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爷爷叫龙麒>第52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2回

小说:我的爷爷叫龙麒 作者:冰城钓叟 更新时间:2018/8/6 10:57:52

第52回

四兄弟 反水投抗联

    红“鼹鼠” 卧底搞物资

话说龙麒的这番话不仅令穆老中医耳目一新,也令他最要好的铁哥儿们萧峰颇感意外,他俩似乎很难相信这番看似有点怪异,却又多少带有点另类味道的忧国忧民的独到见解,是出自一个还不满20岁的大小伙子的口中。

说起穆老中医的先祖竟跟佟家的先祖真的有渊源,他们都是大清八旗子弟后人,且原籍均为山东崂山黑风崖村,当时,佟家、童家、穆家的先祖,冲北磕头拜把子,结为异姓兄弟,颐养天年,被村里人尊称“三老”。

穆老中医的先祖为“三老”中的老三穆老,乃清皇室御医,穆家传到穆老中医穆洪涛这一辈,其儿子和儿媳妇均为中共地下党员,在山东潍坊开了一家名叫福康中医诊所为掩护从事党的地下秘密工作,后因事先得知叛徒告密,夫妻俩人在组织的按排下及时离开山东潍坊,并转赴南方某城市继续党的地下工作,当时穆凤桐刚刚5岁,不便随父母转移,就由爷爷带到济南乡下。

其实,穆凤桐的爷爷也是中共地下党员,为了祖孙的安全,在组织的按排下,祖孙俩出关北上牡丹江,继续以中医大夫的身份为掩护从事党的秘密工作,祖孙俩夹杂在逃难的人群,路过吉林九台,往哈尔滨方向走,在途中他们祖孙巧遇龙麒。

听我讲故事的诸君,三年前,是穆老中医和他的孙女穆凤桐在冰天雪地的乡下小路救了当时还只是个东北军闪电骑兵旅小兵蛋子的我的爷爷龙麒,三年前后的今天,竟再次相逢,再后来的后来,穆凤桐就成了我的爷爷龙麒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奶奶。

诸君,我不是宿命论的膜拜者,然而,隐隐约约之中,我对“姻缘自有上天定”、“谁和谁有夫妻缘乃前世早已经定了的”、“有缘之人千里一线牵”之类多少带有宿命论味道的说辞,似乎有点相信了。

穆凤桐回来了,20多分钟后,一桌看似简单却是色香味俱全的小小家宴开始了,大家有说有笑地边品尝穆凤桐精美的厨艺,边东西南北聊着,这顿饭一直吃到中午时分。

饭后,穆老中医和萧峰、龙麒三个人一起到后院穆老中医卧室,身为副站长的穆老中医详细听取伪江上军学员班大闹香坊派出所的情况汇报,并秘密商量今后伪江上军学员班的工作。这个时候,龙麒方知萧峰不是孤立的,在他的背后有以穆老中医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东北抗联哈尔滨一号联络站地下党的组织,自己所参予的多次惩治恶人的行动均是在自觉与不自觉中,按照地下党的指示进行的。

在此次秘密会见穆老中医的的第二个星期天,萧峰告诉龙麒,他已经被上级党组织正式批准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并成为东北抗联的一名从事地下工作的战士,从此,龙麒在党的领导下开始踏入了他新的人生征程。

近九个月的学员班的学习生活终于结束了,龙麒、萧峰等五位异姓结盟兄弟有幸同时分到利济号舰。

身为本期学员中的姣姣者,龙麒是几个舰的舰长的争夺对象。利济号日本人宫本舰长就是龙麒舍命勇拦惊马,无意之中救下来的那个日本军官,为感救命之恩,使尽浑身解数终将龙麒争取到手,好让自己利用自己舰长的身份关照他。

按照伪江上军日本人木村军事总顾问的本意,为防止中国人抱团,以免发生不利大日本皇军,在学员班毕业后想把龙麒和萧峰等五位双城堡同乡拆开,还是龙麒找到严铭教官从中周旋,加之利济号宫本舰长又是木村军事总顾问的同窗学友,木村也就不好意思再坚持己见。

龙麒他们几个登上利济号舰的第三天即奉命沿江巡航,这也是他们第一次乘军舰离开哈尔滨远航,心情格外激动,沿途恨不得多长一对眼睛,好好欣赏松花江两岸的美丽景色。

“龙麒呀,咱们总算熬出头来了,根据上级领导的指示,穆老中医让我们在摸熟情况的基础上,利用两江巡航的机会,为抗联筹措物资,我们在第一线抗击小鬼子的战士们实在是太苦了。”萧峰假借跟龙麒一起到甲板上观景,第一次以组织的名义向他传达上级领导对敌工作的指示,而后,他俩商量具体行动方案。

巡航回来后,龙麒和萧峰来到圣·伊维尔教堂附近的福康中医诊所,向穆老中医汇报他们商量的具体行动方案。

不久,利济号舰第二次巡航,当行驶到岔林河码头时,萧峰、王小六、孙尚举、柳泉四个人趁着夜色,偷偷从舰上下到江上贴着利济号舰的一条渔船,从此再也没有回来。与此同时,舰上的两挺歪把子机枪和两箱机枪子弹,还有10支步枪和5把驳壳枪及多条子弹袋也不见了。此时此刻,包括日本人舰长宫本在内的日本人和其他舰上中国人士兵正在呼呼大睡,原来,他们都是在晚餐时吃了被萧峰暗中下的安眠药的饭菜。那些长短枪和子弹袋,就是趁他们酣睡不醒时从他们身上扒下来的。不仅如此,包括龙麒在内的4名正在舰上值勤的中国人士兵还被麻绳捆着,嘴里塞着毛巾,人也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而龙麒更是遍体鳞伤,大家都醒来时,他依然昏迷不醒。

“龙麒,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宫本舰长问醒后的龙麒。

“萧峰让我跟他们反水投抗匪,我不去,还说日本人对咱们不薄,这样做太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更是往死路上走。于是,就大骂我是汉奸走狗,背叛了哥们儿,把我捆起来一顿暴打,接着我就昏过去了,后面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龙麒回应说,而后被抬到卫生室治伤上药。

另外3名士兵证实了龙麒的说法,他们也是因为不愿跟萧峰他们反水被打,并捆绑起来。

萧峰等人携枪反水投了抗联,伪江上军上上下下都被震惊了,其影响远比在前线打死几个、十几个,乃至上百个日本兵大的多,就好似发生一场军中大地震。

木村总军事顾问长官指着小野军事顾问和严铭总教官的鼻子,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江上军学员班里混进萧峰这样的共党份子,你们却一点也没有觉查到,结果呢?刚一上舰就让人家连枪带人给策反了。这是共党分子在向我们大日本皇军挑战,也让我们蒙羞!你们的猪脑袋的!蠢驴!笨蛋!”

这是利济号舰继1932年8月发生的200余中国士兵反水投东北抗联事件后的又一次所谓叛逃事件。所不同的是,第一次中国士兵又回来了,实属未遂事件,而这一次,虽说是只有区区4个人,却是带有明显的共产党人有计划的、预谋很久的行动,而且是在日本人毫无觉察的情况下,连人带枪成功叛逃的,其影响远远大于第一次。

小野军事顾问成了这一事件的替罪羊,被送到军事法庭,本应判刑,后经过伪江防舰队司令部谷野军事顾问从中斡旋,方灭了牢狱之灾,最终被削了军籍,贬为草民。不久,小野返回了日本,他却因祸得福,当木村命丧中国的消息传来时,他为自己保住了小命而暗暗的庆幸。

利济舰长宫本也挨了警告处分,不过,总算保住了舰长的官位。

萧峰当初奉命潜入伪江上军开展地下秘密抗日工作,任务是以伪江上军沿松花江巡航为掩护,开辟一条水上物资秘密运输通道兼顾搜集敌伪情报,添补我地下党在水上秘密抗日工作的空白,同时,在条件成熟的前提下,进行秘密策反工作,变敌伪的士兵为我们的士兵,变敌伪的军舰为我们的军舰。

然而,随着日本关东军伙同伪军反复对我东北抗联进行围剿,斗争形势越来越残酷。与此同时,我东北抗联首长从截获的敌伪情报中得知,日本人已经怀疑在伪江上军中有我方卧底地下情报人员,且茅头指向萧峰、龙麒他们这一期学员班,只是尚在秘密调查阶段,为此,决定由萧峰带着被策反的士兵提前反水投抗联。一则,可让萧峰尽快脱离险境;二则,也趁机给日本人打一闷棍。

原本萧峰也准备让龙麒跟他们一起走,但行动之前,接到抗联首长指示,需要在伪江上军中选一位智勇双全,且不会引起敌人注意的人继续卧底,利用舰艇巡航之机为抗联筹运物资,变敌人的江上巡防线为我们的水上秘密地下运输线。经过与穆老中医商量,认为龙麒是最合适的人选,但他也清楚地知道,想劝龙麒留下,两个字:挺难。

一连三天,萧峰一跟龙麒说起留下来的事,龙麒就跟他急,后来,索性不理他了。萧峰第三次找他时,他俩闹了个脸红脖子粗,龙麒竟动手把他好一顿狠捶,似乎是借此把三天来心里的气一下子统统都发泄出来,不过,日本人和其他中国人士兵并不知道这对最要好的铁哥们儿翻睑的真正原因。

“龙麒啊,萧峰让你留下必有留下的理由,打鬼子当然要上前线,可这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咱们抗联的战士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睡,更需要枪枝弹药,还有鬼子的军事动态等,只有充足的后勤供给保障和准确、及时的敌方情报反馈,方能确保前线杀敌取得胜利。龙麒啊,萧峰的意见就是组织的决定,你是共青团员,应该明白个人服从组织的这个基本原则。”萧峰无奈,只好搬出穆老中医劝解龙麒。

行动的当天,萧峰见龙麒火气终于消了,就利用同时值夜勤的机会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龙弟,我知道你很想跟我们走,一心要上前线,拿起枪,和小日本鬼子面对面的、真刀真枪的干。龙弟,小日本鬼子视我东北抗联为眼中钉、肉中刺,是他们为蚕食东北、蚕食我华夏大好河山狼子野心最大的威胁,必欲除之而后快。为此,他们除了对东北抗联反复实施军事围剿外,还实施严密的经济封锁,千方百计地割断东北抗联与民众的联系。眼下东北抗联缺吃少穿,枪枝弹药也很少。还有生病和受伤的战士,因为没有药,得不到及时到治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病痛、伤痛中呻吟、挣扎着,却无可奈何,唯有等死。”

萧峰看到龙麒陷入沉思,知道自己刚才的一番话起到一定的作用,他趁热打铁继续往下说:“龙弟,你在江上军上下很有人缘,日本人也很信任你,这是别人无法替代的优势,你可以利用这个优势,还有两江往来巡航的便利条件,为抗联筹款、筹物,其中就包括药品。我想,如果我们那些得了病的、受了伤的战士,因为用上你搞到的药而得到及时地治疗重返战场杀敌,那不也是为打鬼子作贡献吗?”

龙麒终于被萧峰说服了,他说:“萧哥,我听你的,我愿意留下来,不过,如果有机会我还是希望能去前线。”

萧峰见龙麒终于答应留下来,心里有一种悬着的石头落地之感,他太知道他的这位最要好的铁哥们儿的秉性,只要他认准的道儿,就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想说服他实在是太难,太难了。他笑着说:“好,我答应你,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请示抗联首长,让你上前线杀鬼子。”

“萧哥,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可别像现在一样,到时又变挂了。”刚刚转过弯的龙麒仍不忘敲打一下萧峰。

萧峰高兴地说:“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龙麒同志,现在我代表抗联首长,正式任命你为两江地下运输线的负责人,并接替我担任东北抗联哈尔滨一号联络站联络员,代号‘鼹鼠’。”这个时候的称呼从龙弟改为龙麒同志了,也是萧峰第一次这样称呼龙麒。

而后,他俩开始商量如何开展工作,毕竟这是东北抗联继陆上开辟的几条秘密地下运输线后,第一次开辟的水上秘密地下运输线,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只能尽所能想到的先画个大概的轮廓,到时究竟该怎么办,那就看龙麒的了。

捆绑、暴打龙麒,自然是萧峰和龙麒事先定下的苦肉计,加之俩人已经给日本人和其他中国人士兵闹翻了的印象,足可以剔除日本人对他的猜忌,达到保护他的目地。

萧峰他们从舰艇下到渔船后,哥几个却哭了,他们舍不得跟他们朝夕相处的龙麒分开,更因为他们以捆绑和拳打脚踢的方法跟他们心目中的“老大”告别,尽管这是在演戏。

事发后,严铭总教官极力为自己最喜欢的学生开脱,他这样对总顾问木村说:“木村长官,龙麒虽说跟萧峰他们几个叛乱分子是同乡,又是最要好的铁哥们儿,却没有跟他们跑。而且,因为说了句日本人对哥几个不薄,骂他们没有良心,自己往死路上跑,就被捆起来,打的遍体鳞伤。木村长官,龙麒是忠实大日本皇军的。”

木村点点头,说:“这一次,萧峰策反竟对自己最要好的铁哥们儿龙麒都没露出一点风声,足见共党分子是何等的狡猾,龙麒不枉我们对他的栽培和期待,应当予以重用。”

龙麒因拒绝随萧峰叛变,被通报表扬,并提拔为利济号舰火炮班副班长,这在刚刚毕业的学员中从来没有的。

龙麒当上了小小的芝麻官儿,有人羡慕他,有人嫉妒他,但也有人卑视他。同在利济号舰的章强和赵鸿雁,是他新交的铁哥们儿,私下骂他是“天生奴颜媚骨奴才相”、“铁杆汉奸贼苗子”,也不再理他了。

以代号“鼹鼠”卧底的龙麒很快进入角色,有自己的干爹、济世堂中药铺老板宋帆,还有福康中医诊所穆老中医作后盾,钱不成问题,东西也没问题。

龙麒利用巡航的便利条件,在哈尔滨购买腊纸、油墨、油印机等用品,到岔林河交给一个人称胖三的杂货铺小老板,此人是东北抗联秘密地下交通员,龙麒通过他知道萧峰下次需要什么,返回哈尔滨后就搞什么。

对舰上的日本人和江上军士兵,龙麒谎称作点小买卖,挣点地区差价补贴家用。与此同时,又舍得出血,挣多挣少,总会掏出点钱买酒、买烟、买鸡鸭鱼肉之类的下酒菜,“孝敬”舰上日本人和江上军其他士兵,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见。

龙麒新交的同舰的俩铁们儿章强和赵鸿雁也消除了对他的误解,成了他最可靠的助手。

有一次,为解前线缺少弹药的燃眉之急,萧峰让龙麒搞点子弹。龙麒利用夜间在基地守弹药库之机,私配钥匙,先后搞出1箱三八大盖步枪子弹,20盒匣子枪子弹,先后分3次夹在日用杂货中送了出去。后来,小日本鬼子发现丢了子弹,就换了锁,并进行追查,也没查出个结果来,不过,从此弹药库就由日本人把守了。

转眼到了第二年春末夏初时节,龙麒在岔林河跟萧峰接头时,让他设法搞到缝纫机头和军用毛毯。

这次任务让龙麒伤透了脑筋,缝纫机头可以设法在市面上买到,可军用毛毯是军用品,就难搞到手了。经过一番秘密查探,得知伪江防舰队3号仓库存有军用毛毯,不过,怎么搞出来成了难题,没法子,只好找干爹宋帆商量。

“龙娃,只要库里有,我就有法儿给你弄出来,你就等着拿货就是了。”宋帆安慰他说。

果然,等龙麒巡航归来时,在临江畔住的账房王老先生家的地窖里,他见到了30条军用毛毯和20台缝纫机头。

原来,宋老板通过一位有多年交情的孙姓药商,结识伪江防舰队司令部后勤部一个名叫孙洪涛的库房总管,他是孙姓药商的本家侄儿,采用内外结合,以瞒天过海的手段,把军用毛毯弄到手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孙洪涛是个见钱眼开的人,当他的叔叔递过来的白花花的银元时,本来就脸胖眼小的他,笑的眯成一条缝,似乎只有眼皮,没有眼睛。“此等无本之生意,真乃是天上掉馅饼也!不作岂不是大大的笨蛋?”孙洪涛的叔叔见他动心了,又趁机烧上一把火,捞此疑似天降外财的欲望更强了。

这一天,因连下好几天的雨,仓库漏了,存放的军衣、军被等物品好多都被淋湿了,正好赶上个大睛天,就拿出来凉晒,有的太湿了,只好用车拉出去处理掉了,趁机将军用毛毯夹在处理品中拉了出去,并按跟叔叔的约定,将军用毛毯拉到叔叔家,当然,卡车司机也从中得到好处。

铁皮顶的库房是孙洪涛有意弄漏的,而且,恰恰就漏在存放军用被服处,不过,军用毛毯并没有淋到,孙洪涛还得拿它换银元呢。

缝纫机头和军用毛毯都是大件,宋老板和龙麒又将其分几批,化整为零,秘密地转存距江边不远的账房王老先生家里,就是为了方便龙麒往舰艇上搬运,避免长距离运输被日本人和汉奸走狗发现、。

龙麒和章强、赵鸿雁则采用蚂蚁搬家的办法,巧妙地分几次将缝纫机头和军用毛毯弄到舰上。待到达岔林河码头时,缝纫机头按惯例直接交给杂货铺的胖三老板,军用毛毯则按萧峰事先约定趁夜深人静之时用油布紧紧裹着,栓上石头,用绳子沉入江中,后面的事就不用龙麒操心了。

若问龙麒后来又怎么样了?且听下回分解。

0

第52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