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之东北崛起>第八章留的身前身后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留的身前身后名

小说:抗日之东北崛起 作者:品茗闲人 更新时间:2018/7/31 15:08:33

小楼屋内一时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张天宇望着林月如,想起了刘念喜,一时感慨万千。

本都是无辜的女子,是这场战争打碎了她们的梦,想想她们是最可怜的人。

宋青林命令那八个保镖,让他们把床单撕成条,一个吧一个捆起来,最后两个由他和张保中动手,捆好后,又将他们的嘴都堵上。这一切做的很利落,看得出宋青林是这行的老手。

林月如此时也有些累了,不再疯狂的捅冯宝了。她在火凤凰的扶持下,退后两步,脸上身上都是血,美丽的眼睛还含着泪。冯宝身上有几十处窟窿,冒的血却也不太急了。他早已死去,像烂泥一样滩在地上。张天宇始终没有说什么。

良久,林月如缓过气来,面向张天宇,双膝着地,跪了下来:“大侠,多谢你救命之恩,也多谢你成全我报得血海深仇。敢问恩公大名,林月如早晚三炷香为恩公祈祷,以后但有驱使,刀山火海林月如不会皱一下眉头。”

张天宇赶紧伸手来扶:“林女侠不必如此,举手之劳,何必如此。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理应互相帮助。”

林月如起来问道:“恩公贵姓大名,好让林月如知道以后去哪报答。”

“报答就不必了,我叫张天宇,是中华抗日先锋军的。”

“中华抗日先锋军?”林月如喃喃自语。不怪她没听过,这也是张天宇第一次跟外人提起。

“总指挥,时间不早了,我们要趁天亮把事情办完,好撤离这里。不然很难走脱了”宋青林看到林月如这般,知道已经是自己人了,提醒张天宇。

张天宇说:“好,青林,你们把冯宝家检查下,看有什么有用的,能带走就带走,然后就出发。”山上太艰苦了,张天宇才如此小气。

林月如一听,接口道:“恩公此来有什么重要事情吗?不妨讲出来,或许我能帮你。”

张天宇一想,这林月如敢和火凤凰两个女流带人几百公里来报仇,勇气是一部分,重要的是她还是有些仪仗的,在城里有内线也说不上。自己在这县城谁也不认识,要是林月如有内线,搞药和请大夫或许真能同时办到。就此,也不隐瞒,把此行目的告诉了林月如。

林月如听吧,沉吟一下说道:“恩公,不瞒你说,我们在城里真有内线,今天白天我们伏击了冯宝和日军,虽然损失不小,可日军和伪军也有不少伤亡,据内线说,因为缺少医生救治伤员,傍晚,日军就把辛凯和他儿子女儿抓到县医院去了,现在他的诊所空无一人,连药品都带到医院了。现在恩公想搞药,必须去县医院。可是,县医院戒备森严,难度太大了。”

“谢谢你提供消息。为了山上战友的安危,就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张天宇下定决心。

“既然恩公执意要去,那我们就跟你一起去。好在我原本就是这里人,路熟悉。”

冯宝家好东西真不少。张天宇他们得到四只花机关,四把驳壳枪,还有一只左轮手枪,弹药也不少。另外在他卧室发现一个密道,里面有不少大洋银票,还有一千多两黄金,这些对张天宇招兵买马能起到不少作用。为此,他安排张保中和龙武把金银带上。林月如火凤凰感激他的救命之恩,自是什么也没有说。

经过讨论,龙武、张保中和林月如两个手下带着枪械和金银先出城,在城外接应,林月如、火凤凰带张天宇、宋青林和黄明去医院相机搞药。

分工后,龙武几个人先走了,张天宇则拿起一条毛巾,沾上地上冯宝的血,在客厅的墙上写下几个大字:杀汉奸者,张天宇也。落款写:中华抗日先锋军!

火凤凰不以为然:“人都杀了,还留字做什么?”

张天宇笑着说:“这你就不懂了。我留字目的一是要给这些汉奸提个醒,做日本人的奴才不会有好下场的;二嘛,”他寓意非常的看了两个女人一眼:“为你们凤凰山躲点干净,尽量不让他们尽快找到你们报复你们。”

“切。”火凤凰给张天宇留下一个大大的白眼。

林月如却感激的看向张天宇。就目前凤凰山势力是不小,但跟日本人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今天即使袭击冯宝,遭日本人来围攻,他们也没有打出凤凰山的旗号,就是怕日本人报复。看来这张天宇想的真周到。

人的名,树的影。张天宇此举震动了日伪军,同时也在辽西留下响当当的名号,为他日后发展带来不可估量的好处。

县医院并不远,几个人来到医院附近,看到医院里灯火通明。整个县城都没有几个有电的地方,医院却灯光如昼。医院四周布满鬼子和伪军,他们有一部分来回巡逻,把不大的医院围的铁桶似的。

想不露声色进入看来是太难了。

正当大家无计可施的时候,宋青林在张天宇耳旁耳语几句,张天宇招呼大家悄悄的撤了回来。

十几分钟后,一个日军军曹带着四个士兵出现在医院门口,为首的军曹说一口流利的带有明显东京腔调的日本话,回答了门卫的口令和问话,得到答复后带着几名士兵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医院。

进的医院,见四周没人,在队伍中传来火凤凰的话:“你们胆子太大了,吓死我啦。喂,你怎么会日本话?”

原来这伙人是张天宇他们假扮的。他们几个出去,半路结果几个日军巡逻人员,换了他们衣服,仗着宋青林在日本留学掌握一口流利的日语,成功的混进来了。

没等宋青林回答火凤凰的话,张天宇说道:“别说没用的。黄明,你和凤凰监视门口日军,我们先进去找药,一会会和。”

说完,不等火凤凰分辨,当先进了口里。

火凤凰冲张天宇背影做了一个鬼脸。从昨天伏击冯宝,突围日军包围,一直到现在,火凤凰保持在极度的苀奋中。作为凤凰山的大小姐,她一直在父兄的关爱中长大,整个山寨都把她当成公主,哪经历过这么刺激的场面。虽然她长的比较高,但毕竟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

医院不大,走廊也住上了轻伤员,后半夜了大多数都睡着了。三个人穿过走廊,来到二楼,看见一个挂着医生办公室牌子的屋里亮着灯,互相看了一眼,,张天宇就率先开门走进屋内,宋青林和林月如分别站在门口。

张天宇进屋里,看见一个女医生背对着自己在整理着什么,她头也不回说道:“还没有搞好,你们就不能等一等。”口中带有怨气。

这是个中国医生。

张天宇正要说什么,门外传来日本人的说话声,张天宇不懂日语,他装扮是个日本士兵,但此时放下步枪,从怀里掏出勃朗宁手枪,冲过去,把那名女医生的嘴捂住,用枪低在她的脑袋上。

那女医生惊讶的看着张天宇,却说不出话来。

宋青林不知道跟那个日本人说了什么,那日本人叨叨咕咕开门进了屋,忽然发现张天宇挟持着女医生,刚要叫,背身后进来的宋青林双手扭住脖子,一声轻微的骨头折断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宋青林转身关上门,轻声说道:“这是个日本医生,他是来催这个中国医生去手术室的。”

张天宇低头看了一眼那个女医生,说:“我们是抗日先锋军的,你要是中国人,我就不要喊,我先放了你,好吗?”

那女医生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是眨眨眼,表示同意。

张天宇放了那女医生,但抢还指着她,“我问你,你们医院药品放在哪里?”

那个女医生有三十左右,她看着张天宇小声说:“我不是这个医院的,是被他们抓来看病的。”

“你姓辛?”

那女医生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你的父亲叫辛凯?”

“是。今天伤兵太多,忙不过来,把我们一家都抓来了,帮他们治伤员。”

所料不差。“你们辛家在黑山名声不错,我们是抗日先锋军的,之针对鬼子和伪军,不会为难你们的。”张天宇把枪收回来:“我们有战友被日军打伤,来这里主要为了搞药治伤员的,医院的药在哪里放着,告诉我你就可以走了。”

“今天伤员太多,医院的药也不多了,听日军说正连夜从奉天往这里运,不知道回来没有。”正说着,院里有汽车马达的声音,几个人到窗口向下看去,一辆日军的货车停在院里,下来两个日军说着什么。

“看来是回来了。”

“你跟我们去一趟好吗?我们有药也不会用,你救治我们的伤员,我们也会保护你的安全的,而且会给你很多钱的。”张天宇诚恳的说道。

“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应该的。同时我也是中国人,我愿意帮助中国人打击侵略者。可惜,我不敢去,我的父亲我的哥哥还有我的爱人都在这里,我要是走了,他们会受牵连的。”女医生眼里没有半点虚伪的表情。

“他们在哪里?不如我们一起走。”宋青林接口道。

“他们都在手术室,做一个很重要的手术,刚才还催我去帮忙。”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能不能借机说服你的亲人一起走。”他看了一眼窗外,见汽车还停在那里,可能是医生都在手术室忙,没人来管卸车,车上几个日军都进医院休息去了。

“那太危险了,手术室门口有三个日军在守护,里面也有两个日军还有一个日本医生。”女医生知道很多。

张天宇脱下军服,穿上地下日本人的白大褂,带上那个人的眼睛,口罩,还真分不清真假,:“顾不了那么多了,青林,你让林月如通知楼下,楼上一有动静,就干掉门口那几个鬼子,把汽车抢来,你在手术室门口接应我。”

说完,伸手拉过女医生,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手术室没几步,门口站着两个日军,一个日军少尉坐在椅子上,他们看了一眼两个医生,没有说话。他们径直进了手术室。可能手术时间比较长,手术室里有两个日军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昏昏欲睡,四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紧张的忙碌着。

女医生进去后也跟着在忙,张天宇却不知干什么好,一个医生我用日语跟张天宇说着什么,张天宇听不懂,就嗨嗨的答应着,女医生紧张的一直给张天宇使眼色,张天宇看不明白,还往前走。

“八哥。”日本医生被张天宇的态度有些激怒了,刚要说什么,张天宇一个健步冲上去,右手一把虽小但极为锋利的手术刀割断了日本医生的喉咙,他说不出话来,双手捂着喉咙晃晃悠悠倒下了。几个中国医生都吓了一跳。

这时,边上一个日本士兵刚好睁开了眼睛,一惊之下,就要摸抢,张天宇手一扬,手术刀飞出,射中他的喉咙,他惊惧的到了下去。另一个士兵也睁开了眼睛,张天宇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用手锁住他的喉咙,他蹬几下腿也没气了。

“爸爸,你们别怕,他是抗日的,是请我们给他们战士治伤的。”

一个年老的声音说道:“先抢救这个伤员,他手术马上就好了。”

屋里声音很小,门外的日军却听到什么,他开门来看,张天宇躲在门后,他开门,张天宇一把把他拽进来,随手一个手刀把他打晕。

门外另一个士兵和军官听到声音,拿枪要往里进,宋青林在后面挥匕首上来,一刀一个,都给解决了。

这里的动静一出来,走廊上伤兵发现了,大声喊起来,宋青林一看被发现了,也就再不隐瞒,掏出两只手枪,交替着向走廊伤兵射去。这些伤员包括从屋里出来的伤员都没有枪,顿时成了活靶子。

楼上枪声一响,林月如也开始行动了,她扔掉步枪,拿出一对驳壳枪,对着一楼大厅刚从车上下来的几个日军士兵和司机开了枪。凤凰山双枪女神林月如名号不是假的,她是从子弹堆里练出来的,,两只手枪枪枪咬肉,日军东倒西歪。

院子里黄明早就埋伏在车附近,听到枪声,他和火凤凰两个人四只驳壳枪一起向守护大门的士兵开起来。医院像爆豆一样枪声此起起伏。

张天宇喊到:“辛大夫,我们是抗日的队伍,请你去帮治疗我们的伤员,跟我走好吗。”

那岁数大的老者一言不发,继续手术,张天宇心情急躁,就要过去,女医生说了:“这是个中国人,他的手术马上就好,你不要着急。”

张天宇心道,日军大部队马上就要来了,我能不急吗。

这时,老者吩咐道:“辛有刚,你俩马上抬担架,我们不能把他交给日本人,带他一起走。”说完,扔下口罩,露出一个五十多岁颇为苍老的面孔,“辛红,我们跟他一起走。”

还要带伤员?

张天宇没有说什么,拉开门走出去。宋青林看见张天宇出来,端着两只刚换完子弹的短枪在前探路,张天宇身子闪到一旁,双手也拿出两只手枪来警惕的看着四周,辛凯和辛红先走出,辛有刚和辛红的爱人抬着担架很跟出来,张天宇最后压阵。到一楼大厅,林月如在那里守护,一路小跑,出了小楼,挨个上了车。

张天宇最后跳上车,黄明就加速把车开出医院大门。这时,街上枪声哨音响个不停,日伪军看来都调动了。汽车向东门高速行驶着,忽然听北门有剧烈的爆炸声,一团巨大的火花在北门升起。

城内日伪军纷纷向北门聚集过去,东门路上反而没有遇到多少日伪军,在车上几个人神准的枪法下,都做了亡命鬼。

车子来到东门,张保中几个人早已把把手东门的几个伪军消灭,打开城门,在张天宇的招呼下,跳上车,车带着怪叫,快速驶离黑山县城。

车上,张天宇有所察觉,问道:“龙武怎么没在车上?”

10

第八章留的身前身后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