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玫瑰之秋>(第四卷)第十八章 魏铁晖春节回家 魏铁英撮合婚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卷)第十八章 魏铁晖春节回家 魏铁英撮合婚事

小说:玫瑰之秋 作者:崔志远 更新时间:2018/11/7 17:57:29

老人余生有几何,

身单求偶难事多。

儿女孝顺事事顺,

孩子不孝泪水多。

立本在火车站接上秀云,说:“姐,咱们先不回家,直接去驾校。”秀云说:“我坐在车上,一切都随你。”立本一边开车一边打了一个电话,那边说:“立本,有啥事?”立本说:“大伯,您在驾校吗?”那边说:“在!”立本说:“我过去有点事。”

张峰和刘盛合伙干了三年后,国家经过改革开放,经济有所好转,各单位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有要买运输车的,有要买轿车的,根据这种形势,政府筹备办驾校。张峰在农机站有社交基础,县里第一个人选就是张峰。因此,张峰成了驾校的第一把手,这一干就是很多年。

立本领秀云进了办公室,老远地就打招呼说:“大伯,这都快到二十了,我还以为您们单位放假了呢?”张峰说:“有的人想考证,平常又没时间,都想在春节的假期来练练车,因此,我们这里春节不放假。立本,这姑娘是……?”立本说:“这是我姐。”张峰说:“是你哪个亲戚家的姐?”立本说:“大伯,您在我姐家吃过饭,那时我小,还没上学,有一天,我跟爸爸妈妈来城里,您和爸爸用铲车给别人家平整土地,中午就在我姐家吃饭。”张峰笑着说:“原来你是秀云,你妈妈叫魏铁英,哎呀!在路上绝对不认识。你们俩来有啥事?”秀云说:“我来想考驾驶证。”张峰说:“孩子,从现在到元宵节后,练车的人特多,每天都排号,太浪费时间。”秀云说:“大伯,我已经在机修学校学习四个月,不用练车,直接参加考试就行。”立本说:“大伯,是这么回事,在她们的学校,如果有驾驶证,各种车都能试着开,这样就学的快,不然,学的就会是理论知识,没有实践。”张峰笑着说:“立本,你们姐俩明天就来。”秀云说:“大伯,多少钱?”张峰说:“和立本一样,一元也不用拿。都是大伯报销了。前几天我听说了,你妈妈和立本的爸爸组成了新的家庭。其实,你们的家庭不缺钱,不收你们的钱,也就是尽我一点心意而已,我的刘盛老弟,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没少帮我。”立本说:“大伯,那我们就走了,明天来。”张峰说:“回去和你爸说,叫你爸来我办公室和我说话,别人春节清闲,我这里离不开办公室。”

立本和秀云回到家里,家里就是爷爷自己,立本说:“爷爷,这都晌午了,爸爸妈妈去哪了?”刘庆生说:“魏铁晖把你爸你妈叫去了,也叫我去,我没去。你妈走时说,秀云和立本一会就到家了,他们回来做饭,”秀云说:“爷爷,妈妈跟铁晖舅舅走时说啥了没有?”刘庆生说:“他们谁也没说啥,只是走时冲我笑了笑。”秀云说:“立本,你赔爷爷说话,我去做饭,吃了饭我也去看我二姥姥和大舅。”立本说:“我也去。”

且说铁晖领着妻子和孩子回来,进屋没坐一会,就去刘家,把刘盛和铁英叫来他家。

铁晖夫妻在京城回来时,买来了山珍海味,目标就是想请姐姐姐夫吃顿饭。

好吃的摆满一桌子,铁晖又打开拉杆箱,拿出了葡萄酒,打开瓶盖,给刘盛铁英和妈妈都满上,对妻子徐萍说:“孩子在外边玩,你也来喝两杯。”随端起酒杯说:“刘盛哥,这是最后一次叫你哥,你喝了这杯酒,我就不叫哥了,我姐已经跟了你四个月了,该叫姐夫了,咱哥俩先干了这杯,姐,你也陪着。”铁英说:“别!叫二婶子也一同干了这杯。”铁晖说:“不!就咱们哥仨。”几个人举杯喝了这杯酒。铁晖又满上。看了一眼妻子说:“徐萍,这回也有你,咱们共同敬妈妈一杯。”五个人一同喝了一杯。铁晖又打开第二瓶酒,都满上,说:“姐,今天我特别高兴,姐姐回来这四个月,为我分担了不少苦恼,我都没法单单地说一个谢字了。姐,你就是我的亲姐姐。”铁英说:“铁晖,你说啥呢!咱们魏家户门少,婶娘就是我的亲娘,不但以前,以后你在外边,家里的事尽管放心。铁晖,姐有一个想法,婶娘不愿去你那里享福,给婶娘找一个晚老伴多好。”铁晖说:“姐,这个事我也曾想过,但是,这里边有很多难题,首先是性格,二十多岁的夫妻,性格都没有定性,两个人可以取长补短,互相谅解。到了妈妈这个年龄,不管啥性格都不容易改变,有三种老年人的性格让人厌恶,第一,赌博,不管大赌小赌,不容易戒掉;第二,嗜酒如命的人,不管啥场合,拿起酒来,就忘掉了自己;第三,说话没有节制,不管啥场合,想说啥就说啥,让晚辈在人前无有脸面。还有,到老来,如亲生儿子不方便侍候,会出现没人侍候的情况,总之,半路结成的夫妻,不知事理的人觉得是很容易的事,其实里边的难题太大了。姐,你既然说,就一定有目标,给弟弟说说,让弟弟揣摩揣摩。”刘盛说:“铁晖,要我说,咱们把这杯酒喝了,吃点饭,下午时间长,有啥话说不了。”铁晖说:“姐夫,这酒喝了不醉,咱们多喝点,别忙。”刘盛说:“那就把这杯喝了,再来一杯,然后吃饭,等吃完饭再说。”铁晖说:“对!吃完饭了,姐姐接着这个话题说。”

吃完了饭,铁晖泡上从北京买回来的好茶。给姐姐、姐夫、妈妈各满一杯,铁晖自己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姐,吃饭之前,你说有话要说,姐夫打了一岔,你没说,这回吃完饭了,有啥话说出来,弟弟听听。”铁英刚想说话,这时院里闯进两个人,这两人没等屋里的人反应过来,已是自来熟的进了屋。屋里的人一看,原来是秀云和立本。铁晖说:“秀云,啥时回来的?”秀云说:“到家吃点饭就过来了,想来这里吃,怕大舅妈做的饭少。”铁晖说:“秀云,和你舅妈认识认识。徐萍,过来和外甥女认识,这就是铁英姐的姑娘。”

一阵寒暄过后,铁晖说:“秀云,听说你被安排去石家庄,工作咋样?顺心不?”秀云说:“大舅,我没去石家庄,跳槽了,现在在吉林机修学校学机修。”铁晖说:“是国家安排的吗?”秀云说:“不是,但学成后。有接收单位。”铁晖说:“有接收单位就好!”铁晖又回头对立本说:“立本,今天粮店不忙?”立本说:“粮店现在卖粗粮的人和买细粮的人很多,今天小山叔和婶子都在粮店。秀云姐这回回来,是想考驾证,我接上姐姐,又去了一趟驾校。回来吃点饭,听爷爷说叔叔回来了,就过来了。叔叔,我们两人是晚辈,不参与你们大人的事。我去粮店了。”秀云说:“大舅,我也跟立本去粮店看看。”铁晖说:“你们俩个虽然是孩子,可满打满算比我才小几岁,这事你们还真得参与,不参与也是听听才好。吃饭之前,你妈说想给你二姥姥介绍一个晚老伴,征求我的意见,我也不知你妈说的是哪里人?”秀云说:“大舅,原来妈妈没说介绍的对象是哪里人,我告诉您,妈妈说的是我爷爷。”铁晖沉默了一会说:“姐,原来这事你们家已经是讨论过了?”铁英说:“不但我们家的人讨论过,我二婶也没意见,只听你的一句话了。”这时,陈兰英说:“铁英,我在你们家吃饭时,听你爸爸说话的意思,好像不太情愿。”铁英说:“婶子,这事您尽管放心,爸爸不情愿的原因是,觉得比您年长八岁,真要是早走几年,怕以后的事不好办,那天我们家讨论此事的时候,立本就表过态,您一点顾虑不要有。”铁晖说:“立本,既然你妈这么说,叔叔就要听听你咋说。”立本说:“爸爸不同意我说,爸爸说那是隔着锅台上炕了,因为这事爸爸说才对。”铁晖说:“不行,毕竟过几年刘家是你的天下,你如果不表态,此事没成。”立本说:“叔叔,那我就把那天在家中说的话重复一遍。那天,妈妈说要给爷爷找一晚老伴,让我表态,我说,你们不论在哪里给我爷爷找来晚老伴,只要跟爷爷一天,就是我的奶奶,我就有赡养的义务,如果这个奶奶百年之后, 她的家人不来,我就把奶奶埋在我爷爷的另一边。”铁晖说:“好!我愿意听立本的这句话。既然立本表了态,我也说说我的想法,立本,一会你把你的账号给我,我一个月给你打入二百元,作为赡养妈妈的费用,有大病时再另行支付,家中土地和一切东西都随妈妈去你家。”立本说:“叔叔,您就不怕我反悔?”铁晖说:“不怕,因为那里有我姐姐,我姐姐能当一半家。再就是此事虽然定下来,但妈妈不能现在就去,春节后我们走时才行,以后,不管年节,我们回来,你们刘家就是我们看望母亲的所在。”立本说:“叔叔,晚上还安排吗?不安排我可走了。”铁英说:“立本,你就别和你叔贫了,现在顾客多,快去粮店。”秀云说:“妈妈,我也去看看。”铁英说:“去吧!要是顾客少,你们就回来。”立本和秀云走后,铁晖说:“姐,立本再有几天二十四了,秀云再有几天二十七了,你咋就没有着急的样?”铁英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自己说了算,别人急也是白急。我们回了,”铁晖说:“姐,明天我们过去看大伯。”

0

(第四卷)第十八章 魏铁晖春节回家 魏铁英撮合婚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