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九回 扮男装试道袁天罡 逃罪责抱婴龙泉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回 扮男装试道袁天罡 逃罪责抱婴龙泉寺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3 1:17:41

话说玉帝不杀那两只凤凰,而是伸出龙手掐住一只凤凰,像鹰抓小鸡一般将它放入浴佛盆中,倾刻间佛光万丈,如日中天,众目紧闭,不得视。玉帝趁此急念佛咒,念毕,喝一声“出”,众仙看的明白,只见一头巨象从盆中飞出。出现在众神面前。众仙不解,问故。玉帝道:“不必尽知,朕自有安排。”

又着四大天师道:“将此象驱至西天之外,涧水之旁。之后速速转身,不得迟误。”四大天师领旨而去。

话说如来正在讲经,猛听得有野象嘶叫,冲撞门庭,诸多弟子被伤。如来派大弟子舍利佛前去制服,舍利佛见到那大象,心生爱念,也不动武,只道:“你若与我有缘,可跪伏于地。”野象果真跪伏在地,舍利佛大喜,骑在它的背上回到雷音寺中。将此事报于如来,如来道:“善哉,它是我的前身。”

说完,如来拿出掌心镜,立于中央,念声佛号,只见镜中现出那北龙神洋的大千世界来:

果真是地域辽阔,山河秀丽,人杰地灵,物产丰富。观看良久,只见有一长脸瘦高个的男子和一位矮妇人进入龙泉寺,请求有后,并纳铜板十块。如来摇头,众佛问故,如来道:“此人曾诽谤佛法,不能有后。”不一会,又有一个紫髯黄眉的怪人进了龙泉寺,对着佛像虔诚拜祷告,告曰:

弟子武士彟生于乱世,为求活命,参军镇逆。白刃红血,杀人无数。罪恶滔天,厄报上身。弟子曾有三子,二子年方总角,死于敌下。一子未生,死于胎中。如今新皇继位,天下太平,而我年过半百,膝下无子。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弟子不求有子,但求有女,日后嫁的佳婿,也好老有所终。

????????祷毕,奉金百两。如来看罢,吩咐尤婆塞道:“劳你押着东陵圣母的真灵投到武士彟夫人的肚子里,令她出生。”尤婆塞礼佛,接过真灵,握于掌中,前往投胎不提。

????????公元六二四年,武士彟的夫人杨氏生下一女,杨氏梦见天空有日月之光,有佛降临。武士彟便起名为武梦明,意为梦见佛光,保家平安之意。武士彟的好友张志诚听说他喜得一女,面相如佛,便急急去看。这张志诚乃是杨侑朝的守关将领,公元六一七年武士彟追随高祖李渊攻打长安,甚是艰难。那长安主将便是张志诚,就在李渊无可奈何,准备撤兵之时,武士彟却身赴虎穴,劝降张志诚,最终劝降成功,那张志诚反戈一击,将隋氏江山拱手相送。李渊登基后,封武士彟为应国公,封张志诚为魏王。

武士彟正与家人摆筵庆贺,忽有主簿来报:“大人,您的好友张志诚来了。”武士彟离开席位,满脸露笑?,不停的喊:“志诚兄在哪呢?”未几,张志诚与他会于中庭,便耍笑道:“七年未见,应国公就是不一样,光这院子就有五六十重,害得我好跑,就是上阵杀敌也没这疲惫。”武士彟笑道:“什么话,俄就是个伐木工而已。不过仗着本钱侥幸升官耳,兄何必挑理。”

二友相见,满座皆贺。周旋一气,志诚道:“闻如夫人生得一女,面相如佛,愚兄得知,故不辞千里而求睹一面,不知国公准否?”士彟指笑道:“你我交情,见见何妨?看你尽拿我当外人,倒打起官腔,说起官话来了。”志诚听罢,也咧嘴一笑,并不在意。俄而,婢女抱出女婴给志诚观看,但见:

宽额圆脸,金眉玉目。动嘴吧唧如念佛,闭眼遮光似坐禅。

????????见罢,婢女抱回内房去。志诚好不称羡,道:“彟兄真有福气,得了个宝贝女儿。”说罢,连叹三声。士彟拍肩抚慰道:“志兄不必感叹,与你相比,我才是命途多舛。所生三子,皆死于非命,晚年得女,也算庆幸。”二人饮口菊茶,又道:“我记得七年前,我去长安城劝降你时。听得后堂有婴儿啼哭,我正纳闷间,尊夫人将那婴儿抱出,说是你的儿子,才一岁半。唉!岁月不饶人,转眼七年已过,不知贤侄长大否?会背《论语》否?”

那志诚听得此言,脸面霎时发白,情不自禁时,竟当众垂泪。问故,乃道:“我归降高祖,被封魏王,封地山东历城。在去往历城的途中,我儿突发疾病,全身冰冷,不幸去世,时年五岁。”众人听了也深表遗憾,士彟道:“我本想将小女许配贤侄,不曾想……。”又是一阵哀叹,士彟道:“志兄不必悲伤,你若还想老年得子,不如去龙泉寺拈一柱香,拜佛求子。实不相瞒,愚兄就是去龙泉寺拈香之后,才生了这个宝贝女儿。”

志诚摇头干笑,有不信之意,众人皆道如此,方信了一半。士彟又道:“你若求得一子,我还愿与你连亲。”正谈话间,又有管家进来报:“大人,门外有一道人求见。”士彟心思:“我从不与道士相交,怎会有道士来拜访我?”志诚问管家:“那道人什么模样?”管家道:“那道人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左《周易》,右《八卦》。还说什么神女下凡,唐王换武。”喜得志诚道:“是他,那道人叫袁天罡。乃文王之传人也,素以推背天下而著称。今他来造兄府,必是算出兄长生下奇女。我有一计,可试他一试。”士彟问计,志诚耳语几句,士彟会意,报知婢女。

当下,二人出门亲迎袁天罡,至客厅坐毕,有仆人献茶。士彟问:“道长何来?”天罡道:“闻应国公新生一女,面相如佛,可容一观否?”志诚连声制止道:“错了,错了?,不是女儿,是个男孩。婴儿性别最难分辨,我刚开始也以为是女孩,可再一细看,竟是男儿身。”士彟作戏道:“眼见为实。”

说着便喊婢女将孩子抱出。袁天罡上前细看,果然是男孩:虎头帽,短头发。开裆裤,小棒棒。袁天罡看罢,婢女又抱回。继而叹道:“我学了《周易》二十年,所卜之事,从未有错,怎么今日卜了个雌雄不辨呢?”说着又自我悔恨起来,志诚心知肚明,故意问:“袁大师,先不必自责。我问你,如果彟兄果真生一女,又当何说?”袁天罡道:“还是生男好,若生了女孩,她将要化身成龙,颠倒乾坤呀!”士彟正端杯品茶,一听此言,吓得将茶杯摔碎于地。面如土色,志诚也为之一惊。袁天罡见二人色变,问故,二人只道:“没事,怕是近日闲暇听多了怪力乱神的故事,脑子里一活动,不觉心惊耳。”袁天罡也不疑心,众人又虚攀几句,才各自散去。

那张志诚寻见龙泉寺后,也顶礼膜拜,虔诚求子。早惊动了诸天神佛,菩萨、罗汉、比丘僧、尼等众向如来请旨,急令南华真人投胎转世。如来挥手摇头道:“不急,求佛者要心中有佛,方可灵验。似他这临时抱佛脚的,绝不能行。汝等切记,今后受供,须是时长日久的善男子,善女人方可法施于他。”众人合掌曰:“谨遵法旨。”如来正打坐入定间,又有尤婆夷顶礼来报:“启告佛祖,南无观音菩萨进山门缴旨。”如来叹息道:“二十八年已去,生命仅在呼吸之间耳!打开正门,请她进来。”门开后,只见观音坐上品莲台而来,至佛前,起身站于莲台上,礼佛而拜:“禀世尊,弟子已将金蝉子送上西行取经之路,特来缴旨。”

如来问:“我送你锦襕袈裟与九环锡杖,不知你卖了多少钱回来?”观音道:“弟子原本要袈裟五千两,锡杖二千两。但见那唐王、金蝉子敬重三宝,见善随喜,皈依我佛,故而分文未取,白饶与他。”

如来道:“经不可白传,否则后世当饿死。那北龙神洋物产丰富,富贵之人比比皆是。此等人只知把那黄白之物花销在安逸娱乐之处,而从不肯将半分钱用以作善,实在吝啬之至。而我故土罗卫国则以重金礼佛,贵有须达多,贱有阿末罗。一个愿将黄金布满花园,一个愿将房舍让与我佛。孔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我亦为孔子之意。”

观音顿悟道:“待弟子赶上,问他要钱。”如来道:“不必,待他取经之时,再要不迟。”旁有舍利佛问:“世尊如此眷恋钱财,恐世人误视我佛法,于度化不利。”

如来道:“高雅止于大便,勤劳发于贫困。我愿成此恶人,但求佛门香火永传于世。我之于诸位,无事相求,只有六字真言,送于诸位。”舍利佛问:?“敢问世尊,是哪六字真言?”如来发洪亮之声道:“做好人,行好事。”众菩萨、罗汉、比丘僧、尼、沙弥、尤婆塞、尤婆夷等听罢,皆呼:“南无阿弥陀佛,南无无量寿佛。”

再说张志诚听了武士彟之言,真个去龙泉寺拜佛求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诚心已感动了如来佛祖,如来拿出掌心镜立于中央,见香炉里点点残烬,细数十一点。如来收了掌心镜,道:“十一年了,他果是诚心礼佛之人,是我错看他了。传我教旨,立即让南华真人投胎转世。”说着便把南华真人的真灵交付舍利佛手掌中,嘱咐道:“此事还须你亲自去办,不得有误。”舍利佛连连道诺,拜别而去。

????????公元六三五年,七夕过后,张志诚的夫人突觉肚胀,告以邻居。邻有一姥,见她症状,只道他夫人要临盆生产。张志诚喜出望外,激动不已,又是磕头,又是谢佛的。那老姥惯会接生,这次却有些吃力。

急得满头大汗,只听夫人疼叫,不见婴儿生出。迫不得已,与志诚道:“尊夫人怕是难产,多有性命之危。不知大人保夫人,还是保婴儿。”急得志诚道:“保夫人。”老姥要去,志诚又拉扯住道:“不不,还是保婴儿。”老姥又去,又被拉住道:“还是保夫人。”

就在这难舍难分之际,天上突然降下一道金光落到志诚家中,随着就是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当时那道金光出现时,凡是过路行人尽皆相见,都奔金光而来,金光散时,又听的人说魏王张志诚家新生一子,人们都说那是神仙下凡,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张志诚一见母子平安,心方落下。只是那婴儿不是哭就是睡,见了亲生父亲也不笑。家人道:“先给他起个名字吧!”志诚道:“他是求佛而生,就叫佛生罢。”

志诚之母道:“不可,什么佛生,你想让我孙儿当秃子吗?依我看,不如叫文明罢,取闻名于世之意。”众亲戚、朋友兄弟、同事仆人都说:“文明好,文明好。”张志诚为谢佛祖,特意于十字街头搭起粥棚,配有馍馍,胡饼等。无论是乞丐、僧道,还是过往闲人,都可进棚喝粥吃饼。一传十,十传百,都说龙泉寺的佛祖灵验,都去拜佛求子不提。此事早惊动了山西武士彟,此时他的女儿武梦明已经十一岁了,听说父亲要去山东历城拜贺好友,也喊着要去,士彟宠爱小女,扭不过她,只得同意,不过让她扮男装,梦明应了。

水陆兼程,走了半月有余,终于见到张志诚,此时二人已是白发苍苍的老者,哈哈一笑后,相聚于堂。志诚感叹道:“自你家小女一别,一晃又是十一年了。”说着叫梦明过去,梦明道:“张伯伯,听说您生了一儿?子,所以我和父亲特意赶来见见。”志诚把梦明抱起,捏捏脸蛋,亲亲额头。道:“哎呦,我的乖侄女。越长越好看,穿了男装也挡不住女孩家的秀气,干脆嫁给我们家文明得了。”梦明道:“好呀,先让我看看我未来的夫君。”

士彟道:“梦明,怎么和你张伯伯说话呢?没大没小。”志诚道:“嗨嗨嗨,你这老东西,不会耍赖吧?当初梦明小的时候,是你说的等我有了孩子,要和我联姻,怎么你想当着孩子的面悔约吗?”士彟也笑道:“依你依你,你这个老顽童,还是那么爱开玩笑。我都答应你了,你还不把我未来的女婿抱出来看看。”

志诚叫丫头抱出来,见他已经睡着了,士彟看道:“与梦明小时候一个样。”志诚也这样说。也许是饿了,也许是说话声太大,将他吵醒,啼哭个没完没了,无论怎么哄都无济于事。梦明道:“张伯伯,让我抱抱。”志诚也是被他吵的心烦,便叫:“小心点。”把婴儿抱到梦明怀里,说也奇怪,那婴儿立马就不哭了,反而还冲着梦明笑。

志诚为之一惊:“看来真是缘分,我家文明一出娘胎,不是哭就是睡,就是吃奶也是眼泪汪汪的。怎么你家梦明一抱,非但不哭,反而露笑,看来真有夫妻缘分。”志诚随即提笔蘸墨,写了联姻文书,并签字盖章。交与士彟,更不迟疑,也签字盖章。梦明道:“要是你家文明长大成人,爱上别的女人怎么办?”

志诚一时不能回复,梦明拿出一条石榴裙来,铺在桌上,提笔照联姻文书原话誊抄在石榴裙上。然后交到志诚手上道:“以此为证,必不负心。”志诚连声叫好:“我儿媳不仅人美,连写出来的字都这么俊俏。”夸赞一番,将石榴裙压在箱底不提。

再说袁天罡自武士彟一别,也有十一年了,如今被唐王李世民封为太卜一职,专掌吉凶。一日夜里,唐王正宠幸妃嫔,袁天罡闯入后宫,惊扰龙眠。唐王大怒,喝令武士推出斩之。袁天罡大呼:“太上皇快不行了。”唐王听罢,吓得魂飞魄散,连叫更衣摆驾。疾步到了含风殿,见殿内已是哭声一片,那些嫔妃、美人、宫女太监等人跪伏于地,哭声不断。唐王也哭了一阵,问袁天罡:“你是如何得知太上皇病危?”袁天罡道:“是臣夜观天象,见东边有一星起,西边有一星坠。星起者,乃人之将生。星坠者,乃人之将死。”

唐王道:“此必是那新生之人克死朕父,先生可知此人是谁?”袁天罡道:“听说魏王张志诚新生一子,天降金光,在满城之中开粥施舍,连应国公武士彟也去庆贺。”唐王一听武士彟,恨道:“太上皇对你不薄,你个木头贩子竟敢与前朝叛逆勾连诅咒朕父,朕绝不轻饶。”袁天罡煽风?点火,又将武士彟之女武梦明出生之事说了,并道:“此女不除,后患无穷。”

次日,唐王即派兵前往山东历城捉拿武士彟与张志诚。消息传来,武士彟让张志诚逃,张志诚又让武士彟逃。他两个你推我让,难舍难分。

武梦明道:“父亲,伯伯。为今之计还是要把文明带走为好,免得落一个覆巢之下无完卵的结局。”二老一听极对,可又不知交付于谁。武梦明自告奋勇,二老知道她聪明伶俐,便放心交付她。梦明扮男装,将文明裹入怀中,由家人护送下,逃出历城。而官兵前来,拷问张志诚,只说新生之子不幸夭折。官兵不信,将张府上下的男孩女童尽行诛杀,又将他二人绑入囚车,入朝见驾。临行前,又放一把火烧了张府。在押赴囚车途中,武士彟也因畏惧担忧而亡,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再说武梦明抱着张文明一路逃亡,已有数月。身上无钱,不能买奶而喂,便去偷。有时被人发觉,就是一顿打。人们当然不会打一个小姑娘,但是她却好穿男装,穿起来又与男人无异。世界上有几个女人敢这样,把脆弱当做了坚强。如此过了数月偷吃偷喝,挨打暴揍的日子,在一个农夫的指引下,终于来到龙泉寺

将婴儿寄留在寺中。方丈听说她是开国功臣武士彟的女儿,为躲灾难,才将友人之子寄养于寺。方丈也同意了,梦明便刻不容缓的回到山西文水县。这正是:

圣人总是灾难多,不如常人度一生。

未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0

第九回 扮男装试道袁天罡 逃罪责抱婴龙泉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