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之东北崛起>第十一章花明又一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花明又一村

小说:抗日之东北崛起 作者:品茗闲人 更新时间:2018/8/3 8:58:49

 草帽山基地难得热闹起来,张德成在草帽山附近动员了十多个农民和猎人上山来了,龙啸天也带回回了五十多个东北军士兵和七十多难民组成的队伍,大家汇聚一起,都很兴奋。

  那个中校最后不得不留下下大量的武器弹药,只带着十来个人和必要的防身武器走了,剩下的都被带上山来。

  辛凯一家听说家里遇难,虽说都是很悲伤,但小孙子的到来也让他感到很安慰。东北军士兵里有不少伤员,他们忙着给伤员治病,暂时顾不了伤心和流泪。

  张浩见到张天宇感到非常的亲切,特别是在北大营张天宇还救过他,所以他为自己现在的决定感到自豪。

  张天宇忙着指挥大家安排新来的战士吃住的问题,刚刚落脚,就见李汉明匆匆过来。

  “老师,有事吗?”张天宇对李汉明一直很尊敬,开口不是叫老师,就是叫李老。

  “有两个事想跟你说,一个好一个坏,你先听哪个?”李汉明难得也开起玩笑啦。

  “老师,我是乐观主义,先听好的吧。”

  “好的就是我们现在队伍有了很大的发展。现在整个部队有一百八十八人,步枪二百八十只,短枪三十多只,轻机枪十挺,掷弹筒四具,花机关九只,子弹手榴弹数量也不少。另外在城里还缴获不少金银,折合大洋也有一万来块。家底还算充足。”

  “嗯!这还不够,这只是我们刚刚起步。”

  李汉明点点头,接着说:“坏事就是我们的伤员太多,现在轻重伤员有十多个人,而且还有不少没有拿过枪的农民工人和学生,他们没有接受过军事训练,作战能力很低。”

  “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可日本人不会给我们充足的时间让我们训练战士的。只能是一边战斗一边抓紧训练了。”

  “最主要是我们粮食不多了。我们现有的粮食维持不了十天。”这真是个现实的问题。

  民以食为天,就是抗日也不能饿肚子。过去东北抗联多少人在饥饿中坚持斗争,他们的生活太苦了。自己应该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

  晚上,在一盏灰暗的油灯下,张天宇召集了第二次会议。

  这次会议除了第一次参加会议的五个人外,还增加了大学教授张锁武,第一小队的队长张大彪。同时,请吴慧担任了会议记录。

  会议就目前队伍扩大后做了一番具体分工,即原来定的五位领导不变,新增加张锁武做文化和宣传负责人,名称暂时也是付指挥。

  宋青林、黄明、带十余名战士在龙啸天指挥下负责侦查刺探情报和除奸工作,龙武、张保中带十来名战士在李汉明的领导下负责总部和伤员的警卫工作。

  去掉总部人员和伤病员,能够能够作战的战士还有一百三十人左右,由张大彪任第一小队队长,人员有六十多人,主要成员是乱石岗村村民和东北军一些士兵,第一小队的战斗力是最强的。

  由张德成兼任第二小队队长,这个队由一些农民、工人和学生组成,他们大都没有拿过枪,战斗力没有可谈的,主要还是以训练为主。

  除了分工以外,张天宇主要谈了队伍建设方面、纪律方面的要求,同时由于人员壮大,也第一次谈到军饷和牺牲战士的抚恤方面的设想。

  中华抗日先锋军是以打击侵略者维护百姓利益为主的军队,招收的人员也将是百姓为主。但军饷自古以来在部队就是不能回避的。在这里,张天宇特别强调队伍是大家的,他提倡官兵地位平等,待遇也平等(这些成熟思想都是在后世抄袭过来的),所有官兵生活一律采取供给制,无论吃穿病伤都由部队负责。另外,每个人每个月发二块大洋做军饷。这个数字在当时不是太大,但也是他们目前所能担负的起的。每个士兵发十块大洋的安家费,牺牲的战士每个人发五十块大洋做抚恤金。只要能找到牺牲者的家人,这些钱就送给家人,找不到牺牲者家人或没有家人的,这笔钱就作为残疾军人的基金。

  这套机制刚刚提出,就受到全体与会者的赞同。这虽然是中华抗日先锋军对军人的一个基本的福利政策,也可以说只是一个雏形,有待进一步完善,但却是一个非常有光明前途的未来。也是日后军队发展的一个基石。

  会上最重点的是提出了部队目前发展的方向。

  草帽山山不是很大,人员也不多,离黑山县太近,黑山县的日伪军势力又很大,这些不利于刚刚诞生的抗日先锋军的发展,所以,张天宇提出了转而向义县去发展。

  去义县发展的理由有三:一是现在义县虽在日军占领下,但日军实力不是太强,距离奉天相对也比较远;二是义县那里东部有医巫闾山脉,医巫闾山脉在义县东部,南北绵延近百里,山势相连,山间多为林丛草地,适于部队的生存与发展。其三那里是宋青林的家乡,他对那里非常熟悉,也有很多故友亲属可以提供发展。会议商讨最后决定,由张天宇带领第一小队去义县发展,由李汉明率领剩下的人在这里训练疗伤,等待消息。

  宋家店是医巫闾山的一个小山村。村里人口不多,也就三四十户,一百多个村民在这里日升而做,日落而息,凭着自己的辛勤劳动,过着几乎是与世隔绝半原始生活。但这里却走出了一个状元,宋青林。

  宋青林本出身农民家庭,在很小的时候,被在县城经商的叔叔领养走出了小山村。在义县,他很小就开始去读新式小学,并站柜台跟叔叔学习经商,在十几岁就能独立经商,彰显出特别优秀的经商潜质。如果没有发生意外的话,他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可是命运却和他开了一个玩笑。在他十六岁的时候,一伙胡子绑架并杀害了他的叔叔,为了给叔叔报仇,年仅十六岁的他怀揣菜刀,独自上山,在胡子经常经过的山路上一个人潜伏了足足七天,终于遇到胡子头独自一人的时候,他用菜刀结果了胡子头目的命,给叔叔报了仇。

  正因为如此,他被东北军一个军官看中,走上了当兵的路。

  由于他聪明又有文化,打仗肯动脑筋,思路活跃,很快就被推荐到东北讲武堂学习,并进一步去了日本学习军事。

  今天,他跟着张天宇又回到了这个阔别已久的偏僻的小山村。

  张天宇和龙啸天带着第一小队和宋青林、黄明带领的侦查小队八十多人来到这里。

  远方游子归来,这偏僻的小山村顿时热闹起来。

  村里大部分姓宋,基本都是亲戚,淳朴而热情,张天宇来了才两天,就以感受到那火热的亲情。

  这个年代,这种乡村,这种朴实的村民,是张天宇那个时代感受不到的。

  村民不懂什么大道理,但他们相信自家的孩子不会走错路的,他们也愿意将自己的子弟交给自己相信的人。所以,张天宇他们在这里扩军很顺利,仅仅两天,一百多人人的小山村就有二十来个后生主动参军了。更为可观的是还有几个女孩子也要参军。当然他们是看到队伍里有女兵的关系。

  张天宇这次出山,吴慧非要跟来,无奈之下,张天宇把张英和刘念喜也带来了。山里姑娘看到一身戎装背长枪带短枪的张英和刘念喜自是羡慕不已,不少要来参军。朴实的村民们也没有多少反对,就此,张天宇责令张英和刘念喜收下了七名身体素质好的年轻姑娘入了伍,成立了女子独立班,任命张英为班长,刘念喜为付班长。中华抗日先锋军女子部队就在宋家店成立了。

  两天后,张天宇在村后一块平地上观看着士兵们的训练,黄明带着一个新入伍的村民侦查情况回来了,他向张天宇报告了这次出去侦查的结果。

  医巫闾山脉西侧有一个山峰叫老爷岭。老爷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同时也是义县通往锦州的咽喉要地。这里盛产木材,色木和祚木都很出名,日本浪人霸占这里,开采木材,销往奉天军工厂,制作枪托。为了扩大开采能力,同时也为了少花工费,这伙日本浪人勾结官府,从山东河北骗来工人,逼迫他们开采加工木材,不给工资,吃的也很差,几年来,有不少工人被折磨而死。工人的血汗钱成就了这些黑心的浪人和官府。

  张天宇来听到这里乡民讲的这个情况,他就派黄明去侦查伐木场的具体情况,想要打掉这个吃人的伐木场,救出这些工人。

  黄明在当地人乡民的引之领下,经过一整天的精心侦查,把伐木场的情况摸清楚了,回来向张天宇报告。

  伐木场现在有二百来个外地来的劳工,他们在日本浪人和汉奸的监视下,辛勤的劳作着。

  这里日本浪人有十来个,汉奸也有十来个,他们有长短枪二十多只,平常主要是封锁山路,防止工人逃跑,监视工人干活。战斗力本就不强。现在又有一个绝佳的攻打伐木场的机会,就是有几个日本浪人带部分汉奸押运一些木材去了县城,并打算采购一些必要的生活物资。可能要两天才能回来,山上日本浪人和汉奸就剩下十来个人,正是空虚的时候。

  张天宇听到这消息大喜,马上找来龙啸天、宋青林、张大彪,研究作战方案。

  高大的树木遮住了狭窄的林中小路,寂静的林中不时有各种动物出现,看到路上有人,就迅速的钻入林中,不见踪影了。

  癞痢头和磕巴今天负责守在山路上,监察山下动静,更主要的目的是堵截逃跑的伐木者。

  好象有好长时间没有伐木者偷跑了,记得上次偷跑的两个伐木者就是被他给抓住的,那还是个严寒的冬天,大雪有齐腰深,日本人把那两个偷跑者给扒光了衣服,绑在雪地上的树下,把他们给活活冻死了。那冻死人惨景,至今还在大家脑海里挥之不去。打那以后,再没有人敢偷跑了。所以,他来执勤很轻松。就是跟着磕巴来,没个说话的,有点寂寞。他躺树丫上闭目养神。

  “来…来…来…,”磕巴喊了三个来字,也没有下文。

  “瞎叫什么?”癞痢头不耐烦的说着。但顺着磕巴手指的方向看去,他发现了在不远处的小路上,有两个年轻漂亮的村姑在林中采摘着木耳野菜。

  多年在山上生活,他早已忘了女人的滋味,山上有几个女人,那是日本人的专利,没有他动的份。现在突然发现了两个漂亮的村姑,他不由兴奋的裤裆里的小癞疾都直楞起来。

  有点远,再近点。他示意磕巴不要出声。

  两个村姑挎着土蓝,边采集野菜边往前走,越走越近,看得出这两个村姑一个只有十七八岁,长的跟花骨朵一样美,另一个二十四五岁,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风姿。

  不能让他们跑了。

  癞痢头和磕巴悄悄下了树,一左一右,在包抄那两个村姑。

  突然,癞痢头感觉不对,他发现磕巴倒在草丛中,似乎挣扎几下,没有了动静,他感到危险,还没等他进一步思考,一把匕首划过了他的脖子,他没有感到疼,因为已经变成了尸体。

  张英和刘念喜对着草丛中的同伴竖起了大拇指。

  粗壮的木头制作了一条很长的栅栏,栅栏大门也是用木头拼在一起做成的,门口有一个五米左右的木制岗哨,有木梯直通上面哨所。

  傍晚开饭了,陈老三和胡六却在那里站岗。“他妈的,你们在里面吃喝,老子在这喝东北风,真他娘的不公平?”陈老三跟胡六说:“六哥,你看着点,我去撒泡尿。

  他爬下木梯,走到栅栏边,掏出家伙就要尿。

  胡六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他才不愿意看那瘪犊子尿尿呢。

  陈老三刚掏出家伙,还没等尿出来,一根带着白色羽毛的利箭穿在喉咙上,他哼都没哼就倒下了。

  胡六似乎听到什么,他刚转回头,又有一只飞来的利箭射穿了他的喉咙,他伏在哨所上,瞪大了眼睛,却失去了生命。

  张天宇队伍里不乏猎人,弓箭本就是他们的长项。

  栅栏门被打开了,几十名端着长短枪的战士快速无声的闯了进来。

  这时正是晚饭时间,鬼子日本浪人和汉奸都在吃饭,张天宇带着几十名战士没费一枪一弹俘虏了九个浪人加上十个汉奸。救出了二百一十多名伐木工人和被日本浪人抓来供他们淫乐的十几名妇女。看到这些骨瘦如柴的工人和眼神麻木的妇女,看到他们碗里那生硬的窝头和清如水的菜汤,张天宇眼睛有些湿润了。这就是我们受苦受难的百姓呀。

  他立即吩咐战士们,把日本浪人和汉奸的口粮和菜品拿出来,做一顿好的,让这些受苦受难的兄弟姊妹们吃上一顿好饭。

  天黑时,宋青林带着几个战士赶着几辆马车也来到了伐木场。原来,他没有参加伐木场的战斗,昨天晚上就带十几名战士到几十公里外的一个镇子里去抢劫了一个日本人开的商店。那个镇子没有日本军人,只有几个汉奸和退伍的日军士兵,是一个日本开拓团集中的所在地,镇上这家日本商店本就是为当地日本人服务的。现在这些物资成全了抗日先锋军。

  李汉明没来,田春生担起了他的职责,经过清点,田春生向张天宇汇报收获。宋青林带来四匹骡马和四挂大车,共带回各种粮食五千斤左右,还有油盐酱醋烟酒糖茶等杂物,仅布匹针线就有一大车。并缴获了长短枪十来只,各种金银钞票合成大洋有一万来块。

  山上收获也很可观,计有各种粮食五千来斤,杂物更多,骡马十来匹,牛五头,毛驴五头,还有一些鸡鸭鹅狗,几头猪和几只羊,长短枪也有二十来只。

  这些苦难的工人和妇女不用动员,都自动的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人员扩大了,张天宇没有急于整编,只是从第一小队抽出十个东北军出身的战士,让他们每个人带二三十名工人,明天开始训练。田春生也带二三十人做后勤工作。那十几名妇女加入了妇女独立班,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次日早晨,吃过早饭,张天宇集合所有新来的工人妇女,当着大家的面先是宣传了中华抗日先锋军的忠旨,然后处决了这里的日本浪人和汉奸,赢得了所有伐木工人和那些妇女的信任。

  在大家热情高涨投入训练的时候,张天宇吩咐宰杀了两头猪,他要给这些瘦弱的战士们补充体力。

  小泉纯一郎以前当过几年兵,在朝鲜和中国都驻扎过,但他更喜爱中国的生活。特别是中国的女人更吸引他。退伍后,他留在中国,通过军队的老乡和朋友,他开了这家伐木场。

  贪心又怕洋人的中国官员给了他发财的好机会,在做这无本的买卖没几年,虽然有不少中国劳工死在他这里,但却给他创造了不少财富,现在的他已经腰缠万贯了,他准备在干几年,就离开这里,去巴西或者美国,开一个大牧场,过一过富翁生活。毕竟这里血腥味有点大。

  今天,他带着一部分手下,采购了十大车的生活物资和四十来名劳工,满意的回到他的领地。

  看着那巨大的栅栏,他有一种成就感。这是他的王国。

  开门的是两个背抢的汉奸。

  中国人真是贱骨头,给几个小钱连爹妈都能出卖,这在优秀的大和民族是不可想象的。

  怎么自己手下的浪人一个也没有出来迎接自己?开门的这两个人自己怎么好像没见过?

  小泉纯一郎心中疑念刚刚升起,几十只长短枪已经对准他和他的手下。

  他的巴西梦和美国梦醒了。

  老爷岭伐木场顺利拿下,缴获了不少粮食和物资,同时也接受二百多名战士。但张天宇还是有种危机感。这里也不是长久驻扎的地方。他一方面派张大彪带队伍回草帽山接应那里的战友共同来草帽山集中,同时派宋青林和黄明分别下山侦查敌情。他在山上整训队伍,准备迎接更大的考验。

11

第十一章花明又一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