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39回初出力鼻吸肃清河 再战妖眼迷水屑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9回初出力鼻吸肃清河 再战妖眼迷水屑沙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18 0:15:26

话说敬法国历来是嫡长子继承制,国立三百年,六君嫡长子。传到下一代时,却发生变故。老国王生九子,长最恭顺,小最心狠。国王欲传位于长,恐长疲癃难久。乃召群臣于榻下,时田塨为司徒,位列三公。

国王正觌乜视,察之许久,乃选耿介之臣四人为禆国四老。

俟群臣退后,长子问:“司徒田塨,权高位重,朝野上下人即惮之,父皇因何不立?”国王道:“此人心毒性狡,善权弄人,故不可立也。”

田塨知道后与小王子合谋,联合其他王子众臣发动政变。带甲百万闯入禁宫,弑杀国王,篡改诏书。小王子由此即位,封田塨为丞相。二十年来,田塨为非作歹,无恶不作,百姓恨之入骨。

????????田塨一日易三宫,国中三里一地即塨之宫,犹嫌不够,觉肃清河风光旖旎,依山傍水,视为宝地。遂抓百姓为之建宫,有不从者死。

民畏,建之。竣工后,举家乔迁。迒中,觏匪劫之,財多损失。撑船过河,值天暗。河中有怪,名曰“幽灵蜮”。

幽灵蜮拉塨下水,居水府中。塨惧,再三乞命。幽灵蜮道:“我非妖也,乃天之灵仙也。不过现在还未育人形,所以请你帮忙。”

田塨道:“料我尘中一渺夫,岂能有傅于仙姑?”幽灵蜮哼然假笑,道:“先生过于菲薄了,是看不起我吗?”田塨深恫之,乃道:“请仙姑,试言之。”

幽灵蜮叫蟹足将端上一钫醽醁,两只觥。幽灵蜮为之斟酒,酒香太浓,塨馋,饮之。

幽灵蜮乃侃侃言:“本座需要三千桶活人血,望先生为我筹办。”

塨闻之,手足无措,失手打翻酒觥。跪地请罪,妖以礼扶起,拱手曰:“先生受惊,我之罪也!”

乃自罚三杯,塨容始缓,妖复曰:“当今国王正值虎狼之年,虽后宫三千,终无一嗣。近日国王狩猎,于田间获一村妇。不逾一年,便可降生孩儿。以我贞之,此子必不能开眼。届时,尚烦先生不拚死谏之危,备言三千桶人血之事。”

塨曰:“朝中不乏明睿之士,恐不能蔽。”妖曰:“先生勿忧,本座自有办法。鴻猷若济,当效王马共天下也!”

田塨欲去,妖忽曰:“先生留步。”问何事?妖道:“先生耳目众多,若国中有自东土大周来的和尚,再请先生密告于我。”

????????话说国王二十年来没有过多的子女,只有一个王子,唤做眠生王子。为何叫眠生王子?只因他出生时就睡着,初时不以为意,可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的总是睡眠样子,说他死了吧!他还有呼吸声,还有余温。脸还红润。说他没死吧!他总是闭着眼睛,不吃奶不吃饭,动也不动弹。

国王震怒,要斩杀眠生王子。此时来了一个女道士。左手执焦叶,右手执荷花,自称床神。对国王道:“王子不醒,非关妖孽。乃是床位不正,阴阳不和之过。若要王子醒来,须得祭床。”

国王问:“如何祭床?”床神道:“郛郭之外有护城河,上游百里亦有有一河,名为肃清河。河里有一个仙子,名唤幽灵仙子。陛下在肃清河左岸建一座二十四层天楼,将王子奉于顶层。床柩下设两对太平缸,然后每夜子时往缸中倒二十桶人血,等到王子弱冠之年,幽灵仙子便会与他交媾,自此王子就会醒来,回到国王身边继承大统。”

????????床神说完便化金光而去,国王信以为真,果建楼于肃清河左岸,田塨道:“肃清河畔有臣之府邸,知王子有恙,愿献陛下以建王子楼。”

国王大喜,重赏田塨不提。乃低吟道:“王子楼,王子楼……不如就叫南风楼。”

于是日夜赶工,三月毕。累死无数平民,国王又榨其血蓄于鼎内。恐血不够,便与大臣商量,田塨上奏道:“陛下,臣有一策,未知可行否?”国王令“讲”,田塨道:“我国名为敬法,可近来臣民们目无法纪,仗势欺人,杀人放火者比比皆是。皆因陛下太过仁慈所致,陛下应下狠手才能做到国泰民安,天下大同。”

说罢,将私拟的《敬法国典》呈给国王,国王览后大喜,重赏田塨。于是将之颁布国内外,百姓们纷纷抗议,被田塨尽数抓来,付于国王,国王命:“将之掯伏于巨鼎之中,施以磔刑。而后令翊卫队将血抬往南风楼,倒在太平缸内。”

一月之内杀人八百,一年之内城近乎于空。

言归正传,话说空幻霎时来到皇宫。寒夜漫漫,星云惨淡。翊卫队正举火巡逻,空幻欲要隐身进去。

不意于寒月高空之中闪过一个人影,空幻转目而视,见那人影落于远山高楼之下。观其本象乃是一团黑气。空幻料定是妖,故腾空而去。飞至南风楼,进了窗牖,正好看见幽灵蜮抱起太平缸喝血。而床柩上陈一尸,生死未知。幽灵蜮察觉人来,左右发出大钳刀来夹空幻,早被空幻一杵打过。那妖精现出本相,长得十分可怕。见她:

无头无足亦无腰,一团清气水上漂。

不知绿血何处喷?两侧空发小钳刀。

空幻初见,心不由一跳。道:“呀哈呀,俄降妖无数,也曾见几个怪异的,未见此种变态货。”

不见幽灵蜮嘴巴在哪,只听声音道:“哪里来的侏儒野狖?敢来管本座的闲事?”空幻笑道:“你这水鬼不识人,把俄认做侏儒野狖。你过来,听我说。

乾坤一昉本自分,神考大帝傺侗酲。

孑然远窎独踅回,轩藐粘膜混沌封。

夐杳百兆零一仂,神考大帝复出门。

吐气造神暨造猿,一母同胞不自斟。

祇于天上荣华尽,俄在人间埒孤蓬。

扪心尚有英雄气,圣使杨莲命中逢。

颉颃伉俪本白头,十兽横行灭此生。

徂西学得惊天艺,从此威名播远门。

天宫犬帝聚凌霄,逍遥宫使恋红尘。

犬帝派出一等神,扔了南极杖一根。

夺碎青华天地瓶,此宝别名炼尸盆。

天神败绩二郎出,妻救我逃二郎神。

托塔天王最无耻,趁人之危将俄縆。

为顾犬颜赐查牌,老爷一怒出天门。

不甘辄返瑶池里,盗取仙衣王母裎。

因执受惑狐狸精,一纸休书爱无痕。

托塔天王怀阴计,边使招安边灭门。

圣祖庙里现遗书,方知我是后裔神。

犬帝不肯认兄弟,传唤如来将我坑。

如今皈依入佛门,保师南游取经僧。

一路妖魔全撂倒,万里乌云尽成风。

????????幽灵蜮铃铃大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牌牌官。”空幻忿忿不平,自后腚掏出木鱼杵,大喝一声:“贼妖,叫你今番不得好死。”说罢,舞杵而来。幽灵蜮全然不惧,奋力迎敌。这一场好杀,但见:

黑水幽灵蜮,金杵袁太圣。杵快如风转,水毒

似火攻。杵急打,钳速架。一个是先天十子,一个是天宫一怪。一个是肃清河里嗜血虫,一个是南游路上取经僧。两人原本不相识,只因义愤起干戈。

话说空幻与之战三百合,幽灵蜮不敌,喷口水雾,趁机化作一团清气投入肃清河内。此时天欲亮,空幻恐长老有失,返回不提。

话说田塨起床,驾輴车上朝。忽衣上现六个水字,乃是“东土人,武周僧。”

田塨上朝,国王道:“孤的王子已沉睡三年,也祭过床神三千桶人血,为何王子还不醒来?”田塨道:“陛下,有一人能治王子。”问谁?塨道:“现有北龙神洋暨东土大周和尚三宝于城门所之三习法堂。”国王喜道:“速传。”

天大亮,三宝和空心收拾好东西要进宫面圣,被兵阻,质问《敬法国典》可曾背下?三宝说无。官兵欲推肃清河斩,步未挪一,就有太监来三习法堂传旨,令唐三宝进金銮殿面圣。

三宝戴好五佛冠,披好白玉袈裟,拿好十二环禅仗。又怀揣了通关文牒,吩咐徒弟原地等候。国王见了三宝道:“你便是唐僧三宝了?”三宝摇头道:“贫僧乃是周僧,不是唐僧。”国王道:“朕不管你是什么僧,你既踏足我国便是我国之臣民。既是我国臣民,必会背我国法典,你且背来我听。”

三宝摇头道:“贫僧不会背。”国王大喝道:“士兵何在。”士兵应声“有。”国王道:“推南风楼斩首。”

三宝丝毫不惧,禅心不动合掌唪经,经曰:“无妄想时,一心是一佛国;有妄想时,一心是一地狱。众生造作妄想,以心生心,故常在地狱。菩萨观察妄想,不以心生心,故常在佛国。”

田塨喝退卫兵,与国王耳语。国王即面带慈颜道:“不瞒圣僧,朕虽有百嫔千妃,万美亿妇。可不降子。唯临幸农妇,方始降龙。奈何其子不开双眼,长眠二十载而不醒。有神灵言要取够三千桶活人血祭床,方能清醒。朕救子心切,以儿戏定讞百姓,心中愧恨不已。但求圣僧救救王子,朕愿一死谢天下。”

三宝悲叹一声“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转而问:“贫僧如何救他?”田塨道:“很简单,只需长老前往南风楼唪一段起死佛经。”长老犹豫不决,国王道:“孤愿舍尊作陪。”

????????须臾,三宝与国王乘龙辇至南风楼。三宝一口气登上二十四层楼,喘口气,果见王子陈尸床柩,底下设四口大血缸。三宝唪了一段《大悲咒》,田塨跪下求:“万请高僧广施法力,我愿以死相报。”

三宝浑身不自然,左右为难。神情恍惚,目光虚视。田塨道:“高僧不必如此,只要高僧一碗血就行。”三宝惊悚手颤,将禅杖倒在地上,国王亲自拾起,奉与三宝。道:“都说佛陀割肉喂鹰,舍身饲虎。圣僧既是中华贤贵,东土神人。不会不懂舍小我而救大我吧?”正僵持间,风云突变。

肃清河水发狂威,万丈水龙卷人回。

每逢周僧临难时,总是太圣勇阽危。

????????话说幽灵蜮弄水龙将三宝、国王卷了。河虾水蟹都来庆祝吃神仙肉。幽灵蜮大喜,将周僧绑于龟壳之内,身涂大葱盐醋。架龟壳于热气之上,尽情蒸之。国王则另起一炉,供小妖蒸尝之。长老哭:“南游一路妖魔怪,更无一个蒸着吃。今日受气,必死无疑。可怜!一生劳勩休拜佛,辉煌岁月付蹉跎。”

话说空幻正吃饭间,猛然就喊心口疼。空心道:“怎么了哥?”空幻道:“不消说了,定是那老贼秃遇难无援,念起《敲心咒》了。”

遂拉空心进城面君,君王不在,只有那田塨辅国。空幻问田塨,田塨恐,只道:“被肃清河妖卷走了。”

谈话间便至肃清河,河水宽约数丈,长不见影。依山奔流,虽是寒冬,河面未曾结冰。河岸上发现不少白骨骷颅,空幻道:“师弟你把这水吸干,俄好擒它。”

空心道:“师兄本事大,怎么不亲自下去擒它?”空幻怒道:“肥坨休要多言,只管干活便是。”空心知他性子高傲,也不多话。真个卖弄神通,将鼻子伸上空中,变成一个超级大吸水管插入河内。用嘴一吸那河水便逆流进了鼻子里,河里水就好比是碗中汤,越喝越少。快见底时飞出一个怪虫来,吓得空心收了鼻子,叫声“啊呀娘啊”便掉头跑了。

空幻也吓得叫声“俄爷爷啊”。空幻没跑,只是看那怪虫,那怪虫如何怪?

只见庞大如山缩成团,不辩四肢和五官。左右露出十六足,足足铁甲带连环。空幻重抖威风,再长精神晃出木鱼杵,道一声:“泼怪休要吓人,别人惧你,俄却不惧,今日俄通天太圣便要破戒吃荤,就来个火蒸螃蟹。”

说罢,也变幻神通,与它一般大小,举杵敲它如同敲木鱼。杵乃佛祖法器,内有无量法力,很快怪虫坚持不住。飞身亮足,十六足连环起来如同一把电锯向空幻锯去,空幻灵活躲过。空幻既躲过,也不能降服它。空心也跑了,若是不能降服,它又钻进水里可就不妙。

好空幻,张开巨口放了一团火焰烧了它,那怪虫受不了,没了神通,化为女相倒在沙滩里,空幻道:“区区沙粒,安能卷浪?”

大笑一声上前收尸,待空幻掐她脖子时,那怪物突然睁眼。口中喷出一盘沙子,吹进了空幻眼睛里,一下子疼得满地打滚,那怪大笑一声道:“袁天野,你不知死活敢来冒犯老娘,你中了我的水屑沙不死也瞎了。你的师父师弟就要成为我的刀下肉盘中餐了,等我吃了他们,你还取什么经?成什么佛?回去还做畜生罢。哈哈哈哈。”

再说空幻抱着头直碰壁,把个山撞倒,把个地撞裂眼睛还是疼的睁不开。只觉世界黑暗,人间混沌。吓哭叫:“俄的眼,不,不……俄不是瞎子,俄的……不,不。”

趴在沙头上左右挣扎,双手直抠双眼,又欲哭无泪。又骂那虫:“臭虫听着,别让俄的眼好了,要是好了俄把你眼珠子剜了,腿剁了,放在锅里煮着吃。”

空幻这些言语被人听到,笑道:“好个恶毒的和尚,都成这样了还不消停。”

空幻坐起来摸着眼前道:“谁,是谁笑话俄?”欲知此人是谁?请看下回分解

0

第39回初出力鼻吸肃清河 再战妖眼迷水屑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