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彭祖演义>第6章 借尸还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章 借尸还魂

小说:彭祖演义 作者:彭钦立 更新时间:2018/8/10 17:37:59

  陆终出生在陆乡(平原县陆乡),生活在陆乡二十多年,由于父亲吴回是祝融火正,陆终从小就跟随父亲观测天空的火星,教当地部落的人保留火种,用火照明、取暖,烧烤、煎煮食物,在蒙昧时代、野蛮时代是一件极其神圣的事情。

  古代先人把吴回奉为祝融神、火神,把陆终当成火神的使者,当地人哪个不认识火神使者陆终,谁不知道火神使者陆终的鼎鼎大名;突然看见火神使者陆终的尸体,先民们感到无比惊诧。

年纪轻轻的火神使者死在陆乡,自然惊动了陆乡的先民,有人嚎啕大哭,有人以泪洗面,先民们自发地组织起来哭祭,消息很快传到吴回的耳朵里。

当祭拜陆终的哭声传到女嬇的耳朵里的时候,突然丧夫的女嬇悲痛欲绝,吃不下饭、喝不下水,睡不好觉,严重的身体创伤、丧夫的心灵创伤交织在一起,本来就虚弱的女嬇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不要说有乳汁哺育六个儿子了,连自己的性命都难以保全;如果不及时扭转当前的局面,一旦女嬇命归西天,六个孩子就成了无人哺育、教养的孤儿了。

刚刚二十岁,还没有尽情享受夫妻间天伦之乐,丈夫就抛她而去;怀孕三年的种种辛酸,生产孩子的惊恐、创伤、痛苦竟然没有一个知心人替她分担,一个弱女子竟然得挑起来哺育两个三胞胎六个孩子的重任,实在太难为女嬇了;要是六个孩子相差一岁还好抚养一点,同时哺育六胞胎实属难上加难,女嬇呀女嬇,你的命咋就那么苦哇!女嬇哭一阵想一阵,越哭越难过,越想越没法活……

  呃呃呃呃呃呃,老公啊老公,你一死我带着六个儿子咋活呀,赫赫赫赫赫赫,陆终啊陆终,你咋那么狠心抛弃父亲、妻子、襁褓中的六个儿子,你一死倒心净了,可苦了我这个苦命的鬼方女了呀,哈哈哈哈哈哈……

女嬇哭着数落着,到哈哈哈哈哈哈的时候,仿佛发疯了一般,不知道是哭是笑,别说女嬇心痛,让人听了都感到撕心裂肺的疼……

  呃呃呃呃呃呃,老公啊老公……

  一个稚嫩的声音学着女嬇的声调、哭词,哀伤地哭着,仿佛是电影中的画外音,抑或是墙壁反射的回声,要么是女嬇内心另一女嬇发出的声音,要么是隔壁哭祭陆终传来的声音,连女嬇自己都弄不清楚哪里来的哭声……

  谁,谁,谁跟着我哭泣?

感到意外的女嬇一边问一边搜寻着屋里的每个角落,屋子里除了六个儿子没有外人,六个儿子有的哭叫,有的酣睡,有的瞪着眼睛四处乱看;只有彭铿盯着母亲的脸,小嘴仿佛在数落着什么;此时此刻,女嬇还没有看清楚、听清楚,那个声音到底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女嬇一边哭一边暗中观察:我的那个叫不应的老公啊……

一个稚嫩的声音学着女嬇的声调、哭词,哀伤地哭着:我的那个叫不应的老公啊……

  这一次女嬇看清楚、听清楚了,跟着她哭的正是第三个看着她的儿子彭铿;彭铿一边哭一边做了一个鬼脸。

  刚刚出生不到一天的新生儿怎么会学大人说话呢?

  女嬇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验证真假又接着数落:陆终啊陆终,你一死反倒心净了,撇下我和六个遗腹子该怎么活啊!

  女嬇故意增加了数落的难度,想听听彭铿还能学得来吗。

  彭铿做了一个鬼脸,接着数落:老公啊陆终,你一死反倒心净了,撇下我和六个遗腹子该怎么活啊!

嘿,我的儿,你这么小咋会跟着娘哭着数落啊?!

  彭铿毫不含糊,仍然跟着母亲哭着数落:嘿,我的儿,你这么小咋会跟着娘哭着数落啊?! 

  昨天夜里彭铿用微笑报答母亲,今天怎么跟娘做鬼脸,跟娘哭着数落啊,女嬇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为了进一步摸清情况,毫不犹豫朝彭铿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看彭铿有什么反应。

随着女嬇啪的一巴掌,彭铿发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一个哇哇大哭,一个声音责怪女嬇:老婆,你打孩子干嘛,我是陆终啊!显然,哇哇大哭的是彭铿本人因为肉体疼痛的哭叫声,责怪女嬇的声音是陆终灵魂的声音;这属于外来灵魂附体之后出现的外来灵魂与真实肉体的声音分离现象。

女嬇惊得瞪大了眼睛:你是陆终,鬼才相信哪!

  老婆,我真是你的老公陆终啊。

老公,你躲在孩子身上干什么,还不赶快现身!

  女嬇想陆终想得发疯了,似乎忘记了陆终已经变成了阴阳两隔的鬼魂了。

我陆终的肉体死亡了,没有肉体只有陆终的灵魂,不借助人的肉体怎么现身呢?

  女嬇现出了伤感无奈的神色:哎,都把我弄糊涂了,我还以为老公还活着哪!

彭铿的小嘴说着、眼睛扑打着、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色:老婆一下子给我生了六个儿子,我在九泉之下非常感激你。  

女嬇一边数落一边抱怨:陆终啊陆终,因为你我连续怀孕了整整三年,孩子出生前你竟然没有看见咱们的孩子就走了,你咋那么狠心哪!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受了多大的罪呀!

  生孩子受罪谁都替不了你,老婆,我想撇下你们母子吗?

那你为什么不小心点?你突然死了,我还得拖着两个大胎胞与歹徒搏斗,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我知道你跟父亲不是歹徒的对手,我不是帮你们杀死了轩辕剑嘛!

难为你这个死鬼了,诶,老公,你知道杀害你的幕后黑手是谁吗?

  我在阴曹地府里告了一状,阎王爷正在派小鬼缉拿罪魁祸首哪!

  女嬇急不可耐:啥时候能抓到罪魁祸首?

彭铿摆着小手:我也不知道。

女嬇:谁知道?

附体的陆终借彭铿之口:叫过来你降服的那个独眼龙,一问就知道了。

  女嬇嘟囔着:啥都不知道,什么灵魂?赶紧离开彭铿的肉体,打听暗杀你的幕后黑手去吧。

老婆,我想跟你多说一会话,你怎么赶我走哇!

  我都快累死了,困得要命,哪有工夫跟你聊天呀!

老婆,你太绝情了。

  女嬇据理力争:你死了落得一身清净,除了生育的苦难之外,我一个弱女人还得替你哺育六个嗷嗷待哺的儿子,是我绝情还是你绝情?

好好好,我绝情,我走了哈,好好照顾咱们的孩子,哦,对了,你带孩子马上离开陆乡。

  老公,我带着六个孩子去哪里平安哪?

等了半天,也没有听到回音,女嬇发现说话半天的彭铿或许是劳累过度了,或许是陆终离开了他的肉体,彭铿早已睡着了,打着轻轻的均匀的鼾声,小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仿佛彭铿降临到世上就会笑似的,身心俱疲的女嬇虽不感到太累,在六个孩子的簇拥中很快睡着了。  

  陆乡附近自发地哭祭陆终的声势越来越大,哭声响彻云天,当时以群居部落为单位,尽管交通落后、消息闭塞,仍然有可能泄露吴回尚在的消息;纸终究包不住火,万一把陆终死亡、吴回没有死的消息传出去,刺杀吴回的幕后黑手没有达到目的,岂肯善罢甘休?

万一幕后黑手再派一拨杀手到陆乡刺杀吴回,不但吴回全家性命难保,连火神吴回的神圣威严就会受到严重挑战!

  古代人最注重神化的名节,吴回既担心火神的威望受到损害又担心灭绝后代,怎么安抚当地百姓、避免消息外泄,成了摆在吴回面前的首要问题。  

强行制止肯定不行,无论是谁,权势再大,也难堵悠悠之口,越禁止往外传播的越快;陆乡人爱戴陆终,禁止百姓哭祭肯定会引起反作用,甚至引发意想不到的冲突,导致事件扩大。

  不禁止,就不往外传播了吗?幕后黑手派密探打听,谁能保证吴回没死的消息不泄露呢?

  禁止传播不行,不禁止传播也不行;吴回在屋内来回踱着方步,嘴里念念有词,抓耳挠腮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好办法,怎么办?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正当吴回一筹莫展、无计可施之计,随着一声响亮的‘我来了’,一位大神仿佛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吴回面前。

  愁眉苦脸、一筹莫展的吴回喜出望外,顿时忘记了所有的痛苦、忧愁、烦恼,一把抱住了来人。

  吴回没有客套,直截了当、开门见山:尹大师,您来得正好,赶快想办法救救我的儿媳、孙子吧!

  来者是何方神圣,敢称尹大师?尹大师为啥突然造访祝融府?

  说起来人,那可是大名鼎鼎、鼎鼎大名!

  尹大师是当世博学多才的道德大师、祝融火正吴回的朋友、当今帝王唐尧的老师——尹寿先生,世人尊称尹先生。   

吴回当平民(并不是所有的王族子弟都当官、都有封地;要不是帝喾整死吴回的哥哥重黎,吴回仍然是平民,即便是平民,也比奴隶高一等)的时候,拜访过声名远播的道德大师尹寿;两人一见如故,促膝长谈了好多天,教学相长,最后成为莫逆之交。

回放一段当年两人的谈话。吴回抱拳施礼:在下平民吴回,听说尹先生是当世博学的道德大师,学生不远千里专程来到河阳(今河南孟县)拜访尹大师,望尹先生不吝赐教。

尹寿上下打量吴回:吴贤弟眼下虽然是平民,我看贤弟气宇轩昂,决非池中之物,不久之后就会飞黄腾达、名噪天下。

  吴回:多谢尹先生谬赞,在下虽不才,也能看出尹大师必将走出乡野,开启远大征程。

结果,帝喾杀掉重黎后,让重黎的弟弟吴回接任祝融火正之职,一跃成为万众敬仰的火神;唐尧接替哥哥挚当上帝王之后,派人遍访天下贤士,帝尧拜博学多才的道德大师尹寿为帝师。

  尹寿讲求仁义道德,给尧讲授无为之道,以无为来治理天下,实行仁政,与民休息,以实现无为而无不为;帝尧施行的治国方略大都是尹寿的政治主张,由此可见尹寿是唐尧时代举足轻重的政治风云人物。

朝中大臣无不以聆听尹寿的演讲而感到自豪,文武百官哪个不想结交尹先生?吴回除了是帝王宗族之外,也是帝师尹寿的朋友;吴回得到的朝廷消息,大多是尹先生提供的。

  吴回拍不急待:尹大师,您来的正好,有一件大事不知道该怎么办,正想请教您哪!

尹寿:吴贤弟,知道我为啥来你这里吗?

吴回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知道。

  尹寿:这次专程为贤弟排忧解难而来。

吴回佩服得五体投地:哦,尹先生未卜先知,不愧是尹大师,您早就知道我有大难,为啥不早来一步呢?

尹寿:路上碰见个朋友,非得留我住了一天,要不然昨天晚上就赶到你这里了。

吴回一拍大腿,无不惋惜:哎,天意如此,我该遭此大难哪!

尹寿:吴贤弟,啥都别说了,虽然我晚来一步,也不算太迟。

吴回:尹先生,我该怎么办?

尹寿故弄玄虚:解铃还得系铃人。

吴回:啥意思?

尹寿:激流勇退,这是为官的基本道理。

吴回:急流勇退?为啥要急流勇退呀?我碍着谁了?

尹寿:吴贤弟,不要着急嘛,我先从头给你理一理,你就明白其中道理了。

吴回:洗耳恭听。

  尹寿:先从第一代帝王轩辕黄帝说起。

吴回:好,轩辕黄帝是我的六世老祖宗。

尹寿:黄帝、嫘祖有玄嚣(即少昊)、昌意两个儿子,按皇帝、嫘祖的遗嘱:这两支王族的后代轮流当帝王,所以这两支属于王族。 

吴回:对,有这么回事,我听爷爷(颛顼的儿子称)说过。

尹寿:黄帝死后,长子少昊继任第二代帝王;少昊死后,少昊的侄子、昌意的儿子颛顼继位第三代帝王,就是你这一支。

吴回:对对对。

尹寿:颛顼死后,传位于少昊的孙子、颛顼的侄子、蟜极的儿子姬俊,即第四代帝王帝喾;帝喾死后本来应当传位给你们这一支王族,应当传位于你哥哥重黎。

吴回终于明白了:帝喾为了传位给他儿子,故意找个借口杀掉我哥哥重黎,从根本上取缔了我哥哥继位帝王的权力;为了堵住悠悠之口,帝喾让我接替哥哥当祝融,算是给我们这一支一点点安慰。

尹寿:帝喾死后,他的长子挚顺理成章地继位,帝挚被废掉后,按理说你应当继位,然而,由于帝喾、帝挚连续当了两代帝王,权势根深蒂固,朝廷重臣倾向帝喾的儿子,唐尧被推举为帝王。

  吴回懵逼了:我没有当帝王的野心,为啥暗杀我呀?

尹寿:你们这一支应当继承帝王,你活着,当今帝王及其兄弟、心腹都不放心,总担心你们这一支人当下一代帝王。

吴回恍然大悟:哦,只要我活着,就碍他们继任帝王啊!

尹寿:不仅是你,还有你的儿子陆终,陆终的儿子、孙子等等等等。

吴回:怪不得他们想让我断子绝孙哪!

尹寿:吴贤弟,我说一句不该说的话。

什么话?尹先生尽管说。

  你必须死!

吴回悲从心来,涕泪横流一把鼻涕一把泪:尹先生,我非得死吗?

尹寿:你不死,你的六个孙子一个都活不成!

吴回:我的哪个祖爷呀,我该怎么办哪?!

尹寿:吴贤弟,我专程帮你出主意哪!

吴回:你是唐尧的老师,帮我出主意,鬼才相信呢!

尹寿:吴贤弟,你只要按我的意思办,保你全家平平安安,人丁兴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

吴回:啥主意?说出来我听听。

尹寿俯在吴回耳边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地反复讲解,把厉害关系详细介绍了一遍。

吴回忘记了所有烦恼,一拍大腿:好主意,就按尹先生说的办。

  吴回万万没想到六个孙子出生前后,就遭遇了史无前例的王族旁系后代大清洗,陆终因此丧命,受到重创的儿媳女嬇必须带着六个男孩子逃跑,逃难的路上既要沿路乞讨、忍饥挨饿,又要用近乎枯竭的乳汁含辛茹苦地抚育嗷嗷待哺的六个儿子,还要用顽强的毅力忍受饥饿、病痛的折磨,逃难到大西北,隐姓埋名,不能对外说是轩辕黄帝的第八世孙。

帝王世系自相残杀就是从这时开始的,火神吴回及其陆终成了牺牲品,悲剧呀悲剧!

这不能全怪帝尧,帝尧也左右不了满朝文武百官、十方诸侯的共同意愿。

当天夜里,祝融火正吴回全家暴病身亡,大张旗鼓发丧,并派人向朝廷报信,吴回死了!

第二天一早,吴回的死讯传遍了陆乡的大街小巷,派使者向各地诸侯报丧,吴回的死传遍了全国,举国上下都知道吴回死了!

当地的部落酋长吴中主持葬礼,陆乡的祝融府挂满了白幡,灵堂上一副对联写着:火神吴回殡天 朱天菩萨西游 横幅 永垂青史

三口棺材摆放在灵堂上 一个是祝融火正吴回灵柩 一个是平民陆终棺椁 一个是平民陆终之妻女嬇的棺材 由于吴回、陆终绝后,没有一个孝子贤孙哭灵,只有祝融府的院公、仆人,以及陆乡自发参加的平民、奴隶。

  尽管有人怀疑吴回没有死,谁都不敢打开吴回的棺材,欲知后事,请看下回分解。

2

第6章 借尸还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