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1865羊驼斗士>第1章 契约华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章 契约华工

小说:1865羊驼斗士 作者:书香铺路ceo 更新时间:2018/7/20 14:10:11

  (重要的事说三遍:本故事纯属虚构!本故事纯属虚构!呃!貌似说了两遍,第三遍由嫩(您)来说!)

  1865年5月26日,初夜。

  福建,永定县,群山环绕,雨刚住、雾蒙蒙。

  据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没有月亮的雨夜,照样是消魂殒命天,泥泞的沙土地上堆积了无数的尸体。

  十余万余双眼睛漠然穿过尸体凝视着西方,个个披散的头发滴着藕断丝连的残雨,在他们林立的太平刀、红缨枪、青钢剑、阔叶斧、圆盾牌背后,是古老的金丰溪。

  往往叫“溪”的河,水流不大,可是倾缸的大雨导致溪水暴涨,平常二十丈宽的浅滩河面舒展逾百丈,磅礴的河水浩如长江,任性的肆虐拍打着河中正在搭建的浮桥。

  桥头,32岁的太平天国“侍王”李世贤手握剑柄,英武的脸上披满雨丝,偶尔有战马的咴咴咴嘶鸣、婴儿哇哇的啼哭,刺激的两边的侍卫眉头一抽一抽的。一人低声道:“大敌当前,全军噤声,仍有些人携带家属作战、置全军安危于不顾!我去将其法办!”

  “留着你的力气杀敌吧!孩子,是我们的希望!”李世贤舔舔眼角滴下的水珠,“全军用饭!半个时辰后渡河!”

  “禀侍王!粮草车已战损殆尽,只剩随身的干粮;河水浪大、不能视物,浮桥第三次架设已被冲垮,水营柴木缺乏、恐怕要等到天明后才成。”

  李世贤耳朵抖了抖,凝视前方山包的眼睛逐渐放亮,一甩长发:“来不及了!”仓啷啷抽出宝剑。

  侍卫们登时紧张的环视周围:“没有敌人的声音啊!”“看不到敌人的踪迹啊!”

  李世贤把剑缓缓高举:“事出反常必有妖,太过安静必有敌!传我将令,全军御敌——”

  募的,西南方枪声大作,东南方嗖嗖嗖万箭呼啸,太平军内惨叫声密如山响,随即“清妖来啦”、“洋枪队偷袭啦”的号叫不绝于耳。

  “杀尽清妖,为天国兄弟报仇——”李世贤催动部属,刀枪剑斧扬起冲天的杀气,一面面战旗竖起,一声声呜咽的号角,滚荡在山间、交织在血腥的薄雾中。

  拥挤的山谷、泥泞的沙土阻碍了太平军将士的脚步,弹尽粮绝的他们在清军远程弓箭、散弹的射击下成片倒下……

  战至半夜,金丰溪畔不分敌我,皆是混战的人群。残碎的肢体、挂着血污的残断武器成为无边无际的“地毯”。太平军士的呐喊、惨叫在清军连绵的进攻鼓号中显得孱弱、稀薄。

  李世贤战马左突右冲,青锋宝剑霍霍劈砍,一名清军杀的性起,将红缨长枪贯穿一名太平军将士小腹,搠在石上、不及抽出,借着枪杆的惯性腾空扑向李世贤,手中的匕首后发先至、划出晶莹寒光。李世贤长剑脱手,凌空掷透其脖。那名清兵的匕首同样脱手、插入李世贤肩上。不待李世贤纵马拔剑,两名清兵各挺长枪前后夹击。李世贤抽出腰间两支短火铳,掐准时间,右手火铳轰在前方清兵的胸口,左手火铳朝后,弹药受潮,只发出了咔的轻响、未射出子弹。

  趴在地下的一名太平军士用尽生命的最后一口气跃起挡住了后面清军的枪尖,“噗”声撕裂血肉。

  李世贤嗷然虎啸,举起右手火铳砸向偷袭者的面门,将其拍飞三米、摔坐在半截断刀上,李世贤抱起替他挡枪的士卒:“兄弟!好兄弟----”

  那名士卒已然圆瞪大眼逝去,多名侍卫迅速举着盾牌环绕在周围,一人道:“禀侍王,天将潘起亮率右军阻截洋枪队,在狭窄山地展不开队形、全军阵亡!”

  另一人道:“禀侍王,天将曾洋贵攻至敌中军,但清妖的红衣炮队翻过山梁背后偷袭,曾将军寡不敌众,率部引敌至悬崖、与敌军共同跳河!”

  咕碌碌,一名传令兵以奔跑的姿势撞在盾牌前,身体被挡、探出奄奄一息的嘴巴:“禀——侍王——清妖炮队已挪向山顶——天将陆连福集中前军所有弓箭、枪械,甘为殿后,请侍王渡——”最后一字未说出,便已气绝,倒在地上,背后插着八枝利箭。

  李世贤握着湿漉漉的短火铳:“他们怎么能挡得住洋枪队?我们的火枪营呢?全部调上去!”

  “回侍王,火枪营的弹药被雨泡湿,无法使用!清妖的弹药有充足的补给、他们不停的供应干燥弹药!”

  李世贤将火铳狠狠摔在泥里:“渡河!妇孺先走!”

  军令如山,能够产生浮力的战马、车辆、木板嗵嗵嗵嗵栽入河中,数不清的士卒像下饺子一样跳下河......

  明知跳下去九死一生,也要去搏那“十分之一”的希望。

  雨又开始下,风一直刮,河水一直在咆哮着上涨......

  天明时分,西岸传来清兵排山倒海的“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喝叫,炮弹穿过雨幕像无头的苍蝇零乱的砸在河中、溅起数丈高的水柱。

  东岸自然形成的缓慢陡坡被黄色的河水淹渍向上、漫延至山林里,一万余名太平军将士散坐、躺卧在地上,木然歇息。为了渡河,他们已失去了所有的战马、重武器,有人吮吸着被河水泡成糊糊的炒面,这是唯一的粮食,还有人嚼着地上的青草。

  李世贤坐在一块石头上、抚着肩头的伤口,回想着跟随自己征战多年的战马在河中被卷走的景像,三十八名铁血侍卫剩下五人,围着他大口的喘气。

  一侍卫挣扎着站起:“禀侍王,我去集结人马、清点人数!”

  “不用了!留着力气活下去!”

  “什么?”五名侍卫齐惊。

  周围的将士们仿佛感受到了异样,一扶二、五扶三、成群成队,向李世贤汇集。

  李世贤站起道:“各位将士,天京失陷,幼王陨落,清妖联络洋人布下天罗地网,我与众兄弟浴血拼杀,有心除妖、无力回天,今,弹尽,无援,城破,空余伤兵万余。我无德无能再做统帅,现传最后一道将令:我率死士诱敌,你们剃发散去吧!”

  将士们激昂回应:“侍王,我愿追随到底!”

  “我等愿同侍王一起杀敌!同甘共死!”

  李世贤溘然望天:“你们抗命吗?记住我的话:无论如何活下去,保住天平天国的希望!”他拽掉头上黄布,拔出匕首,割断额前长发,背过身去,肩膀耸动、衣服震出苦楚的雨珠!

  “侍王——”

  一片悲鸣。

  李世贤朗声吟道:“不怕清妖兵马足,天军引他到山麓。好比红薯堆进灶,大大小小一窝熟——”

  念毕,孤身一人走向西方山林,五名侍卫招唤了百名壮汉紧随其后,其他人想要跟随,均被侍卫拦阻。

  将士们齐跪拜,在摧心的哀叹中削发,扶老携幼消失在东方山谷。

  (话外音:太平天国1851年建立,1853年定都南京,1864年洪秀全病逝、京城陷落,幼王被清军俘获、遭受凌迟,1865年残部在清军的围剿中陆续消散。曾经攻克两广、福建、河南、浙江、陕西、贵州、甘肃的600多个城市的太平天国落下帷幕,清国约有上亿人口在太平军与清军的战乱中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实乃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一天后,厦门岛,略微偏远的码头上。

  艳阳高照,密密麻麻的人群席地而坐,他们大都衣衫褴褛,由于天热,三分之一光着膀子,大口咀嚼玉米饼子,热辣的阳光照在身上浑似不觉。岸边停泊着二、三十艘大大小小的船舶,在最大的蒸汽轮船上,船身用英文醒目的写着“白鲸号”,高耸的桅杆上挂着巨幅“赴美国淘金契约华工自愿报名处”布条。

  不时有汉人管事大声提醒:“各位父老乡亲,报名有饭吃,先发安家费,再领玉米饼,到了美国发大财——”

  这是开往美国的劳工招募处,负责招工的英国老板Marlgbe,名字被念成“玛勒戈壁”的英俊绅士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站在甲板上、叼着烟斗呼哧呼哧猛吸:“我花了一个月担惊受怕、费尽脑汁才招了不到八百人,昨天只加了‘淘金’两个字,一夜之间居然来了一万多猪仔。收效太显著了!瞧着这势头,到明天估计不会下二万猪仔,运到美国一个净挣90美元,苞勃(Bob),我要发大财了!回去给你发奖金!”

  旁边的被称为苞勃的络腮胡子英国人笑道:“感谢天主保佑!祝贺老板,为了让您赚更多的钱,我们的船、粮食、水、药是不是要增加一些?”

  “噢!我的主啊!请宽恕我思考不周吧。物资远远不够!船也太小!护卫队更需要扩大。你快去筹备!护卫只能招募白人,物资嘛,只要对的、不要贵的。让哥斯拉好好把关,美国的老板们喜欢身体棒的!”

  “明白!”

  “供应两万人的物资,要打通官府、耗费心血,你如果办成了,我大大的奖励你!”

  “能够和睿智、英明的您合作是我最自豪的事,我宁愿不要一分钱奖励也要为您办好每一件事。”

  苞勃笑嘻嘻的下船,嘟囔了声:“话唠!”

  他挥手招来吆喝注意事项的汉人管事说道:“我采购的物资再加大三十倍,有什么优惠?”

  “呵呵,给您提三成回扣!”

  “成交!”

  苞勃的效率挺高,分工派活,各司其责,单是报名登记台就增加到二十个,他最担心的是登记的速度,不停的用生硬的汉语喝斥登记员:“快,快!以最快的时间提供最便捷的服务!”

  在南边不起眼的一个登记点,一个十八、九岁的小胖墩儿挥着毛笔,汗流浃背,大声念道:“我自愿赴美国做工,包吃包住,每天工作六个小时,也就是三个时辰......每月发保底工资26美元,加班另算,车船路费将来在工资里扣除.....工作期限六年,如违反规定、从工资里扣除赔偿金......本协议一式四份,立字人----喂?老兄,嫩叫啥名字?”

  “我叫管杰。还扣工资啊?我们挣钱不容易,小兄弟,改改吧?少扣点儿,多加点儿工资!”

  “啥?”小胖墩儿的口音很杂,像是来自中原的客家人,听着管杰的广西口音,有些吃力,但比起其他的登记员好多了,那些登记员多是本地人,福建口音与来报名的广西、广东人方言相距甚远,问三句、两句都八杆子打不着,彼此像听天书。

  小胖墩儿耐心的向管杰解释条款,苞勃见他在磨洋工、不耐烦的走过来、打断他:“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金钱!向一个人解释、后面十个人能听见,不用啰嗦。你一上午才签了五十个?今天签不了一千个、扣你工资。让他按指印!”

  小胖墩儿不敢反驳,本来略微有点近视的眼睛、眯成了小缝,缩起脖子递上报名表,管杰用食指醮了红印泥,刚要按,一个硕大的黑影罩了过来,明亮的光线似乎都被挡住了。唰、唰!一个褐红色的大手拧住小胖墩儿的脖子、另一只大手抓住了管杰的衣领。

  小胖墩儿大叫:“古德莫拧,莫拧!疼死本宝宝啦!”

  苞勃略一怔:“Good morning!你懂英语?”他好像发现了新大陆,斥道:“哥斯拉,放下他,这是个人材啊!”

  身高两米的歌斯拉松开小胖墩儿,另一手哧啦撕开了管杰的外衣,管杰胸口一处长约半尺的鞭痕格外渗人,苞勃向后一退:“你是长毛贼?”

  “不,不!”管杰连连摆手,噗嗵跪地,“洋大人,我从广西逃难过来,昨天遇到官军查案,被官军误伤了。”

  苞勃观察着他沾着灰土的脸摇头:“你的话我无法相信,这样吧,你去找打你的官军来作证吧!”

  “洋大人,我的洋爷爷哟!官爷哪能给我作证?您是为难小人啊!”

  苞勃耸耸肩:“我可不想因为你一个人,连累我整个船队!”他的表情很忌惮、仿佛在看一个大炸弹。

  管杰哀求着作揖:“洋大人,您行行好吧,我的家遭战乱、被烧了,一家老小指望我去美国做工还债呢!”

  周围的人群也像是畏惧瘟神一样退缩,不少人低声道:“收留长毛党,全家诛连!”“与长毛贼在一起,要砍头的啊!”

  瞬间,火热的五月天成了冰窟,华工们长长的辫子无力的耷拉着。

  二十多个洋人护卫端着火枪瞄准管杰,换个正常人都知道,管杰如不被送官、就要被赶走。

  管杰情急之下,嘴上恳求着、跪爬着向苞勃靠近,苞勃小碎步急退。

  哥斯拉抓过小胖墩儿挡在胸前、对管杰吼道:“你勾通长毛贼!奥特(out)!”

  小胖墩儿慌张的伸出胖乎乎的嫩手:“色儿(sir)!别冤枉好人啊!我在码头干了两年,在衙门备的有案,全码头的人都可以证明我是好的冒泡的清白童男啊。您看,他的双手全是茧子,绝对是种地的好把式,哪像扛枪耍刀杀人放火的?您瞧他的肉,倍儿结实!您听他的名字,‘管’,华夏大圣人管子的管,‘杰’,英雄豪杰的杰,一听就是好汉中的好汉呀!色儿,他刚才告诉我,愿意为您白干三年!”

  管杰闻听,高高举起双手:“洋大人,我冤枉啊!我愿意接受全部条件,白给您干三年活!请收留我吧?”

  “哦----无偿干三年?嗯,看在你一片诚心的份上,收下吧。大家看好,他身上的是皮鞭划出的鞭伤,如果是长毛贼,不可能受这么轻的伤的。真相大白,大家散了吧。”玛勒戈壁贼溜溜的推开苞勃,向后面的人道:“仁慈的天主宽恕众生!天主教育我:凡劳苦、担重任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欢迎大家去美国挑重担,自愿报名的请快按指印!”

  “谢洋大人!”管杰一揖拱地,到桌前签名。

  其它各报名桌前恢复了热闹,不少人叫道:“天主是好人啊!洋大人是好人哪!”“洋大人比天主还好啊!”

  苞勃扯过玛勒戈壁,胳膊都是抖的:“我刚才一查看,发现几百人身上都带着血、还有的带着伤,听说长毛贼在50公里外和清军作战,怕他们混到难民里了!”

  “你笨啊?我早猜到了。清军和长毛贼不作战,猪仔能这么容易招到吗?我二十年的招工经验告诉我,清国人恋家,只要有一口饭吃,他们不会背井离乡。这些年来,华工精明了,听说出海做苦力几乎没有生还的,想让他们签约越来越困难。昨天领事馆警告我了,好多猪仔馆用绑架的手段招人、遭到清国政府抗议,我是合法商人、可不想断了财路。我刚听领事馆的朋友说,长毛贼在金丰溪战败,砍头二十万,匪首向西逃窜,来这里的可能只有一小部分。如果我在这里揭露他们,他们这些亡命之徒杀人不眨眼,藏有武器,一旦动手,我的船、我的人全完了。官兵再来清场,他们见人杀人、见船拆船,我特么要破产了。幸好天主赐予我聪明的头脑,我心里有数,上了船,就是我的世界,谁都造不了反!这个审理条件嘛,适当的宽些,别激怒了他们。你再把哥斯拉隆重介绍给猪仔们——”

  苞勃恭敬的鞠躬:“爷死,色儿(Yes,sir)!”

  管杰转过身,变出一脸微笑、面对重新写契约的胖墩儿,声音压到两人才听到,不过那细若丝蚊的声音爆发着愤怒:“老子啥时候说过无偿给洋毛子干三年啊?”

  “我日他嘚!三年换你一条命值不值啊?要不是我急中生个比诸葛亮还亮的法子,你就被他们当成长毛送官法办了!我他娘的差点全家都被你诛连了!”

  管杰气馁:“算了,算了,你看着比那些洋毛子善良了一丢丢,不跟你计较了。”重重的按下指印,以更低的声音道:“咱人群里真的有长毛党啊!”

  (注。明末清初,就有生活窘迫的华工自发去东南亚做苦工谋生,人数较少。美国独立战争后,废除农奴制度,大修铁路、开发西部,工人工资大增,急需大量廉价劳力。英国、西班牙也在东南亚、南美洲的殖民地大兴工程、掠夺矿产资源,于是不约而同想到了人口庞大的清国。经过第一、二次鸦片战争,逼迫清政府签订条约,把偷渡华工变为合法的招募华工,必须签订协议,称为契约华工。这些华工主要来自福建、广东沿海,目的地为东南亚、美国、古巴、秘鲁,从1847年——1865年,总人数多达50万,出发地主要为澳门和厦门。华工被洋人歧视,西洋人官方称其为“苦力”,该词来源于印度语Koli,英国人翻译成coolie,在清国口头上侮称为“猪仔”,驻清国的招工处被称为“猪仔馆”或“卖人行”,主事人是英国人、西班牙人,首领叫“猎头者”,俗称“猪仔头”。由于华人恋家、出门九死一生,遇到战乱宁可在国内流蹿也不愿出国,不是万不得已不会漂洋过海去当苦力,猪仔馆很不容易招到人,90%系坑蒙拐骗,多次出现绑架华人出海、引起华工反抗,败露后遭清政府抗议,遂收敛。但契约华工出洋一直延续到1945年抗日战争时期。本书参考多类文献,以演义、恶搞之风著述,与史实不符。我瞎写,嫩晕着看!)

  

3

第1章 契约华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