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十年战争>第四十章 川军和西北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 川军和西北军

小说:十年战争 作者:买菜不给钱 更新时间:2018/11/22 15:03:19

见到鬼子都从自己身后逃跑过去,那个装死的国军站起来,随便捡起地上的一只不枪,跟着追击的队伍追上去,季杨管不了,自己翻了一下身,随即痛的不得了,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在打扫战场时,一营的孟连长发现一直没发现营长,脑袋突然一想,坏事了,难道季杨死了,连忙发疯般的到处找,到处扒躺在地上的尸体,这个不是,那个不是!看着遍地的尸体,孟连长喊道:“全营都给我找季营长啊!快!他好像不见了!!”孟连长喊起来带着他的哭调,本来沉浸在战争胜利的喜悦中的战士一听到营长不见了,连忙去找。

虽然说来到台儿庄不过几天时间,不过大家感觉度日如年,再加上打了几次仗下来,看着有些熟悉的人不在身边,总有点感触,林双得说完后,接着说:“大家这些天都挺累的,不过,我们的敌人是叫嚣着要三个月灭亡我中华的东洋人!以前他们打我们,我们总是守不住,他们打南京的时候,我们走了!他们打徐州南边的时候,我们也走了!这次我们不走了!该走的不是我们了!该走的是矶谷师团了,我们要让他留在这里祭我们死去的弟兄!”林双得越说越来兴致,一口气全部说完!

在座的唐得水,袁世杰,以及刚出院的李北等人,被林双得的话说出了总是搁在他们心里却又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东西,林双得端起碗喝口水,看着大家都看着自己,接着说:“师部颁布的具体进攻地点在这里。”林双得起身,把一张基本上烂了一大块的地图放到桌子上,其他人马上铺平,林双得举起煤油灯,照在地图的中兴,用左手的食指指在一个地方说道:“就是这里,我们只要对这里发起进攻,从而配合北面形成包围之势的国军夹击,包饺子,鬼子的这个师团也就差不多了!”这时袁世杰借着弱光,看着林双得手指压着的那个点说:“咦,这地方和季杨他们今天支援的地方蛮近的!”“对,这也是为什么不让季杨今天撤下来的原因!”唐得水答道,林双得面带微笑看着大家说:“天地国亲师,我们大家供奉在家堂里的,今日国家有难!我们有何可惧!袁世杰,你把我今天晚上讲的话记下来,明天全团的人早上举行大会,为我们团壮行!”

会议开完后,袁世杰望着会议人员走的差不多了,偏过头对林双得和唐得水说:“确定全团的人都参加这场仗吗?”林双得说:“肯定啊!”这是唐得水插上话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怕那鬼子如困兽之斗!”袁世杰点点头,唐得水说道:“的确!就连孙子兵法里都说过:穷寇莫追!我们这次去打鬼子,他们可能要比我们任何一次都要难啃······”还没等唐得水说完,林双得插上话了:“对!就是应为这样,我们才要破釜沉舟,和鬼子死死里的干!打仗就是这样,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们只要谁的心里有点犹豫不决,那他就要被对手弄死!”袁世杰听完,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突然感到一丝恐惧,心里想到:想得如此周到,想必到以后恐怕一山难容二虎啊!

于竞雄这时走出了台儿庄,晚上为了避免目光,所以在山上安营扎寨,他的妹夫坐在他的旁边,于竞雄吃着烤焦的红薯说:“听说台儿庄的日军不行了,差不多要完了!”他妹夫沉默了一会说道:“虽然日军人少,台儿庄大势已定,但是个你要往远的方向看啊!你看,我们和东洋人交战半年不到,我们就已经丢了北平,南京,现在徐州危在旦夕。我知道哥你在担心什么!你怕台儿庄可以赢,你怕你会被政府追查,可是哥,你要相信我,以后的十多年都不会太平的!······”“够了,你别说了,你越说我越烦,要不是你当时动摇我说去上山落草,现在我会陷入这困境吗!”于敬雄发火道。

接着,于竞雄拿出张纸说:“你看,这是今天下午的时候林双得他们派人送过来的信,你看看!”

于敬雄的妹夫接过来一看,上面写道:于兄,深知于兄出走乃是于兄糊涂,且听身边妖言惑众,深知于兄体会,今团部决定,于兄知错而归,前事一笔勾销,且于兄深怀国家大义,乃国家栋梁之才,今出台儿庄之难且不说,就于兄之谋略,唐弟不可落才,于兄归来,共商国家大计,此乃光宗耀祖之举啊! --唐弟书。

于竞雄的妹夫看了,心里顿时没有一点底,手上拿的那张心都在抖个不停,突然跪下来,两只手抓着于竞雄的小腿哭喊道:“哥!哥!你要救我啊,你不能把我给卖了啊!哥!”于竞雄看着自己的妹夫眼泪哇哇的流,鼻涕都快流到嘴里去了!叹口气说:“没办法!你说我们不回去的话我们去哪里?落草?现在台儿庄周围军队集结极多,我们这么多人,别人谁认不出来?”于竞雄妹夫听到于竞雄这么说连忙说道:“哥!哥!你别杀我,你找一个当替死鬼可以吗?我不想死啊!哥!你好有你妹妹啊,你还有你的两个侄子啊!他们这么小可不能就没有了爹啊!”于竞雄听完,想到自己的妹妹他们,想了想说:“好!那就找一个替死鬼!”然而,于竞雄想不到的是,他营里面的已经开始谋反要杀了他!

季杨这时守在刚修好的一个简陋的工事里,受伤的腰好了一大半,就是弯下腰时就疼得不得了!旁边就是严团长,严团长此时和着他的五十多号部下蹲着吃着捧在手上的米饭,季杨看着他们吃的狼吐虎咽,完全不管手上的泥巴?这米饭还是林双得让团里把剩下来的大米全煮了,今天和明天吃顿好的,关于明天总进攻的事季杨也知道了,不过却没有告诉严团长,季阳看着眼前的这群人,衣衫褴褛,军服上面全是泥巴和干了的血,两者混合在一起,最鲜明的还是川军,那脏兮兮的军服还好多处都打了补丁,要不是背上的那支枪,和脑袋上带着的军帽,基本都分不清这是当兵的还是农民,不过那些带着军帽的四川兵打仗的时候都会带上钢盔,有鬼子的,也有国军的,季杨下午时曾问过一个四川娃,大概十多岁,那个四川娃说:“打仗带这钢帽挡子弹的,季杨问你们部队里面不发吗?”那个四川娃脸上有点胆却,小声说:“这些都不是发的,出四川的时候,只有这身军服和军帽,连鞋子都还是草鞋,带着的是把打鸟的枪!”季杨当时就惊讶了,始终想不到他们原来是这样子,想着自己当兵以来都是崭新的军服,配上中正式,有鞋子,有钢盔。季杨接着问:“不是,你们这些东西都不发的吗?”那个川娃子说道:“我们出川的时候,我们长官说了,只要我们出了川,就有棉衣服,有新鞋子,有好枪,又不会卡壳的子弹,有大夫救命。”那四川娃说到这,眼泪不禁流出来了,接着说:“可哪个晓得,我们坐船到了上海,什么东西都不给,就让我们去和东洋鬼子打仗!我好多弟兄被杀死的时候手上拿着的是块砖头!”季杨彻底震惊了,实在没想到啊,心中不免对这些川军友军多出了些同情,于是,今晚上团部拿过来的白米饭季杨让严团长和他剩下来的五十号人一起吃,也许是太久都没吃到米饭了,木桶里的米饭都不用钢盔盛,直接把手往脏兮兮的军服上一擦,用手捧着打过来的饭,蹲着埋头就是吃!

季杨望着脑袋上的夜空,黑漆漆的,倒是和台儿庄的火光相印,独有一种味道!林双得这一晚上睡不好,半夜里醒来了八九次,之后醒来就再也睡不着,没过多久天就泛起了鱼肚白。

早上七点全团吃完早饭后,林双得站在团里的誓师会上,身边的袁世杰正在念昨天晚上写的手稿,基本就是林双得昨天晚上讲的原话,不过就算念第二遍,望着台下几百号士兵,愈发的融合到了场面当中,袁世杰讲完,退到后面去,示意林双得发言,来林双得往前面走了几步,看着几百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自己!严肃的说:“今天,是我们和台儿庄里的小鬼子最后一场战斗,也是我们最艰险的一场战斗,是否成败就看这一战,赢了,我们就大块吃肉,大块喝酒,输了,我们的身后的百姓”林双得用手指着后边的方向接着说:“我们的家人,我们的亲人,就要被鬼子蹂躏,杀害!今天,我林双得在此与各位将士同日军一战,决不后退,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团长牺牲,副团接职,副团牺牲,营长接职,我二十三团绝对没有一个孬种!就算我们全死光,也不能让鬼子从我们这里过去!杀!”下面的士兵完全被林双得的讲话感染了,栓紧拳头,高高举起喊道:“杀杀杀!”

季杨早上五点就起来,也许是太激动了!起来之后就整装军队,吃了干粮,等待团里林双得他们的到来!严团长自然也都起来了,看到季杨他们营都在分子弹和手榴弹等等,季杨看到自己手下的一个兵的腰间别了两把刺刀,便走过去拍了那个人的肩膀,那人一回头,季杨问道:“兄弟!你那刺刀可不可以给我一把,我昨天拼刀的时候弄丢了!”那个兵一看是营长找自己要刺刀,连忙抽出来一把递给季杨说:“营长,给!”季杨拿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谢谢了,兄弟!”还想说什么,这时严团长走过来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瞒着我!”

0

第四十章 川军和西北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