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际三国英雄传>第五章 遇挫反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遇挫反进

小说:星际三国英雄传 作者:东旭鹰 更新时间:2018/8/10 22:35:30

当负责前线指挥的(甘)兴霸、(凌)公绩、(徐)文向、(潘)文珪得知濡须星遇袭时,四人产生严重分歧。

在全息影像电话会中,公绩认为开会都是多余的,主张立即返回濡须星救援。

文向则认为如果四人全部回援,前线必然会立刻崩溃。到时候,中央军主力进逼,“虎贲”的突击队在濡须星破坏指挥中心,就会令扬军全面溃败。所以,文向主张派少数精英去支援仲谋。

文珪则无所适从,听谁的都有道理,所以干脆一言不发。

兴霸则是最为疯狂,他竟然主张放弃濡须星不救,全力在中央军防线上撕开一个口子,以单刀直入法进攻敌军主舰。

公绩:(当即发飙)兴霸你什么意思?过去你害死我父亲,现在你还要害死仲谋行政长吗?

兴霸:(怒)别老拿你父亲说事,他是尽了一个“紫鲸”的本分,现在轮到我们尽本分的时候了!你那点鼠肚鸡肠把你双眼都蒙蔽了吗?

公绩:(怒)你说什么,兴霸,你是要找茬打架吗?来来来,来我主舰上,我忍你很久了!

文向:(急)你们两个疯了吗?咱们现在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候,你们非要在这个时候内讧吗?

文珪:(忙劝)和为贵,和为贵!

兴霸:好,那我就不内讧。公绩,你给我掏好耳朵听好了,如果我说得没有道理,你再跟我单挑不迟!

公绩:(暂抑怒火)你说,说得没道理,我一气锥钻透了你!

兴霸:哼,那你也要有这个本事!

公绩:(再怒)你……

兴霸:行了,先听我说正事!濡须星上有几千万守军,还有幼平他们,而敌人要突破我们的反空间异能装置,需要耗费很大能量,之后能派过去的军队肯定极为有限,也必然都是以步兵精英为主。在濡须星附近,有子明与伯言指挥的太空军,他们现在一定已经正在赶过去的路上,比我们要更快到达那里。所以,濡须星情况固然危急,却还能挺住一段时间。我如果没有猜错,敌人现在一定出动了“虎贲”最精锐的部队前往濡须星,那么孟德身边高手恐怕剩不下几个,甚至可能一个都不剩。这时,我们进行反突袭,只要强迫敌人与我们短兵相接,我们就可以发挥“紫鲸”陆战队优秀,打孟德一个措手不及。到时候……

文向:(兴奋)到时候孟德见情况危急,就会把派出去的“虎贲”调回来,这就是震旦东方古代兵法中的“围魏救赵”啊!

兴霸:(诧异)古代兵法中有这种计策吗?我还以为是我自己首创呐!

公绩:哼,瞎猫碰上死耗子。那就别废话了,动手吧!再磨蹭,要等行政长出事吗?

于是,前线扬军立即调整了阵势,从一字型变为锥型阵。由于太空异能抑制器的作用,扬军异能舰无法发挥特殊效果,但作为指挥主舰,其战斗力依然不可忽视。在四艘异能舰的身先士卒下,扬军舰船义无反顾地扑向敌军。

孟德见扬军变阵,似乎也在他意料之中,便下令中央军变阵为“鹤翼”,对攻入敌军实施半包围并从各个角度进行围击。不仅如此,鹤翼阵逐渐将扬军前锋完全包围,无疑是打算将这支生力军包饺子。由于太空战不是平面战,中央军渐渐形成了墨黑圆球,将扬军进攻部队全部包裹在其中。

扬军中负责指挥阵型的是文向,他当即下令,扬军再度变化为“瞳孔”阵。说起来,这瞳孔阵与圆球阵貌似除了大小不同,没什么区别,但圆球是为了围杀,而瞳孔是为了保护,在这扬军舰船组成的小圆球内,保护着四艘异能舰和少数冲锋艇。

一艘舰船的防护罩效力有限,但扬军舰船借鉴了赤壁大捷时中央军的“联合舰队”战术并进行改进,将护罩能量进行结合,从而形成更加强有力的防御力,再以战机作为机动辅助,来保护进攻主力的前进,这也就是“瞳孔”阵,俗称眼球阵。

在重兵环伺之下,瞳孔阵的防御再坚固,还是经受不住无数激光全方位无死角的攻击,不断有舰船爆炸,但很快又有其他碧蓝舰船顶上。另外,扬军舰队的机动力依然十分迅捷。作为机动部队的碧蓝战机不断在配合炮舰清理前路,攻击火力猛烈的敌军大型舰船,来保证本队的持续前进,并为之付出了巨大代价。

孟德没想到敌人不仅顽强,竟然还如此善于学习。不过,孟德依然充满自信,就算他身边没有其他异能高手,他依然认为,在太空战中,失去天险加持的扬军,绝对不是中央军的对手。

可惜,孟德似乎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圆球阵固然可以集中对中心敌人进行最大程度打击,但也会让本阵的每一部分实力都十分平均,自然也包括孟德主舰所在。

于是接近孟德主舰部分的瞳孔阵中,突然又冲出箭头般的锋矢阵,最前面的“箭头”自然很快被保护孟德的炮舰击碎,但箭头后面的“箭杆”则闯入敌阵之中,并迅速纷纷投掷出冲锋爪,迅速连接敌舰扩展为陆战通道,与敌人展开陆兵战。

扬军瞳孔阵的外围也随即分散,以灵活战术牵制慌张的敌军其余部分,不让他们接近孟德主舰。至于接上孟德指挥舰的异能舰则分属兴霸与公绩。

这两位“紫鲸”高手,登上了敌人指挥舰便如鱼得水。出于孟德也是异能人的缘故,在中央军主舰上并未设置异能抑制器。

于是,兴霸和公绩从两个不同方向,各以自己的异能开路,统领“紫鲸”战士们突入敌舰。(贾)文和急忙劝孟德乘坐逃生舰前往其他舰船,孟德不满摆手呵斥:“我是一军主帅,如果我带头逃跑,士兵们还肯拼死作战吗?就算要撤退,我也必须是最后一个撤退的人!”

文和无奈,只得陪孟德观看主舰内的战斗情况。但文和不知道,孟德并不仅仅是出于责任感才留下,他更想再试一试蕴藏了部分英雄戒能量的玄兖戒。他始终认为,自己不能充分发挥出英雄戒的威力,是因为自己磨合得不够成熟,只有不断与高手作战,才能彻底驾驭那三分之一的英雄戒力量。

因此,孟德并没有一直躲在指挥舱内,而是迅速观察了舰内地形图,奔向敌人攻来处。

公绩率先领兵杀到一个三岔口处,他一时不知道该攻往哪里。突然间,某处通道两侧房间纷纷闪现出“虎贲”身影,激光如雨射来,公绩急忙与部下们也利用拐角和已经被清空的房间作掩护,一时间“紫鲸”被“虎贲”压制得连头都不敢探。

藏身在最接近前沿房间的公绩一时怒起,在身体四周制造出气体旋涡,随即大胆现身。所有激光撞上气体旋涡,立即消失无踪,而公绩又发出气锥,每股气锥接连钻透数道墙壁与数名“虎贲”躯体,化为血锥才再度消失。

未死“虎贲”们察觉到气锥的厉害,不敢在房间中坐以待毙,边开枪边离开房间撤退。公绩当然不肯就这样放走敌人,发出气锥继续追杀“虎贲”。但不知为何,在气锥即将再度夺取敌人生命时,气锥突然全部消失。接着,逃跑敌兵纷纷转身,从他们当中走出一人,公绩还未看清对方模样,一头巨大幻影铁牛便冲了过来。

公绩慌忙再发气锥,“紫鲸”们也纷纷发射激光,企图阻止铁牛冲锋,但都无济于事。公绩又仗着气体旋涡护体,硬着头皮用身体来阻挡铁牛,结果可想而知,公绩被撞得口吐鲜血飞起。

这时,一人拽住飞起半空的公绩,强行将公绩遭受到的力度转移到墙壁上,竟以这种方式将蛮力化解,挽救了公绩一条生命,同时放出一道巨铃,让它与铁牛同归于尽。

公绩看清来者,并不领情,反而怪那人多管闲事。不用问,发出巨铃者自然就是兴霸。

兴霸对公绩的指责嗤之以鼻,二话不说,再度向攻击公绩者发出一串铃铛,而制造铁牛的正是孟德。

孟德见兴霸能一招破解自己利用玄兖戒制造的铁牛,不敢轻视。他随手一伸,周围散落的激光枪,无论是在屋内,还是过道,都自行分解,又迅速凝结为铁镖,迎上铃铛。结果双方攻势又是令发出的攻击物全部同归于尽。

兴霸似乎毫不在意,再度发出接连不断的铃铛。孟德见铃铛来势迅猛,他来不及再碎铁凝聚,只有施展玄兖戒力量,以墨黑气体化为金属巨盾,铃铛只要撞到盾上便尽数破碎。

见攻击又受挫,兴霸依然不肯罢休,他的精力和异能能源似乎无穷无尽,异能铃铛竟然络绎不绝。

孟德一时间只能忙于防守,却无法转守卫攻,本来玄兖戒融入了英雄戒力量,应该可以化解他人异能,但此时似乎又无法完全发挥出作用。这时,孟德才意识到,英雄戒力量的抗拒似乎与自己的熟用度无关,那问题又出在哪里?

孟德正在纳闷,忽然异能形成的巨盾出现一丝裂痕,不等孟德反应过来,裂痕便彻底化为缺口,而铃铛竟然从缺口处打来。惊愕中,孟德急忙弃盾闪避,又以戒气护体,才硬接一串铃铛。铃铛被玄兖戒的力量抵消,但还是令孟德喷出一口鲜血。

“虎贲”见状,疯狂上前救孟德回指挥舱,大部分人不顾安危地试图阻止兴霸,结果不消片刻全部死于异能铃铛之上。至于那被孟德丢弃的巨盾,离开主人便彻底消失。

虽然心中一百八十个不服,但公绩也不得不承认兴霸的实力恐怕在“紫鲸”中已是第一,他只能统领部下跟着兴霸一路向指挥舱杀去。

眼看,指挥舱门近在眼前,忽然空间门展现前方,正堵住道路,而且一股吸力将兴霸等人尽数吸入其中。

等到兴霸、公绩等众“紫鲸”看清周围形势,匆忙展开激战,因为他们并没有到达什么可怕的地方,而是这主舰的停机坪,四周尽是虎豹骑。

虎豹骑似乎也是刚刚到达,看清“紫鲸”,慌忙开枪,但兴霸与公绩早抢先一步施展异能,未能让虎豹骑的围攻得逞,反而伤亡惨重。

这支虎豹骑的首领并未参战,他藏身于隐蔽处,坐在异能骑中大口喘着气,好像已无法动弹,此人自然就是(张)文远。

原来,文远得到文和的求援,便慌忙制造与本军舰船相连接的空间门。但此举耗费异能能量极大,他制造的空间门只能将包括其他四个异能骑在内的半数突击队救回,然后他就连参加战斗的力气都完全失去。至于那来不及撤退的弟兄们会如何,文远不敢去想。

兴霸与公绩率领部下们正在激战,忽然听到文向通过联络器传来的声音,他们才得知濡须星敌人已经撤走一半,剩下敌人也在子明与伯言率领的空军攻击下,逐步被濡须守军分割包围。同时,扬军的后续太空部队也奉仲谋命令赶来支援前军。兴霸当即决定见好就收,公绩也知道再打下去不会有什么进展,于是两人通知各自舰艇重新调整了冲锋爪,打开通道,将自己人接回。

扬军前锋用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后援部队的配合下,杀出重围,返回原来战线位置。中央军遭遇了这次突袭,孟德也有伤在身,无心恋战,只能往肥水星撤退。而被遗弃在濡须星上的“虎贲”得知主力已经后撤,他们依然死战不休,在耗尽攻击能量后居然宁肯与装甲车与战斗机甲自爆,也不投降。最后,在扬军缴获品中,竟然没有一具完整的战斗机甲。

扬军此战也损失了大量舰船与战士,但能成功击退中央军,足令民间振奋,仲谋名声大振,扬商也暂时不敢再得罪仲谋。不过,此后不久,(鲁)子敬永远停止了呼吸,“紫鲸”再度失去了指挥,而扬商控制议会牢牢卡住“紫鲸”的扩军经费,让这支扬星系中最精锐的部队一度走向低谷。

回到许昌的孟德,在病榻上迎来六个儿徒(曹)子桓、(曹)子文、(曹)子建、(秦)子丹、(秦)元明、(何)平叔的探望。这六人,前三人是孟德亲生儿子,后三人则是孟德收养。本来儿徒有七人,正合传说中葫芦兄弟之数,可惜大儿徒(也是孟德长子)(曹)子脩阵亡于宛城,如今只剩下这六人。

如今,孟德略略一扫,便从这六人的站位上看出问题。

比如说,子丹站在子桓身后,可见子丹已经是魏尊社的忠实信徒,唯子桓马首是瞻。

子文站立处虽然与子建相近,却也相对独立,这说明两兄弟虽然关系融洽,但子文并不认同子建的英雄社信仰。

最英俊的平叔在儿徒中排位最末,却大大咧咧站在子桓与子建之间的平行位置上,这与其肆无忌惮的性格有关。对此,子桓面露厌恶神色,子建倒是无所谓。

至于元明,则老老实实立于最后,好像他这个倒数第二,才是最末儿徒,如此低调谨慎,恰恰是孟德对这孩子最欣赏的地方。

为了考验儿徒们的能力,孟德便将战况简单为儿徒介绍了一下,让他们谈谈对此次濡须星之战的看法。

平叔:恭喜师父,贺喜师父……

子丹:(怒)老七,二师兄还没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

子建:老五,不用太计较,老七要说就让他先说吧!咱们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论资排辈!

子桓:(冷笑)老四,就算你信仰英雄社理念,也要讲个规矩吧!要不然外人会笑话师父不会教儿徒的!

孟德:(不耐烦)好了,我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既然平叔开了口,就让他先说吧!

平叔:(得意洋洋)那我就献丑了!我觉得师父这次领军出征,虽然带伤而归,却一度将那仲谋逼于绝路,让扬军充分领教了我们中央军的厉害!固然未能夺取扬星系半个城市,但已经达到了敲山震虎的目的!

子丹:(不满)你这都是拍马屁的外行话,虽然文远将军他们突击进入濡须星,但是“紫鲸”也攻入了我军主舰,还让师父受伤,我看这是平局。

孟德:平局?说得也有道理。子文,你那气呼呼的,是几个意思啊?

子文:(忿忿不平)父……不,师父,我觉得这场仗是我们中央军的耻辱!如果您信得过我,给我一支军队,我一定攻入扬星系,杀死仲谋,为您雪耻!

孟德:(笑)我的黄须儿果然英勇啊!那么对于老三的建议,你们觉得怎样?

子桓、子建:(异口同声)不可!

孟德:(故作不解)为什么不可啊?子建,你先说说。

子建:是,师父!我认为,此次出征,您的主要战略意图是为了打击扬军,并引发扬商恐慌,让扬商清楚,我军为乌林大败复仇的意志是多么坚决。此次,看似平局,但我军实力尚存,出动的四十亿大军,只是主力之一,并没有尽全力。扬军已经全力以赴,虽然打出少许威名,却因为损失过大,更难取得扬商的信任。恐怕此后,扬商与“紫鲸”的矛盾将越来越激烈,而对我们的威胁将越来越小。

孟德:(赞许点头)没想到子建不仅文采出众,现在也懂得军事政治了!

子桓:(冷笑)恐怕这不是子建自己的看法,又是杨德祖的见解吧?

注:

文向:对应孙吴集团的“徐盛”。

文珪:对应孙吴集团的“潘璋”。

兴霸:对应孙吴集团的“甘宁”。

公绩:对应孙吴集团的“凌统”。

文远:对应曹魏集团的“张辽”。

子桓:对应曹魏集团的“曹丕”。

子建:对应曹魏集团的“曹植”。

子文:对应曹魏集团的“曹彰”。

子丹:对应曹魏集团的“曹真”。

平叔:对应曹魏集团的“何晏”。

元明:对应曹魏集团的“秦朗”。

德祖:对应曹魏集团的“杨修”。

0

第五章 遇挫反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