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拾焰年代——叛逆者>第二十一章·工程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工程军

小说:拾焰年代——叛逆者 作者:川南 更新时间:2018/11/14 12:20:06

挥手送走了最后一批学员和最后一位借调教官,靳天明疲惫地靠在自己吉普车的副驾驶位置上。他揉了揉因为连日来微笑过多而有些酸麻的脸颊,从车门的储物槽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大口地喝着。

“下面去哪?长官。”戴着少尉军衔的司机问道。

“回军校吧,还有点收尾工作没有做完,另外我还要拿些东西。”靳天明把喝了一半的塑料瓶丢到脚下,“一会别忘了提醒我把它拿下去。”

司机皱了皱眉,一般情况下长官们可不会在意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他们总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思考和决断。但作为一个职业军人,少尉明白自己绝对没有质疑长官的权利。他没有再想矿泉水瓶的问题,只是小心地问正在捏鼻梁子的靳天明:“忙了一整天,人也都送完了,您不用先去吃晚饭吗?”

“把那个拿过来,我随便垫下肚子就行了。”靳天明指了指驾驶位挡风玻璃前放着的半块压缩饼干,“人是都送完了,可是我的工作,才刚开始呢。”

军校大部分建筑的灯已经全熄,只有宪兵驻地的两栋楼灯火通明,整座校园成了一只有着雪亮双眼的黑色巨兽。黑暗的楼间甬道上,手电筒的光束扫来扫去,在巡逻宪兵雪白的盔顶反射,如永夜天幕中闪烁着稀疏的星辰。

靳天明在人去楼空的军官办公楼门口下了车,带着那个还剩一半水的塑料瓶走进大门。他在正对着玻璃门的宽楼梯上慢慢挪了几步,等外面的车灯转离了这里之后又快步走下来,绕到楼梯的侧面,把那附近的电灯开关向右转了一百八十度。墙面上的一条几乎不可见的短短裂痕迅速扩大,出现了一个密码键盘。靳天明输入一串密码,又录入了指纹和虹膜信息。

走廊深处的一间办公室的门“咔哒”一声开了锁。靳天明赶过去确认了门牌上的“储藏室”三个字才按动门把手,闪身进门。室内的光景和平时不太一样,一边靠墙的杂物架此时已经自动挪到了房间中部,露出了埋在墙中的机关。靳天明把右手无名指按在指纹识别窗,打开了嵌在墙里一个一米高的保险箱。他喝干了瓶中的矿泉水,拿出保险箱里的一个金属手提箱打开,把防震海绵中的一个玻璃瓶拿出来,又把内容物全部倾倒进塑料瓶。以靳天明的性格,他最讨厌最不屑的大概就是这种里三层外三层的奇技淫巧,但今天的流程他却做得一丝不苟。他还原了手提箱的摆设,重新用九位机械密码锁把它锁好,然后从保险箱里拖出一个18寸拉杆衣箱,检查了一下里面的军服,叹了口气,却没有换上它的意思。

一手拖着衣箱,一手提着手提箱,腋下夹着塑料瓶,靳天明重新站在了办公楼门前。他放下箱子掏出手机:“我这边已经结束了,把车开过来吧。另外通知宪兵连,今晚就撤。”

司机遵循靳天明的指令把车开到了一条连路灯都没有的盘山公路上。此时已经超过晚上八点,山路黑暗,司机也不得不放慢了车速。直到周围完全看不到其他车辆的时候,带着一堆东西坐在后座的靳天明才悄悄打开密码手提箱,开了一瓶新的矿泉水,往玻璃容器里倒了半瓶。把箱子恢复原状,他才稍微松了口气,掏出了衣箱中的制服。

司机的身体突然一震,吉普车“嘎吱”一声停在原地,轮胎摩擦出一阵烟尘。漆黑一片的公路霎时亮如白昼,两人的眼睛同时被对面三四辆车的远光灯晃得暂时失明。“砰!”是霰弹枪对天空放的声音。

“滚下来!马上!”一声呵斥之后又是一枪。

司机慢慢摸出腰间的手枪,猛然开门举枪指向对面,但对面数枪齐发,衣衫不整的靳天明还没来得及阻止,司机就在瞬间成了一具血泊中的尸体。靳天明感到喉咙被什么东西噎住了,全身的肌肉也像被电击过一样紧绷和僵直。且不说他身上没有带武器,多年坐办公室已经让他面对危险时的警觉和冷静被消磨得所剩无几。车门被人拉开,两个举着冲锋枪的蒙面人把还没来得及穿上军装外套的靳天明拖了出来,枪口按着他的脑袋把他压趴在地上。一根滚烫的SPAS-15霰弹枪枪管碰了碰靳天明的脸,灼伤了他的皮肤:“密码是多少?”问话人的声音低沉沙哑,甚至有些苍老,无法分辨他是有意装成这样的还是本身就是一个上了岁数的人。

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候,但靳天明的内心却放松了,他玩的把戏最终还是起了作用。他装出害怕的样子用颤抖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地把密码告诉了这些气势汹汹的蒙面人,没有多说一句废话。

“确认了,东西没错。“另一个声音报告。

“把尸体带上,撤。”沙哑的声音命令道,“看来工程军的老爷们,都是些废柴罢了,哼。”

随着一声嗤笑,霰弹枪枪管再一次碰了碰靳天明的脸。“你的合作救了你一命。”沙哑的声音甩下最后一句话。

脑袋上枪口的威压顷刻间全部撤走,靳天明静静趴在地上,等到彪悍的马达声和刺眼的灯光全部消失之后,他才慢慢撑起身体。吉普车后门储物槽里两个只有半瓶的矿泉水瓶完好无损,但靳天明却开心不起来,他很心疼死去的少尉司机,然而这样的代价,在你死我活的斗争中比比皆是,像他这样的凡人毫无挽回的能力。

靳天明转到驾驶位,小心地避过地上的血水。他叹了口气,碰上车门,发动了汽车。从基层战斗部队一步步升上来的靳天明从来自诩为一个粗人,精密工巧的事做不来,阿谀奉承的事不愿做,就连带兵也不想当一把手。他不再细想刚才的事情有没有破绽,今后能不能抓到这些已经熟知工程军这个绝密军种信息的家伙,抑或是押送手提箱的消息究竟是怎么泄露的这种问题,只一心一意地开着车——只要把矿泉水瓶交到工程军军部,这事就算终了。

吉普车驶向山间的一片空地。靳天明把车停在空地中央,拍去胸前因为趴在地上而蹭到的尘土,穿好军装打上领带,看上去总算不至于太狼狈。军装并非陆海空三军军服常见的翠绿、纯白和深蓝,而是既似黑铁又如鹊尾的发灰的荒原蓝。靳天明收好自己的陆军军装放进汽车的后备箱,疲惫地靠在车上。不远处的草丛里缓缓升起潜望镜一样的管状扫描仪,红色的激光扫过靳天明的脸、制服上的编码和车牌号。地面像被玻璃刀切割开一样出现了一圈凹槽,圆形平台托着这一人一车下降到地底。

这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基地,虽已接近深夜但仍人来人往。基地的画风和那些科幻电影里的设定并无两样,冷峻、压抑、高效。靳天明虽然肩扛大校军衔,但在这里完全享受不到在地上时众星拱月般的待遇。他拎着矿泉水瓶下车,径直朝办公区的VIP会议室走去。他刚一走开,就有一组穿着城市迷彩作训服的士兵带着水枪和海绵开始清洁喷溅到车上的血迹,专业而机械,仿佛根本不在意可能有人受伤或死亡。

会议室里的光线很暗,投影仪开着,但播放的内容只是屏幕保护程序。正方形的桌旁坐着两位看不清面孔的将军。靳天明进屋摘下军帽,把瓶子顿在桌上,脚跟一碰咬牙道:“Booster回收,请查验。”

“嗯,你这个偷梁换柱的计策,使得的确聪明。如果要真让宪兵连重兵押送,肯定得是大规模的流血冲突。”其中一位将军伸手拿过瓶子,右肩上的三颗银星反射着投影仪的光,晃了靳天明的眼。上将把自己茶杯里的水全部倒进桌子中间的花瓶,然后把矿泉水瓶里的东西倒进小小的茶杯,全然没管从杯口溢出的液体光学迷彩。不管瓶子里放了什么,这种液体光学迷彩都能让它们看起来与纯净的水无益。上将倾斜着杯子,用指尖拎着杯口对着投影仪的光仔细看液面上方露出的颗粒物。

“除了0616号学员在被淘汰之后因为车祸意外身亡,被新来的一个学员顶替了编号,其他的都是一人一号。剩下没有植入的,都在这里了。”靳天明整理了一下情绪,他现在已经开始暗暗责怪军部为什么没有派人接应也没有及时救援,“只是我的司机死了。而且工程军和智兵Booster的事是怎么被泄露出去的我无法解释。总之我们已经被图谋不轨的人盯上了。”

“老靳,你先别急。”另一位将军是个中将,他拿起遥控器指向投影屏,白光映照着他的眼镜镜片,“你看,这就是你说的图谋不轨的人。”

“余丰年上将,薛昇中将,现在是钟锐报告。我没有权限进入会议室,所以只能以直播的方式进行报告。”低沉沙哑的声音再次回荡在靳天明的耳边,他抬眼看投影屏,里面的男人穿着工程军的城市迷彩,但仍斜背着霰弹枪。他的脖子上覆盖着大片伤疤,痕迹蔓延至右侧下颌,好像那里的皮肤曾经被扯下来过似的。佩戴着中校军衔的他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眉宇间英气勃发,眼神却肃杀凶狠。

“靳长官的司机并没有受伤,那只是假血弹和麻醉弹造成的假象。我们拿到的手提箱,里面除了装了纯净水的瓶子以外,没有其他东西。完毕。”男人汇报完便切断了通讯。

“这是对你的小小考验,而你完美地通过了。之前我的确没想到你如此粗中有细。”上将从杯中捏出一颗被称作Booster的东西,托在指尖观赏。半透明的细小颗粒有着籼稻瘦长的形状,但比米粒还要小上一圈;它一端呈现出沉郁的鸦青色,另一端则是炽烈的橙色,中间有着平顺的过渡,犹如收纳着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本来它们应该被保存在生理盐水中,并隐藏在液体光学迷彩的面纱之下,而现在它们既定的主人已经被踢出了这个名为“智兵计划”的秘密项目,它们也将由提升人类智能的钥匙转变为密封在塑料袋中的标本。

“工程军是新军,从建立到现在只顾着研发和实验,很多部门都不完善,需要人才。”薛昇把一对中将肩章推到靳天明面前,“以后工程军双将就要变三将了,你的司机既然已经进了基地,就也直接收编进工程军了。”

靳天明见状也毫不客气,立马拉出薛昇对面空椅子坐下:“只是……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们需要一位核心人员负责军校的事务,”余丰年把指尖上的颗粒小心地放回杯子,“以后军校会变成常驻机构,学员的培训也会变成一年一度。”

“第一届学员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常的表现,”薛昇继续操控投影仪,屏幕上的学员资料像幻灯片一样一帧帧掠过,所有文件夹的封面都挂着代表安全的绿色标签,“毕竟已经十年了,再嫩的技术,也能熬出头来。我们需要做的,只不过是再接再厉而已。”

0

第二十一章·工程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