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爷爷叫龙麒>第55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5回

小说:我的爷爷叫龙麒 作者:冰城钓叟 更新时间:2018/8/7 12:05:01

第55回

大眼贼  入赘娶彩虹

“黑龙侠” 惩治沈老板

    

话说哈尔滨松花江南岸小九站码头,有家鸿运船运公司,老板叫黄浩天,原本也是江畔一个小混混头儿,后结识江上派出所的所长郑大发,并与其结拜为异姓兄弟。

黄浩天在郑大发的支持下,从控制码头货物装卸发家,后又购置三条货船,渐成码头几家货运老板中的姣姣者。

黄浩天在黄氏家族同辈男丁中排行第七,在他还是个小混混时,人称黄七,当了混混头儿,人称黄头儿,当了老板后改称为黄七爷。

虽说是黄浩天当了老板,可混混的匪性难改,腰包鼓了,霸气也随之见涨,依仗水上派出所的所长郑大发的势力,垄断货源,排挤同行,欺压码头工人,又得了个“七霸天”的绰号儿。

苟文正的父亲年轻时为生活所逼,从宾县跑到哈尔滨,追随黄浩天,成为他手下的一个小混混。有一次,他们这伙混混跟另外一伙混混为争地盘进行械斗,会拳脚功夫的苟文正的父亲,将对方的混混头儿打的头破血流,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最后跪地求铙,为保他们这伙混混的地盘立下汗马功劳。经此一战,苟文正的父亲确立在这伙混混中仅次于老大黄浩天的位置,两人还结为最要好的铁哥儿们。

苟文正的父亲,为照料家中年迈多病的父母,回到老家宾县,用黄浩天给他的一笔钱,开了一家杂货铺维持生计,偶尔也会到哈尔滨跟黄浩天叙叙旧,交情一直未断。

在宾县站不住脚的地头蛇、绰号“大眼贼”的苟文正,由父亲带着,来到哈尔滨投靠黄浩天,虽说此时的黄浩天已经是货运公司的大老板了,还是欣然收下苟文正当了个小伙计。

颇有心计的苟文正为取悦黄浩天,也为了能在人生地不熟的哈尔滨站住脚跟,重振自己在宾县时一呼百应的混混头的威风,他一改昔日飞扬拔扈、霸气外溢的毛病,对黄浩天唯唯诺诺,且办事有条不紊,干净利落,从未出过任何差错,很受黄浩天赏识和器重,一年后,提拔他当对外业务经理,其地位仅次于副总经理邵元雄。

黄浩天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黄彩虹,小女儿叫黄彩凤,小姐姐三岁。

黄家姐妹先后就读教会学校,又是虔诚的东正教徒。姐姐黄彩虹毕业后,由教会送往会计班进修,毕业后到电报局担任会计员,妹妹黄彩凤则由教会送到俄语翻译班进修,而后留教会当俄语翻译。

黄家姐妹先后嫁一丝绸店伙计和一个小学教师,小日子过的还算不错,眼见两个女儿有了好归宿,黄浩天夫妇也就不再为她们操心了。

然而,三年后,大女儿黄彩虹发生了婚变,她的丈夫自打13岁就在丝绸店当学徒,吃尽万般苦,终熬成伙计领班。但他不甘心一辈子当伙计,就与一个已经离异,且大他五、六岁的富婆勾搭到一块,把她给甩了,连儿子也不要了,双双私奔去了南边。不过,她的丈夫多少还有点良心,除了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外,还把一套带有一栋铁皮顶平砖房的独门独户的小院落留给了她,毕竟他没忘了自己尚有个刚刚一岁半的儿子。

遭遇婚变的黄彩虹,成了身为父亲的黄浩天一块心病,总想给她再找个男人,却始终没有一个中意的,而黄彩虹呢,也没有从婚变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又三年过去了,依然带着儿子身单影孤地过日子。

崭露头角的苟文正进入黄浩天的视野,多次在他面前提起黄彩虹,且总是唉声叹气的,心思敏捷的苟文正也觉查出黄浩天的意图,开始主动接近黄彩虹。

黄彩虹的家离小九站码头不太远,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了,只要一有空闲时间,苟文正就去她家干些男人应该干的家务活,例如,劈拌子、挑水、拉煤等。除此而外,冬天,天黑的晚,为防意外,他还会赶着用小货车改装的、外罩毛毡的马拉小蓬靠车,去位于道里八杂市附近的电报局接下班的黄彩虹。久而久之,黄彩虹那棵紧闭的心慢慢地向这个相貌丑陋,但心地善良的男人敝开了,不过,她也觉得自己比苟文正大3岁,又是个弃妇,何况还有个孩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这些疑虑烟消云散了,一年后,他们在黄浩天的撮合下,终结为百年之好。

“虹儿,我总觉得苟文正这个人不太托底,长就一付恶人相,何况在宾县还是个地头蛇,人送绰号‘大眼贼’,你还是慎之又慎的好。”黄彩虹的母亲告诫说。

“娘,善恶怎能单从外貌上判断呢?《水浒传》中的花花公子西门庆可算是个美男子了,却是个奸夫、大流氓、杀人犯。《隋唐演义》中的混世魔王程咬金,长就一付人见人怕的恶人相,却是个心地善良的大英雄。就拿我父来讲,人送恶名‘七霸天’,可他老人家却对自家人特善良。如今这乱世,弱肉强食,人若是善了,就会让人欺。娘啊,我算是看透了,这人不管在外面怎么恶,只要顾家,只要对我们娘俩好就行。娘啊,我是个被人抛弃的女人,又有一个孩子,年龄又大,就我这样的条件,怎敢心生挑肥检瘦之念?至于攀什么高枝儿,更是痴人说梦。再说了,苟文正要文有文,要武有武,又是个没结过婚的人,就他这个条件,找个大姑娘富富有余,人家竟能看上我,这就叫缘分。这人啊,没有缘分,就是架鞭子赶,也赶不到一块去,如果有缘分,就是中间隔着太平洋,也能走到一块。”黄彩虹笑着跟她妈讲了这么一番大道理,看似是从自己婚变中领悟出来的,语气中却流露出少许的无奈与自卑。

就在他们婚后不久,黄浩天携伙计到阿城陈姓老板结算几笔运费,当他们坐的马拉蓬靠客车刚刚离开阿城,就遭遇一股红胡子匪拦截,舍命不舍财的黄浩天,趁匪徒不注意逃跑了,被匪徒击毙。同去的伙计在陈姓老板的帮助下,雇一辆马车,将黄浩天的遗体入棺拉回到哈尔滨,黄家顿时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

办完黄浩天的善后事,依据黄浩天生前的遗嘱,黄彩虹离开电报局,以黄家大女儿的身份,代理父亲的公司总经理的位置,她的母亲则是名义的总经理。。

尽管黄彩虹是个女人,又没有管理货运公司的经验,但毕竟当过多年的会计,又为人正派,善待员工,还虚心向过去被父亲视为对头冤家的同行请教,很快进入角色,公司生意不但没有因为父亲的突然过世受到影响,反而越来越红火。

然而,就在黄彩虹接手公司还不满一年就惨遭天降杀身之祸,在松花江上被摩托艇撞翻小舢板,落水身亡。

黄彩虹突然过世,引出鸿运船运公司又由谁接手的问题。

由于身为俄语翻译的黄彩虹的妹妹黄彩凤不懂管理企业,也不愿意舍弃自己热爱的翻译职业,就放弃了让她接手公司的提议。

黄彩虹的母亲是个能干的女人,更是黄浩天事业上最有力的助手,黄浩天能从一个小混混头来了个咸鱼翻身,成为小有名气的老板,她功不可没。可自打丈夫惨死后,就大病不起,如今,大女儿又遭横祸,自己不能出面主持公司,就由副总经理邵元雄接手代理总经理,自己仍是名义上的总经理,公司很快恢复正常运转。

邵元雄是江上派出所所长郑大发的大舅哥,原本是一家日杂五金商铺的账房先生,自打黄浩天创立鸿运船运公司以来,一直辅佐黄浩天,是其最得力的助手。正因为黄浩天死了,黄浩天的妻子更得依仗江上派出所所长郑大发的势力,保住丈夫辛辛苦苦创下的鸿运船运公司,空下的副总经理位置则由船务总管黄雪松兼任,他是黄浩天的本家侄儿。如此一来,鸿运船运公司仍然牢牢的掌控在黄氏家族之中,至于苟文正还只是个对外业务经理,黄浩天的妻子始终对他颇有成见,不敢重用他。

“李叔,您为什么怀疑苟文正很可能是杀害黄彩虹的元凶?”龙麒听了上述情况后,插话问李彪。

“事发前后,苟文正跟鸿运船运公司的冤家对头泰昌船运公司的老板往来频繁,不得不让人有所怀疑。”李彪回应道。

泰昌船运公司,是松花江道外码头一家货运公司,老板叫沈万里,因其为人狡猾奸诈,人长的又瘦又小,尤其是那张脸,上宽下窄,还是个尖下颌,再加上长了一对招风耳,整张脸成倒三角形,活脱脱个狐狸相,于是就有了个“老狐狸”的绰号。

沈老板原本也在小九站码头开了一家货运公司,因受黄浩天的排挤,生意每况益下,但身为山东人身上有一种生就永不服输的倔强劲儿,一直跟黄浩天对着干。后来,他的两条货船中最好的一条船,在肇源江面突遭一伙蒙面水贼抢劫,连船带货都让水贼抢走了,所幸人员无损,沈老板因此事摊上官司,不仅损失了一条船,还得加倍赔偿货主损失,结果,他的公司破产了。不过,他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买了一条拖船,在道外码头挂起泰昌船运公司的牌子,专门从事拉运沙石、煤炭生意,经过几年的拼搏,生意做的比原来还红火,泰昌船运公司成为松花江哈尔滨段道外码头货运三巨头中的老三。

在货船遭劫前,沈老板曾多次接到黄浩天威胁他的电话,甚至警告他,如果不乖乖地滚出小九站码头,就让他彻底完蛋。故此,他总是怀疑这挡子事是黄浩天在背后串通水贼搞的鬼,但苦于没有一丁点儿证据,警局也裁定为水贼抢劫案,他也只能将怀疑深深地埋在心里。

龙麒听到这里,对李彪说:“如今的乱世就是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何况还是同行,单凭这一点尚不能构成跟黄彩虹之死有何因果关系。

可是,李彪接下来讲的异常的情况却引起龙麒的注意。

沈老板有个刚刚18岁的独生女儿叫沈秀云,人长的如花似玉,是个人见人爱的大美人儿。

沈秀云心灵手巧,自幼拜一位苏州籍的老邻居孙大妈为徒学苏绣,是位苏绣的高手,据说,有人看见她绣的的一幅百花绣逼真逼现,让人一见好似闻出花香,甚至,还有人说沈秀云绣的这幅百花绣还引来彩蝶落到绢绣上,于是,就有了个“神绣娘”的美誉,久而久之,她的本名却少有人知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沈秀云成了众多男人梦寐以求的未来的妻子,其中,不乏达官显贵的公子哥儿,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沈秀云竟和相貌丑陋,又有妻室的苟文正打的火热。

“龙麒啊,我总觉得这里有什么猫腻,可又说不出来,就、就、就好像是说书人讲的什么美人计。”李彪讲到这个情节时,作了个抓耳挠腮的小动作,引的大家扑哧一笑,他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李彪似乎想起了什么,接着说:“对了,我想起来了,是不是有这样一种可能,沈老板为报复黄浩天,趁黄浩天死的机会,用美人计迷惑苟文正搞垮鸿运公司,或者说,沈老板抓住了苟文正什么致命的把柄,逼得苟文正挺而走险,杀了自己的妻子,达到搞垮鸿运公司的目的。”

龙麒觉得李彪的这个推断有点靠谱儿,但推断毕竟取代不了事实,要想弄清黄彩虹惨死背后的真相,还得下一番功夫才是。

  经过一番合计,他们认为沈老板和沈秀云这对父女,是整个案子的突破口,决定先拿沈老板开刀。

不过,这个时候的龙麒已经是我东北抗联的地下秘密交通员,是在组织里的人,凡是有什么大的行动必须请示组织,不能像当初那样,凭一时的义愤惩治恶人了。

龙麒抽空返回福康中医诊所,向雷剑和穆老中医做了汇报,可巧,他们正在考虑如何加强我东北抗联在水上这条秘密地下运输线的工作,借此事发展像李彪父女这样的船家人、渔家人为基本群众,以弥补龙麒单兵作战的劣势,听龙麒这么一讲,觉得这正是个大好的机会,当即表示同意,接着他们详细地研究了具体行动方案。

  龙麒跟李彪见面的第三天的凌晨,正在被窝里搂着艺名小凤仙的某京戏班子的女演员酣睡的沈老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他赶紧披上大衣来到小院门口。

“谁呀?一大早就来敲门,搅了我的好梦?”他打了个哈欠后问道。

“老板,我是仓库老孙,咱们仓库被盗了,丢了不少的货,你快来看看吧!”门外传来仓库总管孙来福的声音。

这座独门独户的小院距离江边码头仅隔两条街,是他自己买的专供自己玩弄女人的小小的安乐窝、消遥宫,他听了大吃一惊,赶紧回屋穿好衣服往江边一溜小跑赶去。

就在他刚走进仓库,就被人用麻袋罩住脑袋,接着,后脑勺又重重地挨了一拳,就晕了过去,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地扔在江上一个冰窟窿边上,整个身子套在一张破鱼网里,网的一头还网着一块大石头。

沈老板抬头一看,顿时如被电击似的身子猛地颤抖起来,原来身边站着三个大小伙子,每个人的脸上围着一条红色方丝巾,上面用黑丝线绣着简笔黑龙图案。“啊!是‘黑龙侠’!”他下意识地喊了一声。

“黑龙侠”的侠名早已传遍了哈尔滨的大街小巷,恶人一听到这个名字就会吓的直打哆嗦,只是近一年多再也没有见到他们有什么大的举动,也就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沈老板,你看清楚了,你的面前就是一个打渔人凿的冰窟窿。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回答,如果有半句假话,我们就把你扔进冰窟窿里喂王八!”一个瘦高条的小伙子对他狠狠地说道。

“是!是!”沈老板颤颤悠悠地回答道。

“鸿运船运公司的女老板黄彩虹是不是你和苟文正合谋害死的?”这个小伙子厉声问道。

“我、我、我——”沈老板连说三个“我”字,眼睛斜描这个小伙子,很显然,小伙子的问话击中了他的要害,但他不愧有“老狐狸”之称,在商海滚爬博击大半辈子的他啥人没见过?啥事没碰到过?他想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给自己一个缓冲时间,眼睛一眨一眨的,他的脑瓜急速转动着,他正在苦苦挖掘自己几十年来累积下来的智慧,琢磨着怎样应付这三个毛头小伙子。

然而,他错了,且是大错特错了,因为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他作买卖时讨价还价的商家,而是专门惩治像他这样的恶人的“黑龙侠”。

“抬起来!扔!”这个小伙子大声喊道。

另外两个小伙子抬起他,只听扑通一声,他被扔进冰窟窿里,不过,他的上半截身子还留在外面,两个小伙子用手拉住渔网,只要一松手,他就会随着渔网一起沉入江中。

“我说!我说!我说!”沈老板吓的够呛,一反刚才慢腾腾的样子,连声说道,生怕说慢了,真的被扔进去。

“黄彩虹确实是我和苟文正合谋害死的。”他终于承认了,人也被拉了上来,一股臭哄哄的味道从他身上传来,原来他吓的屎尿都拉到裤兜里了。

“沈老板,你真是属倔驴的,赶着不走,非得挨上几鞭子才走,早开口,何必找这苦头?好,我们就当信你一次,拉回去讲。如果再耍花招的话,就没有第二次了。”瘦高条小伙子语气放缓了一些对他说,并让另外两个小伙子把他抬到旁边的马拉冰爬犁上,盖上破棉被,直奔江北而去。

冰爬犁是哈尔滨冬季松花江封江时,往来江南江北载客、运货的交通工具,一般是用木架子或铁架子制成,底部是角铁或槽钢,可以增加与冰面的润滑系数,且耐用,两头则弯成弧形。

冰爬犁有用马拉的,也有用小毛驴拉的,还有由几条狗栓着爬犁拉的,也有不用这些牲畜,而是人站在后面用冰叉子叉冰面,利用反作用力让冰爬犁前行。

沈老板身上的绳子仍在,破渔网不见了,他的双眼被蒙上黑布,押进江北的一座农家小院的屋里。

沈老板眼睛上的黑布取了下来,身上的绳子也解开了,湿的皮大衣和棉衣裤脱了下来,换上一身老农的破棉衣裤,还悟了条破棉被,坐在热炕上,喝了几口热呼呼的红糖姜水,总算把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了,而后开始交待整个事件的始末。

这三个小伙子正是龙麒和他新结交的俩铁哥们儿章强、赵鸿雁,章强的舅舅是泰昌船运公司仓库主管孙来福的老友,通过他作通孙来福的工作,设了一个小小的请君入瓮的妙计,让沈老板这只狡猾的老狐狸自己钻入瓮里。

自打货船被水贼抢走后,沈老板一直认为是自己的冤家对头、鸿运船运公司老板黄浩天串通水贼干的。几年过去了,他依然耿耿于怀,总想要报复黄浩天,怎奈人家财大气粗,背后又有江上派出所所长郑大发支持,后来,还来了个武术高强的苟文正,他就是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胆,事儿就拖了下来。

若问沈老板又是怎么报复鸿运船运公司的?且听下回分解。

1

第55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