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之东北崛起>第六章十步杀一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十步杀一人

小说:抗日之东北崛起 作者:品茗闲人 更新时间:2018/7/29 7:20:03

 叠峰翠绿,林海杨帆,秋风宜人,青草依依送别。

  山间小路上,五匹马缓缓而行,张天宇与张德成并排而行,指点江山,心情愉悦。

  昨天张德成下定决心要追随张天宇一起战斗,今天早起吃过早餐,张德成就约张天宇一起去乱石岗村去请一个人出山抗日。这个人叫张大彪,原本在西北军手枪旅担任营长,张德成归乡隐居,他也很有正义感,一同辞职回到家乡,黑山县草帽山的乱石岗村,做个猎户。他离张德成居住的地方不远,也就二十公里左右,但都是山路,很不好走。

  据张德成讲,张大彪看上了他的女儿张英,双方情投意合,原本打算过些日子就结婚了。作为老上级,又是准岳父,凭张大彪的作为,一定会出山的,他将是抗日战场的一员猛将。

  只有五匹马,张天宇带黄明、宋青林随张德成父子前往,其余人在张德成家休息,这些天大家也够辛苦的,难得有个根据地休息一会。

  快到中午时分,路过一个大岭,宝儿兴奋的说:“总指挥,翻过这个大岭,就是乱石岗村了。”

  “呵呵,宝儿,你今年多大了?”张天宇问。

  “我都十六了,”

  “你的大名就叫张宝。”

  “那是,我爹就这么叫我。”

  张德成微笑:“我幼小从军,没有什么文化,也不会给孩子起名。总指挥,你是留过洋的大才子,你就给宝儿取个名字吧。”

  张天宇到不推辞,略一思考:“宝儿,你的大名叫张宝有些不妥。现在是国家危难之际,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我们每个人都要有保卫国家还我河山的责任。我看,你就叫张保中好了。时刻以保卫中国为己任。”

  “好我就叫张保中。我有了新名字,张保中,哈哈哈!”

  “总指挥,有情况。”黄明来报。“山岭那边有烟雾升起。我看极有可能是村里着火了?”

  “快过去看看!”

  上得大岭高出,向下一看,下面绿树青草掩映下,有一个不大的小山村,现在山村里浓烟滚滚,不少房子同时在燃烧。顺风还传来若隐若无的枪声。

  “村子遇难了,快去救人!”张德成一马当先,飞驰而去。张天宇也没有犹豫,快马扬鞭跟着冲上去。

  枪声越来越清晰,虽不紧密,但却在村不同位置时而传出。听枪声,有土枪、汉阳造、水连珠等等,但更多的是三八步枪清脆的声音。

  小鬼子?

  张天宇第一感觉是小鬼子来了。

  隐隐约约看到,村口有三个日本兵在糟蹋一个妇女,那个妇女拼命的反抗,但也不是三个日本兵的对手,已经被压倒在地,衣服被撕开,眼看就要被侵犯。

  张德成在前,马蹄声惊动了日本兵,一个日本兵放开女子,要去拿枪,张德成用的是水连珠,也就是莫辛-纳甘步枪,也不见他瞄准,抬手就是一枪,声如水珠溅落,日军脑部开花,仰面跌倒。

  剩下两个日军也放开了那女子,去取枪,张天宇手中驳壳枪响起,啪啪两枪,击中两个人,黄明也不示弱,一枪也和张天宇有一个目标重叠,那个小鬼子幸运,连中两枪,倒在血泊中。

  “进村救人,注意隐蔽。”

  张德成几个人骑马冲进村去。

  那名妇女几乎赤身裸体,抱起身边不远的一个幼儿,大声呼叫哭泣着,那孩子脑浆和血沾了那妇女一身,她也不管不顾。身边还有一个男人,肚腹之上肠子都流出来,绝望的眼神望着天空,早已气绝。

  张天宇怒火天盈,马过之时,伸手从地上抓起一件日军丢掉的上衣,随手扔给那女人,喊道:“哭解决不了问题,拿起枪为亲人(ノ_;\(`ロ?)/报仇!”

  少妇抬起头来眼里含满眼泪。

  张天宇不忍看去,策马进村。

  村里一片狼藉,到处是火,到处是死人,这里不管是老人孩子妇女还是青壮年,或死于刺刀之下,或死于枪下。

  他们原本安详的在这里生活,或打猎,或耕田,付出艰苦的劳动,可能还要忍饥挨饿,食不果腹,衣不避寒,但他们任劳任怨,与世无争,可是却遭来飞天横祸。

  他们得罪谁了?

  老天竟如此的不公啊!

  村里路太窄,马不便施展,张天宇跳下马来,右手持驳壳枪,左右持勃朗宁,朝着枪声激烈的地方跑去。

  牤子人如其名,身材不高,但敦敦实实,是个车轴汉子,他正在村后河沟里打鱼,听到村里发生枪响,忙扔下渔具往回跑,近了自己家门,看见自己父亲母亲倒在院子里,鲜血留了一地,他大声呼喊,没有人能回答他。冲进屋里一看,刚过们半个月的妻子赤身裸体躺在炕上,炕上都是血,媳妇那美丽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天花板,似有无数的委屈要向老天倾诉。

  “老婆,我给你打鱼了,好大的花鲢啊,老婆......呜呜呜.......”五尺高的汉子撕心裂肺的哭泣。

  门口路过一个日本兵,听到屋里有人哭泣,端着枪近了院子,小心翼翼的进了屋,看到一个汉子抱着一个女人在哭泣,端起刺刀来,就要从背后刺入。在他的眼里,眼前这个支那人就是死人。

  端起枪一瞬间,啪啪两声枪响,后背如遭重锤打击,一下扑到在地,梦回樱花国了。

  牤子听到枪声,回头看见一个日本兵倒在地上,身后一个身穿灰布衣的男子端着两只手枪站在门口。男子厉声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拿起枪给亲人报仇!”

  说完转身出了屋子。

  一语惊醒梦中人,牤子放下媳妇,喃喃的说道:“老婆,我去杀小鬼去了,回头和你在一起,说完,端起地上的步枪,冲了出去。”

  张天宇出了院子,听不远处枪声激烈,出了步枪手枪声外,还有歪把子机枪的声音,他顺着声音过去,透过低矮的土墙,看到有五六个日军伏在地上向一个院子射击,密集的子弹都把大门打烂了,他看准了形式,突然站起来,双手双枪齐发,愤怒的火舌伴随滚烫的子弹,射进那几个小鬼子的身体。

  机枪哑火了,步枪也不再响了,他冲院子喊:“朋友,小鬼子死了,出来吧。”

  声音刚落,忽然看到地上一个小鬼子勉强支起身体,步枪瞄向自己,他甩手就是一枪。他对这个身体已经非常熟悉了,这一枪绝对会要小鬼子的命的,可是枪没响,子弹卡壳了。千不该,万不该这时候卡壳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趴的一声,小鬼子又倒下了,再没有起来的可能了。

  他回过头来,看到一个美丽的村姑,穿着黑色裤子,黄色日本军服,端着一把带刺刀的三八大盖,枪口上还冒着青烟。

  他笑了。

  这是他在村口救得那个妇女。

  那个女人熟练的拉动枪栓,卸下弹壳,推上新的子弹,举枪瞄准。

  他的丈夫是个优秀的猎人,枪法极好,他们有一个刚一岁多点可爱的儿子,这一切都被毁了,就是这帮日本强盗、

  刚才哪个骑马救自己的男人说的对,不要哭泣,要拿起枪报仇!

  丈夫教过她打枪,说她是神枪手。

  今天就让小鬼子尝尝老娘的枪法。

  第二发子弹射出,又中了。

  她继续前行,不能后退,她要报仇!

  再次拉开枪栓,退掉弹壳,推动枪栓,没有子弹了?

  她不管,没有子弹,她还有刀。

  她端着刺刀,用力向小鬼子捅去。

  王八蛋,你们不在家呆着,跑我们家找死,我要捅死你......

  一下,一下......

  鲜血喷到她的身上,她的脸上,她没有感觉......

  一个一米八十多高魁梧的大汉,背着一把大刀,一只步枪,手里握着两把驳壳枪走了出来。他第一眼就看到一个比他还要年轻点的青年,站在路上,用一种非常亲切友好的目光看着自己,他感到那青年拥有无比的个人魅力和亲切感,他把两只手枪都插到腰间,抱拳说:“张大彪多谢英雄救命之恩。”

  张天宇微笑着说:“你叫张大彪,很好很好!”

  就这样,他们就认识了,就像认识几十年一样。

  郭边子有点后悔来到乱石岗村。县里刚认识的姘头还说今晚要给自己做红焖鱼呢。想起姘头在炕上的风骚样,他某个部位就要凸起。可是他不敢不来。他本是个二流子,街头小混混,没有日本人,他喝不起酒,睡不起娘们。这帮娘们都那么现实,没钱连屋里都不让进。还是日本人好,给了他喝花酒玩女人的机会。让他带队来乱石岗子,他敢不来吗。不来?不仅以后喝不成花酒,玩不了娘们,可能还得死在他们刀下。日本人杀人不长眼,还是听话的好。

  可乱石岗太乱了,那花机关比歪把子都厉害,他亲眼看到井下小队长一下子中了七发子弹,都打在胸口,七个窟窿眼一起冒血,太可怕了。

  还有他楞给拽来的三秃子子,那光亮的脑壳一下飞了半截,红霞霞的血、白森森的脑浆溅了他一身,跟他二十来年的小弟成了无头的鬼。

  这时,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了,一颗98k的子弹打在他的太阳穴上,这边一个花生米粒大的小孔,那边带走了他半个脑袋。

  他什么都不能想了。

  战斗很快结束了。

  张天宇五个人和村里的几个幸存者聚集到村十字路口。

  26个鬼子,四个汉奸无一漏网。

  但每个人都看不到笑容。

  乱石岗子村太惨了!

  到傍晚才统计出来,全村老少98个人,被害了八十三个人。最大的七十多岁,最小的才几个月。

  也就是说,连男带女只剩下十五个人了。

  这十五个人除了在村里被张天宇他们救下的几个人外,还有三个人是外出刚回才避免被害的。

  十四个青壮年,一个妇女。

  这个妇女就是张天宇救得那个女人,随后她也救了张天宇,她本没有名字,娘家姓刘,大家叫她喜子嫂。喜子嫂丈夫叫刘春喜,有一个不到一岁半的儿子,全都死在鬼子手里,自己也被鬼子糟蹋了。她听从了张天宇的话,振作起来了,割掉了自己的秀发,拿起钢枪,自己起名叫刘念喜。她要用这种方法纪念惨死的的老公和儿子,激励自己多杀鬼子。

  张大彪在村里威望极高,只有他出过远门,见过世面,打过恶仗,村里的小伙子一直以他马首是瞻,他当之无愧做了这十几个人的领头羊。

  不用动员,不用鼓励,更不用激励,他们自发的。他们都身负血海深仇。他们要打鬼子,要报仇。在张天宇的安排下,在张大彪的带领下,他们把亲人的遗体统一的摆放到村里广场上,准备明天早晨统一安葬,把鬼子汉奸的尸体扔到村后一个大坑里,用火烧了,别让他们死了再带来瘟疫。把缴获的装备放到张大彪家里。

  张保中则连夜返回家中,把这里消息通知家里所有人,明天的葬礼大家都要参加。

  翌日清晨,草帽山北大岭上,一个松柏长青的山岗山,一座大土包格外引人注目。

  土包里埋葬着八十三位乡亲,土包前站着二十八位战士。

  付千言身体紧靠在田春生的身上,勉强但自己非常坚决的来送葬。

  张天宇站在土包的最前沿,那里有一块木板,用毛笔写的:乱石岗村民遇难集体墓地。旁边小字写:中华抗日先锋军集体立。

  张天宇明白,这个墓碑用不了多久就会失去颜色甚至腐烂,这个土包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雨水冲刷干净,不留任何痕迹,这些乡民在历史的长河中没有人会记得,没有人会理会。但眼前这二十七个战士,包括自己,永远不会忘记。

  来到这里短短几天,却经历在和平年代永远也感受不到的震惊和愤怒。以前只是在影视剧里、小说上、网络里看到鬼子的暴行,那时就感到愤怒。今天亲眼所见,一切都是那样的震撼,法子内心的震撼。如果说他这一生中还有什么追求的话,那么更多的杀日本鬼子是他最大的追求。现在他真的不介意有那么一天马踏富士山,挥鞭东京城!他要让东洋鬼子也尝尝家破人亡的惨剧,让他们也品尝亡国奴的下场。他不介意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他就要铁血征伐。他现在有了二十多位死忠,他要把这些种子扩大,遍洒全中国,全世界,让有华人的地方都团结起来,让日本鬼子在世界各地都无法躲藏。任重而道远。

  “弟兄们!今天我们给死难的乡亲们送葬,大家心里都很难过。国破山河在。可是我们的山河被日本鬼子所占领,我们的亲人手无寸铁被侵略者所杀害,我们的家园被他们所焚烧,我们的安逸生活被打破。今天,你不拿起枪,他不拿起枪,那么明天我们就要被奴役,我们的子孙后代就要被奴役,我们现在拿枪去战斗,要流血,要牺牲,可我们的牺牲会换来子孙后代百年千年的幸福,我们的牺牲是值得的。从我做起,没一个抗日先锋军的战士都要做好牺牲的准备,都要勇往无前的去杀敌,你们能做到吗?”

  “能!能!能!”

  虽只有二十七个人,却喊出成百上千人的气势来。

  张天宇热泪盈眶,多么好的战士,多么好的河山呀!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閤下,白首太玄经。

8

第六章十步杀一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