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之东北崛起>第十六章另辟蹊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另辟蹊径

小说:抗日之东北崛起 作者:品茗闲人 更新时间:2018/8/8 8:17:20

 草坡集的日军来自义县,由一个步兵班和一个轻机枪小组组成,加上军曹和一个掷弹筒兵,共十六个人,他们住在草坡集里一个日本移民家里。

草坡集建筑的炮楼位于镇的南面,这里面对公路,由义县伪军一个排监督建造。这个排的伪军有四十岁多人,他们拥有一挺辽十三式轻机枪,三个步枪班,分别看守这些劳工。

张天宇用望远镜在仔细的观察着。他看到这些劳工们有的穿着破破烂烂的东北军军服,有的穿着象乞丐一样的百姓服装,在伪军枪口下,辛勤的劳作着。在不远处一个制高点上,两个伪军架着一挺辽十三轻机枪,在瞄着施工现场。有十来个伪军端着步枪在四周防卫。大多数伪军都在炮楼后面临时搭起的草棚里休息。

张天宇对于这些战俘被伪军欺凌,感到又是可怜又是愤慨。同样是军人,他们一枪不发,拱手做了俘虏,这真是中国军人的耻辱,他为这时代的军人悲哀。

张天宇早已安排好战斗准备工作,他自己亲自带队解救这些战俘和劳工,黄明虽然有伤,但缺少有指挥能力的人,不得已也是他自己坚决要求的,由他带队去炮楼后面消灭剩余的伪军,宋青林则带大队人马去歼灭草坡集里的日军。所有布置完毕,看来是万无一失,但张天宇还是不放心,他把张英找来叮嘱一番。

让他担心的是这里的日本移民。

1905年日俄战争之后,日本国内从官吏、商人到军界、财界都在热烈讨论“如何经营满洲问题”。军国主义分子儿玉源太郎、后藤新午以及外相小村寿太郎都主张向满洲移民50万或100万人。儿玉说:“战争不可能常胜不败,永久的胜利是与人口的增减相关联的”,让更多的日本人定居中国东北,“那么这个地区自然而然会成为日本的强大势力范围”。由此可见,日本对中国东北的移民是侵略活动,其动因是军事上、政治上扩张的需要,其步骤是以军事入侵为先导,以移民入侵来巩固它的军事占领,并为新的扩张作准备。日本移民大都是退役的预备军人,是亦兵亦农的“在乡军人”。日本将这些人移往东北,使之成为关东军进行侵略扩张的辅助部队。

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夕,日本在东北的在乡军人约有1万人,大部安置在南满铁路沿线。“九一八”事变前10天,即9月8日,东北日侨在乡军人会接到陆军部的密令,要其分别到沈阳、长春、哈尔滨报到。9月17日晚,沈阳的在乡军人到日本车站附近的招魂碑前集会,他们臂缠黑纱,听取狂妄演说,尔后高呼“为保障满蒙之既得利权而洒军人之鲜血”、“打倒侵害日本权益之张学良”等口号,气焰极为嚣张。

日本对中国东北的移民侵略历时长、危害大,严重侵害了我国东北人民的利益,无数无辜的东北人民被日本侵略者赶出了自己的土地,流离失所,无以生计。有的更是被抓进矿山,甚至被抓去修要塞,多少劳工死在日本人手里。同时,日本的移民侵略也破坏了我国东北地区正常的农业生产活动。

日本向东北移民的政策,有其险恶的目的。最重要的是日本想借此改变东北的民族结构,造成日本人在东北的人口优势,反客为主,进而达到永久占领东北的目的。

日本人的丑恶嘴脸可见一斑。

这样险恶的移民怎么能够让张天宇放心。

宋青林带着十几个战士,身穿便装,腰带短枪,出现在草坡集的大街上。虽然是中午,街上人员不是很多。这个小队伍分散开逐渐朝十字街口的一个三层小楼聚拢。

在这最繁华的街道中间,建筑这么一个小楼,可见主人在这里的财力和地位不一般。

这里是日军移民建造的。

这个日军移民原本是关东军的下级军官,退伍后没有回到日本,在这里利用交通要道,做起生意来,发了一笔小财,建筑了这个小楼,小楼前面是商店,楼上是饭店,后院现在居住着十六个日本士兵。

宋青林带领两个战士先走进二楼饭馆,剩下十几名战士分别进入饭馆和一楼商店,有的则在四周隐蔽,准备随时投入战斗。

这时,又有几辆大车过来,车上装着烧火的拌子,赶车的人岁数都不大。

这些都是抗日先锋军的战士。

小小的草坡集山雨欲来。

黄明身上负有三处枪伤,好在都不是要害。这时他握着手中的98k,紧盯着后院伪军住处,在他身边有一挺轻机枪和二十多只步枪在瞄准,他有信心里面伪军出来多少,就能打掉多少。

中午了,一个伪军喊着劳工去集合吃饭,只有四五个伪军在监督劳工排队,剩下的伪军嘻嘻哈哈的往炮楼后面走去。两个架机枪的伪军看到劳工在排队,也收起起机枪准备回去吃饭。一切都那么平静。

这时,路上来了一辆牛车,那头牛好像发疯一样在拼命的往前跑着,两个青年大呼小叫跟着牛车跑来。那几个伪军还想拿枪阻截牛车,发疯的老牛不管一切的冲进来,他们不得不让路。这时,两个年轻人跑了进来,几个伪军还没有从牛车疯狂中反应过来,就见这两个年轻人分别从怀里抽出两把手枪来,黑黝黝的枪口对准几个伪军,大声喝到:“不想死的放下枪来。”这五六个伪军不自觉的放下了手中的步枪。

为小日本卖命,犯不上。

那两个扛机枪的伪军正要把机枪从肩上拿下,道边好像是路过的路人突然也拿出短枪,对准了他们,:“你们还是扛着枪好。”他俩面面相视,终于还是没有放下肩头的机枪。

路上草丛里突然出现了几十个端着步枪的农民打扮的人,蜂拥而上,放下步枪和扛着机枪的伪军都感到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东北军的弟兄们,劳工们,我们是抗日先锋军的,是来救你们的。你们现在拿起枪来,我们一起消灭奴役你们日本鬼子。”一个俊朗的年轻人边走边说,他的话带有很大的鼓动性。所有的东北军士兵和劳工纷纷拿起武器或钱搞来,跟在这些战士的身后,他们要把这些天来被奴役的滋味偿还给鬼子们。

张天宇的手下有秩序的拿着枪向后院潜伏进去。还有一部分指挥这些战俘和劳工,看押这些伪军。后院的伪军正准备吃饭,对前院发生的事还不了解。

这时,镇子里传出一阵枪声,枪声越来越激烈。伪军排长一听,忙拔出驳壳枪来,指挥伪军要出来看看怎么回事。当他第一个走出门来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枪响,他的半拉脑袋飞上了天空,紧接着四周同时有人喊话:“我们是抗日先锋军的,专打日本人,你们放下武器走出来,我们不杀你们。”

镇子里枪声越来越急,屋子里的伪军面面相视,终于有个伪军忍受不住寂寞,双手把枪举过头顶,口中说道:“别开枪,我投降。”边说边走出来。两个战士上去把枪拿走,押着他走了回去。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伪军排长已死,剩下的伪军纷纷投降。黄明长出了一口气。

在包围伪军的时候,张天宇带上十几个战士,还有刚几个被解救的东北军战俘,拿着长枪向草坡集中心赶去。

宋青林那里发生了什么?

宋青林坐在二楼,他端着酒杯,在观察着后院里的动静。

正当午时,太阳热烈的照射下,院子里一个人影也没有。小鬼子去哪了?这时,他看见一个日本军曹在几个穿着百姓服装的人陪同下,走上了二楼,在一处靠窗子的座位上坐下。他们在用日语唠着家常。

一个身穿青衣的头戴帽子的瘦小的年轻人端着一大盘菜走上二楼,路过宋青林身前时,宋青林感到那少年身上有种杀气。这是一个职业情报人员的直觉。

少年不简单。

但见他端着盘子走到日军军曹那个桌子前,轻轻的把盘子就要放到桌子上的时候,手腕一翻,把那个装满鸡肉顿粉条的大盘子甩向日军军曹。那军曹猝不及防之下,那滚烫的鸡肉炖粉条全部扣在他脸上,他被烫的哇哇直叫。

少年甩出盘子,从腰间拔出一把杀猪刀来,大喊着,向日军军曹捅去。

军曹被烫伤了剑脸,眼睛也睁不开了,少年的杀猪刀捅进他的胸口,他真的跟被杀的猪一样嚎叫着。

几个穿便装的日本人一见,忙要掏枪,宋青林身躯一进,一把雪亮的匕首划过一个人的喉咙,那个人立马倒下。另外两个人已经把枪掏出来,跟宋青林一起来的一个战士举起木凳来,一下子把其中一个人砸到,另一个人也出手抱住抱住最后一个日本人,宋青林挥刀扎入那人心脏,可是有点慢了,那个人扣动了扳机,虽然在宋青林两个人的攻击下,子弹不知道打在那里,可是,却给院子里的鬼子报了警。

就见院子里突然出来三个日本士兵,端着枪寻声向楼上看去,在一楼埋伏的两个战士迅速抽出短枪来,啪啪啪几声枪响,这三个日本兵全部倒下。就在这时,院内屋子里传来几声枪响,在一楼商店埋伏的两个战士被击中倒在血泊中。

宋青林和两个战士在二楼,他们躲在窗户下,用短枪向院里屋内射击。由于看不到人,所射出的子弹也都飞了。

商店在伏击的两个战士迅速拿短枪跑进来,看到两个战友已经不行了,他们正感到悲痛的时候,店老板突然从柜台后面站起来,手中一把短枪不停的射击,这两个战士

因缺乏经验而含恨牺牲了。

这个日本移民的老板打死了两名战士,刚要起身摸楼梯上去,商店门口又出现两个先锋军的战士,两把手枪一齐发射,二十发子弹打到他的背上,他的后背被打成马蜂窝,扑倒在楼梯上。

可是,我们的那两名战士却永远也起不来了。

院子里的鬼子借着屋里的掩护,把一挺机枪架起来,哒哒哒机枪不停的叫着,无论是楼上还是楼下的战士都被压制住。

这时,从小巷里,从街上,从镇子外面涌进来百十人拿着长枪短枪机枪冲过来,但院子里的剩下的十来个鬼子非常顽固,他们借院墙和房屋做掩护,用精准的枪法和我军对射,有不少战士被击中受伤或阵亡了。双方陷入僵局。

这时,镇子里日本移民集中居住的几个们打开了,有十几个日本移民端起步枪来,他们向街中心院子跑来,嘴里高呼着:“板载!”边跑边不停的向先锋军队伍射击,有几个战士猝不及方下倒下了。

这时在两侧小巷里突然出现了十来个姑娘,他们在张英刘念喜的带领下,十来只步枪发射出仇恨的子弹,一下子打倒了七八个人,这伙人剩下的就地卧倒,跟我们英雄的女兵展开对射。

张天宇带队赶到时,我攻击队伍已经出现二三十人的伤亡,院子里的鬼子依旧顽抗着。

看到这些死去和受伤的战士,张天宇心里发酸,但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他组织队伍架起机枪来,压制院内敌人的火力,一方面组织队伍攻击。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恶战,院子里的残余的日军全部被消灭,张英刘念喜他们女兵也在增援来的战友们的帮助下,把那些拿枪的移民全部打死了。

战士门在打扫战场,张天宇坐在那里沉默了。这一次小小的攻坚战可以说是惨胜,虽然打死了十六个鬼子,十五个武装移民,可是,我方牺牲了十七名战士,还有接近二十人受伤。一场好好的偷袭战有这么大伤亡,看得出我军素质比日军相差太多。硬碰硬打,我军可能三个都不是一个日军对手。相差太悬殊了。

战士的战斗素养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形成的,他们由于营养不良,体质问题也不是立马能恢复好的。这些都靠时间,但先小鬼子能给他充裕的时间吗?这只队伍真要在抗战中发挥好的作用,任重而道远啊。当务之急,还是要找个更为稳妥的根据地,对这些战士进行系统的训练,不能让他们连枪都没摸过几次就上战场。那是对他们的舍命你不负责任。

张天宇犹豫间,宋青林领着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走来:“总指挥,这孩子叫沈飞,他姐姐被日本人祸害死了,但他很有胆气,就是他在酒楼捅死日军军曹的。”

“也是他才使你们提前暴露的?”张天宇面色严厉。

“是。但这孩子不知情。”看得出来,宋青林真的喜欢这孩子。

“一个部队,要有铁的纪律,不能因个人荣辱就任意胡来。”

“我没有胡来,我是为杀鬼子报仇的。我不知道你们来,要是知道我不会自己单干的。”沈飞在为自己辩解。

“我听说你的事了,孤木不成林,孤掌难鸣,你参加我们队伍一起打鬼子吧。”

“谢谢总指挥。”沈飞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容易过这一关,他给张天宇深深鞠个躬,脸上带出灿烂的笑容。

“还有,”宋青林接着说:“张英她们问,这里的日本移民杀了我们不少弟兄,怎么处理他们?”

张天宇站起身来说道:“我只看到拿枪屠杀我们的日本强盗,没看到什么移民。”说完走了。

“我明白了。”宋青林爽快的答应道。他认可屠夫这个称号。多背几条人命也不愧铁血屠夫这个称号吧。

战斗结束了。那五十多个战俘有四十多人愿意参加抗日先锋军的,张天宇表示欢迎。还有十来个不愿意参加的,让张天宇有心寒心,但他却发放了路费,打发他们走了。人各有志,不能强留。反而是二十多个劳工都自愿参加了他们队伍,这也是大好事。同时,四十多个伪军,也有一多半愿意参加队伍的,使张天宇的队伍得以扩大不少。

对于要走的战俘和伪军,张天宇把他们集中起来进行了谈话,谈话的目的很明确,放他们走可以,但他们回去绝不可以再投日本人,要是被发现,就将不对他们客气了。

在日本移民住的大院里,张英刘念喜救出了二十来个被日军糟蹋的姑娘,经过说服教育,这些苦大仇深的妇女也都加入女子独立班了。

宋青林将草坡集的所有移民全部清除了,按他的话说,把他们都打发回老家了。日伪军的装备和日本移民的财产装满了十个大车,剩下带不走的都分给老百姓了。

老百姓感谢先锋军把移民消灭了,把本属于自己的土地夺回来了,又分到不少东西,就都纷纷把子女送到军队来。这下子又多出了六七十人的新兵。

12

第十六章另辟蹊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