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火——长征之路>(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

小说:星火——长征之路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18/10/11 10:07:29

“一会去跟教员认错,好好谈谈,虚心一些,请他下午回去上课。”

  “要是他不回去呢?”张解放试探地问。

  “那你就去当教员。”李志国没好气地说。

  张解放碰了一鼻子灰,走出门外,看到吴懿和李大炮在一簇枫叶树下,笑嘻嘻地望着他。

  “你俩在这里干什么?”张解放立住脚,朝他们喊道。

  “首长不是要和你叙叙旧吗?怎么就出来了?”吴懿换了一副表情,似笑非笑地问道。

  张解放心想吴懿这个坏东西,拉着李大炮是专门在这里等自己,好看笑话,他伸手扯下一张枫叶,旁若无人地俯身擦拭鞋子,还一边擦一边说:“首长是什么人?这次培训全是他在负责啊,可以说忙得日理万机。你们再看我,一个闲人,怎么好意思耽误首长宝贵的时间呢?虽然他不停地挽留,但是咱们得知趣吧?所以我还是先拒绝了,一会上食堂吃去。”

  吴懿没有去深究他什么“忙得日理万机”之类的的语病,反而对他擦鞋子产生了兴趣,他喊道:“张解放,你那双破布鞋还刷个锤子?灰色都被你擦成绿色了。”

  李大炮听明白了,抬起脚,搭在前面的水泥花台上,得意地说:“二狗兄弟,你看我这双奥地利皮鞋,当年小日本送的,质量特别好,穿了好几年,从来没有擦过。”

  张解放白了他们俩人一眼,挺直了身子,朝前走了,装作听不到吴懿和李大炮捧腹大笑不止的声音。

  来到食堂里,学员们大多吃完了回寝室睡觉去了,张解放就没遇到几个熟人,吃完饭回寝室时,正好遇到那名青年教官饭后在林荫道散步,俩人迎面相向,青年教官看到了张解放,怕他找麻烦,急忙转身准备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张解放小跑几步上前搭住教官的肩膀嘻嘻哈哈地说:“教官,我有事跟你请教。”

  刘义看了他一眼,心里疑惑,脸上尽是狐疑之色。

  刘义挣脱他的手说:“有什么事,你说吧,我听着。”

  张解放也不觉得尴尬,说道:“刘教员,吃过饭没?走走走,我请你喝酒去!”

  刘义说:“我吃过饭了。这次学校有规定,上课时间一律不准饮酒。”

  张解放笑道:“这不是中午休息吗?不属于上课时间。”

  刘义警惕地看着他,没有搭话。张解放陪着笑脸说:“刘教员,你知道我是粗人,没文化,你就不一样了,才高八斗,还喝过洋墨水,就别和我这种粗人一般见识。”

  刘义狐疑地问道:“张营长,你有什么事就直说。”

  “是这样,刚才我也接受了首长的批评,下午你还是回来给我们继续上课,那帮家伙谁敢出来乱嚷嚷我教训他。”张二狗说到这里,把袖子往上拉了两下,做出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

  其实刘义也不是不想去上课,他是军人,军人就得服从命令,而组织的命令就是叫他在课堂给大家讲课。既然张解放都这样说了,给足了面子,就趁势下了台阶。

  下午上课前,人都进了教室,有人喊道:“张二狗,去首长那里吃了什么好的?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其他人听了哈哈大笑。

  张解放就扯着老黄牛的嗓子大声说道:“今天老首长招待了我,吃了一顿大餐,现在想起来回味无穷。吃完饭临别时老领导拉住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解放啊,要认真学习先进的军事知识,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打不了胜仗的,下午你去上课给我看看,还有谁听不明白了,下午你就带他来找我,我给他讲解一下。”他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谁敢在课堂上再胡闹,李志国会亲自来收拾他,这会谁还敢去触霉头,在刘义走进教室时,一个二个鸦雀无声了。

  三天后,下午下课张解放约了李大炮、吴懿、刘峰三个去喝酒,还没走出校门就遇到一连长魏勇在和哨兵争执,他一见张解放忙喊道:“营长!”

  张解放问道:“你不在营里带兵训练,跑到这里干嘛?要是李青教导员知道了,不臭骂你一顿,我就拿手板心煎鸡蛋给你吃。”

  魏勇说:“是教导员叫我来的,贵州军分区那边有人给你写了一封信,送信的说是很急。”他掏出一个牛皮封递给张解放。

  张解放接过来拆开皮封抽出信纸,然后递给刘峰,尴尬地说:“刘三爷,我们这几个就你懂文化,你给看看?”

  刘峰摊开信,看了看,说道:“是杨波写给你的。”

  张解放愣了一下,自从在贵州毕节和杨波、丫头分开后就再也没有音讯,听到是杨波是来信,他自然急迫地想知道信里写着些什么。

  刘峰念了一遍,开头大致就是一些叙旧的话,信的后部分说贵阳匪患严重,特别是卫城附近更是有一股占山为王的土匪祸害当地百姓,念道为首的人名时,刘峰顿了顿,片刻才说:“匪首是赵湘。”赵湘毕竟是他的亲戚,提起这个名字,他自然觉得有些面上无光。

  张解放也不再是以前的二愣子,不着不急地问:“后面还有吗?”

  “我希望你能到贵阳军分区,和我们一起剿灭这帮无恶不作的土匪。”刘峰继续念道。

  张解放听了,想了想,问道:“我这样过去还得打申请?”

  吴懿说:“既然贵阳军分区想要你去,自然会想办法,上面会沟通的。”

  李大炮问道:“你这一走就难见了。”

  刘峰笑道:“绝对是借调,不用担心。”说到这里,他从信封里又扯出一张纸,上面写着借调协商函。

  中国人民解放军一野x师x团团部,团长彭家诗气呼呼地挂断电话,朝团参谋喊道:“去把三营长给我叫来一下。”

  参谋走到门槛,又缩回脚,说:“报告团长,三营长去参加军里的学习了。”

  彭家诗说:“立即叫他火速赶到营部来。”

  “是!”参谋一边回答,一边跑步出门。

  张解放得到团里的命令,当天赶到团部。彭家诗脸色非常不好地把一份调动令递给张解放。

  张解放笑道:“团长,你知道我看不懂!”

  彭家诗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这是军里的命令,暂时调你去贵阳军分区。”

  “去干什么?”张解放明知故问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彭家诗说:“去你老家剿匪。”

  张解放高兴地说:“又有仗打了,这个好。”

  彭家诗白了他一眼,补充道:“一年后给老子立刻滚回来。”

  张解放回到营里收拾衣物,魏勇探头探脑地走进来,就靠在木门侧面墙壁傻笑。

  “想跟我一起去?”张解放连头都不用抬就知道魏勇来的目的。

  “我就琢磨着不能让你一个人去,你这是去剿匪啊,不带点用熟的兵可不行。这样,你去给团里申请一下,把我们一连带上,这没仗打的日子可把我憋坏了!”魏勇嘻嘻哈哈地说道。

  “这事你得和团长商量去,我要是做得了主,整个营都带走。”张解放拍了拍打好的背包,他的行装很简单,一床破破烂烂的被子,还有一套和他身上穿着的有五、六处补丁的灰布军装一起拿背包绳绑了,右边挂着一双他自家编的崭新的草鞋,左边是一张黑漆漆的毛巾。三营的队伍是他一手拉起来的,他又怎么不想带着走。

  魏勇笑道:“团长脾气越来越暴躁,我一个小连长,不是去找他骂吗?”

  张解放白了他一眼,说道:“意思是我去就不被骂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耽误老子晚上坐火车。”

  青海没有专门到贵阳的火车,张解放去贵阳的路途并不平坦,一般最多的还是骑着马。好在一路上都是解放区,差不多一个月他就回到了贵阳。

  1950年刚从国民党反动派白色恐怖统治中解放的贵阳市,各行各业百废待兴,但是就在这一年,一场剿匪战斗在城市周边展开了。

  在贵阳解放前夕,国民党贵州省主席谷正伦和保安副司令韩文焕按照蒋介石的密令炮制了《贵州省反共保民救国纲领》,并于1949年8月至10月间,在贵阳雪涯洞举办3期“游击干部训练班”,培训了专员、县长、警察局长、保安团军官、党团骨干、帮会头目、民卫队长1700多人。这些人分散到各地以后,积极网罗旧官僚、恶霸地主、反动军官等,组织潜伏武装力量,随时准备对贵阳新生政权发动破坏活动,然后大部队已经南下,留在贵阳的解放军兵力并不多,所以贵阳周边匪患猖獗,成了摆在贵阳军分区面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1950年2月17日,张解放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贵阳,一路询问,穿过大十字,来到军分区门口,他拿出调令交给哨兵说:“我是一野来的,请帮我叫一下你们司令部的杨波参谋。”

  一名哨兵接过调令,转头给其他哨兵嘱咐了几句,进门找杨波汇报去了。

2

(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