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之东北崛起>第十七章风雨亦同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风雨亦同行

小说:抗日之东北崛起 作者:品茗闲人 更新时间:2018/8/9 7:46:00

 到了半夜,天稀稀拉拉下起了小雨,张天宇下令部队在旷野安下营来,有限的几个帐篷都让给伤员们住了,剩下的战士躲在大树下避雨,没有干柴,为了防止鬼子追踪,也不能生火,草地上泥泞不堪,无法下脚,不能坐着,更别想躺了。战士们只能背靠着大树站着,风把雨吹过来,有不少战士衣服都被打透了。深秋时节,秋风一过,寒入骨髓。

天亮了,雨也停了,地上还是泥泞不堪,没有生火做饭,只能是边行军边吃点干粮,缺少水壶,渴了喝口路边沟里的水。

经过一夜风雨,不少战士得了感冒,互相搀扶着,在满是泥水的路上艰难的行走着,行进的速度非常慢,但从昨晚到现在,没有一个掉队的,也没有一个开小差的。

张天宇看着这些战士,心里感慨万千,作为一个现代人,穿越到中华民族最危险最困苦的年代,才真正感受到前辈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坚持抗战的艰难,才知道后来的胜利来之多么不容易。这是一种怎样的战斗精神,用任何华丽的词语都无法赞美这种精神。

平时轻装一天就能够回到老爷岭,可是带着这么多物质,还有二十来个伤员,走了一夜加大半天的路,离老爷岭还有一段距离,看来天黑赶不回去了。忽听到前面有几声枪响,队伍发生了短暂的骚动,好在临时组建的各个班的班长马上组织起队伍,准备好要战斗稳住了阵脚。张天宇往队伍前面走去,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时,沈飞一路小跑赶来,见到张天宇大气不接下气的报告,说前面发现了一批马匪截道,宋青林让他来汇报。

这个年代,整个东北土匪胡子多如牛毛,这里出现不足为怪。但张天宇还是亲自走到队伍前面去了。

到了队伍前面,就见宋青林正在和对方交涉什么,对方有五个人,都骑在马上,当先是一个五短身材的黑脸老者,头戴毡帽,腰别驳壳枪,身旁几个人都是腰别驳壳枪,背背着大刀,面似凶神恶煞一般。看到张天宇等人过来,他们停止了说话,上下打量着张天宇。

经过夜里雨水的冲击,加上早晨道路的泥泞,张天宇身上也沾满了泥,眼睛里有了血丝。

“总指挥,这位是盘龙山摩云寨二当家的雪豹万峰万二当家的。”宋青林报告说。显然刚才他们已经通报名号了。

黑脸汉子见到张天宇,双手一拱:“张总指挥,盘龙山摩云寨万峰不知道是抗日先锋军张总指挥路过,唐突了。请见谅。”

盘龙山?摩云寨?张天宇听张德成说过。

在黑山县周围,有几伙比较大的土匪,盘龙山算一个。

盘龙山位于义县和朝阳交界处,那里山高林密,峰峦叠嶂,绵延数百里。由于山势险要,政府对那里管理不到位,所以,清末以来,这里滋生许多土匪,其中盘龙山西峰叫摩云峰,摩云峰上摩云寨飞天龙陈云龙一伙在这些土匪中算是另类。

摩云寨陈家三代为匪。老寨主陈光是义和团的大师兄,义和团失败后,他带领一些弟兄为躲避官府追杀,逃到辽西盘龙山,在那里他竖起替天行道的大旗,以“义”字当先,除暴安良,杀富济贫,建立了摩云寨,历经三十余年,在辽西创出响当当名号。老寨主死后,他儿子陈峰做了寨主,接着打替天行道的大旗,但因得罪了官府,张学良亲自签署剿灭摩云寨的命令,东北军出动一万多人进山剿匪,陈峰在在反围剿中身亡,摩云寨损失惨重,一时在辽西没有动静。但这两年,陈峰儿子陈云龙突然崛起,联合家族老部下,重树摩云寨大旗,在辽西又打出一片新天地来。

雪豹万峰是摩云寨二当家,摩云寨的大炮头,也是前两任寨主的心腹,他对陈家忠心耿耿,在辽西有赫赫威名,今天怎么来到三百多里外的义县来了?

张天宇虽有疑问,但还是不失礼节,抱拳说:“万老英雄的客气了。张天宇带队路过这里,不知有何冒犯了万老英雄?”

“张总指挥这都是误会。老夫要是知道这是张总指挥的人马,欢迎还来不及,断不会做出对张总指挥不利的事。今天是老夫冒犯了张总指挥,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请张总指挥处罚。”

一席话说的张天宇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宋青林凑过来在张天宇耳边小声说:“总指挥,这摩云寨的人跟我有点交情,他们很讲义气。万峰老爷子只是路过这里,不知道是我们,发生了点小误会。说开了就没事了。”

张天宇见他这么说,知道里面必有缘故,这时也就没有多问。“万老英雄既然这么说,那我们也算是不打不成交。既然是误会,那我们就此别过,请万老英雄让路如何?”

“张总指挥不要总英雄长英雄短的,贵部宋兄弟与对我山寨有大恩,是我万某人的好兄弟,也是我山寨的贵客。张总指挥要是不嫌弃的话,就随他叫我一声老哥,我就心满意足了,再叫英雄,老夫实在愧不敢当。”

想不到还有这层关系,张天宇心中有些惊讶,看了旁边宋青林一眼,见宋青林欲言又止,知道这不是说话地方。威震辽西三十年的雪豹万峰跟自己称兄道弟,这个面子不能不给。

“即蒙抬爱,那张天宇就唐突的叫一声万老哥了。”

“哈哈哈!老弟如此爽快,正和老哥心意。”他看了一眼张天宇那身泥泞的衣服,还有身后面露疲惫的战士,说道:“老弟带弟兄们一路辛苦了,正好老夫在这里已经安下营来,不如请老弟和兄弟们一起过来吃点便饭再走如何?”

宋青林道:“老哥,我们可是二三百号人,怕是把你吃黄了。”

“宋老弟太看不起老哥了,你们看看。”说着,他嘴一撮,吹起一声嘹亮的哨生来,这哨声一响,四周山林里都响起此起起伏的哨生来,看来这里起码有几百人。

宋青林吃惊的说:“老哥,有什么大的行动要你亲自出马,还带这么多人来?”

“宋老弟,我们虽然要做侠盗,但也是盗,也要活着。嘿嘿!”

难得老脸有点挂不住。

张天宇一行人随着万峰老爷子走进前面树林,就见树林深处有不少盘龙山的人,他们已经搭好几个帐篷,还有不少的窝棚,正在生火做饭。

从草坡集出来,大家都没有休息好,更没有吃一口热饭,盘龙山弟兄们倒是很热情招待大家,让这个疲惫的队伍有了喘气的时间。

张天宇和宋青林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被请到一个帐篷里,地上临时用木板搭个小桌子,桌子上放的烤肉飘散的香气诱发了大家的馋虫。万峰给他们俩倒上纯正的高粱酒,举起碗来,:“宋老弟,张老弟,相逢便是缘,何况宋老弟是我山寨的恩人,这里条件艰苦,薄酒素菜,怠慢了。请!”说完,先干了。

宋青林也仰脖干了。张天宇端起碗来,闻到一股纯正的酒香来。他穿越前酒量就不错,穿越以后,忙于战斗和部队建设,基本没怎么喝过酒,就是喝过那么一两次,也都是普通的白酒,真没喝过这么好的高粱酒。当即说声:“好酒。”也一口气喝了下去。

“哈哈哈!老弟识货。这是我山寨自己酿的高粱酒,窑存了十几年,劲大但不上头,日后有机会老哥给你送几坛子。”

两碗酒下去,又吃了点烤肉蔬菜,肚子有了底,人就有了精神头,张天宇问起宋青林跟盘龙山的关系,宋青林和万峰共同介绍了经过。

原来在两年前,盘龙山摩云寨寨主陈峰得罪了黑山县县长冯文翰,冯文翰招来东北军通过东北军参谋长荣臻的关系,调来王以哲旅前来剿灭摩云寨。摩云寨寡不敌众,寨主陈峰战死。当时宋青林作为王以哲旅的情报副官,却有感于对这伙义盗的同情,因而私下送出情报,通知摩云寨剩下弟兄逃命,救了不少摩云寨的弟兄,特别是救了少寨主陈云龙。因此,摩云寨把他视为恩人。不期想在这里遇到了。

摩云寨经此一劫,本来元气大伤,但原寨里老人扶持少寨主陈云龙接任寨主之位,这陈云龙励精图治,重整山寨,经过这两年的时间,摩云寨虽不及当年盛况,但也恢复了不少元气。这一切都拜托宋青林之恩。

说道这里,万峰忽然道:“张老弟,听说你们抗日先锋军驻扎在老爷岭,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张天宇对万峰也不隐瞒,当即承认了。

“我的探子来报,说在老爷岭山下聚集了有一千多日军,还有不少伪军,我想可能是针对你们的吧。”

张天宇一激灵,酒醒了大半。现在山上就有田春生的淄重队几十人,战斗力根本就是太弱。别说一千多鬼子,就是一个小队怕也对付不了。

这绝对是大事。

看到张天宇脸色有些变了,万峰说道:“张老弟先别急。日军和伪军虽然不少,但看样子对山里情况不了解,探子说他们还在做进山的准备,看样子明天可能会进山。如果现在派人报信,肯定来得及。”

张天宇看了一眼宋青林,他马上会意,“老哥,既然我山上军情紧急,需要马上派人报信,能不能借我两匹快马,我现在就安排人去报信。”

万峰说:“老弟有事,义不容辞。就是要我摩云岭全体出动去救老弟的弟兄,我也不皱眉头。”

宋青林听完,也不搭话,转身出去喊抗日先锋军的战士去了。

张天宇思索一下,对万峰说道:“万老哥,多谢你的这个情报,我有一事相求,不知道能否答允?”

“老弟不要客气,有事请讲。”

“我现在部下有不少伤员,还有十辆大车的物资,拖累我行军速度,想请老哥帮忙,把这些伤员和物质妥善安排一下,我带队轻装回山接应,老哥可能帮我们一次吧?”

万峰慷慨的说道:“老弟,有宋老弟的恩情,这算什么。你把伤员和物资留下,少一个老哥我提头来见。”

“老哥言重了。在此我先谢谢了。”

“谢字不用提。我明天回山寨,把你的受伤弟兄和物资带走,另外我留下一部分弟兄协助你,等你接应了那边兄弟,就一起来摩云寨会和如何?”

“好。老哥如此仗义,使我免除后顾之忧。但摩云寨的弟兄就不要和我们一起冒险了。这已经帮我们大忙了。”

万峰还想说什么,宋青林进来说部队骨干都来了。张天宇出去看到夜幕中,有十几个人站在那里,他心情很沉重:“弟兄们,我刚听说有大批鬼子和伪军要对我们老爷岭进行围剿,人数众多,他们武器精良,训练有素,我们在山寨留下的弟兄太少了。如果我们不去营救他们,他们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可是,不瞒你们,我们要是前去营救他们,我们将会有很多弟兄牺牲的。可那是我们的弟兄,你们说,我们该不该救他们?”

“应该!”

这十几个人都经历过野狼谷那场生死战斗,他们对张天宇有非同一般的信心。

“好,大家既然都同意,现在听我命令。黄明,你带领全体伤员和物资,跟随万老哥去摩云岭。”

“是!”黄明身虽有伤,但气势非常足。他也想回援老爷岭,但他知道这个节骨眼上不能有半点含糊,要稳定军心,提高张天宇的威信,所以,痛快的答应了。

“宋青林,你组织几名弟兄,借万老哥几匹马,一方面通知老爷岭基地的弟兄们马上撤离,一方面通知草帽山的弟兄接应老爷岭,并将那里的伤员和物资妥善安置好。我们事毕到盘龙山会和。”

“是。”宋青林大声答应。

“剩下弟兄组织好队伍,跟我接应老爷岭弟兄。”

“是。”

全体响亮答应。

万峰看在眼里,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这是个纪律严明、行之有效的队伍。他们不问前面有多大危险,能泰然自若的听从指挥。哪怕是上刀山,他们也义无反顾。张天宇如此年轻,就能带出这样好的队伍,他们的前途不可限量。

宋青林在万峰那里借了几匹马,带上几名战士飞马跑入夜幕中。张天宇集合剩下的三百多名弟兄,整理好武器装备,谢绝了万峰要送来的弟兄,也踏上了夜幕。

张横带着他的手下艰难的同日军作战着。

从奉天出来,这些天来,他们缺吃少穿,也没有弹药供应,没有任何补充,部队里营长跑了,连长阵亡了',他这个排长成了最高级军官。小鬼子不停的追赶,把他们追到这一片荒山野岭,看来很难逃出去了。

他回头看看弟兄们,从奉天出来四五百人,经过半个月的时间,就剩下不到五十人了,还多半带伤,追击的鬼子虽只有一个加强小队模样,但也绝不是弹尽粮绝、筋疲力尽的他们所能抵挡的。何况还有大批的日军在不远处随行。

看来,成仁就在今天了。

他把没有子弹的驳壳枪插进腰里,拿起一把牺牲战友的步枪,上上刺刀,对余下的弟兄们说道:“弟兄们,我们也是汉子,宁可站着死,也不能跪着亡。你们有怕死的,留在这里,我不怪你。有种的跟我冲锋。我们要无愧于军人。”

这些疲惫的军人也都站起拿起步枪,有刺刀的上刺刀,没有刺刀的把步枪当棍子使,受轻伤的站起,受重伤的也被战友扶起来,“排长,我们不是孬种,你下令吧。”

几个重伤不能起来的弟兄互相依偎着靠在一起,他们中一个人手里握着打开盖的手榴弹,嘶哑的对张横说:“排长,你们放心去吧,我们不会当俘虏的。”

张横眼睛有些湿润,这是他生死与共的弟兄啊!他们在一起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今天就要到尽头了,可他们义无反顾。多好的弟兄啊!他转过头来,看到几十名日军端着刺刀在逐渐靠近。他们知道这些东北军没有子弹了,他们要用刺刀解决战斗。

这伙日军从凌晨开始围剿这只东北军残破的东北军,在他们看来,消灭这个队伍不费吹灰之力。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和大日本关东军僵持了半天时间,还使帝国勇士付出三十来人丧亡的代价。这令他们感到耻辱。他们要用最原始的方法,用刺刀来教育这群中国残兵。

“弟兄们,跟小日本拼了,冲啊!”

张横犹如古代骑士,端着步枪冲击去。“冲啊!”能够参加战斗的三十多个战士也冲了过来。

10

第十七章风雨亦同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