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日之东北崛起>第十八章浴血老爷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浴血老爷岭

小说:抗日之东北崛起 作者:品茗闲人 更新时间:2018/8/10 7:22:36

就在张横率领剩下弟兄要与日军玉石俱焚之际,忽然在日军身后响起密集的枪声,押后的日军机枪手和指挥官纷纷倒在弹雨之中,前面突击的日军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侧面树林里岩石后出现了许多人,他们手中钢枪也喷射着愤怒的子弹。那些本想展示大日本武士拼刺精神的士兵躺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一击得手,张天宇手提勃朗宁手枪出现在战场。

被这突然袭击搞晕的还有张横和他劫后余生的弟兄们,大家傻傻的看着这一切,都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

“一斑二班,带上鬼子的机枪,去阻击敌人,记住,放几枪就撤退,不要纠缠,把鬼子往相反方向吸引,完成任务在野狼谷口会和。”

“是。”五六十名战士领命而走。

“三班四班,帮助友军伤员迅速撤往野狼谷。剩余班组马上打扫战场,准备撤离。”

张天宇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三百来名身穿各种服装的战士紧张的

忙碌着。

“张参谋,是你?”张横头脑有些短路。

“张横?恩,不错,视死如归,有军人的气概,现在不是说话的地方,组织你的弟兄马上跟我走,敌人随时就会上来。”张天宇也感到有点意外,但没有过多说什么,有效的组织安排着队伍。

张横内心虽激动,但还是迅速的组织自己剩下的兄弟,准备撤离。见到了张天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在发慌。

“长官,我们不行了,跟你们走会拖累你们的,留下我们发几棵手榴弹吧,我们在这拖住小鬼子。”几名身体难以移动的重伤员恳求着。

“不,你们是打日本受伤的,就是我张天宇的战友。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不会丢下一个战友的。三班四班,就是抬也要把所有伤员抬走。他们身上受到日本人的伤害,心里不能再受到自己人的伤害。”张天宇斩钉截铁的话语,让所有听到的人都感激的热泪盈眶。这个年代,能把战士当兄弟的长官,值得弟兄们为他卖命。

吴慧坐在晨光里,刚出升的太阳沐浴着她娇美的面容,仿佛是下临人间的天使。她在晨光中肆意的遐想着,想她的英雄,她的所爱的人,现在在哪里?

草坡集袭击战,吴慧当时也要去,但是,张天宇坚决不让去,理由是来回奔袭一百多公里,她的身体吃不消。自幼体质就不是太好的她勉强同意了这个决定。可是,随着队伍出发,她的心也跟着飞了。

三天了,该有消息了吧。

伐木场大门外传来马蹄急促的飞奔声,吴慧从遐想中惊醒,急忙来到大门口。

这是,胖子田春生最早先赶到了。宋青林和沈飞、陈家松都一脸倦容的从马背上下来。

“田队长,总指挥命令你立即组织队伍,准备撤退。”宋青林面容严肃。

“是。”胖子也一改原来嬉笑的模样,他看出问题的严重性。

老爷岭基地还有八十余人,大都是身体稍弱或岁数偏大的劳工,他们主要负责后勤工作和淄重运输工作,整个后勤不过十几把长短枪,面对上千鬼子和伪军,实在是不堪一击。好在万峰透露了消息,大家赶紧分头准备,把物资装在骡马的背上,准备出发。

田春生还想把十几辆大车套上,那样能多装不少东西,宋青林坚决反对。在山林里,大车就是累赘,无法通行。田春生看到那么多的物资没法运走,那个肉疼啊。

按照计划,八十几个人,赶着五六十匹牲畜,带着必要的物资,向后山转移。

川岛健是关东军少壮派的一个代表。他的头脑里存在着都是用武力去征服满蒙,为帝国霸业开疆拓土的大业。这是个顽固的日本帝国军人。他带领着由日本移民、日本浪人和退役军人临时组成的警备大队1000多人,在义县的汉奸和伪军指引下。组织起对老爷岭抗日先锋军基地的围剿。

在川岛健看来,用这么多优秀的帝国士兵。装备着帝国最优良的武器,来攻击一个装备比较原始的土匪窝点,这有辱大日本帝国士兵的威严。虽然他的部队,不是正规的关东军部队。但是这些人都接受过良好的军事训练,有着极其严格的组织纪律性,装备着跟正规军一样的武器,他相信他的队伍,经过短暂的整理。就会战无不胜。对付一群散兵游勇似的中国军人,他有种大炮打蚊子的感觉。

路上他遇到了一小伙儿东北军溃兵。他派出了一个小队。去追击歼灭这支东北军溃军。在他眼里看来。他面前的这只支那军队。根本就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他的目标直指老爷岭。

临出奉天前,他在关东军临时司令部向向长官保证过,一定要消灭这伙让帝国蒙羞的土匪。

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他的望眼镜视线里已经出现了伐木场的全景。

巨大的木栅栏围着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横七竖八堆着十几辆大车。一些杂物堆满了院子。看得出院子里的人在匆忙间,来不及带走所有的物品。很多物品都被随意散落在院子的各个角落。

支那人跑了。

川岛健命令前头部队马上占领伐木场。

后山根本没有路,八十几个战士,牵着五六十头牲畜在荒野里披荆斩棘,艰难的行走着。

他们走出没有多远,伐木场方向传来一声惊天的爆炸声,看来小鬼子已经进入了伐木场,中了大家事先埋伏的炸药。但大家心里没有一丝安慰。鬼子和伪军很快就会追上来,这群战斗力低下的部队命运难测。

路是越来越难走,好在有战士以前在林中打猎,对这里还算熟悉,不至于丢失方向。看样子,没有多远,他们就可以穿过这可恶的森林,找到一条小路了。

这时,身后的鬼子也以追上来了,后面防守的战士跟鬼子交上手了。

鬼子追兵不多,但他们枪法很准,三三成伙,在林子里就像幽灵一样追击奔袭,令人难以防备,没多一时,就有二三十人倒在鬼子的枪口下。

宋青林带人在阻击,可是却真感到有力使不出,等他们看到鬼子的身影时,身边已经有人中枪倒地了。短短几分钟,自己人就损失了三分之一,却只打死了三四个鬼子,这还要感谢猎人出身的陈家松的出色第六感官。

这要是黄明在就好了。

宋青林这时才感到黄明真正的能量,理解鬼子对黄明的痛恨和恐惧。可这一切在自己身上出现了。

陈家松现在沉侵在狩猎的乐趣中。现在他自信爆棚,第六感官极其灵敏,那些个追来的日本强盗,在他眼中就是一个个猎物,他要把他们撕碎,砸烂。又一个日本兵倒在他的枪口下,他没有细观察,迅速的转移了自己的目标。

这股小鬼子真是难缠,看着自己的战友一个个倒在血泊中,宋青林心中苦涩。伐木场还有那么多日军,听到枪声必然会赶来,自己这些人怕是回天无力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左侧发出一声枪响,一个日军应声从树上跌下来。他扭头看到张保中那张灿烂的笑脸。

张德成接到消息后,马上带张大彪部回援淄重队,在树林里及时接应了他们,并把他们带出了树林。大批鬼子和伪军也涌入树林中。战况恶劣至极。他们边打边撤,不时有战友倒在下山的路上。

在经过一片开阔地的时候,日伪军大批涌至,张德成和张大彪沉着指挥阻击,双方焦灼在一起。

随着一阵激烈的重机枪轰鸣声,罗忠吉带魏长河等人携带重机枪赶来,算是暂时压住了日伪军的

进攻,大家有组织的撤到一个山包上。还没等喘过气来,上千名日伪军就把山包围个水泄不通。

这只救援的部队和淄重队一起被鬼子和伪军包围了。

川岛健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在人数占绝对优势,武器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帝国勇士发起了八九次冲锋,损失了上百人,却没有攻下一个小小的山包。这是奇耻大辱。

山坡比较陡,重机枪向上射击威力不大,掷弹筒射程太近,仅有不到二百米,仰攻也没有什么效果。川岛健急令将部队仅有的两门大正十一年式70mm曲射步兵炮调来。

大正十一年式70mm曲射步兵炮是种轻迫击炮,主要用于山地作战,这次出来关东军特意给川岛健追加两门,便于在一旦出现的攻坚战使用。川岛健相信,一旦这两门迫击炮运到,土包上的土匪必定土崩瓦解。

张德成心里压力也越来越大。

眼看着自己带来的三百多人伤亡过半,淄重队损失也很大。这些个本是农民,猎人、土匪组成的部队,没有经历过正宗的阵地战,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在残酷的战斗中能够坚持下来,拿起枪跟敌人对射,那已经是了不起的壮举了。可是,凭借这身胆量,是无法击溃敌人的。他早已抱定了绝一死战的决心。大丈夫裹尸疆场,死而无憾!

两门70mm迫击炮带来的恐惧是不可弥补的,随着呼啸的炮弹飞来的声音,接着动地的爆炸声,土包上的抗日先锋军阵地上断肢残骸飞起,血肉交织,这些初上战场的战士们真正接受了战场血与火的洗礼。但他们在张德成和张大彪的带领下,象顽强的小强一样生存着,为他们自己而战斗着。

夜幕降临,战场上硝烟还没有散尽,阵地上只剩下不足百人。弹药已经消耗殆尽,张德成拖着疲惫的身体,费力的吞咽着无味的干粮,把罗忠吉、宋青林、张大彪、魏长河组织到一起。眼下的形式不用他讲,大家也全都明白。这是最后的生死关头了。他们在讨论下一步行动。但是,大家忽略了一个人,田春生。

田春生生于富贵人家,从小养尊处优,他没有远大的理想,做什么一直随波逐流。但并不是说他没有坚强的心。在一次次打退敌人进攻的反击中,他那遭烂的枪法起不到任何帮助,但他的热情一样不可忽视。他眼下坐在土堆上,面对着一头老黄牛在喃喃自语:“阿黄,你说我们能挺过这一关吗。”

“老牛不会回答你的,春生,我们会打退小鬼子的。”吴慧不知道何时来到他的身边。

田春生与吴慧原本是同学,他早就喜欢上了这个美丽温柔的女孩子,但吴慧一直对他若即若离,要不是九一八,田春生自己都认为他早晚能把吴慧追到手。

九一八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也改变了田春生固有的生活。

跟随着张天宇走上抗日的道路,他毫无怨言,男子汉大丈夫当有所为,有所不为。他从不后悔这一选择。虽然他从没有想过名传青史,但他也要像个真正男子汉一样活下去。可是,在看到张天宇与吴慧的卿卿我我的时候,他又难免有些心酸。

他知道,他不可能再奢望这段感情,他早已埋在心底。可是,他看到满面灰尘一脸倦容的吴慧,心底又有一种莫名的刺痛感。

要活着。要战斗下去,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他下定决心。回头看到那老黄牛,他竟有一种想法在心中油然而生。

张天宇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兄弟的,何况在山上还有三四百名他的主力,他的兄弟。

现在,他头一次感到自己真的有心无力,自己的实力太薄了。但他不会怨天尤人,他在争取,在等待,等待最佳出击时机。

夜幕很深,交战双方都疲劳到了极点。战场出现了短暂的平静。

张天宇率领三百多战士潜伏在草丛中,河沟旁,大家都用水淋湿了衣服,用湿布裹住口鼻,在等待致命一击。

田春生提出自己的计划,张德成等人都目瞪口呆。那就是用现有的牛马骡子,组成一个火牛阵,冲下山去,杀开血路,大家就势突围。

火牛阵出现在战国时期,是战国时齐国大将田单发明的战术。燕昭王时,燕将乐毅大破齐国,田单独自坚守即墨(今山东平度)。公元前279年,燕惠王即位。田单向燕军诈降,使之麻痹,又于夜间用牛千余头,牛角上缚上兵刃,尾上缚苇灌油,以火点燃,猛冲燕国军营,并以五千勇士随后冲杀,大败燕国军队,趁乱杀死骑劫{战国时燕国的将领}。田单乘胜连克七十余城。

这是一个广为人知的传说。

但这传说可靠吗?

现在剩下的百十人,大都有伤在身,还没有子弹,日军只要一个冲锋就能杀到跟前。没有思考余地了,大家分头去做准备。

能动手的都在动手,这是他们仅有的办法。在牲畜背上绑满了易燃的物品,把干枯的蒿草绑在牛马骡子的尾巴上,倒上仅有的全部煤油,一切准备就绪了。

星光普照大地。

一声令下,每头骡马牛的身后都有一名勇士,他们拿着火种,毅然点燃了侵泡煤油的蒿草,蒿草连着这些牲畜的尾巴,牲畜吃痛,怪叫着张开四蹄,不按规矩的四处乱串,有的干脆原地打转。它们带起了周围树木草丛都燃起了冲天大火。

牲畜的惨叫声,惊天燃烧的火光,映出了一片奇特的景观。

川岛健吃惊的看到对面山包发生的一切时,在他的身后也也出现了巨大的火光,这时,风力正在朝他的背后吹来,在焦糊的草木气味里,夹杂着呛人的气味,人闻到这股气味,双眼流泪,难以睁开,咳嗽不止,四肢无力。

“毒气弹!”不知道哪个士兵喊起来,大家纷纷用袖口、衣布挡住口鼻,可是有些晚了。很多人被气味熏得失去了战斗力。

张天宇算计好风向,在草丛中洒满了辣椒等刺激味强的调料,随时准备放火。没想到田春生跟他不谋而合,在山包上摆起古代传说的火牛阵来,虽然火牛阵不成功,牲畜没有按想象的发出攻击,但吸引的大批鬼子的注意力,使得他这一把火放的相当成功。漫山遍野的蒿草灌木树木藤蔓都在熊熊燃烧,不用说放那些刺激的调料,就是烟熏火燎也让人受不了。

张天宇顺势带着三百多名勇士,用湿布裹住口鼻,浑身淋湿,端着钢枪,发射着仇恨的子弹,向土包杀去。

被烟熏火燎的日军分不清东南西北,一时竟让出一条路来。

土包上的战士们看到山下大火也燃烧起来,知道自己人来救他们来了,顿时生出无限的潜力,他们也用破布包住口鼻,朝着枪声出现的方向从土包上杀下来。两股队伍会和在一起,在张天宇的指挥下,反身杀出重围。

张天宇早已设好了隔火带,在混乱中带领大家穿越了隔火带,踏进了夜幕。

等川岛健反应过来,那已为时过晚。望着茫茫黑夜,他只能感叹道:“此中必有名将指挥!”

夜幕中,张天宇带着这只有半数伤员的队伍将走向何方?

10

第十八章浴血老爷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