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火——长征之路>(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

小说:星火——长征之路 作者:虫儿不飞 更新时间:2018/10/12 10:11:40

“同志,我给你端张凳子休息一下。”一名哨兵说道。

“不碍事,我就在这等。”张解放往一棵柳树下一屁股坐下,没过几分钟,杨波火急火燎地从大院里跑出来,把进去报信的人都甩到了后面。

“二狗!”杨波大声喊道,俩人虽然分开多年,大致音容未变,所以他一眼就认出坐在柳树下的张解放。

张解放爬起来,把手在衣服上擦了两下,迎上杨波,杨波一把把他抱住,说道:“二狗,我们总算是再见面了。”

张解放也高兴地说:“自从在毕节分开后,我就一直没有你的消息,伤好了为啥不来找部队?”

杨波拉着他的手说:“走!先进去坐下来慢慢聊。”

张解放和杨波并肩而行,他说道:“杨哥,我改名字了,叫作张解放,二狗只是小名。”

杨波笑道:“我还是叫你小名亲切。”

俩人进了军区大门,张解放扫了一眼哨位,沿着水泥路经过两栋三层楼,杨波的寝室就在靠右二楼梯子边上的那间,他招呼张解放坐下休息,然后端了一杯凉开水。

张解放接过水,环视了一眼房间,里面并不大,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和一个书桌。

张解放说道:“贵阳这边的匪患挺大,光军区大门的哨兵差不多有一个连。”

杨波说:“二野五军团的主力都南下了,兵力空虚,给了国民党特务可乘之机,他们勾结地方土匪,狼狈为奸,在贵阳周边大肆破坏革命成果。”

张解放端着水杯,问道:“你的来信上面说赵湘在清镇一带当了土匪,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杨波说:“赵湘这个狗日的坏东西,和朱昌镇的一伙土匪搭上了,尽干些丧尽天良的事。”

张解放把杯子放到桌子上,骂道:“可惜当年过卫城时没逮住他,这次我回来一定要抓住这个老混蛋。”

杨波说:“还有一事,有个叫张耀武的你知道不?”

张解放点点头,答道:“他是我哥张大狗,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延安保卫战时,那时他就已经是国民党的军官了,现在可能跟着蒋介石的部队去了台湾。”

杨波说:“所以我必须得告诉你,张耀武现在就在贵阳,而且还和赵湘在一起。”

张解放听了,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他颤抖着手,握着水杯,一直在心里最害怕的事终于还是要发生了。

杨波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走,我带你去认识一个人。”

见到这个人时,张解放真的出乎意料,他一直以为杨波想卖个关子带他去见丫头,谁知道见到的却是冯雷。冯雷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依然精神矍烁,记性很好,一眼就认出张解放,他笑道:“小子,十多年没见了,没想到你就是杨波同志给我带来的帮手,看样子你把我这老头子都给忘了。”

张解放惊喜地上前握住冯雷的手说:“冯叔,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你的。”

冯雷招呼他坐下,张解放问道:“冯叔,你是什么时候起来干革命的?”

杨波说:“这事说来话长,哪天我给你慢慢说,总之要不是冯营长,我和丫头早就死在国民党的爪牙手上了。”

冯雷摆摆手说:“以前的事以后再说,目前最紧急的事情就是解决周边的匪患。”

张解放请求道:“请把清镇的赵湘匪部交给我,那边我熟悉。”

冯雷说:“好,我抽调两个连的人协助你剿匪,这是我们能够抽调给你的所有兵力了。”

杨波补充说:“据可靠情报,赵湘手里的兵力不低于五百人。”

张解放笑着说:“赵湘手下都是些乌合之众,两个连够用。”

冯雷点点头,说:“二狗,你千万不要轻敌。”

张解放信誓旦旦地说:“我一直都在在思想上藐视敌人,战略上重视敌人。放心吧,这边不拔除赵湘这颗毒瘤,我就不叫张解放。”

当夜张解放暂住杨波寝室,他向杨波询问丫头的消息,杨波说她去市里的工会工作了,一般他们只有周末才会见面,在谈起他和丫头的终身大事时,杨波有些腼腆,他说准备等匪患解决了就成亲。

过了两天,冯雷把拨给张解放的两个连交给他,一连长宋瑞波,安顺人。指导员陶夏至,盘县人。二连长崔有年和指导员张国庆都是遵义人。宋瑞波和陶夏至、张国庆还不错,就是崔有年对突然从天而降的张解放颇有微词,他当新兵时就是个刺头,平常也只有冯雷压得住,这会突然调到张解放手下,自然相当不服气。

张解放还不知道这两个连的战斗力如何,所以他没有立即前往清镇,先叫部队在原地训练一个星期。

崔有年指着正在练刺杀的战士对张国庆说:“还以为这个张解放有什么三头六臂,每天还不是和我们训练的科目一样,没什么变化。”

张国庆说:“可别这么说,听说张营长也是走过长征路的老兵,在一野那边也是功勋着著。”

崔有年不屑地说:“没见过真本事,吹牛皮谁都会。”

张解放带了多年的兵,每次集合时崔有年的眼睛里总有一股子桀骜不驯,回答话时非常随意,他知道这小子并不服气,不过像崔有年这种刺头见多了,张解放自然有让他心服口服的办法。

这日早上,张解放把队伍集合在训练场上,他掏出自己别在腰上勃朗宁,笑呵呵地说道:“我知道突然新来一个人,一来就坐在大家头上,谁他娘的都不服,换成我也不服。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欢迎挑战,谁要是能赢得了我,这把手枪就是谁的,我拍屁股走人。”

一连的宋瑞波和陶夏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不说话,就在旁边准备看热闹。崔有年拍拍腰带,说道:“张营长,这可是你说的。”他的意思很明显,在这么多人面前,你张解放说出的话可没有反悔赖账的机会了。

张解放笑道:“我张解放一言九鼎,说话算数。”

张国庆拉住崔有年的衣袖说道:“老崔,你干什么!”

崔有年甩开他的手说:“我就想挑战一下张营长。”

张解放背着手,问道:“好!是条汉子,你想和我比什么?”

崔有年说:“射击、拼刺刀,敢不敢?”

张解放笑道:“好。”

贵阳的天气特别好,夏天不热,冬天不冷,至于秋天就跟春天差不多。崔有年拿着一把子弹已经退膛的步枪,装上木头削成的刺刀,这是平常训练用的,木刀前端是圆的,抹了白色石灰粉。

张解放从一名战士手里接过一把步枪,也装上木刺刀。战士们围成一个圆圈,中间就是他俩的擂台。

崔有年大喊一声,轮起步枪就往张解放心窝子送。张解放拼了十几年的刺刀,就连以白刃战为荣的小日本都不知被他拼死了多少,这会崔有年和他拼刺刀,不是自找没趣吗?这个崔有年其实也不简单,1943年参加革命,打了几十场仗,能力不错,就是脾气年暴躁,经常是立一个功犯一次错误,结果就在连长这个位置上来来去去好几次。

张解放抬枪格开他的刺刀,崔有年轮着刺刀又向张解放砸来,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一交手他就知道张解放可不是省油的灯,厉害得很,遂放下轻视之心,抬枪左右连续刺出,张解放不是小肚鸡肠的人,看到崔有年进退有度,进攻凌厉,心里喜欢,也不保留,架住崔有年刺刀转左一扭,崔有年也不是吃素的,一只手放开步枪,轮拳就朝他的面部打去。张解放身体一转,躲开崔有年的拳头,崔有年上两步,轮拳就打,张解放反身一枪刺刀,木刀端刷地一下点在崔有年的胸口,崔有年傻呆呆地低头看了眼胸膛上的石灰粉,片刻,周围发出一声雷鸣般的掌声。

宋瑞波小声对陶夏至说:“这个张营长厉害了,拼刺刀一向是崔有年的强项,他几下就把崔有年干掉了,以后这崔连长得老实点了。”

陶夏至笑道:“还有射击比试,崔连长还有机会。”

宋瑞波摇摇头说:“张营长是二、六军团过贵州时就参加革命的老兵,当年为了冲破国民党反动派几十万大军的围堵,爬雪山过草地,各种恶劣的环境都挺过来了,他会是普通人?崔有年要是能赢,我拿手心煎鸡蛋。”

崔有年拼刺刀输了,脸上一会白一会青,他朝二连的战士们喊道:“把枪靶安放好没有?”

“报告连长,已经准备完毕。”一名排长答道。

得到答案后,崔有年又对张解放说:“营长,你要休息一会不?”

张解放摆摆手,战士们让到两旁观看,俩人走到用石灰撒成的白线前,崔有年问道:“营长,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张解放客气地说:“你先吧。”

“每人三发子弹,分数高者胜。”张国庆提醒道。

1

(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