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火——长征之路>(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七)

小说:星火——长征之路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18/9/24 10:39:45

“团里的命令,我们必须守住八个小时,现在已经快五个小时了,再坚持三个多小时,就可以撤退了。”

  牺牲了一半人,程强心里也不是滋味,但是作为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他必须时刻保持着冷静。

  三连防守正面,左边是四连的阵地,右边是五连的阵地,在开始的四个小时里,他们连续作战,面对日军强大的火力,在付出巨大的代价下,一次又一次打退敌军,硬是没让日军上前一步。

  敌机轰炸后,紧接着又是日军新一轮的火炮覆盖,地面的沙石黄土被掀起来,落到壕沟里。李青拍去军帽上的黄土屑,从他到三连以来,第一参加这样残酷的战斗。张二狗的脸上抹了一层灰和血液的混合物,他怀抱着步枪,背靠着坑壁休息。

  赵武说:“连长,我们的人员伤亡太大了!还有多久才能撤退?”每渡过一刻,都在承受煎熬。

  张二狗揉揉眼睛,说道:“不知道,等命令。”

  孔祥林挤到他两中间,掏出一瓶酒来说:“都来点缓解一下疲劳。”

  “不要,你们自己喝。”张二狗摆摆手拒绝了。

  赵武接过酒,拧开酒瓶说:“我就好这个,今天奇怪了,连长居然不喝,这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事。”

  张二狗仰起头,看着天上正好飘在头顶的白云说:“酒精会影响我的判断力。”

  赵武喝了一口,把酒盖拧上,递还给孔祥林,朝张二狗说道:“看来在你心里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张二狗笑道:“狗屁,我还想留条老命回家娶房漂亮的媳妇,生一窝娃娃。”说到这里,他叹口气说:“如果我牺牲了,就见不到赶走小鬼子的那天。”

  敌人的炮击结束了,张二狗说:“做好迎击准备。”

  日军第二混成旅两个营又开始进行地面进攻,他们分成三队,每队两个连,同时向独立营的三个防御阵地发起进攻。

  子弹铺天盖地,纵横交错,张二狗和战士们趴在壕沟里,以掩体的优势向敌人还击,双方不断有人死去。日军的单兵迫击炮开始轰炸壕沟,掩护步兵冲锋。

  张二狗身边不断有人牺牲,他早已习惯了战场的残酷,看惯了血肉模糊,贴耳飞过的子弹,落在战壕附近的炮弹,似乎一切都不能让他退缩,一颗颗子弹从步枪里飞出,带着愤怒的嘶吼,击毙一个又一个敌人。

  日军的前锋连在迫击炮的支援下,终于冲入了壕沟。张二狗把大刀一挥,朝着当先的日本兵砍去……

  何应华焦急地说:“前沿防线已经快被攻破了,再不派一连、二连增援,兄弟们就完了!”

  程强眉目紧锁,他冷静地说:“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够顶住进攻。”

  何应华喊道:“怎么可能?敌人的数量至少是我们的三倍。”

  程强没有说话,他的嘴唇微动,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他没有选择,如果这一轮顶住了,独立营才能守住八小时。

  战壕里混战一片,三连的战士们眼睛都杀红了,日军的单兵素质极强,在侵华前他们就在本国进行全面的训练,抗战初期甚至有人说一个日本兵放在国民党的部队里就能当排长,由此可见这场白刃战的惨烈程度。

  张二狗上身的军装已经被撕得破破烂烂,就和大街上的乞丐的穿着差不多,他挥舞着鬼头刀,拼了命地砍杀。赵武靠了过来,他一刀砍死一名敌人后,朝张二狗喊道:“连长,顶不住了!敌人太多!”

  张二狗喊道:“就是死也要给老子顶住。”

  赵武答了一句:“好!”他的声音就被杀喊声淹没了。

  双方在壕沟坑里疯狂厮杀,日本兵的刺杀技术很厉害,三连的战士们虽然稍逊一筹,但是他们并不惧死,往往是被被敌人刺入身体的瞬间,一只手抓住对方刺刀,另一只手用力把自己的刺刀捅入鬼子腹部,这一种同归于尽的打法。或者是趁机紧紧抱住敌人,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连同自己的身体与鬼子同归于尽。他们这样的打法让带队的小泉川一大尉感到震惊,这是一种比武士道精神还要无畏的举动。

  “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小泉川一发出这样的惊叹,他开始对这支对手的指挥官感到佩服。从东北一路南下,与抵抗的中国军队数次交战,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战斗力如此强大的部队。

  李青脚被砍伤了,他坐在地上,掏出手枪朝着敌人射击,他没有注意到身后一名日本兵朝他的背部一刀刺了过来。所幸张二狗离他不远,他上前几步,架住敌人的刺刀,赵武从侧面一刀结果了这名敌人,三连已经杀红了眼,被炮火烤焦的土地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血,战斗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面对二倍于已的日军,三连拼死相搏,暂时将敌人逼出了战壕。

  形势严峻,扼守山顶要道的二连连长李大炮心急如焚,他跑去旁边一连阵地和吴懿说:“我们要是再不下山,山下防线的兄弟们就完了。”

  吴懿脸色也不好看,他用力拍打着石头说:“急有什么办法?命令没有下来,下去就是擅离职守。”

  李大炮说:“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兄弟们丧命。这样吧,我们二连下去增援,和其他连会合后一起退回来。”

  吴懿说:“你要是去了,营长一定会崩了你。”

  李大炮把手一挥,说道:“老子管不了这么多。”

  “李大炮,你他娘的敢走,老子毙了你。”俩人正在争吵,程强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他喝住了李大炮。

  李大炮这个一米八几个的汉子哭着说:“营长,再不增援,兄弟们都完了!”

  程强的脸上阴晴不定,他叹口气,说道:“你们下去了又能做什么?现在只有坚守住第二道防线,如何我们最后一道防线也被敌人撕裂了,那么在另一侧作战的兄弟部队就会被敌人两面夹击,到那时候整个作战就会失败,成千上万的战友都会被陷入险境。”

  李大炮一把鼻子一把泪,无可奈何地抓起一把碎土,握得紧紧的。何应华和吴懿一起扶起他,说道:“起来吧,敌人很快就会向我们进攻的,到时候兄弟们还能在另一个世界相见。”

  程强红肿着眼睛,恨恨地说:“独立营就算全军覆灭,也要坚守住阵地,坚决完成上级给我们的任务。”

  张二狗环视了一眼身边的人,不超过五十人,他说:“指导员受伤了,赵武,你和小李带着他先退。”

  赵武听了没有立即行动,他对旁边一名战士说道:“你和小李去扶指导员撤回营部去。”

  战士伸手搀扶李青,李青甩开他的手朝张二狗喊道:“张连长,你以为我是个文弱书生就没有骨气?我不走,今天和你一起耗在这里了。”

  通讯兵李磊坚决地说:“我也不走,我要和大家一起战斗。”

  张二狗默许了赵武的安排,他对李青说:“别他娘的废话,赶紧走,这和有没有骨气没有关系。我们都是大老粗,不能和你比,你是知识份子,党和部队需要你,赶紧走,把命留下继续打鬼子。”他又朝李磊吼道:“小鬼头,给老子保护好指导员,要是有什么差错,别说是老子三连的兵。”随后他扭头喊道:“再来一个人,把指导员给老子抬着走,快点。”

  李磊还想说什么,徐正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说:“听连长的话,你在这里我们反而不好突围。”

  李青被两名战士拿担架抬着走,他挣扎着想爬下来,张二狗怒道:“拿背包绳给他绑在担架上。”

  李青嘶哑着嗓子大骂:“张二狗,你这个狗日的,你这是军阀作风,军阀……”跟着张二狗搭档久了,他在不知不觉间受到了张二狗流话满天飞的影响,此刻更是失去了平日里的满口规矩,不过他骂归骂,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他知道和面前这群人也许将是永别。

  孔祥林抹去右脸颊上的血迹,笑道:“三连也算留了根。”

  徐正一瘸一拐地,他的脚刚才被鬼子的刺刀划破了,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包扎住伤口。他说道:“兄弟们,谁有酒?拿出来大家喝几口。”

  孔祥林解下水壶,丢给徐正说:“本来准备留点打完仗庆祝一下,看这样子怕是没机会了,省着点,兄弟们都能喝到。”

  徐正明白他的意思,放在嘴边抿了几滴,然后递给旁边的战友,毕竟只是一小壶酒,五十多人一人只能润润嘴巴,酒壶回到孔祥林手里时,居然还有大半壶。

日军再次进攻了,张二狗说:“同志们,临死前别忘了多带几个小鬼子一起走,我们三连从不做亏本生意。”

  新一轮的炮击开始了,炮弹轮番落到壕沟前,侧面四连、五连的防线同时遭到进攻。正面,小泉纯一领着两个连,在炮击的掩护下,再次向三连进攻。

3

(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