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62回 避龙欺残羹结义 报兄仇点兵驻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2回 避龙欺残羹结义 报兄仇点兵驻阵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26 0:14:31

话说七口入赘群英洞,日与分餐,夜与分床。名为夫妻,实为陌路。每见石瑛与众妖亲近,心中不爽。难免暗地为难众妖,石瑛碰上必会训斥,七口也就不敢多言了。

一日,石瑛与众妖聚餐,七口厨下忙活。石瑛与众妖正乐间,忽报:“女王,洞外有妖投靠。”石瑛起身喜令:“快请。”不一会,来了四个水货,怪模怪样的。一个像鲸,一个像鲨,一个像鳄,一个像龙。石瑛问曰:“观尔之貌,可是水族之神?”四怪答:“禀女王,我等乃是北海四圣。”原来是鲸水圣、鲨河圣、鳄海圣、龙鱼圣。

飞爪神貂道:“你四人不在北海逍遥,来此何干?”鲸水圣叹息道:“如今天下竟是神佛之地,哪有我等妖类之席?我等四人本于北海自在。一无伤人,二无害命。原是本本分分地过活,不想佛界的日光菩萨一来就把我们逐海上岸,差点没被晒死。”

众妖言语纷杂,都说神佛的坏话,独石瑛不信,对目视之。北海四圣掩面避之,汗颜之际道出实情。就把抢了北海神龟的地盘,然后被日光菩萨赶出,而金脚神龟被袁空幻打死。石瑛闻之,不再怪罪四圣。转而恨道:“又是袁贼,日光菩萨不敢冒犯袁贼,继而迁怒于他人,真乃佛家之真修为也。”

北海四圣见石瑛心胸开阔,乃弓腰拜之,誓死追随。石瑛请席入座。酒干十坛,肉造三斤。四圣起身告瑛曰:“酒肉已足,不知女王有何要务?要我等效劳?”

石瑛摆手示坐,四圣坐下。石瑛乃笑曰:“酒肉多食,恐不消化。不瞒列位,瑛昔日为人之时,曾以米为食。其味香甜,多食可生劲。我等虽妖,终是人形。岂能似虎狼之心吞食生肉乎?”众妖觉之有理,进而问曰:“虽如此,惜此无也。”石瑛招来一妖,令曰:“汝去后厨问饭,好时盛来。”众妖闻之,面漏喜色,皆备好盆碗以待之。后厨七口炒青菜萝卜,另一锅煮饭。边炒边恨骂道:“一群下脚货,竟让本座替你们做饭,真是死不足惜。”

小妖催饭,七口愈恨,在地抓了一把沙子扔在锅里,扔在米里。又吐了几口唾沫,搅拌几下,摆了十七个碗,一一盛匀。交与小妖端出,七口另拿一碗给石瑛端出。七口笑脸给石瑛端上饭,石瑛不睬。众妖都分了饭,乃曰:“诸位请尝。”

众妖狼吞虎咽,吃到嘴里才知道都是些石头沙子,众妖“噗噗”的都喷了出来,七口却蚩牙大笑。众妖知道是七口所为,盛怒不止,火狮王先指骂七口道:“七口贼龙,你本丧家之犬,无主之狗。我家女王看你可怜,方纳你为夫,你不知廉耻便自家做大。素日里但看女王颜面,方才忍你,你量我等是怕你不成吗?”

七口圆眼怒转,伸出双爪掐住火狮王脖颈和下肋,火狮王惨叫声声,痛苦非常。在坐群妖为之色变,石瑛万没想到七口会如此疯狂。当下抽出一把刀扎在七口心脏,七口无痛色,石瑛乃抽刀自比于头颅之上。狠目相对道:“请汝放过火狮王,不然……吾立死刀下。”

七口心疼石瑛,也就松了手。石瑛拉过火狮王,单训七口,并让七口道歉。七口看石瑛面,才装模做样的道了歉。原本以为无事,谁知石瑛又端过那十七碗饭,让七口当众吃掉。群妖齐喝:“吃、吃、吃。”七口怒视群妖,群妖方闭口无声。然后以泪对瑛,瑛转身不看。七口乃大喝一声:“吃了。”

于是伸五爪,开七口,扒啦扒啦的吃干净了十七碗泥沙饭,然后捂着肚子去了茅房。群妖窃笑,火狮王感慨曰:“与瑛交,如兄如母,虽辱不屈,虽屈不泄。瑛重义而忘情,吾侪之不及也。”

石瑛与群妖干坐一会,正尴尬间,忽听洞外有人争吵,瑛传问之,守妖答道:“洞外有一信使携匾而来,吵着要见女王。”通天巨蟒王馋人肉久矣,见有人来,欲出洞食之。被瑛所阻,曰:“我等修行万年,早已脱去兽性。现贵为妖类,不可自贱。人知以仁,何况妖乎?”

蟒王见说,心有所忍。又看众妖眼色,方拱手而退。瑛命:“将信使带上。”守妖随之将那人带上,见那人肤白发短,眼斜胡长。穿着一副奴仆打扮。那人怀抱一匾,跪地呈贡:“小的奉命献匾。”瑛曰:“此匾何人所赠?因何送我?”信使道:“是德林书苑的女学生所赠,她们说是您的姐妹。听说您移居四周山,群英洞。她们甚是想念,故而连夜刻了一匾,以示同窗之谊。”早有火狮王夺过那匾,扯下裱裹,登时现出四个金灿灿的黄金大字,乃是“真秋胡妇”四字。

众妖不解,问那信使,信使只说不知。众妖问石瑛,瑛有所感悟,回忆当初在德林书苑与她们说过的话。久之乃接匾而笑曰:“此吾为处女之闺志也,众兄不嫌耳污,吾愿为之道也。”

众妖听了,欢呼雀跃,迫不及待等她说,只有七口,虽有心听,眼内充恨。瑛以目视七口,见其板着铁脸,乃挑之一笑。

继而娓娓道曰:“吾初出人世,不谙世道,是故打工以求学。求学于德林书苑,一日姐妹们私聊嫁人之事,并言嫁多男未获真情,因问吾之故,吾曰:贵为女子,不可自贱。择一男永生陪伴足矣!多嫁如妓,多娶如嫖。众姐妹又问我钟情于谁,并把张子安、秦佳心、王学敏、杜少琪与我相配,被吾一一否决。姐妹们穷问不已,吾立志曰:愿为秋胡妇,不作怀嬴女。秋胡妇者,洁妇也。怀嬴女者,淫妇也。必是姐妹们知我先嫁李刚,后侍七口,有违他年之志,故以匾而揶揄之。”

众妖听了,无不愤怒,火狮王更是怒不可遏,咬牙切齿道:“这群骚货竟敢羞辱女王,看我不活嚼了她。”众妖也都要争着去报仇,屠杀那群姐妹。石瑛阻拦笑道:“人不知而不愠,人以为吾好读《节义传》,必是愚忠愚义之人。殊不知夫人生在世,当以变应变,岂能为求虚名而循古之腐礼乎?是故吾好古不追,厌今不弃。我心无愧,辱从何来?”

众妖见说,无不叹服。只是那信使还不退去,石瑛问:“吾之姐妹尚有何馈赠?”信使从怀里拿出一顶绿帽子,双手奉上。众妖见了,以为是羞辱石瑛。个个抡拳踢腿,舞刀弄枪,要杀信使出气。信使吓得直哭,只道:“此绿帽子是您同窗姐妹姬无恨所赠,非干小人事。”石瑛止住众妖怒火,接过绿帽子戴在头上。众妖无不愤慨,皆说:“女王毫无志气,屈辱小人,令我等失望。”

石瑛本想说关云长尚且着绿帽,何况于我。后一想,此言若出,有伤圣人之心,亦不利于治世。所以石瑛想了想,还是咽下肚里。乃以别言曰:“黑帽子可戴,白帽子可戴,独绿帽子不可戴乎?今日我偏戴。物本无辜,竟教小人所害。帽子尚不放过,非要分出颜色来。吾今日就以绿帽为终生,为之平反,使其归于本来面目。”众妖知道石瑛执拗,叹息一回,也不计较。

话说石瑛自上了山,多时不行走人间了。今又结识了这多义士,不免心血来潮道:“众兄投瑛,瑛不能以一饭之恩报答之,心中羞愧万千。尝记吾打工求学之时,有一饭店菜香饭美,众兄不弃,可否随瑛一同赴宴人间去也?”。众妖听说,尽呼女王万岁,七口亦去,被瑛拒绝,令其守家。

未几,饭店至。因天黑之故,不知店名。进入店中,并无其他食客,中央摆放着一个大圆桌,桌上尽是锅碗盘碟、筷勺刀叉。里面汤汤水水,菜菜叶叶都是残羹剩饭。明显这桌的人刚走,伙计还没来得及收拾。伙计又见来了一群客人,忙陪笑拱手道:“不巧了客官,我们这打烊了。”

石瑛曰:“吾乃远商,押货于此,货尽天黑而未尽水米。闻此间老店弥香,特约吾兄到此一解馋虫。望伙计再生旺灶,略施厨艺。小备三五,得尝于味,不胜感激。”

伙计满脸难为道:“听夫人之言,足见心诚。但我小店亦有规矩,凡过亥时初刻,不论客人多少,一律不接。”伙计刚说完,火的后面几个壮汉咬牙切齿,一个个都拿桌子,举凳子,大有砸店之势。幸被石瑛所劝,方才无事。

石瑛掉头,伙计以为要走,就弓腰唱道:“客官慢走。”

谁知石瑛突然转身拿出一锭五十块钱砸在伙计的手心里,伙计顿觉浑身发烫。正纳闷间。石瑛与众人围坐在正中央的那张大桌上,然后转向伙计:“此餐可食否?”

伙计说那是客人剩的,瑛不以为然,举筷夹食曰:“伙计胡说,分明是吾买的,怎说客人剩的?”石瑛打发走了伙计,又举碗执筷曰:“吾一生只吃过二饭,一乃家中之饭,二乃工地之饭。从未吃过饭店之饭,今幸有缘,既结众豪,又吃店饭,不可谓不幸也!今众豪归瑛,以瑛有撑天之力。不想,瑛乏神术,受制于人。牵连众豪受欺受气,此瑛之罪也。念此,瑛今日不以上下相待,专以兄弟姐妹相称。”

说完,执筷将剩饭扒啦进嘴里吃了。众妖见之,深为感动,亦都连汤带水吃的干干净净。独角金牛道:“此之为残羹结义——不留余力(粒)之意。”

众妖欢喜无限,都称石瑛为姐。石瑛拒之曰:“结义之人,岂能以法力之大小而分伯仲?我意,按年龄。”

于是各报年岁,定下兄弟姐妹。依次为:单脚龙夔兽、通天巨蟒王、铁角山犀、火狮王、飞爪神貂、石瑛、独角金牛、鲸水圣、鳄海圣、免世天王西葫芦精、阴火狼、龙鱼圣、鲨河圣、锯树郎、千眼狐、猪鼻顶、地灵獾、天雕霸主。

众妖得厚于石瑛,无不感激涕零,誓以死报。石瑛又与众义妖游戏人间几番,方才回去了。

再说七口愤恨不宣,独于寝室喝闷酒。见石瑛进来,歪脸不见。石瑛坐凳饮茶,二人互不言语。七口见石瑛不语,就大肆饮酒。石瑛道:“酒味太大,请君勿饮。”

“酒味不大,难解醋味。”

七口佯怒道:“瑛子,我法力通天,可一挡十。你要杀死袁空幻,可直接告诉于我,我不出一日便可献上人头。为什么非要招揽那些下脚货?还对他们问寒问暖,今日还带着他们下饭店,真气死人也。”

石瑛捂口偷笑,继而起身迈步他前。夺了酒杯,与之对坐。平静道:“既然你不待见他们,我明日就叫他们走。”七口一听,猛抓石瑛之手,疑问:“真的?”石瑛点头,七口见石瑛点头,心中澎湃。抓着她的手放进嘴里亲蜜,如亲糖果。石瑛觉痒,缩了回去。七口起身,拿了锟铻宝剑,戴顶银色头盔就要走。却被石瑛扯住后领,拉了回来。问:“君欲何往?”七口笑曰:“夫人不知?你我初会,约为三事。其二便是与汝复仇,方可同床。吾欲找袁空幻,为汝报仇。”

瑛曰:“但恐寻其不见,复仇不得,枉走行程耳。”七口舒长气,抱紧脸蛋,以脸相蹭,至耳垂间。开口曰:“凡我思寻之人,无有不现。夫人此虑,大可消矣。”于是转身又走,石瑛上前挡路,七口未问,石瑛自解其衣,躺于床上,道:“你可以和我同床了,仇不用你复了。”七口带疑问故,石瑛道:“你虽恶魔,终为我夫,我不忍见你有失。我自有兄弟出马,不劳你了。”

“兄弟?是那些下脚货么?”七口哂笑道。

“这不用你管,你不是不待见他们么?正好离开你的视线。”

七口转悲为喜,以为石瑛想通了,上床搂着石瑛。却感觉她的身体很冷,很冷。像一个冰人,但他还是抱的很紧,还想让石瑛在自己的怀抱里把她融化。

明朝饭后,石瑛聚义。摆一张图,谓众妖曰:“瑛承众徕,方有今日。本思为众兄弟撑自由天,耕云游地。不想瑛之无能,招赘恶夫,欺兄骂弟,使四海英雄不敢来投,此之罪过,乃瑛也。”话至于此,众妖含泪,单脚龙夔兽及通天巨蟒王皆言:“此非小妹之罪,皆归七口之恶。”瑛拭泪又曰:“虽如此,瑛之心总不能安定。小妹有一私心,未尝敢言,恐诸兄弟见恨也。”

独角金牛抢话道:“六姐情义无双,待妖如人。我等深感恩德,又怕恶龙欺负我等,甘愿与我等结义,此恩难报,尚谈什么私心不私心?”鲸水圣等也慷慨道:“六姐有话就说吧。”

众妖齐喝,石瑛指图道:“义净师徒已快到南海了,袁空幻也快成佛了。还有五庄一国之地就到普济寺了,是故,吾不能错失良机。我想让诸兄弟潜伏在这五庄一国之地,侍机除掉袁空幻。”

“这有何难?早说早除了。”

众妖有的问袁空幻模样,有的问袁空幻法力,有的问五庄一国。石瑛据实以告,又分配道:“大哥、二哥、三哥驻阵道贾庄,四哥、五哥、七弟驻阵简家庄。八弟、九弟、十弟驻阵六灵庄,十一弟、十二弟驻阵秦家庄。十三弟、十四弟驻阵宝树庄,十五弟、十六弟、十七弟驻阵水玥国。”

众妖一一领命,临行前,石瑛奉上一副图。画的正是袁空幻,然后又叮嘱道:“各位兄弟,虽是复仇。但不可伤及五庄百姓和一国君臣,尤其是村庄百姓,生活艰辛,瑛望各位贤兄义弟能帮衬一二。”

众妖道:“女王仁义,我等岂又是见利忘义之徒,所托之事,均已记心。”于是列队欲辞,石瑛叫来了酒,咬断左手小指,滴血其中,众妖见状,无不感激涕零。瑛举血酒,含泪而干,石瑛亦泪流无语,眼见众妖去了。未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0

第62回 避龙欺残羹结义 报兄仇点兵驻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