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虎啸>第4章:入虎穴得虎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章:入虎穴得虎子

小说:虎啸 作者:没事打两枪 更新时间:2018/7/12 12:17:00

五天后,城东徐宅。占地小十亩的徐宅雄踞在一座小山岗上,占据了一整个街区,仿若一座皇宫,高达十米的围墙将整座宅子隔离了普通人的视线,只留下艳羡的目光。

就像传统的中国宅院一样,徐宅也是里五外三院,一院套一院,总体来说分为前院和后院,前院是徐景良会客办公之处,以及驻防看家护院的自卫团,根据刘剑的观察,这里的守卫最为严密,除非熟人,否则一定会被搜身检查。后院除了一个小花园,其他地方盖了三座院中院,居中一座主院住的就是徐景良和他的妻妾。徐景良今年整六十,去年办的六十大寿,即使是金韩战争期间也是大办特办,六十桌的流水席整整摆了六天。虽然已经六十,但是从小习武注重养生的徐景良仍然身体健壮,说话中气十足,今年初还让九姨太怀上了。

徐景良读过书,清末接父亲的班做过沂县的刑房主事,靠着心黑手狠赚的盆满钵满,将祖产的两百亩良田增长到了五百亩,成为沂县有数的大地主之一。民国后,时局愈发混乱,徐景良勾结当时的县长整垮了占据城南谷市煤矿的吴家,占据了这块聚宝盆,数年之后又整倒了县长独霸了煤矿,在之后靠着煤矿的收益打点上面徐景良长期担任沂县县长,编练自卫团,从十二年开始,这沂县城就在徐景良的统治下延续至今,齐鲁省督军、省长、省主席走马灯似的换,可是这沂县城就是铁打的徐景良。徐景良就是这七十万沂县人的皇帝,他的话在这片土地上就是圣旨。

这两天徐景良总有些心绪不宁,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正巧给他泡脚的丫头加热水的时候烫了一点,顿时怒气上来了一脚将她踹倒,还不解气命令管家带她下去挨鞭子。两个成年的儿子徐奇葆和徐奇伟前来请安,看到一向冷静克制的父亲发脾气不由有些奇怪。徐家是世代的小吏之家,小吏别看小,但是在地方上一代代的世袭做下来盘根错节根深蒂固,而官员们三年一任而且要异地为官,反而往往只能受小吏的摆布。但是吏终究是吏,一旦激怒了县令或者更高的官员被收拾掉也并不难,而一旦吏的身份被取消被其他家给顶掉,家族在想爬起来可就难了,所以小吏之家反而更加重视家教重视子女的教育,生怕出现不孝子孙将家族传承的身份给弄丢了。

所以,即使已经民国二十年了,徐奇葆还曾经留学尾国,但是家庭传统晨昏定省还一直保持着,即使顽劣如徐奇伟也得老老实实的一早起床到父亲住处请示一天行止,晚上向父亲汇报一天工作学习情况,风雨无阻。

徐奇葆穿着军服戴着眼镜,举手投足仍然一派军人风范,这让他在沂县甚至整个鲁郡都赫赫有名。去年底,燕北军攻占汉城锁定胜局,鲁郡的在乡军官团体想要组织一支鲁郡抗日军赴朝鲜参战,徐奇葆因曾就读尾国士官学校军事素质过硬且有作战经验而被推举为参谋长。可惜未等抗日军组建完毕,战争已经结束,徐奇葆也就未能实现重返军界的愿望。

“父亲,何故发这么大火?”徐奇葆接过丫鬟的毛巾,亲自给徐景良擦干脚给他穿上袜子和暖鞋,一边问道。

“下午赵少纲来访,提到奉天方面将会在鲁郡部署一个步兵旅,而且还有意重新任命太守、郡尉还有保安旅长。”

“父亲不是和我讨论过,这将是题中应有之意嘛!解决了尾国人的威胁,下一步肯定是要南下争夺天下,我们鲁郡直面丰沛,肯定是燕北军南下的出发地和后勤补给基地。我们徐家正好凭此机会搭上奉天这辆战车,让徐家更上一层楼。”

“是啊,原本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拿出数万大洋购买奉天发行的债券,以表示我们徐家的诚意。可是昨天赵少纲又讲,奉天方面正在着手大规模的裁军,并未有立即南下的意思。那这个时候重组鲁郡恐怕更多的是对内而不是对外了。你想想看齐郡和胶东郡,燕北军是怎么对付那些民团的,恐怕我们徐家也逃不掉啊!”徐景良和徐奇葆父子两为之默然,徐家能够独霸沂县那是因为世道混乱,一旦世道清明上面不可能容忍这样的地方割据存在。但是品尝过土皇帝百里侯的威风霸气之后谁又想在回去战战兢兢的做顺民呢?

“爹,大哥,要我说,我们怕个啥,谁做太守还不是得来巴结我们徐家?”

徐景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小儿子,都十七了,读书不成、习武不行,干啥啥不行,都是从小骄纵的。看他一副惫懒的样子,不由就想甩他一巴掌,但是看他还是一副不自然的腿,又忍住了。关切的问道:“伤还疼吗?”

一说起这个,徐奇伟就上火,那天又想上那个野丫头,没想到前两次都老老实实听话,那次居然就凶性大发,居然想杀自己,要不是两个跟班听到响动来救,自己就没命了,不过胯下狠狠的挨了一脚,差一点儿就废了,让他在众人面前成为笑柄。再想到前两天来报,那个野丫头还有个哥哥回来过,居然杀了武奎几个还有陶庆全家,然后逃的无影无踪,徐奇伟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奇伟啊,你生的好,有你爹我还有你哥哥护着你,你在沂县随便怎么折腾自有我们给你擦屁股。这次的事情万幸你伤的不重,但是你也该明白一个道理,你父兄不可能护你一辈子,也不可能时时刻刻护佑你。关键时刻还得看你自己,爹让你学文习武,你觉得辛苦,成天的飞鹰走马,尽干那些欺男霸女鸡皮狗灶的事儿,没一点儿长进。这世上做什么不辛苦?奇伟啊,爹告诉你,即使是做一个纨绔子弟也得有本事啊!你在将养几天养好伤,之后就好好呆在家里头看书习武,过两年爹再送你去上个大学,正正经经的学点儿东西,以后没有爹的允许不准出这个门。”

徐奇伟听了顿时急了,“爹,不就死了几个泥腿子吗?至于这么小题大做的吗!”

“死几个人没有什么,你爹和你哥那年不杀个几十上百人的,但是你这成天不干正事不知上进就不行!好了,不用再说了,听爹的话!”

打发走了不依不饶的徐奇伟,徐景良问道:“那小崽子有消息吗?”

“没有一点儿消息,就像是凭空消失了,我抓到了那小崽子的伯父一家,怎么严刑拷打也问不出什么。爹不让二弟出门,还是担心那小子?”

“武奎跟你一样吃过几年军饷,他手底下那五个人也是个个见过血的,一个个像鸡一样被宰了,岂是普通大头兵能做到。而且你说过武奎被严刑拷打过,那家伙如果只是为了逃命那他是逼问什么?我想他应该是想知道老二的行踪,奇葆,你吩咐下去,各处必须严防死守,谁要是让老二溜出去了,杀他全家。嗯,再派几个人寸步不离的跟着老二,小心驶得万年船!”

想到前天看到武奎等十几人尸体时的惨状,一道道伤口的利落,徐奇葆不禁有些胆寒,其他倒没什么,齐鲁一向豪杰众多,能打善拼的一茬接一茬,但是当了解到这个小子才19岁,半年前才参军打尾国人,徐奇葆就对燕北军的强大赶到震撼。也对自家在沂县的将来感到担忧。

“爹,以目前局势来看,即使总统领不想短时间内南下,这天下迟早还是他的,我跟我一些在黄岛军的同学写信,他们都对金宁的局势感到十分悲观,认为一旦燕北军南下,金宁根本就抵挡不住。”无论是徐景良还是徐奇葆都不是蜗居乡下的土包子,他们都是具有广阔视野乃至是国际化视野的土豪,放在数百年前遭逢乱世的时候,这样能够动员其一县上万人马的家族一定是各地势力招揽的对象,或者为王者效力光耀门楣,或者干脆就以一县为基化家为国。

“所以,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跟奉天方面硬顶,他们如果要任命警察局长、教育局长、财政局长乃至是新的县长,我们都不能说半个不字;他们如果要我家解散自卫团,我们也得老老实实执行,否则我们徐家很有可能成为那只杀鸡儆猴的鸡。”

“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道,哎,罢了,胳膊哪能拧过大腿!等新的太守一到任,爹就去探探口风去,如果奉天方面真的是这个意思,那我们徐家就主动点儿,也好给新太守一个好印象。”徐景良颓然的说道,随即一脸疲态的坐倒。这土皇帝是当不成了!

见父亲累了,徐奇葆招呼两个姨太太伺候他上床休息。

出了父亲居住的院落,越过小花园回到自己的院子,八个小妾整整齐齐的站在院门口迎候,见到徐奇葆踱步过来,连忙整齐的叫道:“夫君!”千娇百媚的妖娆女子和军队一样的整齐队列在如此的场景下同时出现,也算是奇观了。

徐奇葆今晚心情很差,跟父亲商量的结果意味着徐家在沂县的统治的结束,而他的前途命运又将如何?他的同期同学在燕北军中最少也是团长,有的甚至已经升作师长旅长,而他还只是个民团团长,不觉心中更加烦躁。于是摆摆手让小妾们各自回屋,而他自己则走进一侧的偏屋,这是前年他听说燕北军中流行格斗和剑道之后让人收拾出来的,练习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觉得整个人都升华了,仿若回到了在士官学校学习的日子。

脱鞋、脱大衣,走进剑道室,拔出武士刀挥舞。突刺、斜劈、上撩,一招一式刚劲有力。

“啪啪啪”一阵掌声打断了徐奇葆,惊愕的发现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着自卫团士兵的军服,有些不合身,看样子像是抢过来的!“你跟你弟弟还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嘛!”

徐奇葆警觉的横刀在前,眼神上下打量来人,看到对方即使是在盛产壮汉的齐鲁也称得上雄健的身躯以及尚有些稚嫩的脸庞,心念电转之下惊问道:“刘剑?”

确实是刘剑,这些天徐家一直在外围布控追捕,却没想到他杀了武奎当晚就已经潜进县城隐蔽在徐家老宅周围,打探徐家的情况,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了。

刘剑再一次鼓掌,“人说徐家大少爷精明强干、心狠手辣,现在一看果然名不虚传,一眼就看出我是谁,不错不错!”说着就向徐奇葆逼近。

“来人,快来人!”徐奇葆一边大喊一边挥刀劈向赤手空拳的刘剑,而就在两人接触的一刹那,刘剑间不容发一个矮身躲过劈砍,然后反手一肘重重的砸在徐奇葆的后脑。

徐奇葆顿时被砸晕在地。刘剑建起地上的武士刀,伸指弹了弹刀身,自言自语道:“还凑合吧!”随即唰唰几刀划过徐奇葆的双手与双脚,挑断了他的手筋与脚筋,然后大摇大摆的坐在椅子上。

首先进来的是几个女人,看到徐奇葆躺倒在地上顿时高声尖叫,然后连滚带爬的跑掉。很快几个护院就冲了进来,可是迎接他们的是一阵猛烈地扫射,冲锋枪子弹完整的覆盖了整个大门,当场死了三个,五个护院躺倒地上呻吟。

0

第4章:入虎穴得虎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