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十三回 三叉口黑蛇婴缭 百户村白象自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回 三叉口黑蛇婴缭 百户村白象自专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7 0:34:31

话说三宝一路勤勤谨谨,向南而去。天色黄昏,斜阳返照,林中氤氲泛雾,四周绿景如织。上有黄鹂深树鸣,下有清泉小涧音。三宝牵马独行,正愁无地借宿,只见山麓下飘起一缕青烟来,又听见鸡犬争食声。三宝合掌谢道:“阿弥陀佛,有炊烟就有人家,想必是农家出地的回来了,我得走快点,兴许能赶上开饭。”

????三宝走的急,不是被树枝划住,就是被茬子绊倒,不是走错地方,就是滑了一跌,三宝怕把袈裟弄脏,就脱了袈裟放在马背的行李箱里。三宝牵马下坡,看见杨树枝上有一条小黑蛇,上上不去,下下不来。三宝怕它不慎摔死,拣一根柴棍子顶到树上,那小蛇果然顺着棍子爬上去,三宝又把棍子轻轻放到地上,让它逃生。只见它:

????细如蚯蚓,长如龙蟒。黑头呈三角,红舌分两岔。身形蜷曲波浪倾,黑油亮甲贴鱼鳞。腹下无有千般足,一经着陆无踪影。

????那蛇刚下地,一个竹板夹子蹭过来一下子夹住蛇头往周僧头上过,吓得三宝哭爹喊娘。三宝定惊魂之心,看那人:

????长头乱发,浓眉大眼,胡子拉碴,黄脸疙瘩。身上虎皮坎肩,胳膊肌肉如钢。脚下草鞋一双,背上猎物无数。真是:莫夸尘世有英雄,深山亦自有强豪。

????那猎户夹了小黑蛇,拿眼前看看,惊笑道:“呀呀呀,还是条蚺小蜧,今日被爷爷逮着,拿回家去泡酒。”说着,迈开大步要回家去。三宝料他是个好人,攀上话头也少不得三升米缘。那猎户正走的起劲,后面咋咋叫一声“好汉慢行”,猎户立住脚跟,回眸一视,是个五六十岁的和尚,猎户喊话道:“和尚,是你叫的我么?”

????长老点头道:“是我,是我叫的你。”猎户道:“和尚叫我做什么?若是讲经说法就算了,天黑了,要家去了。”长老牵马跑过来,跳一跳,拍拍灰土。扇一扇,擦擦汗水。再次合掌礼拜道:“施主,贫僧乃大周武王陛下差往南海普济寺取经者,一路向南误入深山老林,寻不见食宿之地,还望指引指引。”猎户大喜道:“原来是天朝圣僧,失敬失敬。下了山坡就是我家,如不嫌弃,请圣僧暂住几日。”

????猎户说完,转身带路,只听三宝叹了两口气,愁眉不展。猎户问故,三宝道:“贫僧自幼许身佛门,从未杀生害命。今施主身为猎户,每日射杀不断,已造无穷罪业,我贫僧若进施主之门,如佛坠入魔道也。”

????猎户道:“师傅不知,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三岔口地脉除了打猎为生,别个当不得营生。”长老道:“我有一法,就怕施主不悦。”猎户笑道:“除了老婆跟人跑了不高兴,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师傅请说。”三宝道:“贫僧请施主放了刚才夹住的那条小黑蛇,也算做好事积德了。”

????猎户道:“师傅啊,俗话说“毒蛇不分粗细,坏人不论大小”。那蛇虽小,却是剧毒无比,且冷血无情,师傅放它,就怕它恩将仇报,反咬师傅一口。”三宝道:“乃其之本性,非本身之罪,罪在造物主。”猎户再三解说,长老只是不听,猎户只得将那小黑蛇放生去了。

????话说这深山因有三道沟子,呈倒伞状,因此唤做三岔口,三岔口有一洞,唤名囚龙洞。洞内盘旋着一条黑龙巨蟒,众妖称他蚺父。这老蚺因化身人形去吃人,途中看见一群野猪精围着一头母猪调弄,那母猪生的与众不同,光这肤色就不一般。只见她:

????肤如粉壁,毛似雪丝。发搓麻花五六根,脸红苹果一大片。笑嘻嘻,嘴角两个酒窝。气喘喘,胸前一对跳球。两根粗腿赛象王,一股风骚胜狐仙。

????话说老蚺撞见野猪精欺辱母猪精,老蚺怦然心动,张开蛇口喷一口毒气驱散众精。老蚺上前殷勤笑问道:“娘子有恙否?”母猪回眸浅对道:“无事,多谢蛇公子救命之恩。”老蚺见她有意,赶忙作揖道:“娘子芳名。”母猪道:“贱称猪肥玉。”老蚺连声赞道:“猪肥玉,好名字,好名字。”又道:“娘子何方人氏,为何路遇奸骗之徒?”

????猪肥玉道:“奴家家住曲驴山,金坚洞,家中上有老父老母,下有兄弟姐妹。我老父嫌我口食大,养不起我了,把我许配给黑驴大王,不想途中遇到我的同宗,将我调弄,幸得蛇公子出手相救,不然奴家就失身也。”老蚺因贪她肉多,便道:“猪娘子,可知那黑驴大王的所在?”猪肥玉玉指捂红脸,掩面摇头道:“不知。”老蚺又问:“可认得黑驴大王相貌?”她更是眨眼掉泪道:“不认得。”

????老蚺调笑道:“既然如此,猪娘子可否跟了小可去?小可家中钱粮无数,有的是白面馍馍,有的是油饼面汤,吃多少年也吃不完。”那猪肥玉再见那老蛇头,却是别样风情。当下一拍即合,美滋滋的嫁给了老蛇头。一年后,生下一子,也是个蛇精,取名蚺小蜧。

????老蛇头对自己的亲儿子那是百般疼,千番爱,那猪肥玉吃了醋,连日生疑起妒的,后来又禁不住狼精虎怪的勾搭,趁老蚺不觉偷偷地跟着他们跑了。老蚺得知后,后悔莫及,整日哭的死去活来,他洞中有四级将,乃是猪头将、熊肩将、狼腹将、狮足将。猪头将宽慰道:“大王,不必伤心,可再娶一个。”老蚺哭道:“一男一女是夫妻,一男二女是负妻。我儿尚小,我焉能就找后妈?”

????往事随风,此刻难分。话说那小黑蛇被放生后,趁月色钻入岩石草苔之下,化作人形,昏倒过去。狮足将看见赶忙抱起,连呼:“大王,蚺公子找到了。”老蚺将小蚺接住,喝问:“你在哪找到的公子?”狮足将道:“就在门口。”猪头将哼哼道:“门口?唬鬼呢你,我进进出出多少回,我怎么没看见?莫不是你存了歹心,要加害公子。”

????老蚺一听大怒,叫:“把这个狮足将给我剁成肉块,煮成肉汤为我孩儿压惊。”众妖拿刀来杀,狮足将百口莫辩,可怜被乱刀砍死。老蚺吐出内丹,在他全身滚了滚,那小蚺才睁了眼,小蚺见了老蚺哭道:“父亲,孩儿几乎被人害死。”

????老蚺道:“父亲知矣,害你之人已被父亲弄死。”小蚺问是谁?道:“狮足将。”小蚺争怨道:“父亲杀错人了,不是狮足将,是个秃头老和尚。”老蚺道:“什么?老和尚,听说和尚最懂得慈悲众生,他为何要加害我的孩儿?”

????小蚺捣谎道:“孩儿出去玩耍,碰到个和尚,他把孩儿挑到高高的树枝上,让孩儿上不去下不来。折腾了三四回,孩儿不慎坠了下来,摔晕了脑子,他见孩儿一动不动,以为我死了,他这才放手。”老蚺恨道:“这个秃贼,安敢如此?”又问:“我儿,那秃贼现在在哪?待我为你报仇雪恨。”小蚺道:“就在秦猎户家。”老蚺道:“好,待我去擒他。”

????话说三宝随猎户进了家门,家里只有一位老婆婆在做饭。见猎户回来,拉长脸道:“儿啊,你上山打猎也不看看天色,这都黑了天也,要是碰上什么东西,可不吓杀我也!”猎户道:“母亲说的是,只是在山上遇到个本土的和尚,因迷了路,又不曾吃斋借宿,我敬他几分,所以说了会话,就将他领家来了。”

????老和尚见了礼,老婆婆摆了饭,有荤有素,饭后,三宝道:“敢问施主贵姓?却不在城市里住,怎么搬到这深山老林里隐居?”猎户道:“圣僧在上,敢不实言?我姓秦名松字悦风。本是落第秀才,全凭家中殷实,供我和乡里人做药材生意,做了几年发了财,经人撺掇娶了房媳妇,初时还恩恩爱爱,后来她有了新欢,伙合奸夫把我家产偷尽,我在城市里无立足之地,故而隐居山林,打猎为生。”三宝道:“这真是……。”

????说到“是”字时,三宝表情怪异,脸肉抽动,弯腰按肚,直喊:“疼疼疼。”猎户道:“圣僧怎么了?”三宝道:“想必是你家的锅常年炖肉,油荤气没洗净就做了饭,我吃了油荤所以肚子疼痛,请问你家茅厕在哪?贫僧出恭去也。”

????猎户道:“我家没茅厕,你走远些就行。”三宝叹气道:“纸总得有三两页吧?”猎户道:“不止三两页,很多,尽情用。”说着秦猎户掀开贴布,拿出纸来递给长老,长老一把抓走,撅着屁股跑出去了。长老脱了裤子,一条蟒蛇经过,只听“扑哧”一声,屎尿俱出,拉在蟒蛇头上。

????话说那蟒蛇正是三岔口囚龙洞里的老蚺,老蚺被拉了屎,也忍着不说,直到那长老把帽子一脱,呀!原来是个和尚。老蚺这才大怒起来,把身子拉的百千十丈,把长老缠绕了十八围,然后尾巴一甩,就把长老甩进洞里去了。早有妖将周僧捆绑,支起烤火架,上备好砍骨刀,下备好洗肠水。老蚺领来小蚺道:“是不是这个和尚欺负你来?”

????小蚺看了一眼道:“父亲,就是这个和尚把孩儿置于高处摔昏了头。”老蚺正待大怒,周僧挥手抗议道:“蛇爷爷冤枉,蛇爷爷冤枉。”老蚺道:“有何冤枉?”三宝道:“黄昏时分,贫僧打林里过,看见尊公子蜷缩在杨树上下不来,是贫僧发了善心,拿一根棍子把尊公子引了下来,尊公子对贫僧似有报答之意,老不肯走,这时秦猎户过来把尊公子拿夹子夹了要泡酒,又是贫僧好言相劝,秦猎户才将尊公子放生了,贫僧两次相救尊公子,怎么反倒说是贫僧害的?真应秦猎户之言,毒蛇不分粗细,坏人不论大小。”

????小蚺哭道:“放屁,放屁,就是你害的我,休要推脱。”老蚺正为难之际,猪头将上前细看那和尚,问他:“和尚哪方人也,因何犯我边界?”三宝哭道:“贫僧乃北龙神洋暨东土大周和尚唐三宝,因奉武王陛下之命前往南海普济寺求经,路过仙林,未及奉承,死罪死罪。”

????猪头将一听是唐三宝,立马跪下恭喜道:“大王,万千之喜。”老蚺道:“喜从何来?”猪头将道:“大王没听他说是东土大周和尚唐三宝么?”老蚺道:“听见又怎样?”猪头将跳舞道:“大王不知啊,这唐三宝乃南华真人转世,他的肉就是神仙肉,吃一口就能长生不老啊。”老蚺见说,愈加欢悦,重赏猪头将,拍拍肩膀称兄道弟,激动道:“若非猪兄明言,险些将煮熟的鸭子放飞了,猪兄功劳最大,本大王要与你共吃神仙之肉,同享长生之道。”猪头将感恩戴德,磕头称谢不已。

????话说我佛如来正与众僧受供,忽左眼老是跳的不停,如来问故,大弟子舍利佛道:“师父,那只眼跳?”如来道:“左眼跳。”舍利佛道:“左眼跳灾,右眼跳财。师父要有祸事了,须的早做准备。”如来推算道:“不是我有祸事,是南华真人有祸事了。”即命:“目连僧、富楼那二位圣徒,取经僧在周朝边界三岔口囚龙洞遇难,就请二位走一遭吧,”目连僧、富楼那右绕三匝顶礼膜拜道:“谨遵法旨。”

????目连僧、富楼那下界后,途中遇一虎一狼,二佛正待设法擒杀,偶遇秦猎户经过。二佛道:“快杀了那只虎和狼。”秦猎户道:“你们怎么不杀?”富楼那道:“我们是和尚,怎么能杀生呢?还是你杀吧!”秦猎户认为有理,于是开弓射箭杀了虎和狼。秦猎户正要去捡猎物,却被目连僧、富楼那一人扛一只要走,秦猎户不让走,二佛子道:“好,不走,去你家里吧!”

????秦猎户道:“去我家做甚?”二佛子道:“去你家把狼肉虎皮分开,肉归你,皮归我。”秦猎户道:“为什么要给你?”二佛子道:“我佛如来悲悯众生,你杀心太重,拿些皮回去好替你赎罪。”

????秦猎户叹道:“又来一个慈悲和尚。”二佛子道:“什么叫又?”秦猎户道:“昨天黄昏时分,三岔口林中来了个大周取经和尚,我因夹了一条蛇,被他撞见,多次恳求我放生。我敬重他是高僧,盛情款待留宿在家,晚饭吃了些稀粥野菜,他吃坏了肚子,疑心我锅里放了荤腥油腻,他出去方便,就一夜没回来,他的行李箱和马匹还在我家里呢!”

????二佛子笑道:“果然有难。”即刻念动咒语,唤了土地出来,一问全知。秦猎户生平无数次拜土地,今日第一次见到土地公公,心里激动的不行,疯疯癫癫,恍如隔梦。二佛子须臾间来至三岔口囚龙洞,叫一声“开”,洞门自开,跑出四级将和一群蛇妖,富楼那吐一口火,把熊肩将、狼腹将、狮足将活活烧死,猪头将见势不妙,化风而去。洞中老蚺张开血盆大口要活吞唐三宝,被目连僧使出金轮斩将老蛇头一分为二,小蚺哭着要跑,也被富楼那一火加身,焚烧的尸骨无存。唐三宝劫后余生,又见二佛子亲迎,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噎语呜呜。

????二佛子和三宝在秦猎户家住了半个多月,二佛子每日告诉秦猎户哪里有珍禽异兽,好叫他去打猎。半月下来,秦猎户自然打了不少猎物,二佛子捡值钱的叫秦母剥了皮晾晒干,卷叠整齐好孝敬佛祖。半月过去了,三宝也要上路,只是这片山林太过广袤,又怕有禽兽来袭击,三宝将武则天所赐的夜明珠给了二佛子一人一颗。二佛子叫三宝闭上眼睛,然后作法。三宝腾空而起,身凌九霄,耳边风云迅游,行了半个时辰,脚方踏地。再一睁眼,呀!好幽美的地方:

????落日余晖,霞满西天。雁字排行西去,风从东面吹来。吹出清水连荷,密柳飞花。石街幽草,绿染秋霜。三千里庄稼一片,八百里村庄无数。山壑间牛羊放荡,柴门处古井石磨。偶有顽童跳水摸鱼之笑声,时闻樵夫砍柴对猎之互语。

????三宝赞叹道:“真乃诗乡之地也!”三宝一路赶来,正值黄昏。又虚又累,又饥又渴。见前面有一村庄,于是策马扬鞭,到了村口,下马而行。就近有家生火做饭,三宝扣门而入,开门的是个胡子长在脸上的宽鼻壮汉,见来了个和尚,乃合掌问:“师傅找谁?”三宝道:“贫僧乃是大周武王则天陛下派往南海普济寺拜佛取经的和尚,因见天晚,故此投宿!”壮汉再拜,请入房内。吆喝道:“父亲,是一个和尚借宿。”

????房中点了蜡烛,三宝借光一看,炕上躺着一个六七十的老头。他满脸褶皱,身材瘦小,只剩下皮包骨头。老头道:“扶我起来。”只见壮汉扶起了老头,下了炕,坐在板凳上和三宝谈话。三宝因问道:“敢问老施主,贵地何名?”老头道:“此地有百户人家,故名百户村。”三宝笑叹:“百户村,好地方,真是好地方呀!”老头斜视三宝,问:“哪里好了?”三宝道:“庄稼一片,牛羊无数。山清水秀,百姓长寿。不算好地方吗?”老头怒斥:“浅薄,迂腐,无知。”三宝不知置以何言?

????老头咳嗽一声,回头叫:“大男二男出来见客。”

????说着说里间出来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就是为三宝开门的那个胡子长在脸上的壮汉,还有一个是长衫短帽的读书人。二男子见过三宝,又奉以清茶。三宝问:“此二位是?”老头道:“我有三个女婿,大女婿外出打工。”又指着壮汉道:“这是我的二女婿,在家务农。”又指着书生道:“这是我的三女婿,在家专陪小女开心。”三宝笑道:“原来如此,如何不见施主的三位女儿?”老头再回头叫一声:“孩儿,出来见客。”声止人出,但见出来一位圆脸长发之妇人,其人:

????身材高挑,一挺云霄。发如柳带因风起,目似灵珠百媚娇。眉长善挑,唇薄会道,一扭腰肢回头笑。酒窝儿深,脸面儿白。双峰欲掉,十指柔软,肤如水泡。臀圆脚小膝下并,唇开一语有韵调。

????妇人来至三宝前,行个万福,立于老头之侧。三宝见了,道声佛号。因问道:“此是大女儿?还是二女儿?”老头道:“老儿我只有一位女儿。”三宝笑道:“施主勿欺骗出家人,一位女儿如何有三个女婿呢?”

????老头哭道:“圣僧啊!这正是我村之不幸也!”三宝追问,老头乃道:“十年前,我本是这个村的村长。村民们不过五十户,男多女少。谁家的女子嫁人必不嫁本村人,都嫁到外乡去了。还有大部分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只有老弱病残守在村里。所以那时候我们这里还不叫百户村,只叫老鳏村。村里老榆树下有一座三清宫,宫长慈悲,知我等老朽气力有限。故而每月给我们发五斤面、十斤米、一桶油、两袋盐的粮助。正因为有了粮助,我们这些老不死的才能残喘至今。可是一天夜里,三清宫雷声一起,炸出一个妖精来。那妖精高百丈,四条腿粗如天柱,头大的跟几十个磨盘一般。耳朵大的和蒲扇一样,还有一双几十米长的牙齿。妖精把宫长吃了,把三清宫毁了,建了座大光庙。”

????老头边说边比划,声儿一阵低,一阵高。三宝道:“想来这个妖精是头大象,这下可遭殃了!”老头道:“遭殃倒没有,只是他爱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移风易俗,败坏刚理伦常。”三宝道:“请说来。”老头道:“妖精见我们村人少,还是男多女少。于是就令“一女三夫制”!

????“一女三夫制?这……这怎么好……!”三宝顿惊,坐下站起来,站起来又坐下。

????老头道:“初时那原配夫妻的人也不愿如此,那妖精放出话来,限三日内完成,不然就吃掉他一家。众人害怕,把那些光棍汉、流浪汉、乞丐、丑的、楞的招到家里,加宽床铺,三友同床。成后,妖精见无人反抗他,他高兴起来,给每家每户五百块钱,予以奖励。后来,别的村子的人听说我们村有“一女三夫制”的好处,那些丑妇人,不管老的小的,都来到了我们村。从原来五十户增至一百户人家,故名“百户村”。”三宝道:“男女之间,以情而定婚姻。岂可将人比作禽兽,以数量而婚配乎?气哉!恨哉!”

????老头道:“还有更气的呢!都说自食其力。可是那妖精,也不知从哪弄来一群断胳膊断腿的残疾人,到了我们村东家吃,西家睡。按理说,照顾老弱病残乃我中华之美德,可是妖精说了,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给他养老送终。”我们不同意,妖精就把我们关进小房间里,一个一个说,成天就说孝啊善啊之类的话,一说就是一天。被他说了一个月,我们认为他说的对,就把那些残疾人领回家里赡养起来。

????三宝舒口气道:“阿弥陀佛,妖精这件事倒做的对了。”老头冷笑道:“和尚,别装好人。你们这些和尚就会假慈悲,其实没半点良心。”三宝道:“老施主何出此言?”老头道:“妖精毁了三清宫,盖了一座大光庙。庙里有三十多个和尚,和尚们每个月都会来化缘、要香火钱。我们不给,和尚们就报告给妖精。妖精一生气,三年不下雨。我们吃尽余粮,眼看活不下去了,最后还是妥协了。妖精又叫我们“多种地,少吃粮。”一天只吃两顿饭,白日之前吃一顿,红日之后吃一顿。一天一素,三月一荤。将剩余的粮食都上交大光庙,违者又是“三年无雨”之惩罚。”

????三宝不懂什么叫“白日之前?”什么叫“红日之后?”老头解释道:“早晨之时,太阳是红色的,日上三竿之时,太阳就会慢慢变白,这个时候就该吃饭了。黄昏之时,太阳也是红的。等夕阳最后一丝红光落下后,这个时候也该吃饭了。”

????三宝道:“那你们能吃饱吗?”老头说:“死不了就行了。”老头反问:“师傅也没吃饭吧?”三宝道:“我出家人过午不食。”老头道:“你是不用吃,可我家里还养着一个残疾人。我都这么老了,没人侍候我,我还得侍候别人。”

????老头确实不容易,言语之间满满的都是抱怨,可是又由不得他自己。这么多年了,真的不容易。

????三宝觉得有双无形的拳头打在他心口上,三宝坐不住了。起身道:“他们是和尚,贫僧也是和尚,贫僧就去大光庙走一遭,拿些吃的回来。”

????老头叫二女婿、三女婿打灯笼带路。

????行至大光庙,三女婿道“师父,前面就是大光庙了,您自去罢。”

????三宝敲门,无人来开。三宝用力一推,门自开了。三宝来至大殿,见供奉的是如来大弟子舍利佛。供桌上摆的都是蒸煮之物,有锅盔一馍、蒸饼、玉茭片子、山药娘娘、接神馍馍、混糖饼子、红薯、山芋等食物。

????三宝拜了拜,拿了两块蒸饼就走,不料被一个起夜的和尚撞见了,连呼“抓贼。”这一嗓子引来大众和尚,众和尚点火掌灯,围住三宝,见他也是一个和尚。乃问:“你是哪里的和尚?”三宝道:“贫僧乃北龙神洋之东土大周国的和尚,因奉佛祖之言,武皇之命前往南海取经,路过百户村,闻村民日食双餐,有所不饱。而村民勤劳质朴,余粮不尽。却被妖精霸占,囤积于此,借佛祖之名而搜刮民脂民膏,实为罪大恶极。你我同为佛门弟子,不知体恤众生,救灾度恶,反而助纣为虐,横行乡里,简直禽兽不如,枉披了这层袈裟。”

????众僧毫无羞耻之心,不知悔改,依旧将三宝捆住,道:“明日交给大王处置。”

????话说象牙山猪口洞住着一个大象精,他:头肥耳大,鼻长尾短,两根白牙尖如刃,四条银腿粗似柱。眼宽藏火,鼻窄冒水。身穿一副好银甲,手里一条迅雷鞭。肚皮能吞天下物,本性温和奈时迁。

????话说那妖魔名叫象三长,三长乃:鼻长、牙长、腿长。

????第二天天亮,妖魔道:“如何不见供奉?”四级将道:“想必是大光庙的和尚生了私心,不愿侍奉大王了。”妖魔摇头道:“不,他们不是存了私心,而是我成了空心。”

????正说着,洞外有一群和尚押着三宝吵着要见象魔,三长命放入。和尚们把三宝押进洞里,而后自去。三宝见了妖精,吓得晕头转向,急念阿弥陀佛。妖魔道:“你怎么把供奉我的食物给吃了?”三宝道:“不是贫僧要吃,是给村里残疾人吃的。”

????“什么残疾人?”

????“大王忘了,您不是把一些老弱病残的人都张罗在百户村里,让村民们为其养老送终么?还有什么“一女三夫制”,“东食西宿制”、“一日双餐制”。“一天一素,三月一荤制”,多种地,少吃粮。这些不全都是您的主张吗?”

????妖魔大笑一番,点头道:“过去许多年,尚有人记得我之功绩,不易,不易呀!”三宝道:“大王,您此举有伤风化,乃有违民心之举。”妖魔大怒,叫:“贼秃辱我,给我拿下。”四级将令众妖将三宝绑了,准备油锅下菜。

????妖魔指骂道:“本大王见世上多少男子无妻子,多少孤寡老人无人赡养,多少乞丐乞讨要饭,多少失魂落魄的流浪汉感受不到家的温暖?本大王心生不忍,故而独出心裁,方出此令。此令一出,如雨后彩虹,如夜尽天明。此令一出,多少光棍有了妻子,多少老弱病残有了依靠,多少乞丐不用在低三下四的装可怜,多少流浪汉有了归宿。这里原本五十户人家,如今增至一半,成为百户之村,此功归谁?”

????四级将齐声呐喊:“此功归大王!”三宝道:“大王,虽然如此。你也不该拆散原配,逼人行善。再者,村民稍有不顺,你就施以“三年不下雨”之刑罚,实在太过自专,不由百姓作主。”妖魔道:“圣人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他们只需要服从,不需要反抗,因为我是不会害他们的。”三宝道:“让百姓听你,你如何不听百姓?”妖魔道:“只可让大众随我,我不随大众。”

????底下小妖问:“大王,这老和尚怎么处理?”妖魔道:“念他是个和尚,打他二十鞭子,放走。”

????底下猪头将忙喊:“放不得。”问为何放不得?猪头将道:“大王可知此人乎?”妖魔道:“他不就是南游取经的和尚吗?”

????“可知他姓甚名谁?”

????……这?……

????猪头将下拜道:“恭喜大王,贺喜大王。”三长道:“喜从何来?”猪头将道:“这和尚乃是天上南华真人转世,化身投胎义净,法号三宝。他的肉就是神仙肉,吃一口可得长生不老。”

????妖魔连说了五个“好”字,道:“小的们,砍柴烧火,刷锅挑水,待水响后,将和尚剥了衣服煮进去。”管烹饪的小妖道:“大王,咱们锅小,和尚高大,煮不开。”猪头将道:“剁上三五刀,分开七八段不就煮开了么?”妖魔道:“还是猪总头聪明,就照猪总头说的做。”小妖们忙来忙去,须臾间,水就开了。

????烹饪小妖把周僧脱光了放在案板上,拿尺子量量锅口,又量量和尚。又拿笔在周僧胸口画一道线,大腿处画一道,小腿处画一道。画好后,就拿起大铡刀对着线砍下去,只听一声巨响,众妖来看,原来是刀爆炸了。众妖正惊慌时,只听洞外有人喊道:“孽障,还不出来见我?”未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0

第十三回 三叉口黑蛇婴缭 百户村白象自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