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火——长征之路>(二十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二)

小说:星火——长征之路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18/8/10 10:23:43

刘三爷的脸色唰地就变了,冰寒摄人。他冷声道:“我是想和你们好好谈谈,做个中间人,把这桩梁子解了。现在听你这么说,看来是不想给我面子了?”

  王绍南挺身说道:“赵湘手上沾满了老百姓的鲜血,就算我们放过他,人民也不会放过他。”

  刘三爷一巴掌拍在椅子扶手上,怒道:“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刘某人不客气了。送客,下次再见,我们就是敌人。”

  袍哥们给他俩蒙上黑布,然后押着他俩准备送走。王绍南笑道:“都说刘三爷豪气天云,嫉恶如仇,没想到还是免不了俗。”

  刘三爷把手一挥,抓住俩人的袍哥们松开了手,并且取下眼睛上的黑布。

  张二狗瞪着刘三爷,王绍南依旧神色坦然。刘三爷站起身,笑道:“我是试试你们是不是跟传闻的一样关心老百姓。那赵湘确实逃到我这里来过,但是我不舒服他的所做所为,就没有收留他。”说完,他拍拍掌,两名手下押着刘驼子从后面洞里走进来。

  刘驼子面如死灰,红军在新店子突袭保警队时,他正好在后面上厕所,听到声音不对劲,赶忙爬墙走了,本想去鸭池河渡口报信,谁知刚到马鞍山就遇到了袍哥,被抓到了山上。本想出点钱什么事都能解决,谁知现在反被刘三爷交给了红军。

  王绍南抱拳说:“感谢刘三爷。”他知道如果刘驼子顺利到了鸭池河渡口,通知了当地国民党军队,侦察队想迅速攻占渡口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张二狗有些疑惑地看着刘三爷,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地什么药。

  刘三爷走到二人面前说:“同志,我早就期盼你们来了。”他突然蹦出的这句话让王绍南和张二狗面面相觑,更加觉得迷糊了。

  “请跟我来。”刘三爷领着二人走进侧面一个小洞,这是他的房间,里面摆设只有一些平常生活的家具。

  刘三爷叫人端进凳子,请他们坐下,然后从床褥下拿出一本灰布包裹,打开后拿出一本红皮封面的书,递给王绍南,介绍说:“我叫刘峰,是个粗人,当年在贵阳为了救一个被富人子弟欺负的女学生,失手打死了人,要不是地下党帮助,我是逃不出贵阳的。前年(1935年)十月份,我得到林青同志的信和这本册子,信里说她得到党中央的批准,和王石安等同志组建了中共贵州省工委后,叫我保管好这本书,然后将队伍带好,随时准备配合中央红军长征。谁知去年9月份我突然失去了和林青同志的联系,等了一个多月,我觉得情况有异,就亲自乔装去贵阳找他们,得知了林青同志被敌人逮捕并于9月11日在六广门英勇就义的噩耗。之后我就失去了和党联系的途经,人人都说我是土匪,只有林青等少数几位同志知道我们这只武装实际上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

  王绍南双手紧紧地攥着名册,眼角有些湿润,他动情地说道:“刘峰同志,难为你了。”这本名册的意义非常重大,关系贵阳上百名党员的人生安全。如果刘峰把它交到国民党手中,其后果将不堪设想,整个贵阳地区的地下党组织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张二狗不识字,他看到王绍南的表情有些激动,问道:“队长,这书上写着什么?”

  王绍南郑重地将红皮书收入怀里,说道:“记载贵阳共产党员的名册。”

  张二狗愣了愣,再看刘峰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敬意。

  刘峰跟王绍南介绍说:“鸭池河渡口有盐防军驻守,人数有一百多人,我已经安排了人混在里面,一会进攻时能成为我们的内应。北岸山高地险,易守难攻,半腰修筑有碉堡和战壕,原为国民党99师驻地,自从99师被调守贵阳后,就由团防军驻守,人数也不算多,大概也在一百人左右。我的计划是先取盐防军,再进攻北岸。”

  王绍南高兴地说:“有刘峰同志的帮忙,明天中午前渡过鸭池河不是难事。”

  两边商量之后,约定在2日早上赶到鸭池河,五点半左右同时进攻驻扎的盐防军。在离开时,张二狗忍不住问道:“刘峰同志,我想问问赵湘去哪里了?”

  刘峰说:“我没有收留他,打发他走了。虽然不齿他祸害百姓,但是毕竟是我家亲戚。”

  张二狗点点头说:“我明白,不过他欠下的债迟早要还的。”

  刘峰没有多说,毕竟赵湘和自己沾亲,以后能避嫌尽量避嫌。

  王绍南和张二狗回去时没有蒙上眼睛,带他们来的两名袍哥又送他们回到山下,一路下坡,王绍南和张二狗才发现一直绕行了三、四座山才回到贵毕公路,侦察队就在路边等候休息,程强和两个排长看到王绍南和张二狗下了山,急忙上前去问寒问暖。王绍南随意说了几句,然后叫队伍加快行军。

  一路上程强向张二狗询问详细情况,张二狗把刘峰保藏《中共贵阳党员名册》的举动说了一遍。程强感慨道:“我们这么多同志冒着生命危险,不计个人荣辱,默默地为革命付出。有这样的同志、战友,何愁将来革命不胜利?”

  张二狗受到了鼓舞,他问道:“班长,如果有一天革命胜利了,你和我一起去读书吧!指导员说懂知识才能明事理,明事理才能建设祖国。”

  程强笑道:“好,到时候我再给你说房媳妇。”

  “得了吧!你都是老光棍一个!”张二狗眨眨眼睛,一脸不相信。

  程强笑道:“在我老家,有个粗麻花辫的姑娘……”

  鸭池河系乌江上游,两岸山势险峻,水流湍急。鸭池渡口为清镇通向毕节之要冲,来往行人、车辆均由大木船摆渡。北面滥泥沟(黔西大关),为川盐集散地。南岸鸭池河镇,分上下街,为当时的闹市。

  侦察队于1936年2月2日拂晓到达鸭池河镇。整个镇是沿着大山腰延伸到鸭池河边修建的,以横穿镇中心的贵毕公路为界。公路上方接马鞍山村为上街,公路下方至渡口河边为下街。平时最热闹的就是渡口近处的下街,清镇、毕节的过往商贾给小镇带来了商机,特别是下街,各种小酒馆、旅馆、茶棚林林总总。

  侦察队顺着贵毕绕过上街到了下街的分界点,刘峰带领三十多个手下早在这里等待了。刘峰说:“这会盐防军的人还在睡觉,我安插在盐防军的人已经做好准备,一会我们进攻时他会把营门打开。现在就看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王绍南说:“事不宜迟,立即行动。”

  行动开始了,这个时间段的街市上只有渔市有人,渔民们开始拿大木盆子装满半夜从河里捕获的河鱼,里面品种很多,有鲤鱼、草鱼、鲢子鱼。渔民并不在意突然出现在街道上的人群,对他们而言再也没有比卖鱼换取买米的钱更重要的事。

  两队人马来到渡口,一阵带着鱼腥味的河风从两岸的崖壁间卷起。张二狗皱皱鼻子,他对这股鱼腥味感到些许不适。杨波已经把步枪还给了他,此刻他已经将子弹上膛。守卫渡口的盐防军驻扎在渡口左边,从营地外岗哨横拉着铁丝网,关闭了整个渡口的入口。从外往里看,冷冷清清,看不到一艘渡船。

  程强带着张二狗等一班战士躬着身子,从河边游泳绕到岗哨后面,里面的两名哨兵拿着破瓷碗正在摇骰子,他俩丝毫没有意识到站岗放哨对部队的重要性。

  “不许动,动就打死你们。”张二狗说道。

  两名盐防军哨兵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所措。

  制服了哨兵,刘峰带着队伍轻着脚步走到营门,他敲了三声门。门缓缓地开了,穿着盐防军衣服的男人将侦察队放入营中。此刻百余盐防军还在睡觉,住在单人房的连长崔健在床上听到奚奚索索的脚步声,他疑惑地爬起身掀开窗台往外看。这一看可不得了,屋外有一群百姓打扮的人手里拿着步枪、机关枪往士兵休息的地方去了。他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来了土匪,在山上的袍哥下山了。

  崔健心一急,外衣都顾不得穿。从枕头下抽出一把手枪,趁侦察队经过后的空隙,把窗户推开制造翻窗逃跑的假象,然后又爬到床下躲藏起来。

  屋里休息的一个连的盐防军没有任何抵抗就被侦察队缴械了。刘峰带人去抓崔健,踢开房子里面空无一人,窗户大开,一名手下上前摸了摸凌乱的被窝说道:“被窝还是热的,没有跑多远。”

  刘峰冷着脸说:“追!不能让他跑到对岸报信。”

  躲在床下的崔健一动不动,他屏住呼吸,生怕站在床前的刘峰发现了他。直到屋里的人都以为他跳窗跑了,这才放下心。

  张二狗跟着程强押着两名盐防军哨兵走进门,迎面遇到刘峰带着几人急匆匆地往岸边走,连张二狗和他打招呼都没时间回应。走进门,可以看到百多号俘虏被集中在营房前的泥土坪上,大多在脸上露出彷徨和惊恐之状。

3

(二十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