着转为询问口气问道:“柳希明,我问你,当初童小龙和吕俊用来诬陷金满堂的那两小箱盘尼西林是你提供的吗?”

“是、是、是我、我、我提供的。”柳希明哆哆嗦嗦地回答道,他讲这几个字时上牙和下牙不知道抖动着上下敲碰了多少次。

“我再问你,眼前这两小箱盘尼西林又是怎么回事?”佟麒追问了一句。

“这是童小龙硬扣下来的!他这个人贪得无厌,刚开始只是跟我每月要50块大洋买路钱,这样一来我可不必担心走私盘尼西林和其他药品被查扣。可前些日子却扣下这两小箱药,我估摸着十之八九是他自己找到买家,做开无本生意,吃独食儿。”回答这个问题时,柳希明-扫刚才胆怯的样子,显得挺气愤。

“柳希明,你血口喷人!你是条白眼狼!我——”童小龙沉不住气了,竟指着柳希明破口大骂。啪!啪!啪!第三个“我”字还没出口,站在他身边的王小六连扇了他三个大耳光子,嘴角顿时流出血来。

听我讲故事的诸君,眼镜蛇是蛇中最恶毒的,白脸狼也是狼中最无情无义的,最恶毒的眼镜蛇骂最无情无义的白眼狼,足见他们建立在金钱、私利之基础的所谓的友情是多么的脆弱,又是多么的可笑。

童小龙的狗搭当、绰号“秃肥驴”的恶警吕俊一听柳希明这么一说,颇感意外。也许是气的或者说想借此想划清界限,竟冲童小龙直接发起火来。他骂道:“童小龙啊童小龙,我一直把你当成不同生,但求同死的异性兄弟,你却瞒着我,自己搞了两小箱盘尼西林,想吃独食?怪不得这几天那个名叫巩汉章的药商来的特频繁,听说这个人跟东北抗联还有瓜葛,原来猫腻就在这里哼!”

其实这乃是张虹所长和龙麒、萧峰商议的置童小龙死地之妙计。

当柳希明为求自保主动交出这两小箱盘尼西林时,张虹所长对龙麒、萧峰说:“打蛇必打七寸,打落水狗也必痛击之,否则,一但未死的蛇,未死的落水狗活过来,就会疯狂反扑,想童小龙的后台实在是太硬了,必须让他的后台想救他都难,故必置于其死地方为上上策,也是唯一之选择。”

龙麒和萧峰也赞成张虹所长的想法,并利用柳希明和吕俊力求自保,开脱自己的心理,让他们演出这么一拙内讧戏,来了个狗咬狗,把屎盆子一古恼全扣到童小龙头上。如此一来,童小龙又多了一条私藏违禁药品,乃至私通“抗匪”的罪名,如此一来,就是他的后台主子叶永年闻知也不敢说三道四,唯有当哑巴。

龙麒和萧峰的这一着棋果然奏效,童小龙见昔日的俩铁哥儿们反咬自己一口,知道多说无益,索性什么也不说了。

接着龙麒拿出一张略黄的纸俯身递到一位学员,说:“请您到车上了,给众学友和父老乡亲们展示一下,而后再念念。”

这位学员上车,向众人展示一番后,大声念道:

“今有童文涛,清光绪十七年,即公元1891年10月18日,北平人,于中华民国十年,即公元1921年3月11日夜,伙同他人杀害文宝轩老板龙岩,并企图焚尸灭迹。该杀人犯案发后外逃,有知情者速报警方重赏,如有包疵、窝藏者严惩。

哈尔滨市警察局

中华民国十年3月20日

这位学员念完后,龙麒收回通缉令,大声说:“诸位,这个名叫童文涛的在逃的杀人犯就是站在你们面前的恶警童小龙,14年前他杀害的文宝轩老板龙岩就是我的父亲,那时我才刚刚4岁!”

“枪毙童小龙!”

“为龙麒兄弟报仇!”

“杀人偿命、血债血还!”

······

众学员再次愤怒的高喊起来。

再看恶警童小龙吓的腿肚子转筋,如果不是俩学员架着,立马就会软瘫到地上。

龙麒眼含泪水向众人深鞠一躬,说“我代表我的爷爷,还有我父亲在天之灵谢谢诸位学友和父老乡亲们。”

待心绪平静一会后,龙麒对耿永恒说。“耿先生,请您将赵惠英女士的灵棺从灵车上请下来。”

耿永恒尊嘱,将手里童小龙的软鞭递给林刚,跟林家人一起小心翼翼地请下未婚妻赵惠英的灵棺,并将灵棺盖徐徐推开,身披白色婚纱,打扮成新娘子的赵惠英,似乎知道大仇即报,凶顽即将授首,她安静地躺在棺材里。棺内布满鲜花,另有包着冰块的油布包镇着,虽说是三伏天,赵惠英的遗体依然安好。

当灵棺打开的瞬间,林家人哭声突起,学员班的学员们虽说都是男人,却也有不少人抹开了眼泪,甚至抽泣起来。

“童小龙!睁开你的狗眼瞧瞧,躺在灵棺里的赵惠英女士就是被你强暴后羞愤难当卧轨自杀的!”龙麒冲童小龙厉声吼道。

“不、不、不是我、我——”童小龙真的开始害怕了,连头都不敢抬,只有结结巴巴地说了这几个字。

“打死童小龙!为赵女士报仇!”学员们愤怒了,他们边喊边往前挤。

“学友们,仇一定要报!血债定要血来偿!咱们先让这条‘眼镜蛇’暂时苟且偷生片刻。”龙麒再次冲大家挥了挥手,人们方再次安静下来。

“吕俊,你和童小龙为啥要对耿永恒和赵惠英这对情侣动手?说!”龙麒问童小龙的狗搭当、绰号“秃肥驴”的恶警吕俊。

童小龙的狗搭当、恶警吕俊见龙麒发问,赶紧交待说:“我说,我说。其实事发头三天童小龙就盯上赵女士了,那天晚上借着醉酒的劲儿又去了这对情侣这几天常去的与火车站相邻的那片小树林,正好碰上他们,于是,就把他们带到一座废弃的院落干了那桩丑事。至于所谓的日本人军列通过火车站的秘密情报纸条,那是童小龙自己事先写的,用来陷害这对情侣的借口。还有,如果没有听到派出所方向有警车声,恐怕误了案子,童小龙也一定会用蟒蛇鞭打死耿永恒杀人灭口的。”吕俊乖乖地如实交待事发真相。

听了吕俊的交待,学员们的情绪再度失控,并再次往前挤。龙麒见状,也不再说什么,当即立断,吩咐王小六等20多人将吕俊、周冬生、柳希明押入派出所,并死守门窗,不许任何人进入。与此同时,他和萧峰等30多人手挽手组成人墙保护林家人和赵惠英的灵棺。

再看童小龙,尽管他身负高超武功,但双肩锁骨已被龙麒敲断,武功尽失,且双手带手铐,双脚也让铁镣扣住,只能任人们拳打脚踢、棍棒乱击,仅十几分钟的功夫就被打成了血葫芦。末了,苦主耿永恒走到童小龙面前,江上军学员纷纷让出一条道来,这位看上去好似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从林刚手里拿回童小龙的九尺蟒蛇鞭,举的高高的,大喊了一声:“恶贼!你死去吧!”狠狠地抽了下去。

其实,耿永恒鞭子未抽前,童小龙已经被乱棍打死了,可叹,曾经威风不可一世的、曾有“金蛇神鞭”雅号的这个贼子,末了,却成了棍下亡魂,死了还落了被自己的九尺蟒蛇鞭鞭尸的可卑下场。 当真应了张虹所长在其刚来到香坊派出所时对他的部属,也是他的铁哥儿们杨大虎是的那句话:“蛇是冷血动物,但愿这小子不会像蛇一样凶残、狠毒,否则,这小子成也蛇,败也蛇,到头来‘金蛇神鞭’成了死蛇鬼鞭。”

“惠妹呀!害死您的那条绰号‘眼镜蛇’的恶警童小龙终被江上军学员活活打死了,我又用他的九尺蟒蛇鞭狠狠地鞭尸他十几鞭,您的大仇终于得报了!您可以安息了!呜——!呜——!呜——!”耿永恒手里的鞭子一扔,跪倒在未婚妻赵惠英的灵棺前,含泪述说着,末了放声大哭起来。

若问龙麒他们大闹香坊派出所后又怎么样了?且听下回分解。

1

第49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