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40回受赆仪金衣法绳 哭缞墦神考妖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0回受赆仪金衣法绳 哭缞墦神考妖王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18 0:15:26

话说空幻被幽灵蜮用水屑沙迷了眼,疼的哭天喊地,翻来覆去。有人经过,听到空幻恶语伤人,乃道:“好个恶毒的和尚。”

空幻听声音,知是佛家弟子,但又不知是哪一位。又听那人道:“太圣认得我吗?”空幻立起脚尖,凭空摸索道:“不认得。”那人“哼”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空幻怕他走了,赶紧解释道:“尊驾容禀,俄听声音知道尊驾乃佛家弟子,实不知尊驾法号。俄闹天宫之时,曾受缚于佛祖,故只认得如来一个。还请尊驾明言相告,日后必勤来勤往。”

只听一阵笑声道:“好个无义的猿儿,想你师徒路过阴山涧,僦居同川村,也不知是哪个白毛和尚求我问药来?”

空幻如梦初醒,磕头拜道:“原来是药王菩萨啊,小僧袁空幻在此拜求菩萨,弟子的眼睛被河妖幽灵蜮弄瞎了,求药王菩萨施救。”

药王菩萨不急救笑问:“太圣法力无边,怎能被瞎了眼?”

空幻忍痛道:“弟子与她交战,将她打倒在地,弟子以为她死了,就去收尸。不料她翻开身对俄吹了口沙子,把俄眼给吹瞎了。”

菩萨道:“那沙乃淘金之积淀,入人之眼危及五窍。”

说着拿出一盒水九个鸡蛋让空幻吃喝了,立马便重复光明了。他成点睛之龙,插翅之虎。也不谢谢菩萨,便急着找幽灵蜮报仇雪恨。

药王菩萨道:“好个忘恩的和尚,我救了你,谢也不说便就走了,下次有难看谁来助你?”

空幻又反将回来,立在菩萨座下,看见药王菩萨模样像狗屎一般,便捂嘴偷笑。空幻笑道:“好个菩萨,这般小心眼。好好好,俄袁空幻在此多谢了。”

那菩萨似有心事,脚分西南二叉,不知该走该留。空幻道:“菩萨,谢已出口,你不走俄走。”药王菩萨道:“太圣慢走,我有东西送你。”

????????空幻听有东西送,本走了出去,又返将回来。扯住菩萨衣服要东西,菩萨从怀里拿出一盘绳子和一件金甲衣道:“此绳名曰“法绳”,此衣名曰“金甲神衣”,乃佛祖所赠。”空幻听了感激涕零道:“佛祖恩德,空幻感激不尽。本该当面拜谢,奈老和尚身有阽危之急,一时无个空闲。还请菩萨回去代为问候。”

菩萨道:“问候不了了,佛祖要往故土罗卫国传经说法四十九天,西天大雷音寺只有四大菩萨、八大金刚、十大弟子、十八罗汉看守。佛祖怕你在南游路上遇到强敌,阻碍取经日程,故命我将金衣法绳赠送与你,可保南游路上畅通无阻。”

空幻感激流泪道:“佛祖厚爱,弟子袁空幻就是粉身碎骨也难报万一,弟子一定护师南游,取经东归,不负佛祖提携之恩。”交代完毕,药王菩萨才离去了。

话说空幻得了金衣法绳,喜不自禁,将金衣穿在里面,以防毒害。那法绳粗能蔽日,细能穿针。长能衡天,短能量毛。是个如意的好宝贝,空幻因裤子略松些,所以闲着的时候就拿它做裤腰带。

????????且不说空幻治好了眼,寻着空心救师父。再说敬法国奸臣田塨见幽灵蜮将国王卷入河中,自以为无后顾之忧,于是煽动百姓勾结大臣言说国王听信妖言祸害无辜,不配做国王。一时间臣民踊跃,田塨又立即废了《敬法国典》,得到臣民拥护,遂自立为王,统领天下。田塨篡位,即命:“着翊卫队前往南风楼,将眠生王子连楼带人焚之。”

????????须臾,翊卫队至南风楼下,围楼举火,一齐焚之。顿时浓烟滚滚,烈焰熇熇。幸空幻赶来,喷雨灭火。怒吼一声,吓退翊卫队。

空幻与空心至二十四层楼顶,见床柩陈尸一体,下设四口血缸。空心见那死尸就要拿出迅雷鞭打,空幻道:“肥坨,他死了,你打他怎么?”

空心笑道:“哥你不知道,我这是学人鞭尸呢!”空幻喝退空心,上前端详道:“这小公子必是个前世的睡神,待我叫他醒过来。”空心道:“哥啊,英勇莫过于不羞,他都昏睡二十年了,你让他醒他就醒,你是他妈呀?”空幻道:“你不知道,俄有自知液。”

说着,对着王子的脸蛋就是一口唾沫。这一唾果然见效,只见王子:

脸色饱和,皮肉光滑。眉深眼浅,精神复苏。

王子虽沉睡二十年,却事事皆知。王子醒后,见到猿、象,大跌一惊。空幻道:“小哥莫怕,我等是好人。请问小哥为何昏厥在此?”

王子道:“我乃国王独子,因生我时不睁双目,至今昏睡二十载,故称我为“眠生王子”。我虽昏睡,却事事皆知,我自昏睡以来,奸臣田塨儿戏国法,醢磔平民。勾结妖孽,榨血蓄缸。令师唐三宝进宫见驾,连同我父王被田塨诓骗南风楼,被幽灵蜮卷入河中。如今,可怜我父王的江山社稷,尽也改朝换代,已属异姓了。”

????????荒野处,王子刨土筑坟,以为宗庙。王子亦自身缞缟,手拄哭丧棒,嚎啕痛哭。情到深处,空幻也烧白纸,只有哭声,却流不出泪来,只不过学学样子。他二人在那一声轻一声重地哭,那肥坨站一旁偷笑。王子道:“袁长老哭人上错了坟,这是我父王的坟,你哭什么?”

空幻揉揉眼睛道:“王子啊,我是借此坟而流别泪。坟虽有别,情同一体。你死了父亲,朝臣篡位,你成了逃亡之人。高高在上的王子从未享受荣华富贵便成了丧家之犬,与我何其相似。”

王子哭道:“和尚也有皇亲国戚?”空幻悲咽道:“王子呀,你不知道啊!想当初我也不是和尚,我是神考大帝盘古的第十个儿子,前九个儿子都在天上享清闲,只有我一个在人世间活受罪。我父盘古弥留之际曾立下遗书,封我为“护天大帝”,掌九天权。是我大哥二哥嫌弃我,鄙视我,看不起我,把我害成这个样子。”

王子道:“都说龙生九子,你父生十子,也属罕见。”空幻道:“生九子者未必是龙,也恐是猪。”

王子破涕为笑道:“你说你父盘古生十子,你是第十子,那么请问前九个都是谁呢?”空幻道:“不敢说,怕吓着你。”

王子道:“没事,有你呢!”空幻乃道:“我父盘古生十子;老大玄穹,封东旻犬帝,掌东天众神。老二如来,封西天佛祖,掌西方世界。老三女娲,封中天皇母,掌六欲天。老四药师,封琉璃教主,掌琉璃世界。老五青华,封救苦天尊,掌东极诸天。老六骊老,封无极老姥,掌三山五岳。老七老子,封太上老君,掌兜率宫。老八乞叉,封地藏菩萨,掌地狱幽冥。老九虚空,封库藏金刚,掌婆娑国土。老十银猿,封护天大帝,掌九天权。我乃老十银猿,方封我为护天大帝,掌九天权。不想父王顶天立地,化为乌有。老大老二不认我,让我于世间饱受苦难,是老二如来佛祖可怜我,让我保师南游,以求日后回归天界,执掌天权。”

王子听罢,亦几多惊奇,几多感伤。空心道:“师父、国王兴许还没遇害,你们倒一个个操办起后事来了?”空幻抖擞精神,振奋人心道:“兄弟说的极是,那王八妖害我迷了眼睛,今番定叫她身首异处。”王子擦干眼泪,拿一杆长枪道:“我与二位长老同去。”

????????话说幽灵蜮怕人找来,事先将肃清河冰封住。刀兵利斧,枪炮火锤均不能破。那幽灵蜮上次自与空幻战后,返回水府之中,洋洋得意,问小妖们:“神仙肉熥好了没?”虾兵道:“就好,就好。”

????????说话间,空心、空幻、王子三人来至肃清河,此时河面结冰,不好叫战。空幻拉过空心道:“兄弟,哥与你商量个事。”空心立马道:“去去去,别别别。你个牙贩子,又算计我的牙。”

空幻道:“几时干过那事,我是叫你把冰面踩碎,我好救师父。”空心道:“我不踩冰,我踩空了,却不把我掉进去了?不踩,不踩。”

空幻道:“难道你就不着急救师父?”空心道:“谁是老大谁着急,我又不是老大,所以我不急。常言道:‘闲人愁多,懒人病多,忙人快活’。你是大忙人一个,你快活去吧!”空幻道:“这才是:人多不洗碗,鸡多不下蛋。罢罢罢,就请列位安坐,俄去救师父。”王子道:“袁长老,如今河面冰封,你如何下的去身子?”

空幻道:“老爷自有奇技。”

言讫,撩开羊皮褂,扯出圣旨裤,抽出一根金色绳子来。此绳名曰法绳,乃佛祖所赐。只见他念句“阿啰诃帝”的咒语,那法绳即钻开冰面,好太圣。顺着法绳下了冰窟窿,进入水府之中。空幻远远的望见珊瑚墙后蒸汽冒泡,一串串的。因忖道:“想必是蒸上了,再不救他,就被妖怪造粪了。”

说着,一群章鱼巡逻而来,空幻躲过。即要变来,因章鱼不好变,所以变了条鲶鱼,望着珊瑚墙奋力游去。

等了一气,幽灵蜮不耐烦,即命:“快将神仙肉端上来。”蟹足将道:“奶奶等会,气少,怕熥不中。”幽灵蜮暴跳道:“端上来,端上来。斯的也要,斯的也要。”蟹足将领命而去。

再说空幻去了珊瑚墙,果见两只大龟壳,龟壳底下不知弄的什么,致使壳中蒸气不断。两壳有虾兵把守,空幻现了本相,虾兵立马发现,齐来攻打。空幻使出法绳,叫声“缚”。只见一群虾兵就被捆成了大粽子。然后又念一声“紧”,只听“嘣”一声,虾兵皆被捆碎。

空幻蹦哒上前,揭开龟壳一看,里头爬出个头来,用微弱的气息道:“长老救朕。”空幻道:“你是谁?”那人道:“我是敬法国的国王。”空幻道:“我师父呢?”国王道:“这一共就两个蒸气龟壳,我在右,你师父在左,左边那个就是你师父。长老,可否先救我咦?”空幻道:“知道,知道。”空幻蹦哒过左边的龟壳,正准备揭开时,门里进来蟹足将,空幻随机应变,变做虾兵。

蟹足将叫:“蒸气的,奶奶问神仙肉蒸好了没?”空幻道:“长官,蒸好了。”蟹足将不分左右,爬过左,又爬过右。爬来爬去爬不停,问:“哪个是神仙肉?”空幻指右边的龟壳道:“长官,这个是神仙肉。”

蟹足将力气大,钳起龟壳就冲了出去。蟹足将既走,空幻变回本来面目。掀开左边龟壳,救出长老,长老乃南华真人转世,没被蒸坏。见空幻救他,喜极而泣,再三称谢。

空幻将长老负出水面,上了岸。三长挤出两滴泪来,握着长老的手问长问短,有无受伤等等问了一大堆,无非是抢功劳,示真情。王子见救出长老来,也十分高兴。因又问:“袁长老真有本事,救出圣僧来。不知我父王可在里面?袁长老可曾救得?”

空幻道:“小王子,你听我说。我先下水观察,撞见章鱼巡逻。我变不了章鱼,就变成了鲶鱼。因看见前方有蒸气冒泡,所以知道是那贼妖在蒸我师父。我游过去,被虾兵发现,我又恢复本相,使法绳弄死虾兵。

我揭开龟壳,露出个大胖头来,一问才知道是敬法国的国王。我问你父王,我师父在哪?你父王说他在右边,我师父在左边。你父王让我先救救他,我说等一等。我靠近左边龟壳,正要救我师父,门外又进来一只蟹精,幸好我机灵,变做虾兵。蟹精横行竖转,围着两只龟壳转了老半天,硬是找不着我师父。蟹精问我神仙肉在哪个龟壳蒸着,我指着右边说,神仙肉在那。蟹精力气大,一钳子夹起来就把你父王给夹走了,想必现在你父王已被妖怪吃了。”

????????王子听他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恨的两眼冒火,握紧拳头来打空幻,空幻身子灵敏,躲闪过去。因问道:“小王子,你不识好赖人耶,我是好人,你打我作甚?”

小王子道:“蓝眼猿,我问你,妖精吃的是你师父,你为何把我父王供了出去?”

三宝长老也道:“徒弟呀,王子之言甚是。既然妖怪点名要吃我,你怎么能把国王陛下拚了出去,真是无君无父,大逆不道。”空幻见师父说他,就生了气道:“师父,你就会饭后放屁,当时救你的时候怎么不说,如今你得了性命,倒来摆不怕死的谱。”

空心装老好人,和泥一番,道:“别吵了,哥啊,闲事不论,正事得干。那妖精未捉,不见功绩呀!”空幻嘿嘿道:“这有何难?老爷我手到擒来。”

话说蟹足将夹起国王献给幽灵蜮,口称:“奶奶,神仙肉到。”幽灵蜮打开龟壳,只见出来个大胖脑袋,细一认方知是国王。幽灵蜮嗔道:“废物,拿错了,这个不是神仙肉,是敬法国的国王。”蟹足将道:“奶奶容禀,不是小的拿错。是蒸气的虾兵告诉小的,说右边的是神仙肉,小的才拿的。”

幽灵蜮道:“错了就是错了,不要找借口。”蟹足将道:“奶奶,普天之下谁做错事不找借口,岂独于我乎?”

幽灵蜮道:“石魔女王无借口。”蟹足将信以为然,便准备去珊瑚墙去夹左边那个龟壳。忽虾兵报:“奶奶麻烦了。”幽灵蜮道:“有何麻烦?”虾兵道:“冰面上有个蓝眼猿的怪胎,提着一根搅屎棍打进来了。死了百千十个同胞,都不曾捉住他耶!”幽灵蜮可惜粮食,吃谁不是吃,一口将国王嚼进嘴里,咀了咀,咽进肚子里。

吃了国王,幽灵蜮点兵聚将,奋力迎敌。空幻打死虾兵蟹将,与幽灵蜮对峙。这次比上次不同,怎不同:你看他,

眼冒火旺,手握铁碎。牙咬金刚如豆腐,脚踢山石像棉花。潜能一激,万事如风。为雪沙子迷眼恨,打死巨鲸渺如蚁。

幽灵蜮与空幻战不二合,便觉体力不支。于是变为原形,乃是一多足怪。只见她十六足刀剑轮番上阵,空幻不从周边进攻,改从正中间进攻,你看他浮上中天,头朝下,脚朝上,两臂夹杵向那虫背而刺,还是个有名的打法,叫做“和尚筷子扎馒头”幽灵蜮见他刺背,把脑袋伸长搭在背上,口喷水屑沙。空幻叫“闪”,便喷了空。

空幻解下法绳道:“缚。”那绳子如同渔网一般缠在幽灵蜮身上,任凭她如何费力都挣不破。然后将她拉到岸上,长老、空心、王子都为之一惊。

空幻最是能记仇的,他为报瞎眼之仇,竟然在河里捞了一把沙子强涂到她眼中,把她的眼睛也给弄瞎。

空幻还不解气,举起杵来要打死幽灵蜮。猛听到一阵雷声入耳,空幻抬头观望,见天上飘来一朵梅花云。云里伸出个人来,那人长得不善良。五官不清,四肢各异。腰间里全是虫蚁虺虿,他高声叫道:“太圣慢来,吾来也。”

空幻斥道:“你是哪路毛神,来此何干?”神曰:“吾非别神,乃冬瘟钟士贵也。吾特为此孽畜而来,太圣,看我薄面,饶她一命罢。”

空幻不禁大笑一场,道:“你也有面子?你也有面子?真笑死人也。幽灵蜮吸食人血二十年,无数城民白白冤死,单凭你,也敢来求人?”

钟士贵道:“太圣容禀,幽灵蜮下界,乃是与眠生王子有一段宿缘,那王子原是我的瞌睡虫,幽灵蜮是我的吸血虫,只因幽灵蜮偷吸了瞌睡虫一滴血,它便再也没醒来,我以为它死了,就把它扔到下界去了,幽灵蜮自责,趁我不备也偷偷跑到下界找到瞌睡虫,要还它当年之血。”

悲哉!这正是:

偷吸一滴血,要还三千桶。

自己血为浓,百姓血何清?

神仙皆作孽,凡人有法眼。

区区钟士贵,也敢谈面子?

空幻气得听不进去,撒泼骂道:“狗屁,都是狗屁。”空幻举杵要打死幽灵蜮,钟士贵才慌了,跪下磕头道:“爷爷饶命,不看小神面,看佛祖面,佛家常讲好生之德,求求爷爷了。”

空幻第一次听到天庭之神叫他爷爷,忍不住心里开了花,便收了杵,唤道:“骆驼犬过来。”

骆驼犬在河边喝水,听到空幻叫他便飞奔而至,空幻对钟士贵道:“罢罢罢,看佛面给她活命机会。俄数三个数,她若想活,跑得快就饶了。她若不想活,跑得慢就不饶。”

说着空幻把法绳收了,用脚踩着幽灵蜮的背。空幻道:“别急别急,急了还得重来。”

空幻见钟士贵松了口气,便快数一二三,幽灵蜮刚跑出一丈远就被骆驼犬给含在嘴里活嚼了。气得钟士贵骂:“天杀的蓝眼猿,狗啃的查牌官!”

空幻最恨别人骂他了,哪里肯放,上去拦住云路,扭着他的耳朵,放倒云床,举起木鱼杵重打八十大杵,把屁股打成豆腐渣,狼狼狈狈的回天庭去了。这正是:

人心原本善恶分,为何却与恶联盟?

遇难求良善无能,只好低头入邪门。

???????话说空幻除了河妖,救了长老。长老叹道:“世间一切黑暗,唯有我徒空幻敢战斗之,日后得见佛祖面,当封大无畏佛。”

因问道:“徒弟呀,你降妖的那根绳子是怎生得来的?”空幻将初战幽灵蜮,被沙子吹瞎眼睛和药王菩萨治眼赠绳之事说了。长老听了袁空幻讲了一遍药王菩萨治眼和如来佛祖赠绳之事,一时感情难以遏制,竟当着众人面落下泪来。这泪还如下雨一般,初时只是大眼望天,眨了几眨。再时鼻子一酸心一绞,眼睛噙泪。最后手捂双目,跪地痛哭。这正是:

菩萨皆有孝子心,周僧全无父母命。

众人不知道为什么哭,只有乱猜。空心猜道:“怕是被佛祖感化了。”王子猜道:“想是佛祖偏心,只赠徒弟,不赠师父,故心里一酸而泪奔。”

空幻听了他们猜的都摇头否决,众人道:“你既摇头,想必你知道师父为何而哭。”

空幻拍拍膝盖骨欢喜道:“知道,知道。他是想他爹娘了,他爹娘本是隋朝的戍边大将。被李世民毒害而死,致使他从小成了孤儿,幸被龙泉寺主持收留这才当了和尚。”

你道空幻为何得知?原来在步天仙山下他被三宝赶走时巧遇土地婆,是土地婆将三宝的身世说与他听。李世民对他有仇,武则天对他有恩。这也是义净为什么说自己是周僧,而不是唐僧的缘故。

长老眼圈红的似洋葱,还伤心道:“我终于懂了,为什么和尚总要自称自己为贫僧。因为父母在堂,名之为富;父母不在,名之为贫。念父之恩,高如山王;悲母之恩,深似大海。”

抽泣几声,悲咽几声,又道:“那药王菩萨未成菩萨之前只是个凡人,他与弟弟每日侍奉在妈妈前。后来药王菩萨外出求佛,十年未归。妈妈日夜悲伤哭瞎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弟弟便千山万水寻找药王菩萨,把妈妈的事告诉他。药王菩萨在途中看见了千年骷髅水,黄蛇洗澡汤,乌鸡桃树歇,九蛋一双黄。并把它带回家给妈妈治病,妈妈听说儿子回来了眼睛竟然重复光明了,所以那骷髅水和九蛋双黄一直保留着,直到你袁空幻被幽灵蜮吹瞎了眼他才拿来给你治病。”

空幻笑道:“怪不得他那样小心眼,原来是心疼东西。”三宝又告诫王子道:“世间之恩有四种:一者父母恩,二者众生恩,三者国王恩,四者三宝恩。王子你既是国王之子,又是万民之主,此四恩纵百姓不受,王子不可不受。”王子受教,合掌拜服。

随后,空幻将奸臣田塨打死,让王子还朝,大赦天下。王子当了国王,为长老倒换关文,设宴款待半月,长老感激不尽,奉夜明珠一颗与国王,示两国和平之意。未知唐三宝何时何日才能劫满成功,取得真经?请看下回分解。

0

第40回受赆仪金衣法绳 哭缞墦神考妖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