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65回 象发慈悲 僧遭反目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5回 象发慈悲 僧遭反目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27 0:20:39

话说三妖斗空幻不过,在性命临危之际,石瑛发出五衣石救回。三妖行至洞口,心中有愧,仰天长叹。正好看见洞壁上题匾为“龙瑛洞”,三妖疑惑道:“莫不是被那贼猿狲打昏了头,走错了路?”思索一会,悲叹道:“遇上遮阳鬼,家也不能回。”

三妖相互扶持返身而去。还未走多远,背后有声音道:“三位哥哥上哪去?”三妖急顿一下,翻过脸来一看是石瑛,三妖兴奋上前,围住道:“六妹,这洞名怎么改成“龙瑛洞”了?害得我以为走错路了。”石瑛难言,转而道:“哥哥为瑛报仇,身负重伤,瑛心难顺。”说着唤出几名驴精马怪把三妖扶回洞去,石瑛解三妖衣带,治疗其伤毒。恰逢七口撞见,醋意大发,把三妖衣带穿紧,然后道:“此等小伤,不劳夫人动手。”

石瑛在旁观看,只见七口从胳膊肘拔下一片龙鳞。掰为三份,各服其口。少时,三妖便健好如初。三妖谢七口,七口不屑领谢,回寝洞去了。三妖自惭形秽,通红满面,无地自容。石瑛笑曰:“哥哥们法力通天,才能盖世。不像那猿贼空仗佛家法宝,才能取胜。他若无宝,只是皮囊一副,摆设一个。”三妖闻之,心稍放宽,单脚龙夔兽道:“我等愿再次出击,追杀猿贼,如不胜,甘死荒山。”石瑛道:“不必,等我去杀他,不如等他来送死。”具体计策,石瑛不言,只是携手去喝酒解乏。

再说空幻在废墟坡找见师父师弟,见他们一一昏迷,情知被下了药。空幻也不寻那丹丸,也不寻那针石。只吹口自知液,好似清凉散,师父师弟就如冰化水,如僵化软,一个个清醒过来。三人揉揉眼,顿顿足,好似刚睡醒,看看周边环境,哪是什么村舍山庄?到处都是废墟一片。老和尚回忆前情,有个老丈、老妪接待他,如今不知去哪了?老和尚以为是空幻恶心又起,把这一片村庄打成废墟,本要赶他走,又碍诸天神佛,如不赶他,祸乱行凶。思想于此,五内俱焚。

不觉时光飞快,转眼又是夏至。

谈及夏至人生愁,烈日焱焱火浇油。

地皮三层有裂纹,江河湖海水不流。

三宝师徒行至三叉口,又热又渴。空心先寻了棵榆树坐下乘凉,还使劲扇霍着两只蒲耳,杨立也扶持老和尚去树荫纳凉。空幻跳到一棵杏树上摘杏子吃,也热的脱了羊皮褂,露出一身白毛。

老和尚的僧衣僧帽都被汗水印湿了,也穿着不脱。只是喘着粗气直喊热,杨立在旁直扇风。这笑死了空幻,空心挑逗道:“师哥笑什么?”空幻道:“我笑师父。”

空心故意大声道:“笑师父怎的?”空幻也不避讳,直言道:“常言道:脱了衣服好睡觉,卸了帽子好吹风。你看他恁热,也不脱了爽快一下,不是拔了塞子不淌水的死心眼么?”杨立给空幻使眼色,让他莫说。老和尚倒是充耳不闻,一反常态,淡定的很。

歇了一气,避过酷暑,日头偏西。老和尚汗已干了,只是觉着腹中饥馁,无力行走。刚想叫空幻去化斋,又住了口。只得回转杨立头上道:“贤徒,为师饥饿难忍,无力行走,又要劳你去化斋了。”

杨立微笑道:“师父说错了,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哪有做弟子不为师父效劳的呢?”说罢,从行李箱拿了钵盂就要去化斋,那象空心也饿了,恐化来不够分,急忙忙拦住杨立,抢过钵盂,卖个乖道:“辈小一级无人疼,这大热天的,你上哪化斋?别连斋化不到,你先中了暑,你先在此歇息,待我化来。”

杨立不好争抢,只得让予,复回树荫下看骑守担。老和尚看在眼里,感慨道:“我原以为空心是个饭虫,谁知今日倒是勤快的很。可见看人不能独看一面,要面面俱到。”空幻听出言外之意,咬唇喃喃道:“猪鼻子插大葱,装得挺像。”长老感叹道:“哎!也不知这九万六千里路走剩了多少?”

空幻跳下树来,礼拜周僧道:“师父,这有何难?待我量给你看。”杨立违心道:“大师兄说笑了,哪有路程用来量的?又不是盖房子的木材,几尺几寸的都能量见?”

空幻掀起羊皮褂,扯出圣旨裤。拈出一根绳子来,此绳名曰“法绳”。乃佛祖所赐,只见空幻以食指缠住绳头,念一声“阿啰诃帝”的咒语,那法绳长如万丈,直往前跑。未几,空幻收了法绳,道:“我们已走了八万六千里,还剩一万里就到了。”杨立伪装激动道:“阿弥陀佛,总算快到了。”长老不以为然,嫌弃的眼神看着空幻道:“听他胡扯。”

空幻道:“那山壁处有一个洞,我们过去罢。”话说的温柔细腻,如太监之声。谁料老和尚出言不逊道:“人非走兽,焉能入洞?”

说的空幻心灰意冷,虽是盛夏,何似严冬。杨立打和道:“大师兄,此时未到天晚,更要行程上路,为何进洞?”空幻实言道:“杨师弟你不知道,适才我看见十里外的小沙丘上有很多蚂蚁在搬家。我因听人讲,蚂蚁搬家蛇过道,大雨马上即来到。因此我才让师父去山洞避雨,可他……。”

杨立疑问道:“师兄戏弄了,十里外的蚂蚁怎能得见?”空幻道:“俄这双眼就是天尽头的苍蝇,也能辨个公母。”杨立信之,劝周僧道:“师父,我也略觉天气闷热,有下雨的兆头,不如就去躲避一下罢。”老和尚也不言语,坐在那里只是摇头。空幻负气道:“此时不去,只怕到头还非去不可。”一气之下,空幻飞身入洞不提。

再说那空心出去化斋,只见高山林立,险象跌生。他心里打了寒战,不敢向前。大脑思道:“高山原有怪,峻岭岂无精?况又天晚,这要是一时迷了路,分不清哪东哪西,岂不误了大事?”就此要原路返回,又思度道:“当时献了殷勤,又无功而返。老和尚不计较,那三花泪人猿岂是个本分的?必是要奚落一番。”思来想去道:“也罢,老象我也不往远了走,就在这附近寻捡寻捡,运气好了,还能捡住些野果山菌。”那货弯腰屈腿钻进荆棘丛林中乱拱,拱了一气,连个鸟粪都没拾着。这可气坏了那货,当下就要现出本相,撅了这林子。偏巧一道炸雷震在当空,把那货吓得无处躲藏,遍地打滚。

随着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象最喜雨,他脱了僧衣褂子,欢跳洗澡。洗即洗了,还听见有老鼠叫唤,叫的人心里痒痒,洗不舒服。空心闻音而去,在一处松花水滩中心浮出半边毛头来,空心赶紧过去趟进水滩里把它一把提起。

再一打量,原是条狗。那狗还是幼崽,不知是被哪户人家遗弃在这。空心看它眼闭毛稀,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也起了慈悲心肠,道:“狗儿狗儿,莫怨你命苦。此时遇着我是你的造化了,若是以前做妖精时,肚子空了,管它什么猪儿狗儿的,拿进嘴里一并嚼了。只是如今做了和尚,别个不闻,也晓得‘人得好意,其福难量’的道理。”嘟囔了一气才把狗抱在怀里,不被雨淋,也不寻捡那山果野味,寻路返回。

再说那老和尚不信下雨之事,不期天上乌云密布,旋风阵阵。霎时间就电闪雷鸣,接着就是倾盆大雨。老和尚没处避雨,雨又下的急猛,又掺杂了许多风声。把个老和尚急得这跑跑,那跑跑。衣也湿了,鞋也湿了,眼也睁不开,口也呼不得。

因怕雷劈,不敢去那树底下避雨。只得原地打转,孤苦无助。幸得杨立不离不弃,冒雨陪着。杨立搀起老和尚道:“师父,雨太大。怕一时发洪,且去山洞避雨罢。”老和尚哭道:“累你贤徒,我身上附水太多,一时迈不开步,你背我罢。”杨立再不多言,蹲下前身,把老和尚搂在后背,朝山洞飞奔去也。

老和尚进了洞,先闻一股饭香。再看空幻:

架起一堆火,煮上三鲜汤。凿壁隔木床,床铺有干草。竹竿晾着干衣服,石盆备好洗澡水。山洞虽陋有余温,堪比俗尘小家庭。

空幻看见老和尚被淋成了落汤鸡,想笑也不敢笑。只是上前搀他坐在火旁烤火,杨立道:“师哥,师父全身湿了,怕是一时烤不干。下雨时又夹着风,怕是要感冒,不如先给师父洗个澡,换了干衣服再作计较。”

空幻见说的有理,朝后指道:“我知他必被雨淋,由此我早备好了热水,干衣服。”杨立左看右看,看不到热水。空幻道:“那石盆就是了。”杨立把老和尚衣服脱了,扶进石盆里搓澡。杨立又把老和尚的湿衣服,连着鞋袜都拧干了水,挂在竹竿上烤哩!

老和尚洗了澡,杨立又给换了干衣服,此时觉着有了精神,这才坐下吃饭。空幻给盛了一碗汤,里面有苦苣、莴笋、灯心草、地皮菜、野萝卜,老和尚托碗在手,泪光闪烁,看见红红绿绿的一碗热汤。

心里不由自言自语道:“悔不听空幻之言,致有此天灾。谁料他大肚能容,不与我这凡僧计较也就罢了。却别有用心,为我备洗澡水,为我备干衣服,为我熬这碗香汤,还为我铺好床位。足见他心里有我,我当师父的还那样对他,不免有些无情了。”想归想,但还是拉不开面子,趁热喝了三碗汤,全身暖洋洋的,杨立也喝了三碗,锅里还剩些。此时天晚洞暗,杨立在墙壁上安了火把,这才亮了。

杨立扶三宝去床铺睡觉,见空幻不睡,因问道:“我徒,快些个睡,早睡早起早上路。”空幻道:“你先去睡,我等那夯货。”三宝问:“等他做甚?”

空幻笑道:“师父,莫怨我说你,你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倒吃饱了,那夯货自午时出去化斋,到现在不见回来,怕是一时迷了路。等他回来,我等俱睡。他没饭吃,岂不吵闹,他一吵闹,我等岂能安睡?是故我在此等他吃饭哩!”

三宝又道:“你素来看不上他,初时还起歹心要卖他的象牙,怎么如今对他这好?”空幻又笑道:“这就不须懂了,常言道:‘官向官,民向民,穷人向的是穷人’。钉是钉,卯是卯。他虽有些奸懒,好歹是我师弟,我岂有不为他的道理?”

三宝念声佛号,就要倒床歇了。不期外面有人喊,三宝心慌,以为强盗。空幻道:“不消讲了,是夯货回来了。”空幻也不出洞去接,也不喊叫,只拿了火把在洞口晃悠。空心看见火把,就飞奔而来,进了洞就嚷嚷道:“快来看,我怀里有条狗。”众人也都爱狗,个个上前观看,只见:

一尺三寸长,全身白又黄。毛湿身更小,闭目口不张。

夜深了,众人不睡。烧水的烧水,看火的看火,煮饭的煮饭。忙乎一气,先把小狗儿放进温水里洗澡,又拿出来放在火旁,将毛烤干。那狗儿毛干了,方睁开小眼,见了众人如见亲人。左跳跳,右蹦蹦。舔手心,摇尾巴。翻跟斗,打滚儿。闹的众人嘻嘻哈哈,精神倍涨。空幻又给狗儿盛了汤,狗儿“叭叭”的喝了两碗,有些内急,跑到里面洞里撒尿去了。等到要歇息时,那夯货道:“我这草铺怎是湿的?”老和尚道:“这你没怨的,我看那狗儿喝了汤往里去了,我想他是在你铺上撒尿了吧!”说着众人又玩笑一回,也给狗儿铺个草窝,众人就此睡了。

做梦间,众人觉得脚痒。醒后一看,是狗儿舔哩。众人迷糊一下,见洞内清光,知天大亮,众人俱都起身上路。谁知外面还是下着小雨,山林草木间雾气弥漫。三宝道:“这雨还没下够,虽是小雨,总却妨碍行程。”

空幻宽慰道:“常言道‘早雨晴一日,晚雨到天明’。理就是此了,若说妨碍行程,也不全是。那无雨时却顶着个火炉子,不也是妨碍行程么?但看开些,功到自然成也!”三宝念声佛号,道:“善哉空幻,听你一言,我心开怀许多。”于是杨立扶他上骑,空心牵着头走。空幻在中间逗狗,杨立在后担行李。

走到一空旷处,雨自停了。太阳也刺破云层,照在万物上。一切生机勃勃,欣欣向荣。那狗儿不知闻到什么气味直往前跑,众人跟上。跟到小河旁,众人惊魂。只见:

一片死狗尸,几处母鸡毛。骨头架子风吹晒,苍蝇蚊子食残余。可怜众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

那狗儿物伤其类,也是悲哀的叫唤。三宝眼流热泪道:“狗儿尚知哭其类,奈我乎?何使人不如狗也?”

这三宝自幼无父无母,所以时常感慨,不在话下。乃教:“徒弟,把这尸骨敛了,也好安息。”空幻抱了狗,空心略展法能,挥出迅雷鞭打个转,朝着地心一甩。“啪”的一声,灰尘四起,待灰尘散尽,却见地裂开丈二高深的窟窿。那夯货并拢脚跟把鸡毛犬骨统统扫了进去,堆起个乳头,插了木板,上写“忠勇王墓”。

干完狗事,又寻人家。三宝抬头望见山崖上有座庄院,忙指着问空幻:“空幻呀,你看那山上的是个什么所在?”空幻胡乱答道:“是个炼跌打药的道观。”

空心笑得直捂肚子,三宝道:“空心啊,你怎这么爱笑?”空心道:“师父,我笑他睁眼说瞎话。如不是,就是天生长了一副狗鼻子,闻着火药味了。怪道他晓得哩,原是冯妇打虎,重操旧业了。”

空幻骂道:“含着象牙的狗嘴,长着猪头的夯货。我几时说瞎话了?几时长狗鼻子了?又几时重操旧业了?”三宝道:“你也莫怪他说你,你倒是说出个一二三来。”空幻呵呵笑道:“一二三不好说,只是本能而已。常言道:‘草遮不住鹰眼,水挡不住鱼眼’。俄袁空幻也是这个了。”三宝见他笑呵呵的,也半信不信,只是往近了走。走近山下,只见:

玉阶三百架,青松两边栽。抬头观庙宇,近前实道观。不比皇城三清大,却也玲珑八角全。此处烟火虽不盛,四时八花尽皆收。诚然世外小仙都,绝胜人间大观园。

三宝连喘带咳走完了台阶,仰头一看,匾额上写着“清风观”,两个大红柱子有个对联。上联曰:“山高藐弹丸,”下联曰:“庙小住神仙。”空幻看了,厉声道:“好大的口气,雷音寺的对联也没这般大咧!”

三宝道:“不过是文采罢了,哪这多计较?先进去拜会他一面再说。”众人一一进入道观,唯独那狗儿不进来,空心无奈,只好把它塞进衣兜里,因它不会叫。只是哼哼的发声,乞求惜命之意。

进了门,院子外面都摆放的铁笼子,笼子里尽是鸡狗,有死有活。空心先道:“这道士不是炼跌打药的,是个养殖户耶。”里面道士听见院子里有人说话,立即出来观看,一眼看去就看到一个野猿,一个野象。吓得那道士后退几步,被门槛绊倒,翻个脑栽子。三宝忙上前扶起,看那道士打扮:

身不高,人不胖。光着脚,掉着须。披头散发,满脸灰尘,分不清是人是鬼。只看他身披紫衣八卦服,手顺白毛一拂尘。

三宝温和道:“道公,贫僧乃东土大周武王陛下派往南海普济寺取经的和尚,昨夜下大雨,无奈在山洞过夜。不想今日早晨还是微雨蒙蒙,我贫僧一则早饭未进,二则也来躲雨,望道公收纳。”

道士气傲,见他穿的破烂,知是混饭的,乃斜眼道:“什么和尚?与我甚相干?你莫走错了庙门,敬错了菩萨。”说着就往外推,三宝一时不备,被他推的跌绊而倒。当下恼了空幻,猛上去揪住道士头发不放,来回转了几圈,道士直喊疼。空幻就是不放,三宝被杨立扶起,乃道:“是我没站稳跌倒的,不干他事,快放手罢。”见师父说了软话,方放了,手缝里还沾者那道士的许多毛发哩。

道士捂头一摸,满手是血。因恨道:“你既是和尚,怎么收了个土匪做徒弟?怪道这么凶顽。”空幻又上前,那道士怕打,倒吓得跪下了。空幻扯起来,道:“俄不打你,你说谁是土匪?”道士道:“不敢说,怕打。”

空幻唬道:“不说便打,说了不打。”道士才壮胆道:“那老和尚文文弱弱,细语温存,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而你尖嘴猴腮,怪胎一枚。说话大吼大叫,咄咄逼人,不用看就知道是强盗土匪。话皆说了,可不许打我。”

空幻听了,心里生了许多闷气,无处发之。只得狠抓道士,一把没抓住,把衣服给抓成八块。道士撒腿就跑,却撞着脑袋。抬头一看,妈呀,又是那爷爷!空幻甩开膀子,左右扇了道士三四十个巴掌。直打的两脸血红,青肿不散。乐的三长道:“人言,打肿脸充胖子。往日不知说的是何人,今日才知说的就是这牛鼻子道士了。”

三宝责备道:“出家人不妄语,不两舌。我亲耳听见你说的不打,怎么那道公都交代了,你倒又打了。就是那升堂办案的老爷,见那犯人招了,只按了印,也就不打了,怎么偏你就打?”空幻怒气道:“你是文化人,我是野蛮人。我妄语如何?两舌怎样?那些规矩又管我不着。漫不说是打他,就是杀了,你也管不着。”盛气之下,出了道观。也不往别处,只在外头看风景散气呢!

那道士再不敢无状,三宝见他可怜,即命杨立道:“贤徒,你手段过人,可救他一救。”杨立也不搭话,只用手心在他两个脸蛋上揉揉,便肿退了,血消了。

道士问杨立姓名,杨立告之,他却磕头道:“不知擎君做了和尚,有失远迎,失敬!”三宝问:“你怎识得我贤徒?”道士道:“天下人皆言:妖石瑛,人杨立,二者重情又重义。偏我不知?”

道士又问了杨立过去之事,杨立也都一一说了。谈了许久,道士请饭。席间,那狗儿闻着饭味,从空心衣襟里钻了出来,那道士看的真切,一把把狗儿逮住,就要关到笼子里去。却被空心一声怒喝,吓得两手哆嗦,放跑狗儿,又回到空心怀里,那夯货还给它喂饭呢!不知那道士为何要逮狗儿?请看下回分解。

0

第65回 象发慈悲 僧遭反目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