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彭祖演义>第205章 雉鸡风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05章 雉鸡风波

小说:彭祖演义 作者:彭钦立 更新时间:2018/11/9 10:37:07

  害人之心不能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说在犬戎危险,华夏部落朝廷内部纷争或许比犬戎还严重,谁能想到丹朱有害父之心?

  

  借刀杀人是常用的伎俩,刚回华夏部落朝廷谋求一官半职的彭铿不得不处处提防来自各方面的威胁,稍有不慎就会断送自己的性命,断送自己的前程。

  

  既要孝敬当今帝王唐尧,又得讨好当今太子丹朱,无论得罪哪一个,彭铿就会落下悲惨得不能再悲惨的下场!

  

  丹朱完成了结交彭铿的任务,为了掩人耳目悄悄溜出御厨房,等到丹朱离开之后,彭铿才从地上爬起来,急忙走到锅台前,幸亏添的水多,不然的话早就熬干了。

  

  经过一阵忙碌,一锅鲜美的雉鸡汤终于熬好了,彭铿盛出来端到女皇的寝宫,奉献给生病多日、滴水不进的帝尧。

  

  当雉鸡汤端到寝宫的时候,整个寝宫里飘着诱人食欲的香味,无权品尝雉鸡汤味道的宫女、太监禁不住流起哈喇子,不住地吞咽口水,好几天没有食欲的帝尧顿时产生了强烈喝汤的欲望。

  

  唐尧急不可耐地伸手要饭:“让寡人尝尝曾孙亲手做的雉鸡汤。”

  

  彭铿多长了一个心眼,其实这也是职业厨师养成的好习惯:“陛下老爷爷先别急,孙儿先试试有毒没有毒。”

  

  唐尧不信邪:“谁敢下毒?”

  

  女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吃了有毒的食物,再抢救可就来不及了,就是捉住下毒之人也晚了。”

  

  尹寿:“陛下是万乘之躯,每次吃饭之前都应当测试一下饭里面有毒没有毒。”

  

  彭铿从头上取下银质簪子,放在雉鸡汤里面测试,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明光锃亮的银簪子竟然顿时失去光泽变成乌黑了。

  

  女皇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也取下自己的银簪子放入雉鸡汤测试,跟彭铿的银簪子一样变成了乌黑色。

  

  女皇大吃一惊:“要不是彭铿提醒,差点出现滔天大祸。”

  

  “谢天谢地,没喝雉鸡汤!”唐尧既感到欣慰又感到愤怒:“谁想毒死寡人?”

  

  “最值得怀疑的是彭铿,不过,如果是彭铿下的毒,为什么还要测试有毒没有毒呢?”尹寿一步步推理。

  

  “师父、老祖爷、老祖奶奶,对天发誓,我彭铿绝对不会下毒。”

  

  彭铿扑通跪在地上起誓,既想表达忠心以想洗清冤屈。

  

  所有人异样的目光聚焦在彭铿身上,好像彭铿就是谋害帝王的凶手似的。

  

  尹寿继续推理:“雉鸡汤是彭铿做的,彭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到底是不是彭铿下的毒,还得进一步勘查。”

  

  唐尧勃然大怒:“来人哪,把企图谋害寡人的彭铿拉出去砍喽!”

  

  随即过来两个威风凛凛的武士把瘦弱的彭铿拖了出去,彭铿一边挣扎一边呼叫:“冤枉啊冤枉。”

  

  女皇觉得太过了:“陛下,还没有弄清谁下的毒就擅杀彭铿,就怕滥杀无辜啊!”

  

  帝尧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一时拿不定主意。

  

  尹寿生怕杀掉自己的高徒,赶忙跑出去交待武士:“不要急着杀人。”

  

  “放心吧尹先生。”

  

  尹寿急忙入宫劝说:“陛下息怒,容微臣分析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有什么话尽管直说吧。”唐尧忍着愤怒。

  

  “此事关系重大,既不能过于张扬也不能不追究,必须派几位忠实干练的亲近大臣秘密调查。”

  

  尹寿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此事牵连到太子丹朱,如果怀疑丹朱,非但唐尧不肯承认,丹朱的母亲女皇绝对不肯善罢干休,非但救不了彭铿,尹寿也会惹火烧身,因此,尹寿提议成立调查组秘密调查雉鸡投毒案。

  

  女皇:“尹先生,谁参与调查合适呀?”

  

  “我是见证人、娘娘也是见证人,必须参加调查;后稷是陛下的亲兄弟,理应参与调查;伯益是个老实人也是帝系重臣,我们四人调查最合适不过了。”

  

  “传后稷、伯益入宫,把彭铿押入死囚牢听候处置。”帝尧下达了命令。

  

  本以为做雉鸡汤孝敬帝尧,万万没有想到刚入宫就遇到了雉鸡投毒案,彭铿坐在死牢里仰天长叹:“苍天后土啊,我的命运怎么这样坎坷呀!”

  

  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回想华山祈寿时候的梦境,朦朦胧胧觉得自己是南极仙翁转世。

  

  “放着好端端的南极仙翁不做,为什么到人间尝尽酸甜苦辣呀?!”

  

  彭铿坐在地牢中望着巴掌大的一片天,看见一只小鸟自由自在地飞翔,困在地狱中的彭铿多么像小鸟一样展翅翱翔!

  

  后稷、伯益应召入宫,当听说有人下毒谋害帝王的时候,脊梁上不由自主地冒着凉气。

  

  “谁这么大胆,竟敢谋害帝王?!”后稷义愤填膺。

  

  伯益沉着冷静:“谁做的雉鸡汤?”

  

  “彭铿。”尹寿。

  

  “彭铿是谁?”

  

  后稷在岐山见过彭铿,把彭铿的来历详细讲述了一遍,尹寿把引荐彭铿的事情叙述一遍。

  

  伯益追问:“都谁知道彭铿做雉鸡汤?谁去过做雉鸡汤的现场?”

  

  尹寿看看唐尧、看看女皇,就是不敢说丹朱知道彭铿做雉鸡汤。

  

  后稷好像看出了端倪:“最近丹朱回来没有哇?”

  

  众人大眼瞪小眼,谁都不敢说丹朱刚刚离开现场。

  

  “丹朱呢、丹朱呢?”唐尧终于想起来可能是不肖子所为。

  

  “走吧,咱们到御厨房调查一下谁去过做雉鸡汤现场。”伯益提出调查方案。

  

  众人簇拥着女皇到御厨房调查事件真相,御厨房的御厨证实丹朱去过御厨房,没有看见有人下毒。

  

  众人又到天牢中提审彭铿。

  

  尹寿、女皇、后稷、伯益坐在审判台上审讯彭铿,伯益一拍惊堂木:“彭铿,你为啥谋害帝王,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五花大绑的彭铿磕磕绊绊走上被告席,抬头看看审判官,认识尹寿、女皇、后稷,不认识伯益。

  

  彭铿左右为难,如果承认承认下毒,难免一死,甚至满门抄斩,连累五个兄弟,或许连累举荐人尹寿。

  

  如果不承认下毒,嫌疑最大的人是丹朱,如果说是丹朱下的毒,又没有真凭实据,万一冤枉了好人,彭铿于心何忍!

  

  此时此刻没有情谊可言,如果承认尹寿是师父,难免连累恩师;如果叫后稷老爷爷,倒有求情之嫌。

  

  哎,既然是阶下囚,干脆直接承认下毒算了,免得受皮肉之苦。

  

  尹寿替徒儿捏一把汗,既怕彭铿承认下毒,又怕彭铿一口咬定丹朱下毒,无论是彭铿还是丹朱下的毒,作为师傅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女皇最怕彭铿一口咬定是儿子丹朱下的毒,因为儿子谋杀亲父实在是大逆不道,罪当凌迟处死。

  

  后稷同样不希望听到丹朱下毒,也不希望听到彭铿下毒,毕竟都不是外人,如果传出去,走可能激化帝系内部矛盾,影响帝系集团威望。

  

  尽管伯益是少昊的孙子,跟帝尧同门同宗,打心里同情没爹没娘没有长辈的彭铿。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彭铿主动认罪:“雉鸡汤里面的毒是我下的。”

  

  一言既出,登时都傻眼了,还没有动大刑,为什么彭铿就承认下毒了呢?

  

  尹寿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彭铿!心中暗想‘我咋收了这个没有骨气的徒弟’。

  

  女皇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因为儿子丹朱没有谋杀老爸。

  

  众人心里有杆秤,谁都明白流浪异域十八年的彭铿绝对不会刚入宫就谋害帝王,因为彭铿没有任何理由谋害帝王。

  

  即便是替爷爷、老爸报仇,也不会趁做雉鸡汤的时候谋害帝王,因为这样做非但谋害不了帝王,而且还能坐实谋杀罪,如果连坐的话,彭铿六兄弟都得处死,聪明一世的彭铿会做这样的傻事吗?

  

  伯益温和地询问:“彭铿,你为啥下毒啊?”

  

  “我都不知道为啥下毒,或许是一时糊涂,稀里糊涂下了毒。”

  

  “你下的什么毒?”

  

  “八步断肠散。”

  

  “把八步断肠散拿出来看看。”

  

  “全部倒在雉鸡汤里了。”

  

  “把包八步断肠散的东西拿出来。”

  

  “扔了。”

  

  “扔哪里了?”

  

  “忘了。”

  

  “老实交代,到底扔哪里了?”

  

  只有找到包毒药的东西,才能确认是彭铿下的毒,伯益不想冤枉彭铿。

  

  彭铿思索了大半天:“在我怀里揣着哪!”

  

  “给我搜。”

  

  随着伯益一声令下,两个武士搜彭铿的身体,从彭铿怀里掏出来一块包住东西的手帕,除此之外没有搜到其他可疑的东西。

  

  伯益继续追问:“谁去过御厨房?”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去过御厨房。”

  

  “丹朱去过御厨房吗?”

  

  “没有。”

  

  “确认没有?”

  

  “没有就是没有,丹朱爷爷去御厨房干嘛。”

  

  “御厨房的御厨说丹朱去过御厨房,你怎么说丹朱没有去过御厨房?”

  

  “御厨见过是御厨见过,我真没有看到丹朱爷爷去御厨房。”

  

  “瞪着眼睛说瞎话,不动大刑量你不肯说实话。”

  

  女皇有心袒护儿子丹朱:“既然从彭铿身上搜出了毒药,没有必要追问丹朱去御厨房的事了。”

  

  伯益话锋一转:“彭铿,谁指使你下毒的?”

  

  “没有人指使,是我自己下毒的。”

  

  “胡说,你刚从海外归来,绝对不会谋害帝王,背后必有指使之人;老实交待,谁指使你下毒的?”伯益步步紧逼。

  

  不知彭铿如何回答,欲知剧情进展,请看下章演绎。

0

第205章 雉鸡风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