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天使传说之救赎>第六章 冷血杀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冷血杀手

小说:天使传说之救赎 作者:我为猫狂 更新时间:2018/7/12 13:19:05

  因为没有丽丽让亚明两面受敌,他感觉面对安德森的攻击轻松了许多。虽然安德森的短剑出招速度很快,但是亚明总是简单的防御着他的进攻,并在适当的时候给出比较保守的反击——亚明并不想伤他的性命。安德森重整架势再次用短剑直刺亚明,亚明挥剑横扫与安德森的短剑撞到一起,然后带着安德森的短剑划了一个大圆,此时安德森的门户大开。亚明毫不犹豫的上前两步用肩膀狠狠的撞在了安德森的胸口。安德森连退数步直到撞到了房间里面的衣柜才稳住自己的身子。

  “好了!安德森,我不想杀人。只要你保证不会再打汀莉的主意,我可以让你走。”亚明将手中的剑垂下来带着诚恳对安德森说。

  可是安德森并不领情,冷笑的擦去了嘴角渗出来的血丝轻蔑的说:“不想杀人?如果我失败回去了,你觉得那个人会让我这个失败者活下去吗?你虽然没有杀我,但我还是因为你而死。”

  听到安德森的话亚明先是一愣随后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他甚至认为安德森说的这些非常有道理。此时的安德森又重新攻了过来,而且攻势越来越毒辣,更有一点同归于尽的味道。

  “怎么样才能让你罢手?”亚明边抵挡着安德森的攻击边问道。

  “要么让我带汀莉回去,要么杀了我。不然不死不休。”安德森恶狠狠的说完便举剑狠狠的劈向了亚明的脑袋。

  亚明一咬牙用了很大的力气挥剑迎向安德森的短剑并将他手中的短剑震飞出去,此时的安德森气急败坏的举起拳头狠狠的打向了亚明的脸。亚明一偏头闪过安德森的拳头之后猛的伸出左手准确的捏住了安德森的脖子,接着亚明发力将安德森推的节节后退,直到安德森被死死的抵在了墙上无法挣扎。

  “够了,你是不可能胜过我的。如果你告诉我你说的那个人是谁,也许我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但你别在找汀莉的麻烦了。”亚明的语气非常的平静。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亚明,你今天多管闲事会给你带来麻烦的。那个人无所不能,拥有强大的力量,你是没有可能与他对抗的。”说完安德森冷笑起来,带着点自嘲的口吻说:“计划这么完美,没想到让你给破坏掉了,不过我也知道了刚才为什么抓住你脖子的时候会突然有种刺痛感了,如果我是个坏到透顶的坏了,那么你就是罪恶滔天的罪人。哈哈……”

  听到这些话亚明犹豫了,捏住安德森脖子的手松了少许。大概安德森真的说到了亚明的痛处,亚明好像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可是,在这个时候屋外的一声巨响惊醒了亚明。

  “是汀莉!”亚明吃惊的回头看向房间的那个大洞。

  亚明万万没想到的是安德森趁机突然挣脱了亚明的束缚,一把泛着绿光的匕首从他的袖子里面滑出。绿光闪烁,致命的匕首直取亚明毫无防备的腹部。这么近的距离加上早已分神,亚明完全没有办法应付这次攻击。

  匕首准确无误的刺到了亚明的小腹,只不过匕首好像刺到了什么非常坚硬的东西似的,在离亚明柔软的肚子还有一点点距离的时候不能在前进一分了。就利用了这一点点时间,亚明用手肘直接撞到了安德森的太阳穴。这一击让安德森感觉他的脑袋好像要爆裂一般的疼痛,连保持身子的平衡都无法做到。安德森跌跌撞撞的走了两步便摔倒在地上,手中的匕首摔落并滑出老远。

  “呵呵!”安德森勉强的让自己笑出来,笑声中透着无限的凄凉,他无奈的说:“居然忘记了你还有一个惊人的秘密。今天算我失败了,死了也无话可说。但是亚明,别想藏着你的秘密,总有一天你会受到神的责罚的,万死难恕啊!哈哈……”

  看着安德森躺在地上凄惨的大笑着,亚明快步走上去才发现那淬毒的匕首在刚才安德森跌倒的时候割伤了安德森的腿。剧毒已经顺着血液瞬间流遍他的全身,即使万能的神也无法救他了。

  虽然没有杀他,但他还是因为自己而死,亚明唯有苦笑来安慰自己。他现在知道不是自责的时候,亚明连忙扶起奄奄一息的安德森急切的问道:“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是谁要抓汀莉,还有为什么。”

  安德森费力的咳嗽了几下,一股股黑色的血液被他一口口的喷了出来,他突然伸出一只手猛的抓住了亚明的手。看来这一组动作耗费了他仅存的所有力气,接着安德森带着诡异的表情说:“亚明,你,你也是一个将死,将死之人了,我不妨,告诉你。我告诉你,你会死的很惨的,很惨的。”安德森咳了两声喷出了几口黑血后继续说:“亚,亚明。你所有的答案都在卡洛亚城,那里,那里也是你的终点,终点。”

  艰难的说完这些话后,安德森再次猛吐呢几口乌黑的血液后就把头偏到了一边。亚明重重得叹了一口气便将安德森轻轻的放了下来,随后拾起他的剑从那个大洞冲了出去。

  汀莉正跪在地上用魔法为自己治疗伤口。看见地上躺着的丽丽还有呼吸亚明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他轻轻的走到了汀莉身边轻声的问道:“还好吧!”

  “还算不错,安德森呢?”

  亚明苦笑了一下说:“他被自己的匕首刺中,中了剧毒……”

  亚明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不过汀莉也能明白亚明后面会说什么。她冲着亚明微笑了一下便吃力的站了起来看着躺在地上的丽丽说:“把她抬到房间里面去吧。趁她醒来之前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离开这里。”

  亚明拍拍汀莉的肩膀算是同意了汀莉的决定,走过去温柔的抱起了昏迷中的丽丽。然后又从那个大洞走了回去。

  汀莉也随着亚明走进了安德森的屋子,看见在地上没有了呼吸的安德森不禁深深得吸呢一口气,她也看见了那把淬有剧毒的匕首,寒光闪闪。

  “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亚明已经安置好了丽丽走到汀莉的旁边说。

  汀莉点点头跟着亚明慢慢的走出了安德森的屋子,就在他们刚刚迈出安德森屋子的时候亚明突然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他猛的回头看见屋顶上站着一个全身穿着黑色衣服的神秘人,这个人还戴着诡异得黑色铁质的面具——一只满嘴獠牙的野兽面具。汀莉转过身也看见了这个人,接着她发出了凄惨的尖叫声,亚明也不由得紧皱眉头的盯着这个可怕的人。因为他们实在无法想象这个人的手上提着安德森和丽丽的头颅,他们表情安详没有表露出痛苦,断口处的鲜血不断的往下滴着。

  “汀莉·阿蒙利,亚明·哈瑞斯!”那个人冷冷的声音透过了铁质面具变的令人毛骨悚然,他停了一下继续说道:“失败者的下场只有死,而你们将等待末日的降临吧!前面等待你们是死亡的轮回,你们将看到无限的后悔!”

  他的话刚刚落音安德森的屋子突然被熊熊烈火包围,他依旧站在屋顶不为所动。亚明感到一种可怕的压力让他拉着汀莉不住的后退。大火越来越猛烈,整个屋子都已经被大火吞噬。亚明感觉他的心跳正在猛烈的加速,好像要跳出胸口一样。这种场景如同他梦中的场景一样,他必须快点离开这里。而屋顶上的人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直到亚明他们跑出了索姆镇才停了下来,亚明喘着粗气,浑身都被冷汗给打湿。

  “你没事吧!亚明,我感觉你有点不对劲。”汀莉担心的问道。

  “还算好!”亚明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微笑后继续说:“科林就在前面等我们。”

  “科林?是谁啊?”

  亚明还没来的及解释就听到前面有马车的声音,是由一匹杂毛马拉的一辆简陋的马车,这马车摇摇晃晃的给人好像随时会倒塌一样的感觉。而驾驭这辆马车的人正好就是科林·玛尔苟斯。看着他认真又麻利的驱赶着那匹疲惫不堪的杂毛马亚明不由的苦笑了一下。

  安德森的房子还在继续的燃烧着,已经有不少镇民看见起火纷纷赶来灭火,无奈火势太猛烈了,再多的人都是徒劳无功。

  突然在熊熊烈火中窜出来一个满身火焰的人,他痛苦的咆哮着,冲出火场后在地上剧烈的翻滚着试图压熄身上的火焰。

  “快,快来帮忙。这里还有一个幸存者。”一个镇民发现这个人后大声的呼叫着,听到还有幸存者很多镇民都提着水桶赶了过来,他们对着仍在地上翻滚的幸存者一桶一桶水的往他身上泼去,直到他身上的火焰完全扑灭。这个人的衣服已经被烧的支离破碎,不过还好他的皮肤烧伤的并不严重,只是他的半边脸被火严重的烧伤。那张皮肤被完全烧毁的半边脸已经血肉模糊。由于是被烧伤,伤口不再流血,但那腥红色加上焦黑色让他的脸变得触目惊心。所有的镇民看见这张脸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后退几步。离的稍微近一点的人可以发现他的脸慢慢变的扭曲,越来越可怕犹如吃人的魔鬼一样让人不寒而栗。他的嘴里还不停的喃喃自语道:“亚明,亚明·哈瑞斯,是你杀死我的父亲,烧毁我的家,我要诅咒你,要用你的鲜血来偿还你夺走的一切。我会永远的诅咒你……”

  出了索姆镇往南走会路过科里迪大平原,那里是一望无际的硬土地,非常的贫瘠。偶尔会出现一堆可怜的杂草或者一颗垂死的矮树。穿过科里迪大平原之后在走大半个月就会抵达苏利城。这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同时卡洛亚城派出了将近五千士兵来守卫这个边境城市。苏利城至少现在还没有被战火波及到,城里的居民安居乐业,生活还是相当的惬意。

  现在,科里迪平原上面有一队将近三百人数左右的游骑兵在狂奔着。这三百多人队形散漫,但是从配备整齐的淡蓝色盔甲和清一色黑色马匹上来看,这队骑兵应该是正规军队。骑兵队长驱赶着他的战马跑在队伍的最前面,他的手上还紧紧的拽着一根绳子。绳子的末端绑着一名可怜兮兮的年轻人。骑兵队长残忍的催动他的战马加速,让那年轻人在硬邦邦的土地上拖行着。其他的士兵奔跑在这个可怜的俘虏旁边咆哮着,辱骂着,甚至在嘲笑着这个奄奄一息的俘虏。这名俘虏被拖行的时间太久,并且战马的速度太快了,现在已经失去了任何意识。现在的骑兵队长就跟拖着一块木头没什么区别了,只不过,他们并没有打算停下来,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乐趣。

  他们所有的人都沉迷在这种低级乐趣中,完全没有留意到在他们的前面赫然站着一个人。一个浑身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背上还有一把乌黑的剑。他有一头黑色的长发,此时正随着平原上的凛冽的寒风不住的飘动着。这个人从外貌上来看大概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五官特别的端正,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他还有一双深蓝色的眼睛,正漠然的注视着正向他疾驰过来的骑兵队伍。他那冷俊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好像石雕一样矗立在那显眼的平原上。

  终于,跑在最前面的骑兵队长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男人。立刻抬起手来,他身后的士兵立刻就停了下来。俘虏闷哼了一声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然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哪里来的不要命的小鬼,敢挡我的路?难道你想和他一样下场吗?”队长用着怪声怪气的语调说道,他嘴里说的他应该就是那个可怜的俘虏吧!

  黑衣年轻人没有回答队长的问题,只是用那双深蓝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同时从那双眼睛里面散发出来一种浓烈的杀气,而他的表情一直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感觉到这个古怪的年轻人散发出来的杀气后,三百名骑兵顿时觉得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冷汗浸透全身让身上钢铁的盔甲更觉得冰冷。所有的战马都在不住的嘶鸣,节节后退。

  “你,你到底,到底想干什么?”队长胆战心惊的问道,这也许是他平身第一次感觉到恐惧。

  “你们的血。”

  黑衣年轻人终于开口了,但是仅仅这几个字足够吓破三百位正规骑兵的胆。不过堂堂骑兵队长至少身经数百战,不可能仅仅被他几个字吓到。队长要用他的行动来回答这个口出狂言的年轻人。他抽出挂在腰间的长剑,直接对着年轻人冲了过去。他的部下因为这个举动也激发了全身的血性,纷纷抽出长剑冲向了那位孤零零的年轻人。

  年轻人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他唯一的动作就是抽出了背后的剑——一柄连剑身都是乌黑的剑。接着他慢慢的向前迈步,此时离他最近的就是骑兵队长了。

  队长挥动长剑,他想利用战马带来的速度一次将眼前的障碍拦腰斩断。可是,他的剑刚刚挥出去他就惊奇的发现眼前的年轻人消失不见了。等到他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脖子已经多了一个血洞。温热的鲜血从那个血洞中疯狂的喷涌着,喷洒到那年轻人的脸上。他的脸上依旧保持的木无表情,也丝毫不管骑兵队长喷到他脸上的鲜血继续向前迈步。

  他每踏一步就会刺出去一剑,他每刺出去一剑就会有一个士兵的脖子上多一个血洞。每一个血洞都会喷涌出大量的血液。鲜血越来越多,溅洒在他的脸上将他那木无表情的脸染成鲜红色,显得更加狰狞更加可怕。

  看见这样的一个杀手,骑兵们都震惊了,他们都忘记了反击甚至忘记了逃命,缠绕在他们身边的只有无限的绝望。他们的人数在不断的减少,从最初的三百多人到现在已经不足一百个人了。冷血的杀手完全不懂得怜悯,依然在无情的收割着那些失去斗志士兵的生命。士兵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这只是一场可怕的噩梦,而这场噩梦马上也快结束了。

  杀手很快就结束了他们的噩梦,因为短短的时间里杀手已经将这三百人的骑兵队伍屠戮殆尽,除了残留的几匹战马无一生还。直到屠杀结束杀手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就感觉他刚才挥剑割除了三百棵杂草一般轻松随意,也没有丝毫的不忍。看着满地的尸首,杀手满意的举起了他乌黑的剑,黑剑上还不停的往下滴着腥红的血液。接着,他用力一挥,残留在剑上的鲜血都飞射出去洒在被鲜血染红的科里迪平原上,此时的平原更加增添了一种悲凉和恐怖。

  杀手完成了任务也没有继续呆在这里的必要,他将宝剑收回剑鞘转身便走。可是刚刚迈出第一步,一只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脚踝。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我还不能死,一定不能死。”是那个虚弱的战俘,他还没有死。他用尽了身体里面仅存的一丝力量想抓住这个唯一的求生机会。

  面对这个可怜的战俘的恳求这个杀手还是无动于衷,他只是冷冷的对这个可怜虫说:“我只会杀人,不会救人。妨碍我的人,死!”说完他猛的抽出身后的剑对着毫无反抗能力的战俘刺了下去。

0

第六章 冷血杀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