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三国会武功>第三十八章天罡张文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八章天罡张文远

小说:三国会武功 作者:你桔哥 更新时间:2018/9/14 23:48:49

  次日并州八万大军浩浩荡荡连成一线,与匈奴二十万大军对峙当场,旌旗下丁原居中,张辽,高顺等位列一旁。

  纵使这些时日以来,丁原不断设计败于匈奴手下,但这种大规模的军团作战,冒顿还是没有示以轻心,而是严阵以待!

  然而阵虽好,人却不行,这段日子以来,丁原的不断示弱,还是发挥了很大作用,不少部落军,还是一如既往的散漫,而其中匈奴前锋乌图木就是典型代表。

  还不待冒顿发令,乌图木就急不可耐的驾马上前,狂妄道:“汉军的弱鸡们,可敢与某家一战!”

  闻此言,丁原开心的笑了出来,有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乌图木就是这股东风啊!当即丁原对一旁的张辽说道:“文远你且上去与其一战,打出我汉家儿郎的威风来,让他们知道,我并州除了战神吕奉先外还有一个天罡张文远!”

  有道是“士为知己者死!”张辽闻此言,心中激动万分,当即道:“建阳公请放心,末将三合之内,定将其斩于马下!”

  丁原闻言,大笑不已,笑道:“文远放心前去,且看老夫为你擂鼓助威!”

  张辽正待说话,却不想乌图木久不见人呼应,只见丁原等谈笑有声,乌图木直感觉自己被轻视了一般,当即怒喝道:“偌大汉家,居然无一勇士,敢与某家一战!可悲!可叹!”

  

  听闻乌图木如此猖狂的话语,丁原不禁震怒万分,怒极反笑道:“文远,一切都交给你了!”说完便走向一旁的战鼓处,准备为其助威。

  张辽闻言,一身气势凝聚到极致,手提黄龙钩镰刀,怒喝道:“贼子休的猖狂,今日某家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绝望!”说完张辽便策马扬刀向乌图木奔去!

  乌图木见来人是张辽,大笑不止,虽无话语,但这一切在张辽眼里看来,那就是无言的蔑视。

  张辽顿时狂暴了,想他张辽十二岁戎马边疆,至今已有十六载年华,一身武艺,不说惊天动地,那也是世间难衡抗手,毕竟他天罡张文远,可不是浪的虚名,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可都是他一刀一枪从沙场中拼出来的,葬于其手下的亡魂,不说八千也有一万啦!

  沙场之中,斗将台上,也没过多话语,张辽和乌图木,便携冲锋之势,交战在一起,然而交手不过一合,乌图木手中狼牙棒,便不敌张辽手中黄龙钩镰刀,断之!

  乌图木顿时大惊失色,张辽见此大笑不已,借其势,回马一记拖刀斩,斩其于马下!有道是:“三军摆战擂中间,张辽扬武呈其威,惊天一记拖刀斩,瞬斩贼将在此间”

  

  丁原见张辽两合斩将于马下,大笑不已,手中鼓棒,点落如雷,与此同时更是大笑道:“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张大将军!”

  反之,匈奴这边见乌图木不过两合便被张辽斩于马下,心中大惊,一时竟无人,敢于前去迎战第二场。冒顿见此,不由大怒,吼道:“斩汉将者,赏金千两,美酒百坛,汉女十名!”

  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听闻如此重商,匈奴一连杀出十位战将,或舞刀,或扬剑,或击枪,不一而论。

  十将策马迎战,何等声势,只见气势所至,扬尘百丈,狼烟冲天,然而于此张辽,只是轻轻眯了一下眼睛,淡淡说了一句:“一群土鸡瓦狗,徒增某家刀下亡魂!”

  匈奴十将,虽良莠不齐,低者堪至顶尖,但强者亦位列宗师。

  …

  张辽虽勇,却不过一人,却缘何有此信心呢?

  这一切就不得不从其手中神兵说起,张辽手中黄龙钩镰刀乃由天外陨石所铸,天外陨石非凡火所能融,张辽便交由其师张道陵用三昧真火煅烧此石,足足七七四十九天才化成石液,然液成之际,天助其威,云中一条黄龙,闪入其中,其兵未成,兵魂已现,可谓功成造化!张道陵见此,也大喜,直道:“造化!”随后请来当世铸兵大家,欧治子传人浦沅,铸造此兵,历时七日方成。刀成之日,天降祥瑞,龙腾与云野。

  此刀长六尺(约一百四十四公分),刀身长四尺,刀背上有钩弯出,在打斗中可以钩住对方兵器,刀刃非常锋利,刀身洁白,隐隐有黄龙吞月形状,护嘴为一龙头,刀柄做成龙身,就如黄龙口中含着刀刃一般,

 后世有诗赞道“黄龙宝刀世无双,非铁非铜非凡钢,黄龙一吟化刀上,张辽手中惹尘光!”

  …

  

  不过瞬间匈奴十将便冲杀到跟前,手舞兵刃,状如疯魔,张辽见此,却也不慌,只是拿其手中黄龙钩镰刀,淡淡的说了一句:“老朋友,又要麻烦你啦!”神兵有灵,龙纹一闪,遍布刀身。《黄河落日斩》

  《黄河落日斩》:刀舞其势,灵显其光,于万军中破敌,于生死间立命。造化神兵技,专属张辽。

  张辽先发在手,刀势成河,如大日般侵来,给匈奴以无尽的绝望,似陷大漠黄沙之境。然匈奴十将,也并非酒囊饭桶之辈,于此绝境中,也不言败,纷纷使出当家绝技,以应此局,然其手中不过凡铁,又怎敌造化之威。

  是以,兵显极威,于意成之时,刀落之际,断其首尾,刹时血光漫天,洒落人间,张辽沐浴其间,有如人间修罗,此战张辽胜,十将亡。

  斗将台上,首合不过三,二合斩于瞬间,可谓辉煌大胜,军阵对峙之间,天地之力加于汉军,匈奴只余其势,再无其力。

  适时,丁原战鼓扬点,全军出击,八健将余七者各显神通,纵横一时,所向披靡。

  匈奴部落联军,一败再败,不敢承认其事实,军心受到大幅度打击,冒顿见此,亦是长叹不已,直道:“兴有兵仙在世,才能教我!”

  两军对垒,首决气势,再论军心,后比勇武,然三者,汉军全占矣!匈奴面对此等局势,根本无力回天,只能束手待毙。

  然而枭雄者,百代之英杰,匈奴冒顿,虽不长于才华,却以决断明于世间。

  屁股决定脑袋!冒顿居其位,自是不能不管,主帅技《大漠狼烟》发动。

  《大漠狼烟》:人者,精气神,精者气血狼烟,勇武异常,食气者神明长寿,不食者不死而神,神明者,不以物语,非常道!”

  此技一经发动,匈奴联军,一改颓废之势,转而精神异常,亢奋无比,可谓古代版的振奋剂。

  子不语怪力以乱神!丁原见此,当即就是一道儒家圣技《内圣外王》斩其根,平其心。

  《内圣外王》:儒家哲学之道,起于庄周,盛于世间。“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为圣。“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为王。

  圣王者,圣有所修不以外力乱其心,故此冒顿之《大漠狼烟》不攻自破,王者兴天下之师伐无道,故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保家卫国,匹夫有责,御异族于国门之外,守子民一片清平,还他一片安乐,铸那十里繁华,道他别无所求!

  此番谋战胜者,丁原也,然全军帅者,掌中军,握全局,不可妄动,故张辽披血甲,策马扬刀在前,狼骑携天地之势在后!

  张辽之武,冠绝此间战场,本就豪情万丈的心,更是有增无减,只见其策马冲锋,手中钩镰刀舞作弯月图,道尽那阴晴圆缺,诉尽那人生百味。这正是张辽武艺大成之作《神月屠》。

  月屠人间,或挑,或勾,或划,不过瞬间,便已突破匈奴前军,直冲中军冒顿而去。

  冒顿见此,大惊失色,连忙大喝道:“斩贼将者,赏金万两,美酒千坛,汉女百名。”

  闻此言,本来还有些畏惧张辽之威,不敢上前的匈奴战将,纷纷上前,一时间匈奴士宫战将嘴里哇哇大叫着,如雨般冲向张辽,誓要将其斩于马下。

  好一个张辽,面对此等绝境,却还是恍若无人般,冲杀在前,仿佛迎面而来的不是一群猛虎,而是一群绵羊!

  冒顿见此,感叹其勇武的同时,却也更加坚定了除去其的决心,毕竟一个战神吕奉先就够他们吃一壶了,要是还来个天罡张文远,那简直可以不要打啦,直接回家洗洗睡啦!

  曹性,魏续,高顺等七人,见张辽被困于阵中,且诸将围之,不由大怒,一个个的使出了浑身解数向前冲去,誓要解救兄弟于危难之中。

  面对匈奴诸将的合围,张辽心中要说不慌那也是假的,不过一想到奉先临走前,将这里交给我,建阳公亲自擂鼓助威,并赞称:“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张大将军!”

  张辽心中不由就一股热血沸腾,握紧了手中黄龙钩镰刀,默道:“来吧!看看谁的命更硬吧!”《黄河落日斩》

  

  

  

  

0

第三十八章天罡张文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