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火——长征之路>(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六)

小说:星火——长征之路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18/9/14 10:33:15

开始每人每天还能分到三两青棵粉子,后来连这点最低需要也很难保证,只得以牛羊皮和牛羊骨、野草来充饥,有的甚至把草鞋上的牛皮筋烤焦或煮熟吃。许多战士鸠形鹄面,异常憔悴,因饥饿、寒冷而至重病、掉队、牺牲的比率不断增加。22日,下了一天雨雪,仅红6师就死亡140余人。不少红军战士口里含着野草倒在草地上。特别是红6师16团,他们是两个方面军的最后卫,除了自己本身忍饥挨饿外,还得负责收容掉队人员,所收掉队人员大大超过了本团人数。但从团领导到每个战士,不怕饥饿疲劳,不怕艰苦牺牲,以坚忍不拔的革命毅力和高度的阶级友爱精神,想尽一切办法抢救革命战友,保存革命有生力量。

  草丛里河沟交错,积水泛滥,水呈淤黑色,散发出腐臭的气味。在这辽阔无边的沼泽里,简直找不到道路。脚下是一片草茎和腐草结成的“泥潭”,踩到上面,软绵绵的,闪悠悠的,用力过猛就会陷下去,拔不出腿。只能选择草根较密的地方,“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极其艰难地前进。有的地方没长青草,往往是无底深渊。骡马一旦掉进去,惊慌地想爬起来,结果越陷越深,人也无法搭救,很快就完全没顶。可恶的泥潭却又若无其事地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同时还有凶恶的反动土司,带领着他们的骑兵在草地上奔驰,不断地寻找机会攻击红军的队伍,军团前进可谓是困难重重。

  在草地上,在浑水中,部队艰难地走着。开始几天的行程中,张二狗每天都能听到不时传来呼喊救人的声。听到喊声,抬眼望去,看见有战士或马匹慢慢往下沉。有的时候,会看到走在旁边的人伸出手去救助,结果是一起陷下去,直到一同消失在泥沼之中,十分凄惨。后来大家有了经验,看见有战友陷下去,就用枪、木棍等伸出去让战友拉住,然后众人再一起抢救,把陷下去的战友拖上来。

  在草地上,恶劣的气候随时让人失去生命。许多战士爬过了雪山,却牺牲在这看似容易通过的草地上。草地与雪山一样,地势高,空气稀薄,气候恶劣,几乎每天都下雨。就和所有连队一样,五连的雨具不足,帐篷不够,被雨淋得全身湿透是常有的事情。有的战士因为长途跋涉,身体虚弱,被雨淋湿后生病了,有时候不小心摔倒就再也起不来了。还有些人白天还是生龙活虎,晚上睡下后就牺牲了,第二天部队出发时战友们才发现。面对几乎每天都有人牺牲的情况,程强和宋瑞很苦恼,每一名士兵都是兄弟,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他们也无计可施。

  张二狗从地上抓起一把野草塞在嘴里咀嚼,绿色的汁液从他嘴唇边往下流。李大炮也抓了一小把,看着张二狗吃下后,问道:“怎么样?能生吃吗?”

  张二狗笑道:“只要没毒,都能吃。”

  吴懿说:“这小子除了有刺的,什么都能吃。”

  张二狗说:“能吃才有力气。”

  程强拿起一根放在嘴里咬了一下,味道苦涩,他将信将疑地问:“二狗,你以前真吃过?”

  张二狗大打包票地说:“连长,你尽管放心,你看我吃了不也没事。”

  程强叫大家拿锅煮熟了,全连一起忙碌,摘草、生火、烧火,很快就煮好了一大锅野草,在揭开锅时,那气味非常难闻,大家都皱了眉头。只有张二狗笑嘻嘻地说:“大家都别客气,我就先吃了。”

  他拿筷子夹了一片放在嘴里,嚼地津津有味,吃得挺香。

  “都不要磨叽,不吃就得挨饿。”程强也夹起一片塞入嘴里。

  宋瑞笑道:“吃吧,都吃吧。吃饱还得行军。”

  李大炮咬了一口,大概是水煮时稀释了一些苦味,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难吃。

  吴懿吞下两片,肚子缓和多了,他说:“肚子不饿,就是大事。”

  连指挥员都带头吃了,战士们也一拥而上,不管好不好吃,只是能饱肚子,谁还管得了其他。

  吃饱后,准备继续行军,五连的任务就是在后面垫后,现在大部队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他们也可以往前走了。正当大家收拾东西时,一阵马蹄声从后面传来。

  程强一看,大约有五、六十人,他大喊道:“是土司的骑兵,全连做好战斗准备。一排防守左翼,二排防守右翼,三排、四排正面迎击。”

  由于草地一马平川,没有可以隐蔽的位置,这样一来骑兵占尽了优势。

  张二狗抬着枪,三点一线,瞄准了冲在最前面的骑士,和全连的战士一起等待程强的命令。程强仔细观察,骑士清一色穿着藏民的服饰,考虑到党的民族政策,程强没有下令射击,他远远地喊道:“老乡,我们是红军!你们有什么事?”

  张二狗提醒他说:“都是藏民,你说的话他们听不懂。”

  宋瑞知道新补充的士兵中有藏族战士,回头叫那名藏族战士照着程强说的话又喊了一遍。

  程强见最前面的骑士答了一串话,急忙问道:“他说的什么?”

  藏族战士说:“他说他们就是来打红军的!”

  程强怒道:“是反动土司的骑兵,大家开枪,别让他们跑到前面来。”

  张二狗听到他的命令,正要开枪,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把枪口往下抬,旁边的战友都瞄着人射击,他却偏偏瞄着骑士的战马打。

  最前头的几名骑士中弹身亡,骑士们悍不知死,一边朝五连射击,一边依托战马疾驰。

  张二狗击毙了三匹战马,敌人已经冲到了他们跟前,骑士们已经抽出他腰间的佩刀,不同于传统的厚背大刀,这种刀的刀把用牛角,牛骨或木材制成,刀身是以钢材锻制而成,刀面尽光,长约一米,削铁如泥,正是藏民所用的藏刀。

  程强喊道:“上刺刀!”他的声音很快就被骑兵的吆喝声与战马的嘶吼声所湮灭。一场小规模的步兵与骑兵的白刃战在草地上展开,战士们根本来不及安装刺刀,紧急时刻,有的就轮着枪托就往朝马背上砸去。

  骑兵的高机动加上锋利的藏刀在白刃战中优势尽显,五连的一百多人被几十个敌人冲散了。张二狗在雪山时为了背徐铁柱,就把大刀遗弃了,这会只能靠着步枪前端的刺刀,和敌人拼命。程强参军以来还是第一次在没有任何地形优势的情况下和骑兵作战,没有任何的经验所换来的是巨大的代价,本身连饭都吃不饱的五连战士们展现出了他们顽强的一面,特别是五连的老兵们,大家都杀红了眼。张二狗抓住一名骑士的腿,将他从马上扯下。这名骑士落地后,爬起身一刀向张二狗劈去,张二狗本能地抬枪格挡,刀光闪过,步枪一分而二。张二狗怒道:“狗日的,老子和你拼了。”他把断为两截的步枪朝敌人丢去,趁敌人挥刀拨落步枪的空当,猛地扑了上去,双手去抢敌人手里的藏刀。这些骑兵本就吃饱喝足而来,有的是力气,他用力一收,张二狗拼了吃奶的劲也抢不过来。这时不远处的宋瑞发现张二狗的情况,拿手枪朝着就开了一枪,张二狗终于夺过藏刀,一脚把已经被宋瑞打死的敌人踹到一边去。

  远处传来一声枪响,程强扭头一看,是师里的骑兵连来了。连长刘峰拔出马刀,冲锋在前,战局一下子转变了,刚才还处于劣势的五连得到了骑兵连的增援,战局成一边倒。敌人撤退了,留下十几具尸体和七八匹被打死的战马,大多数活着的战马在主人阵亡时早已逃之夭夭,五连也好不到哪里,牺牲了二十多名战士。刘峰停止了追击,程强喊道:“刘连长,多亏你及时赶到。”

  刘峰跳下马说:“垫后的连队都有被反动土司的骑兵袭击的情况发生,我担心你们遇到骑兵没有经验,所以一直保持着不远的距离。”

程强说:“草地上全是平地,就连可以躲子弹的掩护物都找不到,骑兵跑得又快,一下子就冲过来了。”

  张二狗背上被砍了一刀,幸亏当时躲得及时,伤口不算深,不过衣服是被划破了,刀口的血顺着背往下流。他问吴懿道:“一排的歪把子呢?交给你时应该还有两挺吧?怎么不架出来扫射这帮狗日的?”

  吴懿苦着脸说:“过雪山时掉下悬崖了。”

  程强对刘峰说:“死去的战马正好够大家吃一天,一会分了拿一半回去。”

  刘峰笑道:“我也不和你客气了,感谢程连长。”

  程强说:“都是同志,说这些干嘛?”

  宋瑞带领战士们打扫战场,将牺牲战士们的遗体摆在一排,大家都很难过。张二狗这样的老兵已经习惯了,他心里很伤心,但是不流露在脸上。新兵就不同了,在将战友遗体掩埋时,他们会流泪,而老兵会抬手敬礼,这就是老兵与新兵之间的差别。

1

(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