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之东北崛起>第一章 梦回北大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梦回北大营

小说:抗日之东北崛起 作者:品茗闲人 更新时间:2018/7/24 15:09:15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将张天宇惊醒。

张天宇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床上,入眼处是一个简陋的屋子,在昏暗的油灯照射下,看不远处,近处一个瘦弱的少年,穿着一身灰布的军装,站在床前,观察着自己。

“参谋长。你醒了!”少年看到张天宇睁开眼睛,高兴的欢叫着。远处不时传来爆炸声和枪声,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诡秘。

“我这是在哪里?这是怎么回事?”张天宇一片迷茫。

昨天晚上几个老朋友聚会,在一起多喝了几杯,一觉醒来,怎么就到这里了?

这是头脑一片混乱,各种信息纷沓而至,头疼欲裂。室外枪炮声愈演愈烈,旁边的小兵也在不断的呼叫着,可张天宇却进入了另一种厮杀的情景中。

张天宇是一个商人,这一生做过很多种生意,靠自己在商海中几十年的打拼,算是有了一点微薄的家业,人也接近半百了,本来雄心壮志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已消退了。可谁想在一场消遣的酒后,竟然灵魂穿越了,附在八十多年前一个同叫张天宇的东北军军官的身上。

张天宇,男,23岁,东北军独立第七旅620团少校参谋。

现在是1931年9月18日夜。

这是什么呀。自己本来是和平时期的商人,穿越到一个旧军官的身上,而且还在中华民族最困苦的时刻,咿咿呀呀~·~~

不过幸运的是这个旧军官身手却不错。

张天宇融合了这个旧军官的思想,理清了脉络,反而有些欢喜。

这个张天宇出身贫寒之家,是家中唯一儿子,少年聪颖,学文练武,识大体,有大局观,十七岁从军,十九岁就考入东北讲武堂,两年后已优异成绩毕业并被报送德国慕尼黑军官陆军学院学习军事,刚回国没几天,分配到王铁汉的620团任参谋,还没等施展抱负,就赶上了九一八,日军侵犯北大营。

熟悉那段屈辱历史的张天宇在现在社会就痛恨日本。

中华民族再艰难,也不是你们小日本所能征服的。

十四年抗战,中华民族遭到了多大创伤。

历史不能忘记!

现代社会,张天宇就号召大家不买日本车,不去日本旅游,抵制日货,是一个十足的愤青。

忘记历史就代表忘记祖宗。

那个年代,张天宇就幻想踏马富士山,扬鞭东京城。想不到一场小酒,把自己带到了这个屈辱但火热的年代。

小日本,东洋小矬子,爷爷来了,不会让你们好的。

张天宇自臆测着,室外枪炮声却一直没有停歇,小勤务员努力呼叫着,却不见张天宇有什么反应,甘自着急没有办法。

这时房门“碰”的一声被撞开,小勤务兵回头一看,一个身穿黄色军装的小个子军人,端着带有明晃晃刺刀的步枪闯了进来。他张嘴大叫“参谋长...”,话音未落,当先那个日本士兵的刺刀就戳进了他的胸口,他一脸的惊愕和不甘,倒了下去。

“顺子...”,张天宇恍惚间叫出了小勤务兵名字,可小勤务兵已经离开了他。

为首的那个日本兵见床上有人,狞叫着端着带血的刺刀扑了过了。

眼望着那狰狞的面孔,张天宇下意识的用手摸到腰间,随手抽出一支手枪来,扣动扳机,一声清脆的枪响,那个小个子日军士兵应声倒地。

“顺子。”张天宇再度大叫一声,从床上爬起,扑倒地上,抱起了这个瘦弱的勤务兵。

这一生的一切一切,似乎要马上在张天宇脑海中翻滚。

自己刚到620团没有几天,对一切都很陌生,这个瘦弱又有些胆小的勤务兵是自己最贴近的人。自己虽然没有跟他耐心的说过几次话,但他总是默默的为自己端茶倒水,端汤送饭,不声不响的跟在自己身边,像一个影子,贴自己很近很近......现在,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在自己眼前消失,令他的心在流血。

和平年代,张天宇虽经过多少次送葬,但总安慰自己,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可是,现在,在他眼前,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没了,他还那么小,还是个孩子,让张天宇情何以堪?

张天宇抱起顺子,把他轻轻放在床上,拉过被来,慢慢给他盖上。

小日本,你们欠中国人的血,一定要血债血偿!

张天宇整理一下自己的军装,将自己心爱的勃朗宁手枪插入枪套里,又在床里摸出一盒子弹装到衣兜里,来到日本兵尸体前,解开他的武装带,连同子弹带一起扎到自己腰间,端起那只三八式步枪,昂头走出自己的房间。

张天宇要在这屈辱之夜,燃烧自己血热的光芒。

炮声已经不多了,枪声却越来越紧,喊叫声,厮杀声不绝于耳。

张天宇从后来的历史了解到,当天晚上,东北军参谋长荣臻下令,“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在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对进入营房的日军,任何人不准开枪还击,谁惹事,谁负责。”

这是一个多么荒诞的命令呀。

一时间,一场没有抵抗的屠杀开始了。据史料记载,日本兵一开始都是用刺刀扎,东北军士兵赤手空拳,被扎死的很多,钻到床下的士兵都被机关枪扫射而死。

区区几百名日军士兵,在上万人的北大营横冲直撞,杀人越货。

作为现代人,张天宇鄙视少帅和他的东北军,不是他的不抵抗政策,官东军能不能占领东北,会不会有后来的七七事变都很难说,中国的历史极有可能是另一个走向。可就是这样一个败家子,民族败类,将东北的大好河山拱手送给了日本人,置东北的三千万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将日本财狼养肥养壮,进而侵犯了整个中国。

祸害千年呀!

张天宇知道,自己的力量是那样渺小,他阻止不了九一八事变的发生,阻止不了东北沦陷,阻止不了历史车轮的前进,他所能做的也就仅仅是多救几个同袍,多杀几个敌人,仅此而已。

张浩刚刚从讲武堂毕业,分到620团做见习排长,今晚事变发生后,上级收缴了他们排的武器,他十分不解,但又不能不服从,为了安慰战士,他来到士兵宿舍,刚跟士兵说几句话,就闯进来三名全部武装的日军士兵,他们进来二话不说,端着明晃晃的刺刀,见人就捅,顷刻间有几名东北军士兵倒在血泊之中,剩下士兵惊恐向里面躲避,张浩大喊住手,挺身而出,还没等他说话,一名日军端着刺刀向他扑来,好在是他身手敏捷,轻灵的躲过这一刺,伸手抓住枪管,飞起一脚将那个士兵踹倒,另一名士兵端枪冲了过来,还没等他抵挡,一声清脆的枪声,眼见那个日军胸口溅出一团血花,仰面跌倒。与此同时,屋内一个日军士兵的刺刀扎在一个东北军士兵的身上,那名士兵临死牢牢抓住枪管,那个日军士兵一时抽不出枪来,旁边一个东北军士兵突然跃起,用手臂死死的勒住那个日军士兵脖子,这一下,附近的几个东北军的士兵一拥而上,将那个士兵按倒在地,一顿拳打脚踢,眼见活不成了。

被张浩踹到的日军一翻身爬起,就要朝门口跑去,张浩一反手,三八步枪子弹上膛,扣动扳机,随着枪响,那名日军扑倒在门外。

门口一个日军端着歪把子机枪,想冲进来,但见寒光一闪,一把锋利的刺刀已经割破了他的脖子,他软绵绵的倒下。

门外火光中,一个看起来不算很高大的男人,单手拿着步枪,枪尖刺刀上滴着血,屹立在门口。

“张参谋...”张浩认识,这是刚来没几天的团参谋长张天宇。

“你们拿起武器突围吧,别在这里送死。”

张天宇不愿多说,持枪转身进入黑暗之中。

“救命啊!救命啊!”

吴慧惊恐的叫着,拼命在黑暗中奔跑。

后面有两个日军士兵叽哩哇啦的叫着,跟在后面追赶着。

天黑路暗,在心惊胆跳中。吴慧失脚摔倒在地,脚脖处传来钻心的疼痛,比这痛苦的心灵上巨大的恐惧。

两名日军已经冲到跟前,嗷嗷叫着扔下枪朝吴慧扑来。

吴慧惊吓中闭上了眼睛,突然感到面上一热,一股热流扑倒脸上。

“你没事吧?”一个略带磁性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吴慧睁开眼睛,借着月光,看到一个英俊的男人在注视着自己。

“张参谋长?谢谢你救了我。”吴慧的声音有些无力。

作为团通讯干事的吴慧,在团部见过几次张天宇,虽没有当面说过话,但印象还是蛮不错的。

张天宇摸摸鼻子,苦笑一下,这个前身还是比较有名的,这一路上不少人都认识自己。可是他更满意前身的身手,毕竟一路上他杀了不少日军,纯靠这身过硬的军事本领。

现在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张天宇急于摆脱现在的危险,但对面前这个女军官却不能不管。

“你的脚怎么样?能走吗?”

吴慧试着住地爬起来,结果脚下传来一下刺骨的疼痛,使她忍不住惊叫一声,又倒在地上。

脚脖子崴了。

张天宇微微邹一下眉头,这下麻烦了。

无论是穿越前还是现在,张天宇心底都是善良的,让他把一个少女扔到这里不管,自己独自逃生那是不可能的。

他想了一下,伏下身来,对吴慧说道:“来,上我身上,我背你走。”

吴慧自打记事开始,一直跟母亲在一起,就是父亲他都很少接触,虽然到奉天上学,到从军,跟男人说话多了不少,但从没有跟男人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张天宇要主动背她,她心里十分的忙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快点,别磨蹭,一会小鬼子来了。”张天宇命令道。

这话管用,吴慧一机灵,不自觉的伸出手来搂住张天宇的脖子,张天宇一挺身,将她背起,双手向后搂住她的大腿,向前走去。

吴慧只感到身上腿上传来阵阵暖流,心里说不出舒服,一时忘了脚脖子上的痛楚,脸上火红火烫,只是黑夜之中,周围有没有人,看不到罢了。

张天宇到没有感到什么不妥,今天的事让他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只是一门心思离开北大营这是非之地,日后想办法拉起队伍来抗日,无论如何不能让小日本好过了。

“排长,我没子弹了。”

“我也没了。”

望着身边的战士,张横心在滴血。

这群只有十八九岁的青年,今天就要战死在这里吗?

要不是自己杀了几个日本士兵,夺来几只步枪,可能还坚持不到这时。

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弟兄们,你们怕死吗?”张横环顾周围的战士。

“排长,我不怕。”

“排长。我已经打死一个鬼子了,够本了。”

“排长,我们跟你一起,什么都不怕。”

......

张横出身贫寒人家,凭着一身过硬本领,在不到三年里,由一个大头兵熬到排长这个位置,他记住自己的出身,从不对士兵打骂,把每一个士兵都当成自己的兄弟,因此也深受士兵的喜爱。

“弟兄们,小鬼子欺负我们没种,今天突袭北大营,我们混蛋长官让我们挺着死,我们能答应吗?”

“不能,不能!”

虽只有三十多人,但大家回答响亮,声震云霄。

“好!弟兄们,虽然我们没有子弹,但我们有刺刀,有双手,我们跟小鬼子拼了!”

“拼了,拼了!”

对面小鬼子见这里没有反击的枪声,枪声也渐渐停下来。

张横长身而起,手握钢枪,对小鬼子喊道:“小鬼子,有种出来。”

日本士兵深受军国主义和武士道精神熏陶,崇尚武力,习惯刺刀见红,见到中国军人端着钢枪走出掩体,也纷纷叫着端枪冲出来。

本来日本士兵只有十余人,东北军这里足有接近四十人,可是日本士兵经过残酷的训练,在拼刺上有足够的实力,东北军的士兵远不是对手。一时之间,呼喝声.惨叫声此起披伏,双方展开了惨烈的白刃战。

小六子才十六岁,当兵三个月,哪见过这种场面,他在吴大个子的身后,眼见着血肉横飞的场面,吓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小鬼子将刺刀深深的扎到吴大个子身上,吴大个子大吼一声,双手紧紧抓住刺刀,小鬼子想抽也抽不回来,急的哇哇大叫,这时,六子身后穿出一个人来,一抬手一枪将这个小鬼子击毙在地。紧接着挥手间,清脆的枪声不断响起,每一声枪响,一个小鬼子就应声倒地,转瞬间,六七个小鬼子被击毙,剩下几个鬼子在张横和战士们的努力下,也都魂归东瀛了。

“张参谋,是你?!”张横惊喜的叫出来。

“张横,好样的!快打扫战场,带弟兄们突围。”及时赶来的正是张天宇。

这一路他解围了好几股东北军,刚才听到张横这番大义凛然的话,不由从心里喜欢上这个粗壮的汉子。

“是。”张横敬了个军礼。“弟兄们,捡起枪和子弹,我们杀出去!”

张天宇还了一个军礼,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到黑暗中去,背起吴慧,向着黑暗中摸索前行。

经过一个多小时奔走,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枪炮声.厮杀声渐渐听不到了,张天宇也已气喘吁吁,浑身乏力了。饶是这辈子军队训练铁打的身子骨,此时也感到十分的吃力。

“张参谋,歇歇吧。要不我试试能不能走。”吴慧充满歉意。

“呵呵,还真是累了,不过我们已经远离北大营了,就在这里歇歇吧。”张天宇放下吴慧,看了一眼四周,见周围有些低矮的茅草房和为数不多青瓦房,但实在认不出这是哪里。上辈子对沈阳就不熟悉,这辈子刚到这里,更是哪里也找不到。

“这是哪里?吴干事知道吗?”

“天太黑了。我也说不好这是哪里。”吴慧歉意的说道。

13

第一章 梦回北大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