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漂泊的城市>第一章 分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分手

小说:漂泊的城市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8/8/4 10:04:13

  冬季来临,地处中原北方的长河市霜浓雾重,大街上的人变得匆忙起来,就此转入一段萧瑟时期。

  一栋普通的公寓,谢雅哼着歌,解下围裙,将最后一盘菜端上桌,坐了下来。她满意地看着一桌佳肴,看了一下墙上的石英钟,已经下午五点多了,男友张天差不多该下班了,如果要加班的话,张天一般会打电话回来说一声的。

  今天是张天的生日,她要好好表现。而且,她有一个惊喜要给张天。

  但谢雅左等右等,几乎趴在桌子上睡着,菜也凉透了,她迷迷糊糊地抬头一看,马上七点,这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咕咕叫。她拿出翻盖手机给男友的公司打电话,的确有加班的,但加班人员中没有张天,张天是准时下班的,还说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女朋友在家里等着他回去。

  放下手机,谢雅看看窗外的夜色,虽然还没有黑透,却昭示着黑夜的来临。

  谢雅拿起筷子,在糖醋鱼上使劲地戳戳戳,眼角酸酸的,心思飘到了两年之前。

  两年前,和现在的场景差不多。

  也是张天过生日,她做了一桌子菜,等了很久,到夜里九点男友才回来,张天脸色不太好,她以为是累了,还关心的问这问那。张天摇摇头,似乎在驱散什么,吃饭时也吞吞吐吐,终于放下碗筷,谢雅奇怪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做的菜不合胃口?”

  “谢雅,我们分手吧。”

  张天很直接,谢雅懵了,再三确信自己没有听错,才默默放下筷子:“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张天是个帅哥,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谢雅自己是二流大学出身,所以在男友面前,她总是感觉矮了一截。而且,张天家人对她不仅不满意,还一直要求张天分了再找一个,所以谢雅的压力是很大的。

  谢雅家里情况不是很好,还有两个弟弟,早早辍学出去打工,她参加工作后很拼命,为的就是改善家境。与张天交往后,租了这栋公寓,家务她在下班后收拾,房租也是两人均摊,有时候她感觉两人不是男女朋友,更像陌生人。每次说到买房子,张天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有时候还流露出对她给家里人买东西的不满,谢雅无数次怀疑这段感情,却还是咬牙在坚持。

  张天说了分手的话后,见谢雅这个样子,没有再提,当天夜里两人早早睡下,同床异梦。

  能再坚持两年,连谢雅都觉得是奇迹。

  这一天夜里,张天没有回来,打电话不接,最后索性关机。

  谢雅很冷,她没有收拾桌上的菜,一个人走进了房间,躺到床上。那一瞬间,她仿佛成了全世界最孤独的人,抱紧自己,盖着被子依旧止不住寒冷的侵袭。

  她给表哥袁长河打电话,很快通了,那边一阵窸窸窣窣,而后传来温暖的声调:“小雅,这个点儿了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袁长河是人民警察,今年二十五岁,长河市刑警队队长,算得上年富力强。其实长河市属于县级市,北国的县级市如果按经济实力排名,长河市得排到老后边了,一个穷县级市的刑警队长含金量并不高,袁长河家里又有点关系,所以这个年纪成为小领导倒不是说不过去。

  “哥,我没事儿,就是想和你说说话,嫂子在你身边吗?”

  这边袁长河举着电话,听到表妹的话不禁下意识去瞅身边几乎凑到电话上的女友苏铃,后者正笑眯眯地看着他,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袁长河咳嗽一声,同时察觉到表妹的语气不对:“苏铃在我身边,有事你就说,哥能解决的肯定给你解决。”

  “你把电话给嫂子,我想和嫂子说话。”

  苏铃也听到了,伸手把电话接过来:“小雅,这深更半夜的,到底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嫂子,我都说了没事儿,就是想问问你和我哥什么时候结婚?”

  苏铃冲男友比划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哪有那么快啊,再等半年吧。”

  谢雅闷闷地应了一声,又对付几句,便挂了。

  这之后的某一天,天刚刚明亮起来,袁长河就被电话声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苏铃嘟哝一声,翻个身继续睡。袁长河接了电话,这个电话如狂风般在他那刚刚平静下来的湖水里掀起了巨浪。

  “哥,对不起,你有空来我这里一趟吗?”谢雅在电话那头焦急地说。

  “去你那里?昨天是张天的生日吧,你们应该好好庆祝了一番,这个时候让我去你那里做什么?”袁长河有点好奇。

  “我们已经分手了……”那头沉默了一阵,便禁不住呜咽起来。

  “分手了?怎么回事,你不是怀孕了吗?”哭声让袁长河焦躁起来,表妹怀孕的消息他是第一个知道的,这小妮子还说要给张天一个惊喜。

  “孩子打掉了,我现在在医院,你不要跟我爸妈说,我怕他们担心………”小雅的哭声更大了。

  这个王八蛋!袁长河心里怒骂了一句:“你别乱跑,我马上过来。”

  去表妹家之前,他给队里打了一个电话,告诉自己的助理今天有急事,让他先处理案件。这时苏铃被吵醒了,揉着眼睛坐起来,袁长河让她继续睡,苏铃敏感地问:“是不是小雅出事了?”

  袁长河沉重地点点头:“她把孩子打了,看来事情很严重,你还要上班,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

  苏铃也是知道小雅怀孕的,闻言一个皱眉:“什么事闹到这个地步?”

  “行了,你别担心,要是那个王八蛋的错,我一定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

  “你可是警察,不能知法犯法,不过我支持你,你对小雅真好。”

  “我的妹妹,我不对她好谁对她好?”

  刑警队长在医院见到了表妹,医院是袁长河最讨厌的地方,那惨白的墙壁,冰冷的器械,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凄凉的生离死别,如今,有一个他心疼的女人躺在这里,苍白而虚弱的开启了另一段悲剧。小雅躺在病床上,脸色枯黄没有血色,眼神空洞看不到一丝希望,见到亲人,她挣扎着爬起来,袁长河赶紧过去扶住她,她便钻在亲人的怀里,像只瘦弱的小猫。

  “没事了没事了,我不是来了吗?”袁长河安抚着她,想起了那熟悉的记忆,心里无比难受,为什么我疼爱的女人都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一个女医生走过来,拿出个本子,用毫无表情的语气说道:“你是她男朋友吧,在这签个字,明天可以出院了。”

  “要不多休息几天,再观察观察,万一还有什么事呢?”刑警队长有点诧异。

  “她还没到三个月,没多大事的。”女医生冷冰冰地说。

  袁长河想起母亲曾经跟他说过,怀孕了一定要生下来,流产跟生产一样对女人伤害非常大。可是在医生眼里,只有标准,冷冰冰的写在教科书上的标准:“知道伤害大当时怎么不对她好点?她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你们男人害的吗?”她很生气,然后指指那边,“医院最近床位紧张,你看那边还有多少女人在排队,都是你们这些不负责的男人害的。”

  “他是我……”小雅正要辩解,袁长河示意不用解释,看着那边坐的满满的位置,看着那些女人焦急不安的脸,他心里有一丝悲凉,不想辩驳。男人要爽,女人要钱,现在这个社会,不就是这样吗,谁他妈在乎你心里的爱情有多么神圣?

  他背着表妹,不顾别人异样的眼光,走出了医院,拦了辆车,带着亲人回家。车在城市里七拐八拐,终于到了公寓,打开房门,房间里凌乱不堪,凳子乱七八糟地倒在地上,衣物扔的满的都是,还有满地撕成碎片红红的钞票。

  “这是什么,怎么把钱都撕成这样?”袁长河诧异地问。

  “这是你妹妹的卖身钱。”小雅苦笑了一下,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颤抖着说。

  这个字眼刺痛了刑警队长的神经,他把她放在床上,有点生气:“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说的那么难听?”

  小雅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用低沉的声音告诉了表哥所有的经过。她跟着张天来到长河的两年多,生活还算平静,工作也比较顺利,而张天在公司里也算是个勤奋的男人,慢慢工资也越来越高。感情总是随着时间慢慢变得平淡的,随着激情的慢慢退却,更多的现实问题浮现出来,最重要的问题便是结婚的事。小雅的父母一直反对她跟张天在一起,因为张天确实家境很差,他们不愿意把这唯一的女儿就这么嫁出去,而张天家里好不容易出了个这么有能力的儿子,也不喜欢小雅父母那有点势利的眼光。小雅一直在努力挽回这样尴尬的场面,既要安抚家人,又要让张天家人对自己满意。

  “那张天呢,他是什么态度?”

  “他当然是站在他父母那边。”表妹苦笑了一下,“我一直觉得结婚是两家人的事,所以我一直很努力的跟我爸妈沟通,不知道在电话里吵过多少次,因为我一直信任张天,我觉得他是个可靠的男人,我不想因为自己父母的原因失去这段感情。”

  在小雅的努力下,她爸妈终于慢慢有了松动,可是张天却始终不愿意面对她父母,只说等她把所有的事都搞定了再来谈结婚的事。她没有抱怨张天,依旧努力工作,跳了两次槽,从城西跑到城东去上班,每天坐两个小时公车,只为那份多一点工资的工作。终于,凑够了家里买房的那部分钱,小雅的爸妈也不再反对,只让张天有空去家里坐坐,谈谈结婚的事。

  “哪怕他去我家没有带任何礼物,也没有礼金,我还是帮着他说话,有时候我自己也怀疑,为什么一个男人连这点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可是那时候我信任他,始终站在他那边。”

  张天终于回家见了他们一面,虽然两手空空,小雅的父母最后还是放下了以前的态度,就像招待未来的姑爷一样,临走的时候,还给了他红包。而另一边,张天却始终没有要带小雅回家过,直到分手,小雅也没有见过张天的父母。从答应五一带她回家,到端午、中秋、国庆,每一次都以加班很忙为由,最后都没能成行。而上次答应过年带小雅回去,但真的随着时间越来越近,张天却一直拖着,甚至连回去的车票都还没准备买。这让谢雅非常不解,那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她本来计划等过年跟着张天回家后再给他一个惊喜,终于忍不住在这个生日告诉了他。

  也正是因为她怀孕的消息,一场悲剧终于发生了。

  “哥,男人是不是把性看的特别重要?”

  “性对男人女人都重要,关键要看你怎么看待。”

  “我问了医生,也上网去查了,怀孕前三个月最好不要同房,容易流产。”表妹又是一阵苦笑,“我以为他会理解我,至少也会体谅肚子里的宝宝,那也是他的骨肉啊。而且我记得他以前对这个也没那么大兴趣,可是我拒绝他两次后他很生气,开始常常彻夜不回,我还以为他要加班,或者最多算生我气了,我还经常用其他的方法帮他解决需要……”她连这些都说出来了,“可是张天从来不会这样替我考虑,我只是想让他为了宝宝体谅一下我而已,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一切早就注定了。”

  “就为了不能满足他的需要,所以他就出轨了?”

  表妹点点头,又摇摇头:“哥,我真的好傻,他说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的时候,我也像你想的这样,以为是自己不能满足他的需要,那时候我还想着如果是这样,就原谅他算了,很多人都说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我想看在宝宝的份上,就不要追究了………”

  “什么男人是下半身动物,那并不是对自己爱的人说的。”刑警队长皱了下眉头,怒火升了起来。

  “后来那个女人打电话给我,说我抢走了她男朋友,还说我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就想逼他结婚,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他们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小雅语气带着一丝悲愤,“我打电话给他,让他回来说清楚,结果我错估了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他开始只是沉默,后来还帮着那女人说话,说我把钱都给家里买房子了,连结婚的钱都不准备……”

  “你给你爸妈买房子,张天给了不少钱吧,所以他才生气?”

  “没有,那全是我自己的钱,他一分钱都没出!”小雅的脸上全是气愤,“他平时的工资从来都是他自己保管,连房租都是我们轮流交的,我从来没有抱怨过他。”

  “这他妈的房租还能轮流交?”刑警队长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我和他认识五年,和他在一起一直是我洗衣做饭收拾家务,我为家人买房子花了许多钱,但从来没有要过他一分钱,我以为他作为我的男人应该是支持我的,却没想到为了这个吵架吵了太多次,说我总是把结婚的压力给他。那个女人出现以后,我还苦苦哀求他看在孩子的份上再考虑一下,我不想自己坚持了那么多年的感情就这么结束,而且自己还怀孕着,后来他居然带着那个女人回来,那女人说我用这么卑鄙的方法还霸占着男人不放手……”

  袁长河实在听不下去了:“你也要有点骨气,别人都这样羞辱你了干嘛还呆着不走?”

  “我是死心了准备走的,他们又不让我走了,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的,说我要是喜欢就在这里住着好了,他们走。”

  刑警队长看着房间里一片狼藉的情景,还有那一地撕碎的钞票:“傻妹妹,你也不要把钱撕了呀,你自己挣钱多不容易。”

  “你以为我为了钱什么都会卖吗?”小雅尖叫起来,小拳头攥得紧紧的,“这是那个女人扔给我的,说张天和我在一起睡了我多少次,按市场价算给我,第一次算贵一点,就当睡了个小姐,哈哈哈……我的青春也太值钱了,好几万啊!”

  表妹看似柔弱,其实骨子里非常刚烈,袁长河能想象她接过钱然后撕得粉碎的愤怒。他握紧了拳头,愤怒地问:“那对狗男女现在住哪里?”

  她挣扎着拉住表哥的手,眼泪婆娑地说:“哥,让他去吧,孩子我已经打掉了,我不想再见到他,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关系,就当这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你也不要再去想那些事了,好吗?”

  袁长河看着表妹,瘦弱憔悴,脸色苍白,头发乱糟糟的,哪里还是以前那个青春活泼的女孩?他心里如针扎般疼,叹了口气,然后紧紧地抱住她。

  小雅在他怀里瑟瑟发抖,像风中的一根小草。

  “我们走吧,离开这个鬼地方,到我那里去住。”

  “不,哥,我想回家看看。”

  “回家?”

  “嗯。”

  “好,我陪你回家。”

0

第一章 分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