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火——长征之路>(十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一)

小说:星火——长征之路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18/9/28 10:32:16

见张解放低着头不说话,王绍南又问道:“怎么了?你平时不是很了不起吗?”

  张解放苦笑着说:“老领导,您这是有指示啊!”

  王绍南冷声道:“你张大连长连营长的话都不听了,我还敢跟你老人家指示什么?以前程强当连长,你当排长时也敢这样?”

  张解放大汗淋漓,大气都不敢喘,连忙说:“我知道错了,自从昨天彭营长被我气走后,我就知道自己做了错事。我悔过,一会就去营部跟他赔礼道歉。”

  王绍南知道这小子就是个不吃眼前亏的主,厉声说道:“你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军人,本身也是党员,凡事要带头做表率,现在好了,不听从上级命令,带头唱反调了。你还有没有一名党员的觉悟?能不能严格要求自己?要是做不到,我也不勉强你,你写一封退役申请,我批准你离开部队。”

  “老领导,你歇会再骂好不?我知道错了,你先喝水。”张解放笑咪咪地端着一杯凉水,双手拿着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

  王绍南接过水杯,又教训了他一顿,张解放被王绍南劈头盖脸骂了一通后,笑吟吟地送走了老领导后,随后果然老老实实跑到营部跟彭营长认错道歉,从此态度甭说有多好。之后也收敛多了,几年来和小日本打了很多仗,履立军功,彭家诗对他是又爱又恨,后来见他把五连带得风风火火,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惹出什么大事,他张解放爱干啥就干啥去。但是这次张解放犯的是大错误,在没有取得营部的命令就分兵抄敌军后背,虽然打了胜仗,但是该处罚,还是得按规矩来。

  不过现在国共两党的部队就围绕在延安周围的第三道防线激战,彭家诗要指挥整个一营的战斗,再说张解放居然私自行动,但他打退了敌军,从侧面鼓励了全团士气,缓解了一营防守战线的压力,也算是做了件对部队有益的事,对彭家诗而言,目前头等大事是持续抵抗敌人进攻,保卫辖区延安的防线不被敌人突破,他自然没有时间去追究张解放。

  张解放回到壕沟里,把战利品堆一人高。魏勇喊道:“有肉罐头,都过来,兄弟伙些有口福了。”

  魏勇叉着腰笑着说:“不是咱吹牛,我们五连是全团最富有的,每次去团里开会别的连都在跟我们要经验,连长总是说:多打胜仗,什么都能有。”

  李青说:“都被臭屁了,敌人很快就会再次进攻,大家做好准备。”

  通讯兵快步跑到他们身边,敬礼说:“连长、指导员,营里命令,要我们做好撤退的准备。”

  李青和张解放商议说:“情况不妙啊!我刚才也仔细看了一遍地图,再往防御圈里压缩,就没有可以防御的地势了,难怪要我们做好撤退的准备。”

  张解放沉吟不语,看着地图思索片刻,严肃地说道:“我可不走,我宁愿留下来上山打游击。”随后他又叹口气:“如果延安落入敌人手里,真是我们这些军人的耻辱。”

  李青笑道:“沙场征战,偶有胜负,正常事。你老张就是胜仗打多了,不习惯。再说了,凡事不到最后不能盖棺定论,鹿死谁手还不知道。”

  张解放有些不忿地说:“我也知道你说的这个道理,但是一想到国民党军队将要踏上延安这片土地,我心里就憋得慌。”

  国民党的飞机再次呼啸着从天幕出现,朝着防线轰炸,就像打雷一样,由远至近。战士们已经习惯了,在头顶上的炸弹就像跟他们没有丝毫关系,仿佛大家都只是一个又一个的看客而已。

  “准备战斗。”张解放大着嗓门喊道,虽然他的声音在巨大的爆炸声里显得微乎其微。其实听不听得见都一样,战士们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他们迅速在坑壁前架好了步枪、机关枪、歪把子重机枪,朝着进攻的国民党步兵射击,此时不止是715团的阵地,整条防线上的所有军队都加入了战斗。

  战场上敌我双方拼命地厮杀,往往一处防御线被敌人突破了,解放军立即组织部队又夺回阵地,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五连的损失很大,牺牲了一半人。张解放把剩下的士兵又重新合并成两个排,魏勇说:“继续消耗下去不是个办法,要不咱们组织突击队,趁天黑敌人疲惫时,我们偷偷匍匐前进,偷袭他们的指挥所。”

  这个办法太冒险,如果被站岗的国民党士兵发现,突击队一定有去无回,但是张解放觉得老魏的想法不错,他就叫魏勇的一排准备一下,一会自己亲自带队。

  李青并不同意他们的想法,他劝了几句,张解放不以为然,正当俩人争执不下的时候,师里下达了趁夜撤退的命令。

  张解放心有不甘地集结队伍,向营部靠近。全线的守卫军队开始后撤,按照命令,由358旅执行垫后任务,其他部队前往指定位置集结,撤出防线。

  国民党第二十九军,一队全副美式装备的军人走出军部,分别坐上三辆汽车扬长而去。

  “他们是什么人?架子好大!”一名警卫连哨兵问道。

  另一名士兵说:“好像是从南京过来的督战的,具体不知道。”

  士兵说:“蒋委员长身边人,这就难怪了。”

  汽车在凹凸不平的路上行驶,坐在副驾驶的军官摘下墨式眼镜,插进上衣兜里。他朝司机问道:“共产党的358旅716团一营的防线在哪里?”

  司机答道:“正在与我军165旅激战,长官是要去那里吗?”

  军官淡淡地说:“是的。”

  司机点点头,开着车朝延安方向驶去。

716团将防线段钳制敌人,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交给了一营,彭家诗得到命令后,立即将一营带回防线。国军整编二十九军整36师165旅尾随赶到,朝着一营的阵地就是一阵猛烈的炮击。

  张解放忿忿不平地骂道:“等以后我们团也有炮兵营,一定狠狠地回敬他们几十发炮弹。”这时他突然想起了赵武,那小子打炮是把好手,前段时间受了伤,被送到野战医院去了,这会应该也和医院一起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了。

  熟悉战场的老兵们都知道,炮击过后步兵就会跟进。张解放拿着机关枪趴在战斗前就选择好的射击位上,优秀的射击技术让他基本上平均两发子弹就能干掉一个敌人。李青在他旁边,拿着一把步枪,不断朝敌人射击。五连依靠地势用火力组成一道防御网,连续打退了敌人两次冲锋。

  716团整条防线压力很大,各部只能坚持到大部队完全撤离。彭家诗拿着望远镜察看战场,教导员王立忠和副营长罗成章翻看着地图。

  “形势不容乐观,敌人的攻势太强,我们的伤亡越来越大了。”罗成章有些焦急地说道。

  彭家诗放下望远镜,他坚定地说:“就算我们营只剩一个人一杆枪,都要守住。”

  “报告!三营阵地失守。”一名士兵急匆匆地跑过来说道。

  彭家诗喊道:“警卫连。”

  “到!”

  ……

  午后,敌军放缓了进攻,五连暂时得以休息片刻。张解放的肩膀中枪了,所幸只是擦伤,他觉得今天的太阳很刺眼,眯着眼睛,拧开水壶喝水。

  魏勇给手里的机枪换了弹匣,说:“这仗打得安逸,子弹都快没了。”

  张解放喊道:“炊事班,中午有饭吗?二排长,你看看怎么回事?”

  李磊一脸委屈地说:“战斗前你不是叫炊事班也加入战斗了吗?”

  张解放愣了一下,想起了这事,他咧嘴傻笑两声,然后大声说:“大家都把干粮拿出来吃了,留着下崽啊?”

  战士们发出一阵轰笑,这时只听一声枪响,一名放哨的战士倒在血泊中。张解放大吃一惊,魏勇立即掏枪,同时靠在沟壁,一阵枪声随之响完,哨兵全部牺牲。

  李青没弄清情况,一脸茫然地问:“敌人从哪里开的枪?”

  张解放说:“我们被包围了。”

  李磊难以置信地问:“他们是怎么从哨兵的视线下完成包围的?”

  张解放低声说:“我们遇到的是个老手,大家注意了,警卫班留下,魏勇带一排分成两队,把前后坑道给我守住。李磊带二排守坑道上方。”

  魏勇说:“这样吧,我叫一班长和二班长带过去,我留下帮你。”

张解放说:“好,大家开始行动。”

  战士们各自就位,守住了壕沟入口。张解放对李青说:“我们只能守住一时,你在这里压阵,我带警卫班出去。”

李青说:“敌人肯定守住了外面,你出去很危险。”

  张解放笑道:“出去是死,久守也是死,不如放手一搏。”

  李青说:“我叫战士们朝外面射击,你们再出去。”

  张解放说:“我们指导员越来越会打仗了,好搭档。”

  随后按计划行动,战士们抬着枪朝坑道外射击,张解放朝魏勇招招手,魏勇点点头,对身后的警卫班说道:“走!”

3

(十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