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卧虎>十三、扑朔迷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三、扑朔迷离

小说:卧虎 作者:疏梅淡影 更新时间:2018/8/9 7:46:00

小马驹子的突然被杀让沙如海心中虽然感到一丝轻松,但是也令他感到一种潜在的危险正在一步步向他逼近。这个置小马驹子于死地的人,到底是敌是友?这是他必须要尽快搞清楚的。沙如海非常了解这个小马驹子,他是自己弟弟身边最为贴身也最亲近的和最信任的手下。小马驹子几乎参与了弟弟沙如海干的所有杀人勾当,也可以说,这个小马驹子双手已经满是共产党人的鲜血了。他的死可以说是死有余辜,但是,不能这样稀里糊涂的就让死了,必须要查出小马驹子的死因,如果这个死因跟自己有关系,那么这个隐藏在暗处的杀人者又是谁呢?

心有余悸的梁秉宽把小马驹子的尸体安放在了地下室的解剖室里后就快速跑上来,来到沙如海的办公室进门关上房门就战战兢兢的问起来:“队长,您说这小马驹子是被谁给干掉了?会不会是共党干的?这要是共党派人干的,那,那下一个还不得轮到我了?”

沙如海看看浑身直哆嗦的梁秉宽骂道:“瞧你个熊样,你至于吗?把你吓成这样?我他妈要是知道谁把马驹子杀了,我早他妈找他算账去了,我这不也在查吗?你他妈怕什么啊?有我在呢!”

梁秉宽点着头说:“队长,我,我,我以后可就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你了,你说这马驹子在咱们站里都能被人干掉了,这要是出去,还不得让人给分尸了啊?”

此时,韩斌祥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何芷兰问:“何特派员对今天的事情还有什么不同意见,或者说还有什么可以补充的内容吗?我们简单聊一下,分析分析!”

何芷兰看看韩斌祥笑着说:“这个案子有点扑朔迷离啊,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属下,即便是共党干的,我觉得也不会就杀一个这样的小人物吧?所以说,这个小马驹子一定是看到了不该看的,或者听到了不该听的,这是很典型的杀人灭口!”

韩斌祥点点头说:“这一点我们两个人的想法完全一致!可是,是谁要杀他呢?他看到了什么?还是听到了什么呢?灭口之人又是谁呢?”

“今天这个小马驹子最后一个见到的人是谁?”何芷兰看着韩斌祥问。

韩斌祥想了想说:“我今天早上也见过他,他还买了包子给如海吃,另外,还有温珮、臻姐都在场,这些人都是他最后见到的”

“杀人者是一个用刀高手,出手凌厉,干净利索,一刀致命,绝不拖泥带水,这要是没有十几年的功力是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的!”何芷兰说。

“那我们大胆的分析一下,今天早上小马驹子见到了我、沙如海、温珮、臻姐,这些人中谁有可能杀他呢?”韩斌祥看着何芷兰问。

何芷兰笑笑说:“都没有可能,又都有可能,韩站长,您别忘了,小马驹子被杀的时候,我们正在开会,你、我、沙队长、温秘书,都在会场,怎么会分身杀人呢?除非这些人中有帮手,帮他们去杀人,可是杀人动机是什么呢?”

韩斌祥听完何芷兰的话心中一惊,何芷兰盯着他看了看,笑着问:“韩站长心中可有疑问?”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臻姐这年纪,再说了,她没有理由杀马驹子啊?如果是她干的,她也不会再跑来为我们做案情分析和现场勘查了!我还是了解花素臻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杀人者不是天津站的人,是外人,我仔细观察过了,车库后面就是一堵围墙,杀人者完全可以在杀完人之后翻墙而出逃之夭夭!可是疑问又来了,杀人者如果是共党报复杀人他应该杀你呀?或者杀白副站长、杀沙如海,沙如海应该是他们目前最想除掉的人吧?可是,为什么偏偏杀一个小喽啰呢?”何芷兰的话让韩斌祥的思绪陷入了一片混乱,他现在也搞不明白今天这件事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此时的韩斌祥只有一个想法,赶紧回家,冷静下来,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叶旻珍从头至尾讲一遍,听听她的分析。

梁秉宽抹着一脑门子汗水走出沙如海的办公室。看着出去的梁秉宽,沙如海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必须在短时间内找出这个杀掉小马驹子的人,否则,这将是对自己最大的威胁和隐患。沙如海把早上的每一幕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最终,他还是从众多的疑点中找出一个理由,沙如海想起小马驹子的一句话“队长,您每次见到臻姐都喊她老太婆,每次都跟她斗嘴,气得她直翻白眼今天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小马驹子的这句话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杀掉小马驹子的人就应该在今天早上和自己说话的几人之中。沙如海把韩斌祥、花素臻、温珮三个人在脑海中再次过了一遍,沙如海一一排除了这三个人,难道,还有人在暗处听到了小马驹子的话?

沙如海起身走出办公室,再次来到刚才小马驹子被杀的车库现场,仔细观察着现场的每一处,希望能从中找出点端倪。

就在沙如海停住脚步弯下身子看着眼前这辆雪佛兰轿车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这是白副站长的车子,刚才小马驹子就是在给白副站长的车加油的时候,被人一刀杀死在这的”

沙如海一愣,扭头看过去,他看见花素臻手上依旧拿着那把大扫帚笑呵呵的看着他说。

沙如海直起身子看看花素臻笑着问:“老太婆,你忙完了?”

“沙队长这是在找线索吗?我看过了,这什么都没留下,凶手很老道,没有一丝线索可寻,沙队长是这方面的行家,你有什么见解?”花素臻看着他问到。

沙如海四下看看说:“杀人灭口是肯定的,但是,这个杀人者的胆子也是够大了,他也不看看这是在哪里?就敢动手杀人,我始终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短短十几分钟,小马驹子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被灭口了,凶手还如此气定神闲的一走了之,臻姐不觉得很神奇吗?”

花素臻笑了笑说:“共党无孔不入,别说是你小小天津站了,军统局又如何?照样不是被共党的潜伏特工在局里游刃有余吗?有一个小细节我刚才没说,沙队长回头看看,后面就是围墙,那墙头上少了一块砖,你们谁都没有发现,我也是刚才才看到!”花素臻说着指了指墙头。沙如海顺着花素臻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车库的后面墙头上掉了一块砖。

沙如海看着花素臻问:“你老太婆是想说,有人从这里进来,杀了马驹子,又从这翻墙出去?”

“哈哈,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发现这墙头上掉了一块砖,而且是刚刚掉的”花素臻说着拿着扫帚转身要走,沙如海喊了一声:“老太婆!”

花素臻看看他问:“沙队长还有事?”

“老太婆,你能帮我看看小马驹子的伤口吗?我想知道凶器到底是一种什么利器”

“就是一把篾刀,不用再看了,我刚才已经仔细看过了,刀宽不超过两厘米,刀长十二厘米左右,这种篾刀锋利无比,刀片非常薄,一刀下去,血不多,却很致命”花素臻说完看着沙如海。

沙如海看看花素臻拿扫帚的那双手,皱纹堆累,手指细长,俨然不是一双能用刀将人一刀杀死的手,花素臻见沙如海盯着自己的手看,不由得笑了说:“沙队长,难道你怀疑我这个老太婆要了你手下人的命?哈哈!”

沙如海忙说:“臻姐,你想多了,想多了,这怎么可能啊?”

花素臻笑笑转身离去,一边走一边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偶然,沙队长还是赶紧去破案吧,别再老太婆这耽误时间了!”

看着远去的花素臻,沙如海心中陡然有一种莫名的担心和害怕,天津站果真是卧虎藏龙。

韩斌祥的办公室窗户正对着车库的大门,沙如海和花素臻的对话,韩斌祥虽然听不见,但他看的清清楚楚。甚至包括两个人的面目表情和嘴唇的翕动都没有逃过韩斌祥的眼睛。

沙如海再次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椅子上的沙如海陷入了回忆。在来天津站之前上级领导就跟自己传达过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近日,将会有一位国民党的高级特工来到天津,代号“黑狼”此人身负重要使命,身上带有一份国防部的绝密文件,这份绝密文件与韩斌祥手里的“三零文件”合在一起才是一份完整的文件,也就是说,韩斌祥手里的三零文件是此人手中文件的下部,只有把这两份文件全部拿到手,才能得知文件的具体内容。至于这份文件的具体内容是什么目前还不得而知,只知道这是一份针对平津地区的潜伏计划和绝杀密件,上级组织要求他尽快拿到这两份密件,彻底粉碎敌人的计划。

而今天刚刚来到天津站的这位何芷兰小姐,会不会就是黑狼呢?如果她就是自己要找的这位黑狼,那么文件就应该是与她一同来到天津的。如果这位情报处副处长不是黑狼,那么谁又是黑狼呢?沙如海感觉自己即将面对的将是一种难以想象的迷雾弥漫的局面。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拨云见日,抽丝剥茧,找到这个黑狼,拿到文件,这将是自己目前最重要的任务。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让沙如海从沉思中转过神来,他看看门的方向喊道:“请进!”

推门进来的是韩斌祥和何芷兰两人,沙如海赶紧站起身,韩斌祥摆摆手说:“你坐,你伤还没有完全好,就跟我客气了!”

沙如海笑了笑冲着韩斌祥和何芷兰说:“二位请坐!”

韩斌祥让何芷兰坐下后,自己才坐到一边,沙如海起身给二人倒了一杯茶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看着二人笑着问:“韩大站长怎么有时间跑到我这来了,何特派员公务繁忙也有时间来我这喝茶吗?”

“我跟特派员刚刚介绍了一下你的情况,特派员对你的伤势很关心,过来问候一下,另外,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事情吧?”韩斌祥看着沙如海问。

“什么事情?”沙如海看着他们问到。韩斌祥笑了笑扭头对何芷兰说:“我这个兄弟就是一个拼命三郎,就知道抓共党,别的都不考虑!”

何芷兰微笑着对沙如海说:“你们站长向戴老板上报了你的功绩,为你请了功,这次我来之前,特意和戴老板见了个面,顺便带来了戴老板对你的嘉奖!”

沙如海一听立马站起身大声说:“效忠党国,效忠戴老板,是卑职的天职,卑职不求任何嘉奖,只求能更多地为党国出力,为戴老板建功!”

韩斌祥站起身,何芷兰从口袋里拿出一枚勋章递给韩斌祥,韩斌祥拿着勋章看着沙如海说:“如海啊,好好干,韩某不会亏待你,戴老板更不会忘记为党国舍生忘死之属下!”韩斌祥说完将勋章戴在了沙如海的胸前。

何芷兰看着沙如海说:“沙队长坐下说话!”

沙如海坐在沙发上看着何芷兰问:“特派员此来天津一定肩负重大使命,如有需要沙某的地方,请特派员尽管开口,沙某定当竭尽全力!”

何芷兰点点头说:“我相信韩站长和沙队长会配合我的工作,待我天津工作结束后,我将起身赶赴北平,这段时间里还请沙队长多多协助!”

“如海,从今天起,你的行动队就听特派员的指令,一切唯特派员马首是瞻”韩斌祥在一旁补充说。

何芷兰看着韩斌祥说:“多谢韩站长!看来戴老板没有说错,韩站长果然是戴老板的心腹爱将啊?”

韩斌祥摇摇头看着何芷兰说:“明天晚上,我在醉仙楼设宴给特派员接风洗尘,小范围,还望特派员赏光”

何芷兰摆摆手说:“接风洗尘就免了,我这次来是秘密前来,不易张扬,还请韩站长理解!”

韩斌祥看看沙如海,沙如海微微一点头,韩斌祥便说:“那我就不跟特派员客套了?改日再找机会!”

1

十三、扑朔迷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