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火——长征之路>(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

小说:星火——长征之路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18/9/22 10:16:22

“是!”通讯员转身准备离去。

  “等一下。”程强叫停了通讯员的脚步,他又说道:“你就这么给张二狗说,要是他在天黑前不能干掉村里的敌人,以后只要我在独立一天,他也就留在营部炊事班一天,我还给他准备一条花围腰。”

  “是!”通讯员跑步急匆匆地走了。

  何应华忍不住笑出声来,他问道:“老程,你为啥要送给张二狗花围腰?”

  程强也笑着说:“激将一下他,要是完不成任务,我还真就叫他安心回炊事班待着。”

  通讯员来到营部炊事班时张二狗正在劈柴,他嘴里骂骂咧咧的,先是骂村里的地主赵湘,又是骂包括源田一郎、山田大佐在内的日本军人,接着又开始咒骂岗村宁次,最后实在想不到人骂了又开始问候日本天皇,全部骂了一遍觉得还不过瘾,又从头开始挨个骂。

  通讯员把营里的命令传达了,张二狗眉头上的愁云瞬间烟消云散了,只要能让他打仗,就像脚下踩着金疙瘩一样高兴,他笑着说道:“这是个好消息啊!你回去给营长说,花围腰他先给我留着,兴许打完仗后没事干我去开个餐馆还有用。”

  一路来到找子营村外的五连阵地,赵武刚刚组织过几次进攻,未能冲破敌人的防线。徐正吃了毒气的亏,他退回阵地,灰头灰脸地骂道:“这帮断子绝孙的王八蛋,死了肯定要下十八层地狱。”

  孔祥林向指导员刘青问道:“指导员,继续打下去不是个办法,我们刚冲到房屋面前,敌人就放毒气,这仗怎么打?”

  刘青是攻打翼县后营里派来的指导员,曾在美国留学,听闻日本侵略祖国毅然回国参加抗战。他皱着眉头,政治工作他在行,打仗还是差了那么一点。他转过头去看赵武,问道:“赵连长,再组织一次冲锋?”

  赵武摇摇头,说:“敌人的火力太猛,又有毒气,冲上去只能白白送死。”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张二狗大步走进阵地,刚从战场上撤下来的战士们看到他,纷纷喊道:“连长!”

  张二狗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休息。通讯兵李磊开心地喊道:“连长,你怎么来了?”

  刘青、赵武、孔祥林等人转过身,也看到张二狗,赵武和孔祥林高兴地扑上去想拥抱他。

  张二狗笑道:“得了,几个大男人别婆婆妈妈的。”

  赵武说:“你回来了,我这个代理连长也不干了,还是给你干排长。”

  张二狗说:“我是暂时的,指不定营长还得叫我回去洗菜。”

  刘青说:“欢迎回来。”他来时张二狗已经被降为排长,所以与张二狗并没有搭档过。

  张二狗询问了情况,在阵地前观察了一阵,敌人防守的房屋零零散散,并不集中,都是茅草屋。他想了想,问道:“把迫击炮都扛出来,几炮就轰了。”

  赵武苦笑道:“前几次战斗都打完了,哪里还有炮弹。”

  张二狗骂道:“你们这些败家子,我才走几天就把家都败完了!”

  刘青问道:“张连长,有把握吗?”

  张二狗反问说:“什么把握?”

  刘青说:“把这股敌人消灭掉,如果其他敌人也进入村子就麻烦了。”

  “连长,我们能不能叫战士们用水打湿毛巾捂住鼻子冲进去?”孔祥林提议说。

  张二狗仔细思索一会,抬头看看天色,说道:“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如果冲破小鬼子的防御线,硬攻不是不可以,但是伤亡太大。我的想法是将部队分成两队,由赵武和李指导员带一队从正面进攻吸引鬼子的注意力,另一队由我带领绕到村子后面去,等天黑后同时进攻,打鬼子个措手不及。”

  天色渐渐暗淡,夜风吹着麦穗东摇西摆,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按计划赵武和李青开始朝敌人进行猛烈攻击,战斗一打响,绕到村后的张二狗也开始行动了,他带着一个排的兵力在夜色的掩护下摸黑来到敌人后方。

  “孔祥林,叫兄弟们用湿毛巾捂在鼻子上。”张二狗将携带的毛巾打湿绑在脸上。

  孔祥林小声对后面的战士们传达命令,一切准备就绪,张二狗命令道:“大家准备手榴弹,接近房屋窗口就丢进去。”

  前方打得很激烈,日军用重机枪封锁住了路。赵武猛烈佯攻,战士们朝着敌人方向开枪射击。张二狗在房屋外大概三米的距离停下了,然后各班为单位分别潜到敌人藏身的数间房屋前,一切就绪,张二狗一挥手,孔祥林带头朝窗户里丢手榴弹,只见屋里火花四溅,传出敌人痛苦的叫喊声。

  张二狗喊道:“上。”他冲到最近的房屋前,一脚把门踹开,屋里一片狼藉,日本兵非死即伤,剩下几个躲在角落里侥幸未受爆炸冲击力波及的日本兵惊慌失措地看着张二狗。这次抓了三名俘虏,战士们把他们围在中间,张二狗得意地笑道:“我是非常欣赏你们的武士道精神,中间那个当官的,来来来,和我单挑,你赢了大路朝天,你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说罢,张二狗对孔祥林说:“这军官你抓的,他的指挥刀呢?”

  孔祥林说:“连长,我们不能虐待俘虏!”

  张二狗白了他一眼,说:“我不接受投降,他们吉田大队在南京屠杀多少中国人?这笔账老子现在就要跟他们算。”

  孔祥林说:“你还是等指导员来吧!你现在还挂着处分……”

  “得了,现在我是指挥官,别废话,把刀拿给我。”

孔祥林无奈把刀交给张二狗,张二狗转手丢在日本军官的脚边。

  日本军官狐疑地看着张二狗,张二狗从孔祥林手里接过鬼头刀,拍着刀身发出清脆的声音。

  日本军官警觉地弯下腰捡起了指挥刀,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张二狗。

  张二狗不屑地说:“怕啥子,老子又不会偷袭你。”他摆摆手,战士们往后退出一个大圈子,让出一块空地。

  日本军官右手放在刀鞘上,日本武士最擅长的就是把拔刀瞬间杀敌的居合术。

  孔祥林本来就是见血就兴奋的那号人,见到日本军官的架势知道有几下子,他心里一兴奋就痒痒的,他对张二狗说:“连长,这家伙看起来不简单,还是让我来替你吧!”

  张二狗说:“一边去,别看到别人吃肉你也要凑过来咬几口。”他右手提着鬼头刀,大摇大摆地走到圈子中间。

  日本军官也从俘虏中走出,与张二狗保持一定距离后站住了脚。张二狗也不多话,挥刀就砍,日本军官反手出刀,刀刃划过,砍在鬼头刀刃上,这股弹力震得他疾步后退。

  张二狗吃过源田一郎的亏,知道小鬼子的刀法厉害,也不敢大意,迅速收刀护住身体,日本军官果然刀法一边,朝他斜斩一刀。张二狗架住对手的指挥刀,俩人互相角力,日本刀刃离张二狗的脖子只有一厘米,张二狗能够感受到从刀刃上散发出的寒气,他抬起脚,用膝盖狠狠朝日本军官的腹部撞去日本军官肚子吃疼,往后退了几步,张二狗抓住机会举刀就劈。

  李青和赵武、徐正领着部队过来了,刚到攻下的敌人阵地就听到一阵激烈的喝彩声,只见战士们拿着火把,里里外外围了一个圈,不知道在看什么。赵武和徐正心里跟明镜似的,他们跟着张二狗爬过雪山走过草地,打了大小几十次仗,还能不知道张二狗的德性,徐正说:“我带战士们统计一下缴获了多少装备。”他转身就走,把烫手山芋丢给了赵武。

  赵武暗暗叫苦,表面还是不能显露出来让李青察觉,他对李青说:“指导员,我们也去看看战士们缴获到多少物资。”

  李青说:“那边这么热闹,我去看看。”他不容分说,走过去,钻过人群里,一眼就看到张二狗飞身一个劈刀把一名日本军官劈翻在地上,手中的日本指挥刀也段为两截,张二狗洋洋自得,正准备结果日本军官的性命。

  李青忙喊道:“住手!”

  张二狗挥了一半的刀硬生生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日本军官,他笑道:“李指导,有什么指示?”

  李青指着这一群已经被缴械的日本兵问道:“你在干什么?”

  张二狗笑着说:“正如你看到的,我正在和日本人比试。”

  李青脸色不悦,说:“他们都是俘虏,我们共产党的军队不虐待俘虏。”

  “就比这一次。”

  “不行。”

张二狗把鬼头刀递给李磊,对于李青的坚决的态度,软的不行他干脆就来硬的,他露出不高兴的神色说道:“我没有虐待俘虏,我是在和他比试,刀上不长眼,双方被砍死了都怪不得别人,只能怨自己手艺差,拿笔吃饭偏偏要来过舔血的勾当。”

  李青是文化人,听不得他的粗言粗语,他生气地说:“你这是兵痞作风!”

3

(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