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卧虎>三十六、老鹰归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六、老鹰归西

小说:卧虎 作者:疏梅淡影 更新时间:2018/9/12 8:22:41

温珮把自己打扮的无比精致而淑女,她走出房门的一瞬间无限留恋的看了看室内的一切。

温珮怀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来到天津站,她走进大门就看见平日外出执行任务的那几辆车都停在原地。

温珮稍感放松,她整理了一下头发,抬起头,挺着胸走进了大楼。

温珮的脚刚刚迈上台阶,何芷兰那张冰冷的脸便出现在她眼前。温珮心里咯噔一下,机械的停住脚步,何芷兰看着她慢慢说道:“温秘书早啊!”

温珮笑了笑:“特派员您更早啊!”

何芷兰没再理会温珮,看了一眼左右,左右两个彪形大汉走上前来,温珮这一刻什么都明白了,她手一松,手上的包掉在地上,此时的温珮感觉双腿发软,眼前发黑,就在她要倒下去的那一刻,两个大汉从左右架住了她,温珮的身子如同一根面条一般瘫软在两个大汉的手臂里。

何芷兰说了一句:“押到审讯室!”

温珮被两个大汉架着来到审讯室,当她进到审讯室的那一刻时,温珮彻底绝望了。

她看到韩斌祥、白梦奇、窦东虎、戴明远等都在场,韩斌祥的脸上冷得仿佛已经上了霜,其余几人站在韩斌祥身旁,如同一个个索命无常,面目狰狞的看着她。

两个大汉把她摁在韩斌祥对面的椅子上。温珮看了一圈,唯独没有看到沙如海,这让温珮心中不由得唤起一丝希望,她希望如果沙如海在,兴许能她说几句好话,毕竟韩斌祥和沙如海的关系还在那,沙如海说话还是有分量的。

何芷兰坐在了韩斌祥身旁,韩斌祥看着温珮摇摇头:“卿本佳人,何以为贼?”

何芷兰看了一眼韩斌祥没说话,温珮看着韩斌祥刚要张嘴,韩斌祥一摆手道:“今日一切都由特派员审理,我只旁听,你把你要说的都讲给特派员吧!”

温珮看了看何芷兰道:“特派员可否给我一条活路?”

“温秘书,你知道吗?就在半个小时前,北平过来的谭笑天站长还有他手下的四个人,以及刚刚投诚过来的共党高级特工方忠谋已经在天津郊外被人全部杀掉了,他们的死全是拜你所赐!”何芷兰说着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

温珮看看她一笑说:“特派员的意思是我杀了这些人?”

“谭站长押送方忠谋来天津一事,目前只有我和韩站长知道,前日,我与韩站长的谈话,也只有你听到了,难道你想告诉我,是我把消息走漏了吗?”何芷兰说着走到温珮面前。

温珮听到何芷兰的这句话,心中立刻镇静下来,她从何芷兰的话中判断出,消息走漏他们应该还没有找到具体原因,也就是说,何芷兰甚至包括韩斌祥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和莎普诺夫的关系,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就还有机会。

何芷兰见温珮低头不语,何芷兰猛地伸手抓住温珮的头发把她的脑袋强行抬起来看着她喊道:“说,你昨天去凯乐斯酒吧做什么去了?你不要以为……”

“站长”随着一声喊,沙如海走了进来,韩斌祥看看他问了句:“如何?”

“都带来了!”沙如海看了一眼温珮说。

“那就让他们见个面吧?”何芷兰说着看看韩斌祥,韩斌祥点点头。

沙如海喊了一声:“全都带进来!”

外面一阵乱哄哄的声音,七八个人推进来三个五花大绑的人到了韩斌祥和何芷兰的面前。

三人中,一个一头金发,大鼻子,蓝眼睛,身材魁梧,瞪着眼睛叫嚣着:“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是白俄罗斯人,我是合法商人,你们无权这样对我,我要找律师,我要到领事馆去告你们”

韩斌祥看着他冷冷一笑,扭头看向另外两个人,那两个人全是中国人,都穿着长袍马褂,筛糠一样站在他面前。沙如海指了指左边的那个人说:“这家伙人称万金油,什么买卖都做,只要给钱就可以,应该是他帮着莎普诺夫牵了这条线!”

“这,这,这和我没有一点关系啊,是他,是他!”左边的人边说边指向右边戴眼镜的人说:“他说,他说什么共党老鹰被剪了翅膀,现在落在谭笑天的笼子里,谁要是能把老鹰放出来就可以换五根小黄鱼”

戴眼镜人看看他骂道:“万金油,你他妈满嘴喷粪,是你说的,有人愿意出五根黄鱼买一只老鹰的消息,我才去莎普诺夫那里打听的,现在你怎么倒打一耙了呢?”

何芷兰看看二人阴森森的问了句:“说实话,到底是谁先打听这个消息的?”

左右二人相互看了看异口同声回答:“是有人托我们打听的”

“谁?”何芷兰问。

“这个人叫唐三彩”二人一起回答说。

“见过吗?”何芷兰继续问。

“只听说过,没见过”二人回答。

“情报怎么传递?”何芷兰又问。

“我们不经手情报,谈好价后,唐三彩直接跟莎普诺夫交易,我们只赚一点介绍费,这是,凯乐斯酒吧的规矩,所有情报都要汇总到他这里”二人说着一齐指向莎普诺夫。

何芷兰看看二人问:“那就是说你们负责谈价钱,他负责收钱,给情报了?那你们怎么谈价钱呢?看不到人怎么谈?”

“唐三彩会安排人事先给我出价,如果我们接受那就成交,不接受就在酒吧留下话”二人回答。

“那么说这次是唐三彩主动给出的价了?”何芷兰看着他们问。

“这次不是,这次到现在唐三彩还没给价呢,先给价的人叫峰爷,不过我们也没见过峰爷,也是听说,所以……”二人看着何芷兰说。

何芷兰点点头,慢慢走到海棠身边,突然伸手从海棠的腰间拔出枪来,海棠一愣,看着何芷兰,何芷兰转身将枪口对着二人便扣动了扳机。

二人一声没吭,双双栽倒在温珮的脚下。何芷兰看了一眼还在冒着青烟的枪口,转向莎普诺夫说:“唐三彩,还有什么峰爷,你都见过吗?他们知道你的情报来源吗?”

莎普诺夫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刚才何芷兰的举动已经让他清楚的得出判断,眼前这个女人一定是一个手握生杀大权的人,而且心狠手辣。莎普诺夫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先保住性命,只要留住性命其他的都好说。

看着沉默不语的莎普诺夫,何芷兰冷冷一笑,“啪”的一声枪响,莎普诺夫狼一般嚎叫着跪倒在地上,左腿膝盖处被何芷兰一枪打烂,莎普诺夫看着自己血流如注的左腿,再看看何芷兰大声嚎叫着:“你这个疯女人,你敢开枪打我?”

何芷兰也不搭话,抬手又是一枪,莎普诺夫的右腿上又挨了一枪,莎普诺夫撕心裂肺的嚎叫着跪在地上喊道:“我说,我说!”莎普诺夫说着抬起头看看温珮道:“有些情报是从她那得来的,还有的是我自己花钱买来再卖出去的,在宪兵司令部、天津驻军、警察局、还有你们军统都有人在贩卖情报,但是大都是商业情报,军事情报很少,所以价码就高,尤其是关于共产党的情报,价格更高!购买请报的人百分之八十都不知道情报来源,这是规矩,只问价格,不问出处,信则买,不信则不买!”

何芷兰指了指温珮问:“她,给你提供了几次情报?都是关于什么方面的?”

莎普诺夫强忍着疼痛喊着:“请你赶紧给我治伤,从现在起,如果你不给我治伤,我一个字都不会再说了!”

何芷兰微笑一下说:“是嘛?”话音未落,枪声再次响起,莎普诺夫的肩头被子弹钻了一个窟窿,莎普诺夫仰面朝天倒下去,他捂着受伤的肩头狂叫着:“疯子,疯女人!”

何芷兰看了一眼海棠,海棠走过去,一把将莎普诺夫拉了起来:“装什么死!”

莎普诺夫浑身颤抖,跪在血窝里,肩头鲜血淋漓,他大口大口喘着气看着何芷兰说:“他给我三次情报,其中两次是抓捕共党的情报,这次是北平谭笑天来天津的情报,再没有了!”

“两次?醉风楼、皇后夜总会,是吗?”何芷兰走到莎普诺夫跟前弯腰看着他问。

“是,就这三次!”莎普诺夫疼的浑身打颤,他眼巴巴的看着何芷兰说:“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请你安排人给我治伤吧,否则,否则,我会死掉的!”

“别急呀,我问你,这三次你一共给了她多少钱?”何芷兰问道。

莎普诺夫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何芷兰看看笑着问:“三次你给了她六根小黄鱼?是吗?”

莎普诺夫点点头,何芷兰又问:“你赚了多少呢?”

莎普诺夫低声回答:“十根!”

“钱是怎么给你的?”何芷兰问。

“见钱不见人,每次钱都是放在凯乐斯酒吧门前的信箱里,交钱后从信箱里拿走情报”莎普诺夫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他颤抖着回答着何芷兰的问话。

何芷兰看了看韩斌祥,韩斌祥闭上眼睛摇摇头,何芷兰猛然回手连开三枪,莎普诺夫胖大的身躯扑通一下栽倒在温珮的脚下,鲜血喷溅到温珮身上,温珮大叫着:“姓何的,你简直是个疯子!”

温珮一边大声骂着一边扭头看向沙如海,此时,她多么希望沙如海能够站出来说句话呢,可是沙如海和韩斌祥一样,也闭上眼睛扭过头去。

温珮笑了笑:“事已至此,杀刮存留悉听尊便,何芷兰,我告诉你,我要是死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中统不会放过你,你的下场不一定会比我好到哪去!”

“呵呵,谁说我要杀了你了?我可没打算杀你,现在莎普诺夫还有刚才这两个人的口供我已经都有了,我只要把你和他们的口供一起交到军统戴老板那里,剩下的事情,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了吧?你正好帮了我一个大忙,否则,我还不知道怎么向国防部和军统戴老板汇报呢,这下好了,这一切的行动失败,原因就是你出卖了情报,你暗通共党,向他们传递情报,以至于我三次行动失败,我想,即便戴老板不杀你,你的顶头上司也不会饶过你吧?所以,我就不必亲自动手了,还落得一个诛杀同僚的罪名,好说不好听!”何芷兰说完转向海棠说:“把她看好了,然后尽快向上峰发电,通报此事,请上峰派人将她押解回去详查”

海棠点点头说:“是”

一直闭着眼睛的韩斌祥原以为盛怒之下的何芷兰会一枪毙了温珮,没想到何芷兰居然要把温珮押解回去,韩斌祥心里非常清楚,一旦温珮被押解回重庆,那自己在天津的所作所为,戴笠会很快知道的一清二楚,这其中有多少对自己不利的内容,有多少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东西,韩斌祥不敢去想象。

韩斌祥看着坐在对面的温珮,再低头看看倒在血泊中的莎普诺夫,一股无名之火腾地一下窜上脑门,他以最快的速度拔枪开枪,枪声响起后,温珮胸前霎时殷红了一片,温珮想不到韩斌祥会突然向自己开枪,她大睁着眼睛看着韩斌祥一字一句地说:“我本将心向明月”

韩斌祥看着温珮,他没想到临死前的温珮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这令韩斌祥心中刹那间悔恨万般,韩斌祥的举动令何芷兰和其他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何芷兰看着韩斌祥吃惊的问:“韩站长,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何芷兰说着奔到温珮身边俯下身子一把抓住她问:“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什么?”

温珮看看她,吃力地抬起手指了指拿着枪的韩斌祥说:“死在你手里,我也算是解脱了!”

韩斌祥愣愣的站在原处,沙如海看着韩斌祥,再看看逐渐没有了气息的温珮,沙如海此时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说什么了。

何芷兰慢慢站起身看了一眼韩斌祥道:“她临死前的话真是耐人寻味啊!”何芷兰说完对海棠说:“这报告怎么打,你跟韩站长商议后再发吧!”何芷兰说完第一个走出审讯室。

沙如海走到还在发愣的韩斌祥面前,伸手拉了一下他说:“站长,我们上去吧!”

白梦奇、窦东虎和戴明远一起过来说:“站长,我们上去吧,我安排人收拾一下这里!”

韩斌祥点点头,一言不发走在前面,四个人走在韩斌祥身后,谁都不说话,这一刻,四个人是各怀心腹事,温珮的死让每个人心里都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3

三十六、老鹰归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