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漂泊的城市>八、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八、谎

小说:漂泊的城市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8/8/4 9:32:20

  一个月后,乔振羽坚持出院,和当初的安琪一样,谁不让他出院他就自杀。

  无奈之下,我帮忙办了出院手续,把医院退回的未用完费用收好,和安琪陪着乔振羽回家。之后三天都躲在屋里不出门,吃饭都是我去送,每天晚上都会传来他弹吉他的声音,哀婉而凄凉。

  第四天清晨,他把我叫醒,我见他背着包,抱着视如生命的吉他,他说:我要走了,去北京。

  我知道他是想离开这里,离开这座伤心的城市,北京不会是他的终点,他的命运就是漂泊。或许,他会再遇到如唐佳一般的女子,我相信他不会再退缩,只是我不知道他是否会回到云城,来祭奠曾经为他甘愿放弃一切的恋人。

  他又说:我想去看看她。

  于是我和安琪打个招呼,带他坐车去了公墓,公墓墙上的唐佳照片一如往昔,笑容开心灿烂,纯洁不含杂质。乔振羽站了一会儿,对我说:阿风,你回去吧,等会儿我自己坐车去机场。

  我走出公墓大门,回头去看,他落寞的影子消融在初升的太阳光芒中,显得极为模糊。

  乔振羽走了,他来到云城,又离开云城,没有带来什么,也没有带走什么。

  云城给了他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我想:唐佳,你的爱人走了,你却永远只能被禁锢在这片土地。

  生活还在继续。

  乔振羽一走,我和安琪的婚事又提上日程,怀孕两个月的她,已经微微显怀,这让她十分惊慌。邻里之间也有了闲言碎语,安琪对此羞愧难当,催着我赶紧去北京,我随口笑着说:我听说别的女人怀孕三个月了都不一定显怀,你怎么两个月就显怀?

  安琪脸色一白,有些无措地说: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我又没有怀过孕!我这是第一次,而且各人体质不同,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管怎么说,去北京已经迫在眉睫。

  我和安琪都没有正当的需要定时上班的工作,所以请假很简单,之后就是机票问题。从云城到北京的直线距离达到两千多公里,坐飞机要飞三个小时,机票自然也不便宜,尤其我和安琪两个人,好在先前乔振羽出院,医院退了不少钱,乔振羽不要,这些钱足够我们飞个来回。

  去北京之前,我带着安琪回了南云村,虽然安琪在之前已经见过了我爸,我爸对安琪也有好感,但结婚这种关乎一辈子的大事,再怎么样也要和长辈商量。我爸早就出院回到村子了,大病一场后,似乎也看透了许多,喝酒还是会喝,但多少控制一些,我们通过一次电话,他对我说,他现在最喜欢的就是养花,尤其是野菊。

  说到养花,我们的院子里还摆放着很多石竹花,安琪每天都会细心照料。而唐佳家里的阳台上也养着马蹄莲,或许养花真的能陶冶情操吧,至少我爸是改变了不少。

  我爸对安琪很满意,对我们宣布结婚的决定虽然觉得仓促,还是表达了支持的态度。他还亲自下厨做了一顿饭,自从我妈去世,我到我十岁那年,我爸就已经不做饭了,重任交给了我。

  我爸的厨艺是远近闻名的,有时候南云村或外村人红白喜事需要做饭,都会叫他过去。这么多年了,我爸的厨艺还没落下,这一顿家宴圆满结束。

  饭后,我爸让隔壁的多春嫂领着安琪到村里各处左右看看,留我在家里。

  我知道我爸一定有话要说,所以静待他开口。

  我爸问:这个安琪是大学生吧?

  是,北京来的。

  北京来的……我爸嘀咕了一句,北京来的大学生,能跟你真心过吗?你的文凭……

  其实我心中也没底,但我又不能说破是因为安琪怀孕我们才要结婚的,只能说:安琪是个好女孩,我们很谈得来,爸你就不要担心了。

  我爸本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我妈走后更是如此,见我这样说,便不再多问。

  安琪回来的时候很高兴,她说老呆在城市里,很少能见到山清水秀的地方,而且乡下空气比城市的空气好很多。

  我笑了笑,被她的活泼所感染,在来到南云村后,她似乎真正的放松下来。

  我的房间我爸都会定期打扫,所以晚上我和安琪能直接入住,我爸本来还想叫我跟他睡,他毕竟是老一辈人的思想,见此动了动嘴,由我们去了。

  躺在床上,略有些挤,我把安琪搂在怀里,商量着登记之后该怎么办婚礼,她说:别大操大办了,我不喜欢,而且我们也没那么多钱,只要登记了,在法律上我们就是合法夫妻,我在北京找个小饭店请几桌要好的同学,回到云城你再请几个好朋友,就可以了。

  你不觉得委屈?

  安琪沉默片刻,淡淡一笑:我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说委屈?月光爬过窗棂,偷偷钻进屋子,跳到床上,她的容颜在月光下并不清晰,让我无法判断她是否又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安琪,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能把你以前的事告诉我吗?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非常郑重,我想我有必要了解我妻子的一切,虽然我可能难受,但我不想永远被蒙在鼓里。

  我能感到怀里安琪的身子在听到我的话后迅速僵直,她把头埋起来,良久,才轻轻开口:你想知道?

  我想知道。

  那……好,我告诉你,你别生气。

  就在这个夜晚,安琪向我讲述了她为什么从人人向往的北京逃到千里之外的云城,对一个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感情的伤痛更难以承受。

  安琪的初恋在北京,有一个烂大街的姓:王,却有一个挺帅气的名字:登楚。

  安琪说,王登楚和她是同校不同系的同学,两人的相识就在业余参加的网球社。安琪喜欢打网球,而王登楚是网球社的第一高手,又长得帅气,人称“网球王子”。两人所在的学校有“四朵金花”,代表全校最漂亮的四个女生,安琪为其中之一,原本排名最末,后来第三转学走了,又顶上来一个,便向前进了一位。

  安琪一进网球社,王登楚就看上了她,由于有着相同的兴趣,频频借机亲近,起初安琪对王登楚称不上喜欢也称不上厌恶,因为家里管的很严,不许她在大学交男朋友。但男人只要死皮赖脸,一连串糖衣炮弹砸过去,总能把女人砸得神魂颠倒,安琪就是这样一点点动摇的,王登楚温水煮青蛙,终于抱得美人归。

  后面的发展就不出意外了,两人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毕业之前,两人为怎么选择就业有过争吵,一怒之下两人分手。刚刚分手,安琪就后悔了,觉得自己言语过激,王登楚毕竟是男人,要面子,便准备托王登楚的朋友在中间说几句好话,修补关系。

  但接下来的发展让安琪怎么也没想到,王登楚刚刚和她分手就和网球社的另一个女生好上了,这个女生就是“四朵金花”中排名第一位的“大姐”,不仅基因优良,长得妩媚动人,家里也是非常有钱。据传言其父乃某市市委常委,按理说当官的就那点工资,肯定够不上“有钱”的边,但漂亮的女人和中国的官员,其财富绝对不能按明面上的工资算。

  安琪不想和“大姐”发生冲突,偷偷找过王登楚一次,结果王登楚十分冷淡,两人不欢而散。

  此后,王登楚和“大姐”越来越如胶似漆,安琪失去了全部希望,毅然决定离开北京,到千里之外疗伤。

  我很认真地听完这个故事,没发表任何评价,安琪说:能遇到你,是我的幸运。

  我说:如果他回头是岸了,你怎么办?

  安琪愣了一下,不知如何作答,我说:其实你我才认识不到两个月,能有多深的感情?我什么情况我还是清楚的,你如果选择离开,我并不意外。

  她咬了咬嘴唇,冷淡地说:不,我不会回去的,我已经对他彻底死心了,我求过他好几次,但他都没有回头,我又何苦自讨没趣?

  这一夜,我再次噩梦连连。

  第二天离开南云村,临走前,我爸把安琪拉到一边,交给她一样东西,出了村子,在路上搭到公交车,我才问:我爸给了你什么?

  她把东西展示给我看,是一串佛珠。

  我有点恍惚,觉得非常眼熟,安琪说:叔叔说,这是你妈妈的遗物,你妈妈一直信佛的。

  对,我妈信佛,这佛珠还是在山上的普度寺求来的,我妈去世后,这佛珠就被我爸收了起来,没想到没有给我,反而给了安琪。

  安琪把佛珠塞到我手里:我不信佛,这是你妈妈的东西,你拿着吧。

  我抚摸着圆滑的佛珠,良久,落下一滴泪,我轻手拭去,把安琪的手腕拉过来,给她戴好佛珠:这是我爸给你的,代表他认可你这个儿媳妇了,以后我们的儿子或女儿有了意中人,这佛珠还是要传下去的。

  听了我的话,安琪张张嘴,把脸别到一边,我分明看到,她的脸颊流下了一条银线。

  我们买了后天去北京的机票,先回了云城的家,进门的时候,盛放的石竹花让人心旷神怡,我说:安琪,这不是你亲戚的房子吗?如果你愿意待在云城,这房子我们可以一直租下去,或者买下来,应该用不了多少钱。

  她走到石竹花的海洋中,闻言回头看了我一眼,低头摆弄着花叶,我以为她不愿意,也是,她只是暂时来云城舔舐伤口,终究是要回到北京的,而我呢?我要是去了北京,能适应那样的国际大都市吗?

  安琪说:你想留在云城,我就陪你留下来。

  你不回北京了?

  北京有我的家,我不会舍弃,只是我已经没有勇气永远待在北京,在这里定居,一直生活下去或许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我笑了。

  由于安琪已经开始显怀,我怕压迫孩子,不敢搂着她睡,所以决定分房睡,我还是回我的房间。

  整整一夜,安琪屋里的灯都没有熄灭,我看了几次,她已经睡着了,怕进去惊醒她,虽然心疼电费,心想算了,怀孕了还是得保证充足的睡眠。

  第二天,也就是临近去北京的前一天,安琪搬了一盆石竹花,说是要去看望唐佳,让我陪她一起去。我拒绝了,我现在害怕去看唐佳,唐佳的死改变了很多事,如果乔振羽回来,我愿意陪他去公墓,唐佳不欠任何人,我欠了唐佳很多,乔振羽也一样,

  而现在,我们都不可能再把欠的东西还给唐佳。

  安琪出门后,我开始收拾行李,因为不会在北京待太长时间,所以我只简单的收拾了衣服和日用品,然后又去安琪房间,发现她的行李箱摆在床头。我把行李箱打开,和我一样,是衣服和日用品,其中化妆品比较多,我微微摇头,女人啊。

  正准备合上,忽然发现一件秋衣外套的口袋里露出了一张纸的边角,我一时好奇,便掏出来,纸被折叠着,我本以为可能就是传单之类的东西,打开后才发现,原来是“确认怀孕”的报告单,我笑了笑,心说原来安琪还没把这东西丢掉啊,是不是准备留个纪念?

  轻轻摇头,准备把报告单叠好放回去,只是当我无意间扫到下方的一行数字时,我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安琪回来时,我坐在她的床上发呆。

  她起初没有意识到什么,但在看到行李箱被打开,而我手中捏着那张怀孕报告单的时候,登时脸白如纸,踉跄着倒退几步,靠在门框上。我站了起来,把单子给她,她没有接,眼泪奔涌而出。

  我说:云城不是你的家,北京才是。

  对不起。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这三个字。

  我把报告单横在眼前,念出了下方的检查时间,年月日清清楚楚,比我曾经看到的报告单检查时间足足提前了一个多月。也就是说,安琪在来云城之前就已经怀孕,她来云城,不止是忘却初恋那么简单的。

  安琪怀孕三个多月了,怪不得会显怀。

  安琪坐到了地上,我没有去扶:孩子是王登楚的吗?

  是,是他的。安琪抱着腿,头深深地埋起来,双肩抖动,压着嗓子抽噎,对不起,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孩子是王登楚的,在两人分手之后安琪就因为老是恶心去了医院检查,结果得知怀孕,当时的她简直如闻霹雳。她立即去找了正和“大姐”打得火热的王登楚,这时候他已经属于“前男友”了,王登楚一听安琪怀孕,第一反应是不信,但医院的报告单明明白白的写着,不容置疑,他随即要求安琪打掉孩子。

  两人为此爆发了有史以来最激烈地一次争吵,王登楚不愿意破镜重圆,还动手打了安琪。安琪回到家里,二话不说就决定离开北京,把孩子生下来,这不是她多爱王登楚,王登楚动手打她让她万念俱灰,什么样的爱都随着暴力烟消云散,她只是不想打掉孩子。

  安琪的父母不明所以,但女儿几乎要跳楼也要离开北京的坚决态度让老两口不得不联系了云城的远房亲戚,随后安琪就从首都飞到了我们这座偏僻小城。

  既然要生下孩子,就得考虑以后的事,比如孩子的户口问题,在安琪的设想中,和我结婚,解决了户口问题,最后再找借口离婚。我坐回了床上,和安琪一高一低地对峙,我没有愤怒,我只是感觉疼,心疼,等我从浑浑噩噩中平静下来,我开口问:现在呢?

  对不起,我一个人回北京,你不用和我结婚,这孩子本就不是你的!

  我把报告单放在床上,什么都没说,从她身边走了出去,就在我踏出院门的那一刻,眼泪终于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下来!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转着,我不知道要向哪里去,我现在无路可去。

  我走了多久,我不知道,当我抬起头来,我惊讶地发现,我竟然来到了傣族茶馆。

  这一定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走进茶馆,老板娘和我见过几次,也认识了。我要了茶,在角落里独自啜饮,一刻钟后,韩月面容憔悴地走了进来。

  她看到了我,犹豫了一下,坐到我对面。

  她说:我见过你,那天警察来抓我弟弟,你对他动了刀子,你们有什么仇?

  我不说话,付了钱,就要走,她拉住我,还在追问:喂,我问你,你和我弟弟有仇吗?

  我难以想象瘦弱的她能紧紧地钳制住我,一时之间我竟然挣脱不开,我冷冷地说:你弟弟杀了我的朋友,如果不是警察,现在就是他死,我坐牢!

  韩月愣了一下,手上不自觉松了力气,我扭头就走,她在后面大声说:你说的朋友,是不是唐佳?

  我定住脚,她又说:我认识唐佳,我们同病相怜,我弟弟犯了错我知道,可他只是孩子……

  我粗暴地打断她:年龄小不是他杀人的理由,这个世界上,最无邪的是孩子,最可怕的,也恰恰是孩子!

  韩月说:带我去看看唐佳,好吗?我找不到她。

  我看了她很久,才点点头。

0

八、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