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因果太极>第三十九章、身势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九章、身势学

小说:因果太极 作者:红果红 更新时间:2018/8/11 10:13:29

杨艺知道周青这段时间忙,以至于都没时间和她见面。

其实杨艺也在忙,天天到社区的各个站点教太极,一般都在社区临近的公园里。

太极拳协会那边临时有事,打电话通知她,她就得赶过去。

大家都说杨艺在为太极事业奔忙着。

杨艺只一笑,她虽然喜欢太极,也喜欢教,可那只当做副业,不能构成她全部的事业。

况且说太极靠练,靠悟,靠自己有没有接受太极的意识,教只是一时的引导,构不成主要因素。

杨艺的世界里隐隐约约有一种渴望,如同天刚亮时些许的一丝微明。

它要来的,如同夜晚过去,白昼降临,它一定会来的。

有梦想就有希望,杨艺并不在意个别人说她年纪轻轻,就搞起老年娱乐之事来的话。

有梦之人,心里就有光,它是不会被黑夜迷惑,因别人的赞扬或贬低的一句话内心飘然或低落的。

所以杨艺总是那么兴致勃勃,却又不浮躁。

侄子上了幼儿园,是挺好的双语幼儿园,离家有三站地,杨艺负责接送,这是杨阳和杨艺拉钩定下的。

那天,杨阳耍驴哭喊着就不去幼儿园,不是长托也不去。

气的杨睿在小杨阳的屁股上啪了两下。小杨阳哭得更厉害了,边哭声嘶力竭地喊:

“你打死我吧,打死我我也不去。”

杨艺抱起杨阳去阳台上站着,让杨阳看着外面马路上的车辆,安抚着他。小

杨阳不那么大声哭了,渐渐变成抽抽搭搭的余音。

杨艺道:“姑姑跟你说,好孩子都得上幼儿园,你如果愿意当坏孩子,就不去。

但我告诉你,姑姑是不喜欢坏孩子的,爷爷奶奶也不喜欢坏孩子,他们从不和坏孩子说话,所以在这个家里没人理你,你可想好了。”

杨阳沉默了半分钟,抽抽搭搭的说:“可是,我不要去长托。”

杨艺说:“可以呀,双语幼儿园不是长托,早晨送去,晚上接过来,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是这样的呀。”

“可是,可是谁接我回来呢,你们要是不接我,我就又在幼儿园睡觉了,那就成长托了。”

原来小家伙担心这个。

杨艺说:“不会不接你的,姑姑保证,姑姑从没骗过你。”

“可是我要姑姑送我去,我还要姑姑接。”

“可以呀,姑姑答应。”

“可是,你说话不算数怎么办,咱俩得拉钩。”

“好,拉钩。”

杨艺和杨阳齐声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姑侄俩大声笑起来。

为了教育杨阳诚实守信,杨艺以身作则,绝不失信杨阳。

杨艺就住在爸妈家里,早起为杨阳做饭,打点杨阳上幼儿园,然后奔走在各个公园教太极。

即使去了距离杨阳的幼儿园再远的地方,杨艺也抓紧时间赶去来接杨阳。

杨艺和周青偶尔见面时,并没问周青在忙什么,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都是在说笑中度过。

杨艺不愿意问别人不想说,因为被问不得不说的事。

杨艺想,他若想说,自然会说,又何必问呢。

杨艺不问不代表不关心,她看出周青这段时间瘦了,特意为杨艺煲了乌鸡汤,并头天晚上向杨阳请假,早晨不去送杨阳上幼儿园,由爷爷奶奶送,问杨阳小朋友可否准许。

杨阳让姑姑写了请假条,因为幼儿园的小朋友不来,都要交老师请假条。杨艺照做了。

杨阳装模作样地看了,其实上面的字他只认识一两个。说:“同意。“

杨艺清早来到周青的住处。杨艺敲门,好半天没人应声。

杨艺以为周青出去了,‘可是天还早着呢,他不可能出去这么早吧。’杨艺心想。

杨艺知道周青昨晚回家了,因为他们昨晚通过电话,难道半夜出去了。

杨艺内心疑惑,却没停止敲门,反而加大力度。

周青正睡得迷迷糊糊,听有人敲门,起初周青以为在做梦,但见敲得更来劲了,周青一下子醒了。

周青开门,见是杨艺,穿一身粉色运动服,脚上一双白色旅游鞋,像个大学生的模样。

若说杨艺读大一也不为过,杨艺长得年轻,可能是因为练太极打通了经脉的原因,且杨艺从不用脂粉和淡妆装饰自己,且身上总有一股甜丝丝的自然香气,长得又清纯,从哪方面看都是学生样。

周青见杨艺来,心里乐开了花,嘴上却道:“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看看你不行吗?”

“带吃的了?”周青见杨艺提着饭盒说。

“嗯”杨艺道。

“什么?”

“乌鸡汤,还有现蒸的花卷,和两个小菜。”

“拿过来侍候朕吃。”

杨艺重重地将饭盒放在离周青近旁的桌子上,说:“就放这儿,爱吃不吃。”

周青和杨艺在一起时发现,杨艺不是那种动不动就耍小脾气,愿意让男人哄的女孩,杨艺性格爽直,为人大气。

周青最爱和杨艺拌嘴。他总是故意表现出冷冰冰的样子,为的是惹杨艺激他几句,他好回击,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拌嘴玩最有意思。

周青细着嗓子喊:“把朕的玉勺和玉碗拿来。”

杨艺道:“我怎么听像太监在说话,你到底是朕,还是太监。”

“都不是,我是御厨。”周青说。

杨艺坐在桌对面,看着周青吃饭。周青道:“你也陪朕吃点。”

杨艺道:“我吃完了,你快吃吧。”

周青见乌鸡汤煲的多,他一顿喝不完。

说:“怎么煲这么多鸡汤,我一顿吃不了”

杨艺道:“这是你一天吃的量,三顿的。”

周青道:“好吧,我喝一顿的量,剩下的给病号拿去。”

杨艺也不说什么,也不问,脸上也没表示出不愿意。

杨艺本质就这样,她不觉得她辛辛苦苦煲的汤周青给别人喝了,对不起她。她觉得只要别人需要,自己有能力付出,帮忙别人是顺理成章的事。

周青盛出来,喝了三分之一的鸡汤,又吃着花卷和小菜。

杨艺说:“比你做的差远了吧。”

周青道:“那是,我可是厨神。”

说到厨神,周青将他过去的经历讲给杨艺听,

周青说:“我初来鄭圆市,在鑫赢饭店打工,一天晚上,老板和老板娘出去应酬了,只我一个人在,饭店快打烊时,来了个女鬼——”

周青绘声绘色地讲着。讲女鬼的模样,以及女鬼临走出门时,回头对周青微微一笑,周青至今回忆起来内心依然跳得慌乱。

杨艺起初毫不在意,之后一脸凝重,再之后眉头微皱,周青讲完之后,她竟然是一副顿开的表情,一点没随周青慌乱的节奏而心跳,竟是一副自然之色。

周青道:“你不害怕。”

杨艺道:“害怕?有什么害怕的,那个人一定是和鑫赢饭店有竞争利益的人装的,我猜就是对面或临近饭店的老板娘干的,为的是赶你走。

那个人留一头长发,你见那个女鬼的身形与附近饭店的哪个老板娘像,就一定是她无疑。”

周青心跳停了一拍,猛然一拍大腿,醒悟过来。

周青连声叫:“杨艺,你太让我周青敬佩了,这么多年,这件事一直是我的心结,一直没找出根源,你竟然,你竟然脱口而出-

杨艺,为什么我没早遇见你,我若遇见到你,何苦被吓了这么多年-

这可真是。”

周青站起来,在屋里转着,说话语无伦次,这正是由他内心喷涌而出的真实表白。

杨艺淡定地说:“这没什么,我对身势学有研究,一见你的表情,你的姿势不像是撒谎,我才听得仔细,为你剖析的。”

周青道:“什么是身势学?”

杨艺道:“就是通过你的肢体动作看出肢体语言要表达的意思。”

周青道:“你对这个还有研究?”

杨艺道;“没事时看过几本这方面的书,略知一二。”

周青吃过饭,他们出了家门,周青手里提着杨艺带给他的饭盒,里面是鸡汤。他要去医院照顾田厚天去,昨晚是田厚天的秘书小刘在医院坚守。

周青来到田厚天的病床前,正巧,田厚天正准备吃早饭,是小刘打来的病号饭,周青盛上鸡汤,田厚天喝了一大口,说:

“好喝。但周青,这不像你煲的汤啊。”

“是我煲的。”周青说。

“怎么和你从前做的口味不一样了?”

“那是因为你每天吃药,我比平时少放了调料,因为怕影响药效。”

周青想起杨艺讲的身势学,周青想,自己的肢体语言不会暴露自己在说慌吧,好在田厚天没学过身势学,不会从周青肢体表现上发现问题。

田厚天说:“可能吧,我的味觉失效了。”

田厚天吃过早饭,护士来挂了点滴,田厚天一边躺着一边和坐在旁边的周青说话。

“周青,你现在和你女朋友处得怎么样了?”

周青本想说他有日子没去见韩佳了,可若这样说,周青怕田厚天又要撮合他和田甜。

说心里话,周青每此听田厚天话里话外的意思,就觉得特别别扭。

周青更愿意把田甜当做妹妹,周青潜意识里,田甜就是他的妹妹,其实田甜也是这么想的,其实田甜并不是不愿意见周青,只是不愿在爸妈的怂恿下接近周青,所以周青来家,她宁可躲出去。

周青道:“还可以吧。”

田厚天心里的希望破灭了。

想想自己将御博公司弄成现今模样,想想女儿将来患病,无人照顾的生活,他和韩玥的过的又是什么日子,田厚天不由得长叹一声。

周青道:“田总,公司那边的事您不必考虑太多,会解决的。”

田厚天道:“我不是在想公司的事,我想的是田甜,她距离发病期越来越近了。”

周青道:“田总,我听说打太极拳能治病,有人打着打着病就好了,让田甜学学太极拳说不定会有效果。”

田厚天道:“若能那么神奇,还要医院干嘛。”

周青心想田厚天不赞成,但田甜若能接受,他倒可以向她传授一些。抱着这样的想法,周青道:“若田甜想学,我倒可以教教她的。”

田厚天道:“哦?你打太极拳。”

周青点头道:“我天天打,杨艺也打。”周青不由自主提到杨艺,因为他怕田厚天又要撺掇起他和田甜。

田厚天刚刚涌起的劲头泄了一半。

过了半分钟,田厚天试探道:“你女朋友名叫杨艺?”

周青道:“是。”

“她从事什么职业。”

“她是教人打太极拳的老师。”

田厚天摇头道:“怎么也得有个固定工作吧,教太极拳算什么职业,况且女孩子打这个憨了点,还不如练瑜伽。”

周青没说话,田厚天又问,“那她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退休工人。”

田厚天躺不住了,要坐起来,周青忙扶他起来。

周青这么多天照顾田厚天,田厚天着实感动。田厚天以为那天在大浴场见到的女孩就是杨艺,说实在的,他对那个女孩没好印象,那女孩子看上去心思缜密,并且很会算计。

现在得知她没正经工作,家里又没权势,周青怕是被她缠住了也说不定。

田厚天语重心长地对周青说:“周青,按说你选的女朋友,我不该干涉,何况我的心思你也知道,就更不该插手。

但现在你没有父母,我以长辈的身份告诉你,你和那个女孩不合适,她无论家势还是本人条件都配不上你。”

周青心里后悔,不该提杨艺,这时周青想起田厚天没见过杨艺,他一定是把韩佳当成杨艺了。

周青说:“不是,田总,杨艺您没见过,她不是您说的那样。”

田厚天道:“就算我没见过,就凭她现在的条件,也配不上你,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

这时,只听走廊里有人喊,水开了,有打开水的没有。

周青去给田厚天打开水,他低着头,感到沮丧。

杨艺在别人眼里,竟是这样,可他宁愿把杨艺当做神仙看。

杨艺,多好的女孩啊,难道就因为她没有好工作,家势一般,就降低了她的身份吗。周青替杨艺不平。

0

第三十九章、身势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