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之东北崛起>第五章浊酒论英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浊酒论英雄

小说:抗日之东北崛起 作者:品茗闲人 更新时间:2018/7/28 7:54:25

龙啸天祖籍河北沧州。

  沧州是中国有名的武术之乡,他从小练武,年轻时闯荡津门,在天津打下名堂,开设了中华拳术馆,教人习武强身。罗忠吉是他姑表兄弟,本来在中央军供职,是一个团职参谋,但家在黑山县,今年母亲七十大寿,他赶回来给母亲做寿,龙啸天携长子龙武一起前来,谁知道爆发了九一八事变,就在昨天,黑山县县长冯文瀚公开投降日本做了汉奸。

  冯文瀚知道罗忠吉的身份,也知道他们三个人在日本人眼里的分量,为了向日军请功,就设计将罗忠吉及龙啸天三个人抓了起来,逼死了罗忠吉的老母,杀害了他的全家,并在今天要把他们三个人送到奉天去,没有想到半路被张天宇他们给救了下来。

  说到家里的惨景,罗忠吉这个看似钢铁铸就的汉子也圆圈发红。

  “这狗日的汉奸如此恶毒,我们去杀了他。”死胖子义愤填膺。

  “不可。”龙啸天说道:“先不论黑山县现在有三百多日军,就是冯文瀚手下也有上千人马,整个黑山县固若金汤。别说我们几个,就是千军万马想要打下黑山县,也绝不容易。”

  “对!我们要抱起团来,拧成一股绳,唤起广大民众,总有一天,我们要让他们血债血偿的。”张天宇一番话说到大家心里去了。

  “张指挥,你要不嫌弃老罗,带我一个,我下半生就跟随你抗日到底。”罗忠吉目光中闪烁着坚毅的神色。

  一路上他听说这几个人成立了抗日先锋军,想到自己的血海深仇,早就下决心和这几个人一起抗日了。虽然回南京,他依旧是校级军官,但这血海深仇是没有指望报了。

  “罗大哥深明大义,能跟我们抗日,自是欢迎之至啊!”张天宇热情的握住罗忠吉的手并将眼光投向龙氏父子。

  “张指挥,打日本我父子也不含糊,今后就听你指挥了。”

  “好大哥,好兄弟,我们要为共同的理想而奋斗!”

  荒野中,草地上,一片欢乐声。

  翌日清晨,这个增加到十个人的小队伍在张天宇的率领下,又踏上可征途。

  经过了两道岭,中午时分,大家发现了前面有一个依山而建的小茅草房。

  这个茅草房建的很精致,没有院墙,但屋前很干净,只是很奇怪的是,在干净的屋前停留了五匹马。

  这是五匹比较存正的蒙古马,马背上都驮着不少东西。

  看来是有人来这里做客,刚到这里,连马上的东西还没有来得及卸下。

  众人也是走累了,更感到渴的厉害,也想进屋找主人讨口水喝。

  张天宇感到古怪,在离房子不远处停了下来,带黄明两个人走过去先探探路。

  为防止意外,他打开花机关的保险,黄明也把98k准备好。

  近了,却听见屋内传出激烈的打斗之声,紧接着那木质的窗户碎裂开来,从里面被抛出一个男人来,这男人看来摔得不轻,竟一时起不来。

  当大家狐疑间,一个身穿红色上衣的姑娘轻巧的从破碎的窗户跳了出来,在地上自然做个漂亮的翻滚。

  屋门打开,里面出来个矮个男人,嘴里叫着,“八格牙路”。手里拿一只王八盒子,朝少女方向抬手就是一枪。

  少女一个侧翻,落到一个枯木下,躲过了这一枪。

  这时,屋内陆续又出来了三个人,手里都拿着枪,指向少女躲藏的地方。

  日本人?

  张天宇毫不犹豫抬手向对方扫射过去,刚从屋里出来的四个人全部被撂倒。黄明没有开枪,把枪指向摔在地上的男人。

  男人见状,大叫:“好汉饶命,不要杀我......”声音颤抖,看样子是怕极了。

  “姑娘,屋里还有人吗?”张天宇问道。

  “没了,就着五个畜生,想要水喝,还想侮辱我。”这是个漂亮的女孩,水汪汪的大眼睛,梳着两根又黑又长的辫子。

  “姐姐,怎么了?”屋后山坡上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一个身影从不高的山坡上跳了下来,半空中一个转身,一把步枪已经指向张天宇。

  “宝子,不要.....”少女惊叫。

  “宝子,住手!”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张天宇顺声音看去,在自己的背后二三十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这个人身材很高,但很瘦,满面的沧桑,显示的不平的半生,一如刀削的面庞,不怒而自威。手里随意拿着一把步枪,虽显古朴但满含杀气。

  “爹,你回了。”姑娘兴奋的叫着。

  那少年吧枪收起,不好意思的尴尬的挠了挠头,他也看出张天宇对他姐姐并无恶意。

  中年人步履稳健的走过来:“尊驾是哪路英雄,多谢你出手搭救小女,你的几位朋友都现身吧.”

  话语不多,但看出他观察细致。

  张天宇也不客气,微一点头,朗声说道:“老师,你们都过来吧。”

  李汉明等人陆续出了树林。

  他回过头来对中年人说道:“我们是奉天流亡来的人,路过口渴,想讨碗水喝。”

  “哈哈哈!流亡的人带这么多武器?莫怪老夫多心,请坐!”说着,指着屋前一颗大树说道:“诸位请到树下一坐。”

  张天宇看去,大树下有一个用石头垫起来的青石板,形成一个天然的石桌,在树荫格外吸引人去享受。石桌周围摆放着不少木墩,用来当凳子用的。当下也就不客气,走过去找个地方坐下来。

  李汉明等陆续也过来坐下。

  宋青林问道:“总指挥,那个汉奸怎么办?”

  张天宇说:“你去黄明询问一下他们到这来的目的。”

  “是。”

  中年年用异样的眼光看了张天宇一眼。

  “英子,你先去烧水,泡点好茶给大家。然后把今早套的鹿炖了,山野之上没有好东西,请大伙吃点野味。宝子,你去后面水潭抓点鱼回来,今天老爹要请各位英雄喝上几杯。”

  “好勒。”两个孩子都忙去了。

  “请问这里可是草帽山?”罗忠吉先开口咨询道。

  那中年人看罗忠吉穿着破旧的军服,也没有怠慢:“这位长官,这里就是草帽山。”

  “看兄台气宇不凡,又是打猎之人,不知兄台可是草帽山的神枪张吗?”

  中年人微微动容:“长官怎么认识我?”

  “哈哈哈!我有个老朋友提起你来,一直赞不绝口,今日见来名不虚传呀。”罗忠吉脸上浮出久违的笑容。

  “在下正是张德成,不知道你提的老友是谁?”

  “黑山士绅施洪涛。”

  “原来兄长与施先生有交情,那就难怪了。”

  “施先生说,去年老兄独上盘蛇洞,三枪镇住过山虎,救了他女儿一命,英雄气概当真难得。”

  “三枪镇住过山虎?过山虎是谁?怎么镇住的?给我们讲讲呗。”田春生是个话痨。

  “过山虎是这里一个胡子头,在盘蛇洞那里居住,不过他是个义匪,从不欺压百姓,百姓对他也很好。施先生的女儿严格来说不是他抢的,是他手下所为。去年我刚回来,遇见这件事,就去和他理论。过山虎为人非常仗义,身手枪法也极为了得,是他让了我,才侥幸带回了施小姐,这没有什么可谈的。”张德成为人谦虚,这件事轻描淡写就说过去了,但大家都知道那次肯定有一场龙争虎斗。

  “嗯。施先生也跟我说,过山虎不是粗野之人,只是家中有事无奈落的草,他是一条真好汉。”

  “自打这事以后,我和过山虎到真交上朋友了,他来这落草没有多久,以前他也是东北军的军官,在杨宇霆手下做警卫营英子,因杨宇霆被害,牵连了他。没办法下来落得草。”

  “顿使精神增剧痛;欲伸哀挽措辞难。杨宇霆将军不遇难,小日本岂敢侵犯东三省?少帅自毁长城,丢掉祖宗基业,实为千古罪人呀!”张天宇熟悉那段历史,有感而发。

  杨宇霆在东北有“智囊”、“小诸葛”之称。他协助张作霖做了四件大事:一是建立东北海军,使军队自成体系,增强了部队实力。二是制定田赋制度,从军阀、地主手中挖出大量未开垦的荒地让农民耕种,发展生产,增强了东北的经济实力。三是修筑战备公路,当时东北的南满铁路权归日本,修了战备公路,交通运输不受日本挟制,一旦战争起来,可以用公路与日军周旋。四是督办奉天(沈阳)兵工厂,自制武器弹药装备军队,增强了防卫能力。由于这样做,东北的军事、政治、经济实力大增,使早已对中国东三省垂涎三尺的日本人不敢轻举妄动。在日本人向张作霖要求在东北实行“杂居”的问题上,杨宇霆认为这是袁世凯卖国二十一条第十六条的翻版,力主不予答应。日本人看出杨的所作所为,是他们侵占东北的主要障碍,因而产生了“邻国之贤,敌国之仇”的除患之念。张学良为了权力之争,杀害了杨宇霆,虽见侥幸立威之效,实际开启自戕祸端,莽撞间昭示奉军即将走向毁灭。

  这真是滚滚辽河南流水,吞没多少屈鬼冤魂;烈烈关东北来风,尽吹无边黑云白雪。

  现下东北在张家统治之下,谁敢妄自评断这一件事,张天宇此话一说,大家都感到很震惊。

  “东北大局还要仰仗少帅来扶持,张指挥言重了。”罗忠吉把话拉回来,他暗自腹诽张天宇还是年幼,不该如此鲁莽评论,他不相信张学良置祖宗家业不顾。

  “是非公断,自有后人评说,但我敢说,少帅不会回东北的。”知道了几十年的发展历史,张天宇自然敢说这话:“抗日只能靠我们自己,靠不得任何人。”

  当下谁也没有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辨别这些事,正好张德成女儿拎着热水壶端着茶碗走来,热情的招待大家喝茶,把这一话题转移了。

  宋青林也过来,向张天宇报告,说这几个人有两个是日本黑龙会的人,剩下三个是汉奸,他们来的目的是勘察地形,并打算接触过山虎,看能不能把过山虎拉拢过去;结果还没有遇到过山虎,就在这里被张天宇他们给消灭了。

  并且从这五个人身上收到五只手枪,五只支步枪,两顶帐篷,还有白面、酒、罐头若干。更主要是收到黄金1000两,银票三万元,可能是作为给过山虎的见面礼。

  张天宇自是笑纳了,并将黄金和银票交给李汉明保管,当即任命李汉明为抗日先锋军的后勤部长,以后掌管钱粮军火之用。

  对那个汉奸,张天宇只是对宋青林说了句,这种人不配糟蹋粮食。

  宋青林会意拉走汉奸,几分钟后,后山传来一声枪响。

  待宋青林和黄明回来,张天宇依旧谈笑风生,令在场这些人无不动容,叹其有领袖风范。

  “鱼来了。鱼来了!”宝子兴高采烈的拎着一个柳条筐跑回来,筐里有十几尾大小不一的野生鱼。

  这年代真好,野生鱼随处可以抓。

  吴慧接过鱼,进屋跟英子做饭去了。

  “张老,看你出身也不该是猎户,不知以前你做什么的?”张天宇把话题转给张德成。

  “总指挥慧眼如炬。”张德成从刚才一系列处理看出张天宇是个有大能力的人。“我以前在西北从军,在西北军手枪旅,去年参加了中原大战,看惯了尸山血海,那都是咱中国同袍的血啊,为了权力之争,置万千百姓于不顾。令人寒心呀。后来老长官通电下野,我也就回乡打猎,想就此了却一声,哎!”

  西北军?

  手枪旅?

  那是西北军的王牌!

  想不到这深山中隐居着一个高人。

  张德成感慨的中原大战,是指1930年在中国发生,中国国民党内北伐后失势的左派领导人汪精卫联合反共右倾西山会议派,和国民党地方军阀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张发奎联合发起,挑战蒋中正中央政府的内战。中原大战是北伐统一全中国之后国民党内最大的内战,战事蔓延河南、河北、山东、湖南、湖北,各方投入兵力超过一百三十万,造成官兵伤亡在三十万以上。1930年9月18日,张学良发出〈巧电〉,宣布停止内战,于两日后带几万名东北军入山海关。趁势大举接收翼东、河北地区,并呼吁停战。11月4日,阎锡山,冯玉祥通电下野。阎由日本人协助出走天津,西北军则被张学良收编接管。张学良带30万东北军入主华北,势力大增。至此中原大战告一段落。东北军入关以后,更造成东北关外防务空虚亦间接成为了日后东北四省在九一八事变沦陷于日本的原因之一。

  “中原大战本就是权力和实力的较量,新旧军阀之间冲突的必然结果。势在必行的啊。只可惜了无辜的百姓饱受战火和灾荒的浩劫,中国倒退十年呀。”张天宇感慨的说:“我们肩负着驱赶日寇,还我河山的重任,也要为百姓创造一个安居乐业的家园,我辈任重而道远呀!”

  “打到一个旧中国,建设一个新中国,让人人有饭吃,众生平等,让人民当家做主,是我辈的责任。”李汉明头一次表现的如此激昂。

  这话太熟悉了。作为穿越者,张天宇对中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为打到列强,建立伟大的中国英勇牺牲的烈士们含有深深地敬意。纵使后期贪官污吏鱼肉百姓,为祸国家,他也坚信,会有那么一天,中国gcd拨乱反正,领着中华民族共同踏上伟大复兴的那一天。

  这一天不会久远。

  李汉明的话无疑表明他的身份。

  对革命前辈,张天宇只有景仰,没有丝毫不敬。

  “菜来了!”英子端着一大盆鹿肉笑呵呵走来。吴慧跟着端出一盆鱼来。田春生耐不住寂寞,也跟着端菜出来。

  “英子,把酒拿来,我要用浊酒敬英雄。总指挥,请收下我这名老兵,我要用下半生追随你赶走日本人,打出一个穷人的天地来。”从军二十多年来,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要打仗,为什么要死人,今天,张德成似乎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希望,他下定决心,誓死追随张天宇,他的生活又有了新的目标。

  是英雄就会相惜的!

5

第五章浊酒论英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