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空门恨史>第72回藏爱意初次流情 生义愤三战雷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2回藏爱意初次流情 生义愤三战雷音 

小说:空门恨史 作者:七泉居士 更新时间:2018/8/30 2:41:37

且不说三宝师徒启程去了宝树庄,单说女王救回阴火狼、龙鱼圣、鲨河圣三妖。刚落云层,但见:

眼前一片白,近看始知孝。周边布满花。群妖两队排,鲸鱼石像雕。篝火三千堆,小旗五万只。各洞妖王齐吊唁,大小妖兵尽默哀。

女王率众妖跪于龙鱼圣和鲨河圣前,悲泣道:“八弟亡矣!”听到此言,二圣两腿无力,亦跪于地,悲泣良久乃道:“仇者是谁?”鳄海圣告说猿贼,二圣咬破牙根,流了好多血。女王再拜曰:“八弟为瑛之私仇而亡,瑛为罪之首也,请十二、十三弟斩我以慰亡灵,非此不能安瑛自责之心也。”

火狮王曰:“吾与六妹誓同生死,六妹如死,吾亦求死。”单脚龙夔兽、独角金牛、铁角山犀等亦曰:“昔日残羹结义,今日断头取义。”七口拿把大刀冲出,举刀四顾,大喝曰:“本座在此,孰敢伤吾夫人?”

众大骇,女王皱眉而怒,祭起筇竹宝杖击其顶,其头破血流,昏绝过去。众复骇之,还是单脚龙夔兽做了主,吩咐两虎妖:“速将大王抬回医治。”

龙鱼圣、鲨河圣扶起女王,伤感曰:“大哥在日,常恨平生未遇明主,所负一身气力,无处可用。死在那时,死即死矣。但吾兄弟四众自移北海而来,幸见六姐,不弃微尘之末,得以投青。今大哥虽死,若其阴魂不散,见此盛葬之典,亦必曰:‘有群雄为吾落泪,吾不白死’。六姐待吾兄弟义浃情沦,吾必以死相报。”女王复泣,携众妖归洞痛饮。

饮间,女王乘机拔刃,自断左大拇指,血喷于酒。众畏之惊,皆盯瑛视。女王表情自若,无甚痛楚。火狮王淌泪,执瑛左手,见拇指已无,喝问曰:“汝疯乎?”女王不睬火狮王,拾断指付二圣曰:“瑛之此为,正乃为八弟雪恨之决心也!若我一日不能灭猿,我将日断一指。如犹不能灭猿,我将自赴黄泉以陪八弟。”

鲨河圣受其感动,乃跪地赔罪道:“我等不配六姐如此以死相待,我北海四圣乃丧家之犬,本该流落荒野,自生自灭。闻听四周山群英洞大招妖贤,我等四人当时商议,要混入其中,博得六姐信任。其后蛊惑妖兵,反客为主,剥夺妖王之位,以求自立。此吾等之私欲也,吾辈本无义之徒,焉有脸面受此恩遇?”

众兄弟听了大怒,都要杀三圣泄愤。女王以力相阻,又请众妖安坐,独瑛站而笑曰:“人之生于天地,孰无私乎?无私者其不为人也!在坐诸位,孰敢言无私?瑛亦有私也,四圣之私,不过纤芥而已。瑛之私才谓大矣!瑛本步天仙山区区一石精也,为争上游,不惜献媚于妖王,遂结为兄妹。其后吾兄长被猿贼所灭,吾逃离故土,来此招贤复仇。为使众贤归我所用,长施小惠。谦卑之情,不过虚装。时长日久,众妖以我有义心,纷纷来投,犹散言曰:‘妖石瑛,人杨立,二者重情又重义。’实讹传也,此皆瑛之私欲也。”

单脚龙夔兽暗思曰:“石瑛不争他利,不忧人辱,不讳私心。与之相交,犹登泰山,难越高峰,得一麓便自觉藐矣!”

火狮王暗思曰:“世上焉有此人乎?虽是女人之体,却常出男人之性。我辈学了几样本领,枉自称英雄,若是那样英雄见了石瑛,不动刀枪,只须一睛一目就令他汗颜而亡。”铁角山犀暗思曰:“世上男人好学女人,女人好学妖精。石瑛是女人,更是妖精,偏要学男人,非怂男软汉可比,诚可谓铁男硬汉是也。”

众妖心里思毕,女王不悦,问故?乃曰:“瑛自负功高,足可为众之依赖。自八弟亡后,顿有自知之明,仅瑛之力不能保全诸位性命,诸位与瑛何亲?与猿何仇?竟教为我而亡,我既无力护佑,即请他往。”

众妖闻之,皆长跪高呼:“愿誓死相随,绝不后退。”火狮王道:“六妹天真啊,你以为我们不杀猿贼就可安生吗?岂不知三界众生都掌控在佛道的手中?佛道争地,群妖竟灭。我们与佛道何仇?都不肯放过,若六妹赶我们走,不是让我们去生,是让我们去死。”

独角金牛道:“就算逃过佛道追杀,也是平平淡淡过了一生,与其平平淡淡的生,不如轰轰烈烈的死。”

飞爪神貂曰:“义无大小,如不能为六姐取义,何谈天下?无义之人好如世间之猪狗,一食二睡三乱叫,六姐敢是令我等做此类人乎?”众闻之,憨笑一场,瑛亦笑之,扶众而起,复回原位,曰:“聆听兄弟金言,令我宽慰许多。此后,吾不复言此不祥之语,趁良宵,今夜好生醉也。”众妖大呼,兴奋不已,以酒代饭,好不舒畅。

饮到半夜时分,众妖都各自回房安睡。女王见月色迷人,独自登高望月。托着一条手帕,拿出一副镯子。女王与李刚成婚时,豺狼送给她一个“忍”字,烈豹送给她一副镯子。女王思念起了李刚,还有她的儿子小金刚。

火狮王心里早就喜欢上了女王,所以事事都争在前头,连说话都不落第二。又见她出了洞门,往山上去了,有心一路尾随,上山去了。

铁角山犀也喜欢女王,奈何嘴笨心怯,不敢直言,所以一直暗恋她。见火狮王追女王而去,也于后相随,观察动静。

女王想着想着抽泣起来,眼前出现一条手帕,往后看却是火狮王。女王忙拭了眼泪,羞怯道:“四哥,何以至此?”火狮王曰:“六妹,吾无心夜寐,见此天月甚皎,故登此相望。不知六妹何因,在此坐泣?”

女王低头长叹道:“吾来此多年,不知吾子小金刚长大否?听话否?犹在世间否?今月之圆洁,故登此而望,亦有怀新念故之意。”

火狮王与之相坐,说起了七口,说他残忍虚伪,不配做夫妻。女王只道天下无情者甚多,无心挑选,只好屈从。火狮王性头一起,抱着女王削肩,脉脉深情道:“六妹,我喜欢你,请嫁我为妻。”

“妻”字刚出口,女王满脸通红,长出许多疙瘩来,如瘤子一般。脸上、额头上、手上都是,吓的火狮王如遇见了鬼,跳崖而跑。石瑛全身发痒,狂奔三千里,头触两界山,山崩地裂,响彻一时。

众妖惊醒,出洞观看,见火狮王回来,以为火狮王欺负女王,都拿他出气。女王赶回道:“适才是我练功所致。”众妖方放了火狮王,火狮王原本想说为什么脸上会有瘤子的话,女王以为他又要说喜欢你的话,嘴唇未动,就赶紧堵了他的嘴,不让他说话。而后女王道:“四哥,你我只是兄妹,今后勿复此言。”

铁角山犀看在眼里,从今后再不敢心存歪念了,那点暗恋之情也销声匿迹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女王听不了肉麻酸牙的情话,一听就全身发热,长满瘤子。那为什么在步天仙山和李刚做了夫妻就可以呢?原来李刚是凡人,说再多肉麻的情话都不能令她全身发热,生出瘤子。只有同类说了,才能如此。所以女王从不暧昧于七口,反而声棒俱下,让他反恨女王,从而不言情爱。到后来倒成了终生憾事,写了一篇《愧夫言》,动感三界,此为后话,按下不提。

且说七口自被女王打后,心中愤懑不堪,出去发泄,把满山的石头捣成碎末,恨道:“石瑛,我待你不薄,你因何负我太深?虽说你是铁石心肠,却为何对那些下脚货嘘寒问暖,兄弟来兄弟去。为何独独对我冷漠无情?石瑛,你负我太深。”

说罢号涛大哭,突有声道:“可怜,天下妖魔之首竟然落魄到如此田地。”七口止住哭声问他是谁,他也不答,只道:“你夫人被那些人迷惑住了,只要你除去那些人,你夫人自会对你回心转意。”

有一日,女王为阴火狼除去脸上抓痕,不得已用口吻吸。无意被火狮王看见,心中大怒道:“我道六妹怎么嫌弃我?原来是被这只白眼狼迷惑了。”

心中恼恨,待女王走后,火狮王冲进去,不分好歹,揍了阴火狼一顿,并逼迫他离开石瑛。阴火狼畏惧其威,只得答应。

话说自鲸水圣亡后,众妖须带孝守灵四十九天。所以暂不去复仇,各归各洞,各修各功。一日三餐,均有七口所送。

七口发泄完毕后,无精打采的回到寝室里,看到女王拿着纸笔不知写什么,女王见七口进来,忙将纸收了。

只见七口收拾铺盖,惊问:“汝意何为?”七口哽咽道:“夫人重义,我重夫人。夫人恨我是无义之辈,不能解兄弟之忧,故以杖击我。我本无义之人,不配与夫人同床。与其让夫人喝我搬去,何如自行离去。”

女王闻之,心甚软之。缓缓曰:“虽不可同床,但亦可同房。汝就去墙角安歇了罢。”七口谢了女王,把铺盖铺在墙角,假睡了。女王曰:“我观兄弟疲惫,又随我吃素多日。汝明晨做饭,去人间多买三净肉,以补众劳。”七口回首,见女王盘坐床上练功,乃曰:“夫人忘了,八弟初亡,不可动荤。”女王默然。

第二日送了饭,不见阴火狼,七口也没多想,所以没告诉女王。单脚龙夔兽、火狮王等都早已断了荤欲,随石瑛食素多月。只有那通天巨蟒王天生好肉,前几番吃素都忍吐了好几回,今番又送,不觉心中埋怨。砸了饭碗,心中道:“吾本好肉,其皆食素。难不成汝等食素,吾终生不得肉耶?六妹,汝虽重义,但略我心,恕我不能随汝驰骋矣。”

思罢,朝女王房间跪下,痛道:“六妹,非二哥不义也,其奈天命何!”磕了三头,脱了新衣新鞋,放回原处,也不去和石瑛道别,随即化一股清风而去。

午间,瑛练功毕。腹饥,命七口炊之。七口以无粮拒之,瑛曰:“吾欲往人间买食,汝勿欺吾兄弟。”七口曰:“今非昔比,只有兄弟欺我,我何敢欺你兄弟?”

瑛不言,心笑而去。少时即归,见买的一个猪头,四条羊腿,二斤豆腐,一捆芹菜。命七口炊之,口曰:“八弟初亡,不可动荤。”瑛曰:“吾岂不知?特慰众劳耳!众义随我食素多月,口虽不言,心必难忍。前日晚饭间,吾见众义皆出馋肉之状。尤二哥最显,因近日拘于杂务,未能体察众意,竟教忘矣。汝休多言,限时而毕,逾期自负。”

言讫,去灵堂拜祭。众妖都练功完毕,自觉心神乏力,懒躺于床。饭好后,肉香弥漫,众妖兴奋之,知是女王换味,皆纷纷而出,独火狮王闭门不出。

女王亲问之,其曰:“吾苦修千日,方免肉欲。今幸以素为生久矣,若一时失控,沾了荤腥。昔日之功俱废,望六妹体谅,只拿些素食即可。”

瑛不勉强,只叫人送豆腐青菜与他。女王上坐,众妖陪坐,七口难入席,自拿一碗蹲墙角去吃。席间,女王因看不见通天巨蟒王和阴火狼,因问道:“二哥与十一弟如何不见?”众妖面面相觑,皆言不知。正吃间,有刺猬及穿山甲进来拜启道:“禀告女王,遭殃了,遭殃了,二大王与十一大王被佛祖剥皮了。”

瑛闻之,胸堵脑昏,尖叫一声,痛晕而去。众妖慌乱,不知所措,只是啼哭。七口丢了饭碗,急忙扒下左腋龙鳞贴向鼻息,瑛方醒,七口抱住她泣不成声,瑛却之。独起而复爬行,踉踉跄跄而不得稳。悲泣曰:“吾之命也,二哥、十一弟。”

单脚龙夔兽即命穿山甲道:“汝速将吾兄弟尸运回。”穿山甲领令而去,少时便见一条无皮的蛇和一只无皮的狼。

火狮王听到哭声,出来一看是通天巨蟒王与阴火狼,火狮王心里发虚,不敢直视。众妖见其惨死,皆抱头流涕。久之,瑛徐收热泪,以血眼视穿山甲曰:“孰害吾兄弟?”

告说:“女王在上,不敢相欺。吾等巡山之际,见二大王与十一大王在生啖野兔。无何,从天降下如来弟子目连僧及富楼那,也不言语就把二大王和十一大王罩住剥皮去了。”众妖闻之,无不衔悲蓄恨,切骨仇之。女王高声叫:“兵发雷音,为吾兄弟报仇。”

须臾,女王戴重孝。驾鹘鸼大鹏鸟,执筇竹宝杖,提三十万妖兵进军雷音寺。浩浩荡荡,不可阻挡。

时天庭正商量别事,忽卫灵官进天殿启奏道:“陛下,南兽神洋暨四周山龙瑛洞里的石魔女王提兵三十万杀赴西天大雷音寺去了。”群臣闻毕,抚掌而笑道:“真大快人心也,想不到如来佛祖也会落得如此下场。”

亦有神将钦佩女王,敢与如来斗狠。天庭之上笑声满殿,独玉帝忧闷不悦,众将待要问之,恰玉帝开口道:“传旨,凡五品以上官员将领皆退出天庭,藏于下界污垢之地,无旨不得擅意出入,违者即斩。”

众神虎头虎脑,不得其意,太上老君问其缘故,玉帝道:“石瑛兵困雷音,如来必定要朕施救。石瑛乃三界义霸,朕若除瑛以救佛,必遭万妖攻杀。若不救佛,如来必有所见疑,不免结怨。所以朕才让你们这些法力齐当的神仙暂退天庭,避于人间。”

雷公奴嘴抱怨道:“那也不用到污垢之地去吧?”玉帝笑了笑道:“如来法力广大,普光之下皆能看到万物本质,非那肮脏龌龊之所便不能隐介藏形。”

翊圣真君道:“既然如来法力广大,区区石魔女王能奈他何?为何要向我天庭求救?”玉帝道:“一者,石瑛乃重义之士,他若擒杀之,天下暴乱,祸归西天。二者,如来好作虚善,又岂能在自家门庭里杀生害命?他用了借刀杀人之计,欲谋我天庭,朕岂不知。”众闻之,方叹服玉帝聪智,俱听从旨意行事。后人有诗单赞玉帝:

谁言玉帝是昏君?

知者不博位中庸。

弓藏千年一日发,

无能亦可做英雄。

话说女王领兵攻入雷音,遭到沙弥、比丘僧的顽抗。女王大怒,祭出筇竹宝杖攻打佛僧,众僧多不能挡,一一败北。

此时如来正给净饭王做超生法事,为何此时还未完?原来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四十九天便即四十九年,故未完。

如来知道后,即命十大弟子迎战石瑛,并道:“我佛有好生之德,汝等只需将他驱散,切记不可伤他性命。”

十大弟子领法旨而去,石瑛见到目连僧与富楼那,嚼龈怒视道:“吾此番前来,就是要取汝二贼狗头,以祭吾兄弟之灵。倘如来老贼交出凶逆,事则罢矣。如言半个不字,吾必脚踏西天,血溅雷音。”

说罢,已是怒不可遏,十大弟子不以为意,哂笑无知。于是奋力上前,兵杀一处。十大弟子法力无边,石瑛初时还是平手,战二百合,不经吃力。众妖料敌不过,强带女王回洞去了。后安葬了二位兄弟,在墓前流涕,拿起利刃自断左手食指、中指置于碑顶。众妖不忍相看,欲哭无泪。只听女王道:“今生如不能为兄弟报仇,即非石瑛也!”于是又发兵雷音,战了三次,均不能胜,未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0

第72回藏爱意初次流情 生义愤三战雷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