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之东北崛起>第七章月黑风高杀人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月黑风高杀人夜

小说:抗日之东北崛起 作者:品茗闲人 更新时间:2018/7/30 7:48:16

乱石岗残垣断壁的废墟旁,大家紧张忙碌着。

  这里有太多的伤心事,而且离县城比较近。不适合驻扎,张天宇果断决定收拾东西和粮食,准备离开这里,暂时先到张德成那里稳定几天再说。

  村民们生活虽然苦,但要走却还真有很多破烂要拿走,因为到了秋收季节,家家户户余粮都已经见底了,反而没有多少。

  张天宇关心粮食问题,却没有什么好消息。除了五匹马以外,村里还有三个平板车,虽然粮食很少,但破烂实在太多,很难运走,最忙碌也是最头疼就数李汉明了。

  忙碌间,负责警戒的黄明突然跑回来,向张天宇汇报,说山路山发现三十来名鬼子和汉奸正在向乱石岗村这里来。张天宇立即吩咐全体准备战斗,并亲自到村口去观察。

  二杠子实在做梦中被叫醒的,来到日军驻地一看,好家伙,二十多名日军都已经装备齐整准备出发了,翻译告诉他,昨天有半个日军小队去草帽山行动,一夜未归,太君早晨下令,让他带路去草帽山寻找失踪的皇军小队。二杠子虽一肚子不愿意,但也不敢表露出来,反而堆出笑容来表示乐意效劳。他妈的,不乐意行吗,昨天郭边子带队走,有一个小嘎子有点犹豫要不去,差点让皇军给崩了。今天他还哪敢提别的。

  走了大半天的路,终于到了草帽山,瑶瑶5望见乱石岗村,他多次来过这里,对这里比较熟悉,可今天看有点不大对劲,村子到处是残垣断壁,没几个好房子,绝对是经历了大火的洗礼。哪来这么大火,把一个村子都差不多烧没了。

  带队的日军军官站到高处拿望眼镜在往村里看,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他跟翻译哇啦几句话,翻译过来说:“二杠子,皇军让你带两个人进去看看,,看看村里还有没有人了。看好了来报告。”

  “是。”二杠子招呼自己带来的两个弟兄端着手枪在前探路,心里这个骂:“小日本,你们不得好死。你们不敢去,让老子送死。”骂归骂。去还得去。

  二杠子走了,日军军官还在观察,这村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那里被烧成这样,肯定是自己那位同事搞得,真是猪脑袋,你烧那些破房子有什么用,要是能把这些愚昧的支那人征服,从心里让他们归顺皇军,不是比烧这些破房子强多了。他在腹诽自己同事的时候。二杠子他们三个进了村子,拐两个弯看不见了,村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放下望眼镜,坐在一个土包上等二杠子他们的消息。

  隔了几分钟,翻译喊他,他拿起望眼镜一看,二杠子三个人拎着枪,在村口招手示意他们过去。

  看来没有什么事,他那个愚蠢的同事烧完村子可能往山里去了,自己先进村子再说。于是指挥士兵向村子出发。

  村子前有一片开阔地,除了低矮的小草无遮无拦,张天宇领着二十来名战士埋伏在残垣断壁之后,自己这方有两挺轻机枪,五只花机关,步枪足够用,虽然人数少点,但火力够猛,而且还有一半绝对算是精英的高手,埋伏不到三十人的队伍,胜算极大。

  他先是排宋青林带人活捉了几个汉奸,利用汉奸怕死的心理,诱惑小鬼子上当,一切进行的是那样顺利,剩下的就是屠杀了,让战士们品尝到敌人鲜血的滋味,发泄昨日日军屠村的愤怒,对自己带的这只队伍的迅速成长绝对有好处。这一仗非打不可,而且一定要打好。

  日军离村子也就四五十米距离,二杠子几个人的笑容都能看到了,他们放松了警惕,还互相调侃几句,轻松地向村里走去。

  “打。”张天宇一声令下,手里花机关率先喷射出喷怒的火焰,身旁机枪声、冲锋枪声。不枪声爆豆一样不绝于耳,除了李汉明、吴慧、付千言三个人外,剩下二十五个人都在这里,他们有的军队的精英,有的是山中的猎户,大多数对枪是相当的熟悉,这么短距离,又没有遮拦,准头大大提升,等张天宇换完一个弹匣时,前面硝烟下已经没有一个能站立的鬼子了,村口那三个汉奸有一个吓得坐到地上。

  短短几分钟,三十来个鬼子和汉奸都倒在血泊中。

  “我们胜利喽!”田春生第一个站起身来高喊。

  几个年轻人跟站起来呼应。

  罗忠吉放下机枪,端着一把步枪,和宋青林几个人小心的到前面的查看,观察完挥手示意,日军和汉奸全部消灭。大家欢呼着,踊跃起来。

  这一仗,我方丝毫未损,消灭日军二十八人汉奸两人,俘虏汉奸三人,缴获步枪二十五只,歪把子一挺,掷弹筒一个,短枪7只,弹药未加统计,但日军未发一颗子弹,收获不会少的。关键是给这只年轻的队伍带来空前的自信。

  张天宇脸上浮出笑容,他相信,经过这一仗,他的队伍迅速会成长起来。

  在大家打扫战场的时候,传来一个坏消息,付千言发高烧昏迷不醒了。

  张天宇赶紧回去,看到付千言嘴唇干裂,呼吸沉重,双眼紧闭躺在炕上,吴慧在忙着给他换着湿毛巾降温。他用手摸下付千言的头部,发觉头部滚烫。付千言腰部肩部受了两处枪伤。腰部子弹穿过去,包扎好了倒还好办,可是肩部子弹卡在那里,必须要手术才能取出,否则会发炎甚至危及生命的。可是他们这里哪有医生,也没有消炎的药,这棵如何是好、

  张天宇询问罗忠吉和张德成,他们说也只有黑山县县城里有医生和西药,小地方根本没有。

  张天宇陷入苦恼之中。

  付千言是这个队伍的元老,关键是没有他就不可能搞到那批黄金,那批黄金是他们以后发展壮大的基础。所以,付千言是他们的大功臣。队伍刚刚建立,一切还不稳定,找来医生,救活付千言,对队伍发展至关重要。说不得了,县城必须要去。

  张天宇提出要亲自带队去县城搞药请医生,遭到大家一致反对,理由是他现在是这只队伍总指挥。不能亲涉险境,队伍还要靠他来带。但张天宇极力要去,说出各种理由,最后提出他熟悉西药。{实际上他对药品所知有限,根本就谈不上熟悉,对三十年代药品更是一无所知。}

  这里理由还真充分,大家无法反驳,最后决定他带宋青林黄明张保中龙武四个人去县城,部队暂时由罗忠吉李汉明和张德成代管,明早立即撤到张德成家休整,等待他们回来。

  五个人吃过饭,都带着短枪,趁天还没黑向县城出发。

  临走时,张天宇听大家介绍,县城有一个大夫叫辛凯,中西医医术都很高明,以前留学过日本学医,本来可以留在奉天,但得罪人了,回到黑山自己开诊所,要是能把他请来,不仅付千言的伤没问题,就是队伍以后也能安心。

  带着大家的嘱托和关心,五个人吃过晚饭,都带着短枪,趁天黑向县城出发。

  这里到县城有二十公里左右,今夜星光明亮,道路虽不好,但难不住这五个人,怕骑马目标太大,引起日军注意,大家一路步行,在半夜时分就来到了黑山县。

  几个人来到黑山县城下,高大的城墙围住了黑山县,城墙上不时有士兵端枪巡逻的身影。

  “今天怎么戒备这么严?”张保中嘀咕着。

  但他知道在城西南有个小水沟,去年他去县城发现有人在那里进的城里,不知道今年行不行,他带着大伙潜伏走向那里。到附近大家停下来观察,忽然发现有几个瘦小的身影快速的向小水沟方向移去。

  这几个身影看来像半大孩子,但身手敏捷,一看就是练过武的人,功夫还不低他们行动迅速,转眼就不见了。

  “过去看看。”张天宇带头,几个悄无声音跟在后面、

  今年水少,小水沟没有多点存水,趟着水,猫着腰,很轻松就穿过了城墙。

  水沟里面有个大房子,里面住着伪军,半夜无人值守,绕过房子,就到了城里。

  几个身影在前面起起伏伏,警惕的前行,张天宇他们在后远远跟着。

  转过几道弯,在一个高大的院墙下,那几个人停下来,两个人在下手搭手半蹲着,一个人飞跑过去踩到两个人的手上,借势一跃,就跳上两米多高的城墙,翻过手来,将下面三个人一一拉上墙头,跃进院子里。动作干净利落,令人赞叹。

  院子里有一个两层小楼,楼里没有点灯,一片漆黑。

  两个人在院子里把守,另外两个人顺着外楼梯悄悄上到二楼,在一个门前停下,一个人掏出一把到来,伸进门缝,轻轻地拨动门插,门无声的开了,两个人进的屋里,反手将门带上,一切都那么熟练。

  这个屋是个套间,里面还有个卧室,一个人在外门口守卫,另一个人用同样的方法把里面门打开,月光下,屋当中有个大床,从房顶落下一个大蚊帐将床罩上,床上明显有两个在睡觉。一个身影手持匕首,悄悄的走向床边,另一个在旁拿着匕首警惕的观察着。

  前面的人轻轻掀开蚊帐,举起匕首就要落下时,却见床上熟睡的两个人忽然坐起来,每个人手里拿着一把枪对着他:“别动。”

  声虽不大,但确是如惊天雷响。那个身影戛然而止。

  门口那个身影要动,又有一把枪指向她:“小妞,老实点,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哈哈哈,林月如,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不杀我你不会死心的。”一阵淫邪的笑声响起,屋里屋外几盏汽灯同时点亮,一个三十左右的高瘦的男子,穿着一身丝绸内衣打着哈欠走过来,屋里屋外四个手持驳壳枪的大汉同时指着两个刺客,两个美丽如花的女子。

  这两个一个二十四五岁左右,青丝盘头,玉面含春,眉宇间英气勃勃,活脱脱一个女子豪杰。

  另一个显然比较小,但个子更高,身材窈窕,面容精美,飒飒影子,令人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真的是绝代双娇。

  “哈哈哈,月如,看来你是真想哥哥,还带来这么漂亮姑娘,真懂哥哥的心意。“这是,一个保镖过来,把她们身上的刀和手枪都收走了。

  “无耻,冯宝,你个大混蛋。”林月如怒骂道。

  “我是混蛋,但你也不要总惦记人家呀!”冯宝淫笑着:“这个丫头真漂亮,功夫这么好,是不是雪帝飞龙那老不死的姑娘火凤凰呀,啊呀呀,真俊呀!”说着,手伸出要摸小姑娘的脸,小姑娘抬手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一声怪叫,他在原地打个圈,保镖要上前,他伸手制止了,张口吐出一口血痰来:“小丫头真烈,跟你一样,我喜欢。”

  这人真的是无耻之极‘。

  但在枪口下,任你武功再高,也难以对付是个持枪保镖,眼看这一代双娇落入魔掌,难以逃脱。

  这时,门外发出轻微的声音,冯宝侧耳细听,又没了声音,他喊道:“刘五,你在干嘛?”

  没有动静。

  他示意一个保镖出去看看,转身说:“月如,我在外面早就安排好了人,你不要担心,今天我要和你再度鸳鸯,不,要来个一马双跨,吖嗪...”他大哥喷嚏,想是大烟犯了。

  这时房门开了,刚出去的保镖回来了,冯宝回头看一眼:“外面有什么动静吗?”

  保镖没有回话,只是斜眼看了他一下。他没听见保镖说话,回身怒道:“我说话你没听见,聋吗?”

  “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在保镖脖子旁露出:“冯大少,你小点声好吗?”

  冯宝霎时脸色惨白,双手举过肩头:“好...好...”声音颤抖。

  屋里还有三个保镖,见状拿枪要指向门口,林月如突然一个转身,把一名保镖狠狠摔在地上,把枪抢了下来,火凤凰身法更快,一脚踢飞一个保镖的枪,随手把枪抢到手里,顶在另一个保镖脑门:“你开枪,看咱们谁快。”

  保镖都是为钱而来,主子都服软了,他们没必要拼命,把枪扔到地上。

  啪啪啪,几声掌声,门口那个保镖闪过身来,他身后是宋青林,一把左轮顶在他腰间,另一把原属于他的驳壳枪指着冯宝,张天宇面带笑容走进屋里。

  “夫人小姐,你们没事吧。”两个小丫头从张天宇身边跑过来。

  正是他们留在院里监视的两个丫头。

  “你们怎么回事,不跟过来?林月如怪道。

  “夫人息怒。你们进屋里,我们就被藏在暗处的四个保镖给拿枪顶上了,幸亏这位大侠和他的手下把那四个保镖给制服,我们才能脱身。”

  这时,大家才细看张天宇,看到他满面春风的站在那里,这里的一切好像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进来。”张保中低声吆喝道。就见四个保镖双手举过头低头走进屋里,张保中端着保镖用的花机关在后监视着。

  八个保镖被张保中和宋青林用枪指着靠墙站成一排。

  冯宝一看,大势已去,扑通跪在张天宇面前:“好汉,我与你远无仇,近无恨,你饶了我吧,你要钱要枪我都给你,不要杀我就行。”说着在地上磕起头来,磕的地面洞洞直响。

  张天宇站在门口,也不说话,笑吟吟看着。

  林月如过来抱拳说:“凤凰山林月如承蒙好汉救命大恩,不知好汉高姓大名,可否告知。”

  “凤凰山?离这有多远?”张天宇对这里根本不熟悉。

  宋青林在东北军搞情报出身:“总指挥,这凤凰山离这里有二三百公里,山上最大的绺子头目叫雪地飞龙霍山,山上有一两千人马,倒很有实力。他的压寨夫人就叫林月如。”

  林月如一愣:“各位是哪条道上的,可否告知。他日林月如前去拜谢!”

  宋青林没理他:“刚才听冯宝说,这个小丫头叫火凤凰,应该是霍山的独生女,听道上人说,火凤凰貌美如花,功夫了得,无论拳脚枪法不让须眉,看来所传不虚。”

  张天宇颇感意外,自己随随便便来次县城,竟救到了辽西悍匪,而且她们还那么有名。他打量一下这两个女子,从外观上看怎么也和土匪挂不上边,“凤凰山离黑山县这么远,你们怎么到这里了?而且看样子这冯宝知道你们来。”

  林月如说:“这位好汉,我与这冯宝有不共戴天之仇,这次下山就是来取他狗命的。白天我们在城外伏击了他,结果日本人来了,我们折了不少兄弟,气不过,晚上才来偷袭,还是中了他的埋伏。”

  “冯宝,你投靠日本人做了汉奸?”张天宇厉声问道。

  冯宝吓得脸色已经发灰了,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好汉,他爹就是汉奸,他随他爹。”火凤凰插嘴说。

  “他爹是冯文瀚。”林月如补充。

  “冯文瀚,你爹就是害了罗忠吉一家冯文瀚?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张天宇大笑。搞药来了,顺手除了个大汉奸。虽然不是冯文瀚,但是是他儿子也算给罗忠吉全家报了仇。

  林月如看出这张天宇与冯家也有仇,心内安稳了许多,她请求道:“好汉,这冯宝与我血海仇深,我想亲自报仇,请好汉应允。”深施一礼。

  张天宇不介意汉奸死在谁手里,点头答应。

11

第七章月黑风高杀人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