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之东北崛起>第三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小说:抗日之东北崛起 作者:品茗闲人 更新时间:2018/7/25 15:07:34

万事具备。

  晚饭后,张天宇安排田春生和李汉明一起开那辆t型福特,带血食物和武器弹药在朝阳街附近埋伏等待。自己这边一得手就一起冲出城去,奔辽西方向突围。

  吴慧坚决要跟着一起走,想来她的家也在辽西,留在奉天太不安全,耐不住她的恳求,张天宇就答应她跟着田春生一起在福特车里等着。

  李汉明妻子和孩子在家,没有带走,闲人太多,不利于战斗和撤退,特别是女人和孩子会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妻子通明达理,也没有多说什么。但说好一旦站稳脚跟就接他们去。

  之所以去辽西。一来张天宇知道辽西是1932年底才被日军占领,现在日军还顾不上那里,去了那里,可以有一段时间让自己发展的时机。二来李汉明有个老同学也是老朋友在辽西一带很有威望,借助他的势力,发展起来能更快一些。

  张天宇和宋青林.付千言每人携带一只花机关,二百发子弹,黄明则更爱98k,也带了二百发子弹,四个人每人带两只短枪,作为主力,去与马罗锅会和。

  真正的考验就要开始了。

  夜很黑,风吹来有些冷,阴云密布,看起来有可能要下大雨,伸手难见五指。

  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

  张天宇四人摸黑来到了距离边生银行不足百米的一个胡同口。紧握着花机关,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就见不远处有一个火星在晃动,付千言撮起嘴来,轻轻吹了个口哨,一个黑影从阴暗中走了过来。

  “少爷,是你吗?”声音低沉。

  “马伯,是我。”

  一个弓着身子的黑影来到跟前:“你们来的真是时候,现在楼里就十几个小鬼子,浪人晚上都撤了,那辆汽车还在,没有开走,省的去金库自己搬运了。”

  这真是个好消息。

  “马伯,我们怎么进去?”

  “跟我来,有一个秘密通道。”

  马罗锅在前带路,四个人猫着腰端着枪悄悄的跟着。

  穿过一个狭小的胡同,在一个院墙外停了下来,马罗锅走到门口,轻轻的打开了门,大家进到院子里。

  “这是大帅府的一个耳房,大帅府的人都跑了,现在院子里没有人。我在这生活十几年,对这里很熟悉,你们跟我来。”

  说完头前带路,大家紧跟着走了进去。

  拐过几个弯,在一个墙角下停下来。

  看样子这是个马棚,但已看不到马了。

  马棚旁有个水井,马罗锅摇下辘轳,将绳子放下,说:“秘密通道就在这里。”

  说完,他先抓住绳子,缓缓向下滑去。

  大家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

  不一会,井里传来马罗锅的声音,招呼大家下去。

  付千言与马罗锅感情甚好,不疑有它,当先下去。

  张天宇第二个跟着下去,只见下到二十丈左右,旁边露出一个洞口,马罗锅和付千言拿着火把,一起抓着绳子把张天宇拽了进来。

  马罗锅解释道:“修边生银行时,这口井是给里面施工用的,张大帅疑心很重,修好银行后,留下这口井,又挖个地道,直通银行里面,防止哪一天有人劫持银行,可在这里秘密反攻。张大帅没用上,今天你们用上了。”

  说话间,宋青林和黄明也下来了。

  马罗锅拿着火把在前引路,几个人鱼贯而行。

  地道并不长,但这几个人都感到是那么的漫长。

  没有多长时间,马罗锅在地道尽头停下,他攀着一个简陋的梯子向上爬去,伸手推开一个盖子,大家跟着上去,是一个堆满杂物的房间。

  “到了,这是银行地下的储物间。”

  他走到门口,轻轻的推开房门,门无声的打开了,走廊里昏暗的灯光传了进来。

  张天宇率先出来,端着花机关,警惕的观察,长长的走廊没有任何动静。

  沿着走廊向前走去,没有多远,有一个水泥的楼梯,顺着楼梯上来,听到有几个日本人在叽哩哇啦的大声说话,张天宇不懂日语,目视宋青林,宋青林侧耳细听,消声说道:“这几个可能是士兵,他们在喝酒,说些家乡的事,可能想家了。”

  正说着,一个日本兵可能尿急,从前厅走了过来,大家急忙伏在楼梯之下,就着阴暗的灯光,看着日本兵渐渐走近。

  日本人没费吹灰之力占领北大营,又在黑龙会浪人的帮助下,顺手拿下边生银行,早已放弃了警惕,这个小兵哼着家乡的小曲,目中无人的走来,路过地下室楼梯都没有看一眼。

  他就没有想到,这就是他的末日。

  作为在德国受过军训的黄明,冲张天宇打个只有在德国军训过的人才懂得的手势,得到回应后,直接悄无声息的冲了过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割断了日兵的喉咙,黄明的手也捂住他的喉咙,他至死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

  走廊那端说话声依旧,根本没人察觉。几个人静悄悄向前厅摸去。

  到前厅一看,在门卫房里有两个日本兵正在唠家常,三只步枪立在墙边。

  张天宇会以,宋青林和黄明趁日本兵没有回头的工夫,闪电般冲出,两把匕首插进他们的喉咙。

  到死他们也没有发出一点动静来。

  张天宇端着枪警惕着看着四周,跟着过来。

  付千言也端着枪,学着张天宇的样子,从黑暗中走出。

  只有马罗锅依旧慢吞吞出来,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戒备楼上。”张天宇向付千言命令道。

  付千言把花机关枪口对准上楼的楼梯。才十九岁的他今天度过了人生最难忘的一天,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虽然他出身在富贵之家,也早就摸过各种枪,但真正第一次面对血腥的时候。他的喉咙发干,心里一阵恐慌。

  他在安慰自己,这些日本强盗该死,这是他们应有的下场。

  但心虚是避免不了的。

  反之,作为军人出身的宋青林和黄明没有这些心里压力,收拾完这屋里的两个鬼子,他们端枪看向院子里。

  院子里有一盏照明灯把整个院子照的通明。

  偌大个院子里,空空荡荡,只有一辆日本造的两吨半的货车孤零零的停在楼后门的门前。

  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组织首领,头山满和内田良平根本就没有想到今天他们给张天宇创造一个天赐良机。

  头山满和内田良平在原玄洋社基础上成立,目的在于谋取黑龙江流域为日本领土,其会名即从黑龙江而来。后一度与孙中山等革命党人展开合作,图谋推翻中国清朝政府。黑龙会早年目标是与俄国开战,霸占中国东三省,并逐步控制蒙古和西伯利亚。这是一个凶恶的侵华组织。可笑的是孙中山的同盟会竟是黑龙会扶植起来的组织。要不然孙中山1906年以来曾对日本朝野人士游说,以中国革命后在长城以南建国,满蒙让给日本,作为日本援助中国革命的报酬。说中国有十八个省足以。国人还把他视作国父,真是可笑。

  但这与本书无关。

  九一八事变,黑龙会积极参与,在日军攻打北大营的时候,头山满就秘密命令黑龙会下属的日本浪人及时占领了边生银行,控制住银行里的黄金和外汇,并装了整整一车,准备拉走,作为黑龙会日后发展的资金。

  但这个美好的愿望被土肥原、河本大作给破坏了。

  土肥原、河本大作要把东三省控制起来,没有资金万万不能,同时资金还要奉献给日本天皇,以取得天皇的恩准,方便进一步发展满洲计划。

  在他们干扰之下,黑龙会虽然装了一车的黄金和外汇,来不及运走就被留下了,一气之下,黑龙会成员撤出了边生银行,这车黄金和外汇也没卸下,就停到门口。

  谁也没有想到这成了张天宇抗日的第一桶金。

  汽车的右手边有一个警卫房,屋内灯火通明,能看到有五六个日军士兵在屋里活动,不时有人监察院里,看是否有动静。

  张天宇示意宋青林和黄明摸到警卫房窗下,持枪监视里面动静,马罗锅和付千言潜行到大门口,随时准备开门,他自己悄悄的摸到汽车下,用手试试,汽车门无声打开,,迅速钻了进去。

  这是一辆旧式汽车,载重2.5吨,张天宇开惯了现代的汽车,但对这古董汽车还是有点了解的,他拆下方向盘下面的的几根电线,挨个试试,突然汽车一阵突突,打火成功了。

  汽车发动机一响,形成了信号,宋青林和黄明立即起身,一把花机关,一只98k,一起向警卫房里的日军射去,但听得“哒哒哒”和“砰砰”的枪声,屋子里日军纷纷倒在血泊之中。

  张天宇一脚油门,汽车冲了过来,还没等站稳,两个人就翻身跃进了车厢。

  马罗锅和付千言奋力打开银行大门,但因为门太重了,开的有些慢,汽车不得不在门前停下,宋青林和黄明把枪背在背上,跳下车来,跟着一起推动大门。

  这时,楼里警报声大作,十几个鬼子端枪从楼里冲出,张天宇身在探出车窗,反身用花机关打出一梭子子弹,有三四个鬼子被射中倒下,没有被射中的鬼子纷纷就地还击,张天宇缩回身子没有被打中,但在门口推大门的四个人却没有那么幸运。

  宋青林和黄明毕竟受过极为专业的训练,军事素养极高,就地打滚躲过子弹,马罗锅和付千言则不行了,动作稍慢,被子弹打中。

  大门已全部打开,张天宇开车到跟前,喊道:“快上车!”

  宋青林回身用花机关点射压制日军,黄明架起付千言上了驾驶室。

  马罗锅大声喊道:“少爷快走,不要管我。”

  在地上艰难的爬行,向着楼门口的日军喊道:“小鬼子,我吵你姥姥。”

  付千言大叫着:“马伯......”

  宋青林过去要伸手拉老人,却见老人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抓着一棵手榴弹,弹体冒出了缕缕青烟,大喝道:“快走!”

  宋青林不敢犹豫,抓着车厢,飞身跳了进去。

  张天宇也看出异样,叹息一声,一脚油门,车怪叫一声,冲出大门,而后听到一声爆炸声,车里人都不由得心中一凛,付千言放生痛哭。

  马罗锅用他并不算健壮的身躯,赢得了一个伟岸的名字---抗日烈士!

  多年以后,张天宇回想起这一刻。还唏嘘不已,赞叹他是抗日第一位烈士,是对抗日有大功的人。

  付千言更是念念不忘,他把自己出生的第一个儿子起名叫马继祖,意思就是永远不忘这个带他像亲生儿子似的慈祥老人!

  硝烟还未散尽,几名日军就冲出来,向远去的汽车激烈的开火,这时黑暗中一辆福特汽车冲了出来,田春生探出半个身子,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拿着花机关,向日军猛烈的扫了一梭子子弹。因为车速快,一个手也无法控制好枪,更由于他根本没打过几次枪,总之,这一梭子子弹全都不知道打哪里去了,但把冲出来的日军吓了一跳,纷纷倒地躲避,田春生加油开车快速追赶张天宇他们去了等日军从地上爬起,这两辆汽车已经扬长而去,留下的就是一片黑暗。

  此时,天上飘起毛毛细雨,在雨中张天宇驾驶着这辆他认为是古董的老爷货车,在奉天的街道上风驰电掣。

  当年的奉天街道并不宽,道路也基本是砂石道,车的速度也并不快,张天宇开惯了现在的汽车,感到这车跟牛车一样慢。

  驾驶室里,付千言有伤,加上失去马罗锅这个从小带他长大、视作长辈的亲人,已经昏厥过去。

  黄明在旁也只能是帮他把受伤的地方简单包扎一下,嘴唇紧闭,双目凝视前方,98k立在身旁,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好在是日军刚刚占领奉天,还没有来得及消化这一战果,街面上看不到任何日军,也包括在战火中洗礼的奉天百姓。张天宇他们一路无阻,向前疾驶。

  一个小时左右,汽车开车了城区,身后一片漆黑,看不到了城市的灯火。

  雨也越来越大。

  龙入大海,虎归山林!

  张天宇穿越到今天才有一种说不出的自由的感觉。

  汽车在黑暗中行走,雨越来越大,张天宇根本就分辨不出方向,所看的地图已经完全失效,只知道一个方向向前驾驶。

  路面凹凸不平,加上雨水冲击,本来速度就不快的老爷车现在看来比牛车快不多少。索幸天黑雨大,日军也受阻,无法追击,一路倒也太平无事。

  一路颠颠簸簸,临天亮时,张天宇感到车似乎在往山上走,一路上坡,开的非常吃力。

  雨下个不停。

  天似乎亮了,但阴天,雨小点了,张天宇看到了车窗外有些墨绿色的,是树林和草丛。前方乙看不出路来了,只能凭着感觉在躲避着大树和岩石,缓慢的前行。

  到哪里了,完全失去了方向。

  正狐疑间,也算是路的山间道出了一个急转弯,张天宇急忙打舵,但舵不听使唤了,窄窄歪歪、慢慢悠悠的滑向旁边一个不深的沟里。

  身后的福特车跟着太近,田春生急忙踩刹车,结果也跟着掉进沟里,还重重的撞到货车车厢上。好在沟里全是淤泥,撞击的并不厉害。

  付千言身上有伤,心灵也有伤,早已迷迷糊糊,这下撞击到把他撞醒了,他张口说了一句话:“我是到地狱了吗?”

10

第三章 于无声处听惊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