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漂泊的城市>第六章 丑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丑陋

小说:漂泊的城市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8/8/4 14:26:49

  长河市越来越冷,袁长河紧了紧身上的大衣,苏铃抱着他的胳膊,两人相偎相依,上了火车。

  坐下后,苏铃看了看窗外,喃喃道:“长河,你说这几天市里会不会下雪?”

  “我看不会。”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看了天气预报。”

  苏铃捶了男友一下,叹口气说:“你也真是的,来回跑,可算是把案子办完了,不然还不知道得拖到啥时候,小雅的病我估计还没好。”

  苏铃请了假,和袁长河提前到栗城乡下一趟,见见老人。其实她早就见过了公婆,无论是袁长河家里,还是苏铃家里,对彼此还是满意的,所以双方都开始商量结婚的事。

  宋城转眼即到,袁长河在苏铃下车后,自然而然地给她披上羽绒服。

  这次的案子,算得上一波三折。

  郭颖的家里到底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当袁长河将手铐戴到张天手上的时候,他的心一下子舒展开了。

  一切都有因果。

  顾萱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叫吴卓言,在认识顾萱之前,袁长河就和吴卓言好上了,可惜的是,以张天风流成性的本质,这段所谓的恋情注定是悲剧。更让人震惊的是,张天还教唆吴卓言吸毒,吴卓言为此极度依赖张天提供毒品,搞得自己吃不起饭,最后一无所有。她和张天拼命,两人厮打起来,吴卓言被张天掐死,尸体就埋在大学校园——郭颖向警方提供了一个笔记本,是顾萱的遗物,上面详细记载了顾萱调查到的事实真相,连吴卓言的埋尸地点都有。

  警方顺利挖到了尸体,又因为在郭颖家取得的证据,张天的犯罪事实非常清楚,按照袁长河的了解,倒卖毒品、教唆他人吸毒、两条人命——这要是还能不判死刑,中国的法律那就真不如一张废纸了。

  至于顾萱为什么不报警,而是选择用自己的生命来把张天拉下水,袁长河随后也了解了。

  顾萱在接近张天调查真相的过程中,也不幸染上了毒品!

  真可以称得上心灰意冷,顾萱清楚毒瘾发作之后人会变成什么样子,她这辈子是废了。为了报仇,也是解脱,顾萱决定激怒张天,彻底宣判张天的死刑。

  虽然袁长河离开长河市之前,张天刚刚由刑警队移交给检察院,很快就将由检察院向长河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刑警队长可没有时间等着张天的宣判结果,他携女友回到了宋城,下了火车后,两人又坐上汽车,直奔栗城。

  此时,小雅还在家养病,农村的空气较于城市来说,还是很新鲜的。

  呼吸着熟悉的空气,小雅没什么事做,身子又虚,只能晒太阳。

  冬天的太阳,温暖而寒冷。

  昨天中午,大刘上门了一次,很不寻常。

  大刘在谢家门口徘徊,纠结都写在脸上了,小雅烧水洗头,洗完了出门倒水,见他站在门外吓了一跳:“大刘,你在我家门口干嘛?”

  大刘见她发梢还滴着水,立马自告奋勇地把脸盆接过来,跑到沟边倒了,小雅还很茫然,等把脸盆接过来又问:“你到底想干嘛?”

  “你先把头发擦干吧,小心着凉。”

  小雅看了看他,回身进门。

  没有受到邀请,大刘尴尬地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小雅拿毛巾把头发擦干了,见他还站在门口,奇怪道:“你怎么不进来?”

  大刘立马出溜进来了,傻笑着说:“我以为你不想我进来哪。”

  “你还真老实,怎么,来我家有事?”

  大刘吞吞吐吐,最终还是咬牙问了出口:“听说,你和你那个对象黄了?”

  小雅一愣,旋即淡淡地说:“哦,你怎么知道的?我哥告诉你的?”

  “是大河说的,你也别在意,那样的男人没什么好说的,你还年轻,又是大学生,找什么样的找不到?”

  “你说的对。”小雅的笑容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估计就是应付一下,“你也不小了吧,和我哥同年上的学,比我哥小一岁还是两岁来着?我这次回家,见和你差不多的早就结婚了,连孩子都四五岁了,你怎么还是一个人啊?刘叔和婶子不着急吗?”

  大刘苦笑一声:“着急,怎么可能不着急?他们啊,只要我上了饭桌,就得唠叨,我烦死了。”

  “那你该找个了,总不能一辈子不结婚。”

  大刘这次没有接口,用脚踢着地上的土,小雅更加不着头脑,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大刘忽然一把按住她的双肩,激动地说:“谢雅,我们结婚吧!”

  小雅傻呆呆地看他,看了很长时间,然后把他的手拿下来:“你没吃错药吧?”

  “我没有,大河都和我说了你的事,包括流产。我知道你心里苦,谢雅,其实我从小就喜欢你,可我文化不高,你是大学生,我不敢对你开口,现在……”

  小雅打断了他,脸色冷冷的:“现在,我不干净了,所以你觉得你能配得上我了?”

  “不,不是,我只是心疼你,你跟那个男人好几年,结果被他毫不犹豫地抛弃,我可以保护你,咱们一起长大的,你了解我!”大刘急忙解释。

  小雅沉默了,大刘分明看到,两道银线从她脸上滑落,小雅转过身:“你走吧,让我静静。”

  大刘嗫嚅着,终究没有勇气再开口,他默默地离开了。

  袁长河再次见到表妹,迎接的不是热情拥抱,而是一个苍白的容颜。

  “哥,你回来就好。”小雅说,见到后面的苏铃,露出笑容,“嫂子也来了。”

  “怎么了这是?”苏铃见她气色不好,赶紧上前在她额头上探了探,感觉有点烧,“要不去医院看看吧?”

  小雅笑道:“医院在县里,这地方只有诊所。”

  “那就去诊所!”苏铃坚持。

  小雅拗不过她,只能顺从。

  袁长河便陪着两个女人去南地的诊所,也就几步路的事,诊所医生姓叶,是新来的年轻人,他老婆也是诊所的一员,夫妻俩共同经营诊所。叶医生给小雅量了量体温,说:“没事儿,只是有点烧,不用打针,吃点退烧药就能好。”

  拿了药,三人才回家。

  先把小雅送到里屋的床上,苏铃也有点累了,袁长河到客房铺好床,让她休息,说:“你先睡一觉,估计天黑了,我姑妈该回来了,到时候我把奶奶也叫过来,一起吃饭,现在我去看下小雅。”

  小雅躺在床上没有睡意,见袁长河进来了,第一句话就问:“哥,案子到底怎么样?”

  “不怎么样,张天死定了。”

  一句话让小雅脸色更加苍白,袁长河把经过简单明了的说一遍,总结道:“我想不出任何理由,法院会不判张天死刑,死缓都难。”

  小雅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最后说了一句:“何初和郭颖也很可怜。”

  袁长河愣住了,实际上,在离开长河市之前,他还见过何初,也见过郭颖。

  何初说:“其实张天进去了,我也可以松一口气,我摆脱了这个人,日后的生活或许会好过许多。”

  而郭颖说:“我以前很讨厌顾萱,因为她抢走了我哥,可我不得不强颜欢笑,因为如果我把自己的厌恶写在脸上,对顾萱不友好,我哥可能就不理我。现在好了,结束了,解脱了,天还是这个天,地还是这个地,没什么大不了的,生活还不是要继续?”

  小雅的话将袁长河拉回现实:“哥,你不觉得郭颖和张天,很像我们吗?”

  袁长河何尝没有想到过这一点?

  张天和郭颖是表兄妹,他和小雅也是表兄妹,都有这样的不伦之恋,张郭二人注定要以悲剧收场,不过张天自己作孽,谁也救不了他。

  他和小雅呢?

  正在思考这种可能,小雅又说:“哥,大刘找我了。”

  没有得到回应,小雅笑了一下:“大刘说,他要娶我,哥,你看怎么样?我一个流过产的女人,还和一个男人同居好几年,有人要我,真的很好了。”

  “小雅,你别这样想,大刘喜欢你我知道,可你喜不喜欢他是另一回事。”袁长河赶紧说,“你要是喜欢他,我支持你们结婚,如果你对他没感觉,那算了,这社会就是这样,你想再找一个不难,你又不是二婚。”

  “我和二婚有什么区别?”小雅自嘲一笑,“我和大刘说了,我考虑一下。”

  袁长河见她这样,心一阵阵刺痛,小雅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而说起了另一件事:“哥,还记得小时候我们钓鱼吗?等我好一点了,我们再去钓鱼吧?”

  “我看过那条河了,就那点水还有鱼?估计线长一点鱼漂都浮不起来,我看算了。”

  “你说的是桥那段,我们往东边的小树林走,那边的水深,应该还能钓鱼。”

  “好吧,你是病人你最大,我陪你了。”

  小雅笑了,终于缓缓问了一句:“哥,张天他……被捕时表情怎么样?”

  袁长河回忆了一下,用了一个字形容:“丑!”

  无论多么俊美的相貌,在那一刻,真的是狰狞至极,也恶毒至极,袁长河只能想出这么一个形容词。

  让袁长河措手不及的事很快来了。

  夜里,袁长河上街买了菜,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

  奶奶拉着苏铃的手问东问西,老人家都挺唠叨的,不过苏铃是好脾气,笑眯眯地应和。

  “苏铃,你和河儿打算啥时候结婚?”姑妈问了一句。

  “再等等吧,这也要过年了,而且长河这段时间比较忙,抽不出时间。”苏铃说。

  奶奶瞅了孙子一眼:“啥叫抽不出时间?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这时间必须要有,河儿,我看明年五一那片儿你们结婚就挺好,成不成?”

  其实按照袁长河和苏铃的计划,也差不多是在五一结婚,袁长河说:“听奶奶的,不过你也知道我是警察,事多,五一假期更是案件频发的时候,所以我和苏铃都想着,先登记,婚宴宴请一些亲人朋友,不用铺张,你看怎么样?”

  “嗯,你们年轻人的事,怎么说都行,我不掺和。不过,河儿你也老大不小了,结婚了赶紧要个孩子,我也想着能抱上孙子,多好的事儿啊!”

  苏铃害羞地笑了一下,人虽然不多,饭桌上却满是热闹的氛围,袁长河发现小雅一直沉默不语,与这样的氛围格格不入。

  饭后,他和苏铃手牵手在家乡的小路上散步消食,苏铃笑着说:“就这样要嫁给你,真感觉我亏了。”

  “后悔了?”

  “后悔也来不及了,没看你奶奶的劲头,要不是老一辈人的观念束缚,我估计她现在都会让我们要孩子。”

  袁长河暧昧地搂着她更近一些:“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苏铃白了他一眼:“得了,还不是我遭罪?你看看你,咱们在一起之后,你天天不着家,知道的你是人民警察为人民服务,在查案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外面包小蜜,我在独守空房——嗯,确实是独守空房。你说我要是怀孕了,你这情况能在家多陪陪我吗?孩子生下来后,你能陪孩子的时间有多少?”

  一番话把袁长河问得沉默了,苏铃又道:“我不是埋怨你,我就是想说,我支持你的事业,毕竟你是警察嘛,我理解。不过,要孩子这事还得再考虑考虑,行吗?”

  袁长河无可奈何地点点头,苏铃靠进他怀里,幽幽一叹:“为什么我就喜欢你呢?明明你不浪漫,还没时间陪我逛街,这辈子栽你手里了。”

  两人在姑妈家留宿,苏铃睡了一下午,竟然还没有睡过来困,回去后洗了脚,农村条件不好,洗澡就免了,她不矫情,脚干了爬上床,在男友怀里很快进入梦乡。袁长河却左右睡不着,到了半夜,索性起身上了趟厕所,然后就在院子里抽烟。

  “哥。”背后声音响起,是小雅。

  袁长河其实已经听到了脚步声,而且可以判断不是苏铃,而姑妈晚上没有上厕所的习惯,除此之外,就只有小雅了。

  “哥,你和苏铃感情真好。”

  袁长河转身之前为了避免烟草的味道刺激病人,把烟掐了,面对披着大衣的表妹说:“你这也能看出来?”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不是吗?哥,我真的很羡慕,能有苏铃这样的女人喜欢你。”

  “你不也有大刘那样的男人喜欢?其实一开始见到张天,我真的被他迷惑了,以为他是好男人,能对你好,值得我把妹妹交到他手上,是我瞎了眼。”

  虽然披着大衣,天还是很冷的,尤其是夜里的空气让人瑟瑟发抖,小雅又没有好利索,不由得打了一个喷嚏。

  袁长河过来推她:“进屋吧,你还想感冒加重?你的烧退了吗?”

  小雅却顺势倒进了表哥怀里,哭了。

  袁长河能感到胸口的湿意,这让他手足无措:“怎么了?你这是又搞什么?”

  “哥,我嫉妒苏铃。”

  “嗯?”

  “不论是苏铃,还是别的女人,她们都可以和你站在阳光下,只有我不行。”小雅低沉地说,“她们怎么样都行,这就是命。”

  此时的小雅,让人害怕。

  袁长河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回屋吧,你真不怕再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

  小雅没有接这个茬,而是忽然说:“哥,我们私奔吧!”

  袁长河吓了一跳,因为表妹的声音不小,他看了看里屋和客房,没什么动静,才松了一口气。小雅从来是温柔的,不会冲动,这次是怎么了?

  “哥,你不愿意?”

  袁长河只有苦笑,摸着月光下的脸:“你这是要疯啊?咱们私奔了,姑妈姑父不得气死?你还想让他们在村里抬头吗?”

  “人不都得疯一次?我和张天就是这样,可惜我太傻,这次我想和哥试一试,是到其它城市,还是出国,由哥决定。哥以前就说过去日本,好,只要哥想去,我陪着,我们不是同胞兄妹,只是表兄妹,在日本是可以结婚的。”

  “说你疯,你还真疯了?”袁长河不知道怎么应对女孩子的疯狂,这样说了一句。

  小雅明亮的眸子逐渐暗淡下去,惨然一笑:“我明白了,我不该这样胡思乱想的,对不起,哥。”

  兄妹俩相顾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小雅轻声吟诵起了那首传唱千古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余韵声中,小雅说:“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的表现很丑陋?像不像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袁长河自然是摇头。

  “哥,你有多爱苏铃?”

  袁长河不知如何比喻,只能说:“我愿意和她结婚,和她过一辈子,她曾经在我给你钱的时候,毫不犹豫把自己的工资拿出来一部分给你,在我出任务的时候,她在家等我。尽管我陪她的时间不多,可她不会埋怨,我也曾经发誓,这一辈子会对她好,我一定要娶苏铃!”

  小雅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嘴唇,笑了:“哥,我明白了,你要珍惜苏铃,她是你值得去爱的女人。”

0

第六章 丑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