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漂泊的城市>第5章 香水百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章 香水百合

小说:漂泊的城市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8/8/5 11:44:17

  楚羲看了做笔录的王湾新一眼,又问:宋同学,现在你可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了吧?

  星雨的手放在膝盖上,轻轻道:其实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去小树林是因为有约,我托一个人给徐瑞青带话,让他下了晚自习到小树林,因为我有事和他说清楚,但是徐瑞青自始至终都没来。

  楚羲抓到了重点:你托谁带的话?

  贺晓光,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

  楚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次把目光投向周彤,那这位呢?又是为了什么去小树林?

  连星雨和祝灵璇都很好奇,也一起把目光在周彤身上辗转,周彤身子一抖,紧抿着莹润的红唇,楚羲又问了一遍,她才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是去散步的。

  楚羲一脸笑眯眯的,说出口的话却一点儿都不客气:周同学,我很奇怪,白天小树林死了人,晚上你就去散步,你不觉得不合常理吗?

  周彤牙齿紧咬,不知如何回答。

  王湾新插了一句:周同学,你想清楚,这是命案,死的人还是校委书记,如果你再这样遮遮掩掩的,我们有理由怀疑李书记是你……

  不是我!周彤忽然起立,脸上全是崩溃的泪水,我只是……只是去做个了断!

  楚羲和王湾新对视一眼,前者问:对不起,虽然冒昧,还是请你详细说一下。

  周彤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你们应该知道我和陈猛以前是男女朋友,在我们分手之后陈猛就死了,我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这倒是真的,不过我们相信你不是凶手,王湾新说。

  周彤漠然道:我的确不是凶手,在向阿猛提出分手时我还很内疚,而且我也没有能力、没有理由去杀他,但阿猛死后,我心里十分不安,就约了李书记……

  星雨突然插了一句:这和李书记有什么关系?说完就觉得不对,咂咂嘴,难道……

  祝灵璇眯着眼说:彤彤,这么说你的新欢是李书记?为了李书记才把陈猛甩了?

  周彤苦笑:可以这么说吧。

  为什么?星雨大声质问,她还真的不能理解,一个脑满肠肥的老头子怎么就入了周彤的眼?周彤虽然在容貌上比不上星雨,至少也是美女,和陈猛分手之后肯定不愁再找一个,何必去和能当自己爸爸的人纠缠?

  周彤抬头看了她一眼,自嘲道:星雨,你对李书记了解多少?

  星雨摇头,她根本不了解李松民,平常学生自然和校委书记打不上交道,除非是亲戚之类的。

  祝灵璇说:虽然我对李书记的情况不怎么清楚,但李书记的作为我略知一二,应该是有点背景的。当然,背景在其次,这样的人不招惹就是了,彤彤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和我弟弟有关,我弟弟你们知道吧?

  周瑜?星雨疑惑地说,没错,周彤的弟弟叫周瑜,而且的确长的丰神俊朗,指不定是三国那个周都督投胎转世的,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小瑜从小就不安生,他惹事了。周彤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样子,因为酒后一点口角,把人打成二级伤残,没办法,我只能求李书记帮忙,李书记和王书记是老乡,能说上话,小瑜再怎么样也是我弟弟,我不能看着他坐牢不管。

  这个王书记是……星雨摸摸头,一时没反应过来。

  祝灵璇也是眉头紧锁,王湾新看了楚羲一眼,小心翼翼地说:应该是王桐书记。

  王桐……星雨和祝灵璇还是不明白。

  王湾新唉声叹气:也不怪你们,别说你们是学生,就是出了社会不刻意了解应该也不清楚,王桐书记是锦城市委书记,也就是咱们通常所说的一把手。

  难怪……祝灵璇喃喃道。

  这算是中国社会的常态,老百姓可不关心地方官是谁,别说市长市委书记,再低一级的县长县委书记也多有不了解的,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不了解,知识分子不去了解也不会清楚,尽管这些官员在新闻中出镜率不低——当然,这类套话满篇的新闻谁看啊?

  楚羲终于开口了:如果李书记真的认识王书记的话,还真是背景不小,我也见过王书记,王书记这人念旧,李书记和王书记同乡,一点小忙总会帮的。

  这算是小忙吗?祝灵璇笑问。

  对一把手说,算!楚羲笑答。

  星雨盯着垂首不语的周彤:这么说,彤彤你是为了周瑜才和李书记搅在一起的?

  我只有这些资本,你也知道,我家没钱。周彤又是一声苦笑。

  祝灵璇嘿嘿冷笑:这么说,我被朱雨骏那个死鬼指着鼻子骂不是没有道理?

  周彤把头低的更低了,星雨说:彤彤,所以李书记去小树林是和你有约,你们要谈什么事?

  周彤这次犹豫了很久,才对四人交代:其实,我怀孕了……

  除了星雨,三个人都很吃惊,而星雨浑身发软,脑子里一片空白。

  周彤继续说:我怀孕了,所以我才要和阿猛分手,我总不能一直和阿猛这样下去,我自问还没贱到那个份上!而且,我想我可以借这个机会摆脱李书记,用孩子威胁他,要么放过我各走各路,要么鱼死网破,我想李书记不会为了我这样一个女人撕破脸,等和李书记谈妥之后,我就去医院把孩子打了。她看了星雨一眼,当时我还想,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陪着我打胎,全寝室我想来想去,也就星雨最合适。

  星雨咧咧嘴,心里倍感荒诞。

  ……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一辆警车停在锦城工程大学门前,三个女学生陆续下车,王湾新和海蓝探出头,后者挥挥手,前者则情绪复杂地望着周彤,叹了一口气,也没说什么。

  警车走后,星雨和祝灵璇的目光也放在周彤身后,周彤短短时间也看开了,淡淡一笑: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不怪你们,我自己做的事我认,我是婊子,但我不想立牌坊。

  星雨眼一瞥见到阿烈、马兴站在校门口,除此之外,还有贺晓光和徐瑞青。

  贺晓光和徐瑞青最着急,但后者略显迟疑,前者抢前几步,拉着星雨问:怎么样,都没事吧?

  星雨勉强笑道:劳贺主席远迎,我们只是到刑警队做个笔录,又不是杀人凶手,当然没事。然后不着痕迹地把贺晓光的手避开。

  贺晓光眼神一黯,叹口气道:那就好,校领导都很关心这件事,李书记死了可了不得,现在可是满城风雨的。

  折腾了一宿,此时已是大天亮,星雨见校内喧嚣,而且杂乱无章,不禁道:早操早就完了吧?都不上课干什么呢?

  阿烈和马兴已经走了过来,前者说: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能没事人一样在这接你们?走,跟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星雨奇怪地瞅着他,然后一群人往里走,路过徐瑞青身边,除了贺晓光打个招呼让他跟上,其他人都不理会。

  徐瑞青脸色难看,但终究没有发作。

  自从陈猛和朱雨骏被害死后,警方又迟迟没有破案,校园内就已经是风雨欲来了,及至校委书记李松民同样身死,不止是学生,连老师都深感本身岌岌可危,整个校内秩序一团糟。

  这不,一大早综合楼就被上千名学生给围了,楼前不大的广场人挤人,根本没有空地方。一部分教师冷眼旁观,但更多的是忙里忙外焦头烂额,校委书记死了,校长还在,而且校长管的就是学校的行政事务。

  一见这场面,星雨三个刚从警察那边喝完茶回来的人傻眼了,祝灵璇问:这是怎么回事?

  贺晓光叹道:还不是这两天死了三个人闹的,这凶手太厉害了,还没几天就把三个人悄无声息地杀了,连警察都束手无策……

  阿烈接口:这么说吧,如果李书记第一个死了,学生们暗地里绝对拍手叫好,但在两个学生死后,李书记又遇害,这等于让在校学生绷紧的神经断了,也就有了现在的一幕:学生聚集起来罢课,要求校方立即找出凶手。

  星雨愕然道:这不是警察该干的事吗?

  人都是欺软怕硬的……阿烈嘿然,当然,如果面前就是公安局,真被逼到那个份上,学生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场闹剧一直持续到校长出面为止,校长承诺,一定在五日之内配合警方将凶手绳之于法,否则他会从综合楼八楼跳下去,以死谢罪。

  示威人群这才逐渐散去。

  星雨为了避免被徐瑞青纠缠,主动和阿烈走在一起,徐瑞青伸出手还没说话,只能默默地放下,愤然望着两人的背影,目光满是仇视。

  贺晓光在他身边说:算了,老徐,覆水难收破镜难圆,这世界不是谁离开谁就不能活。

  徐瑞青瞥了学生会主席一眼,阴阳怪气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宋星雨就算瞧不上我也不可能瞧上你,没看她现在和姓杨的打的火热?

  贺晓光脸色一变:老徐,说话凭良心,我又没得罪你,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徐瑞青冷冷道:我什么意思你最清楚!然后拂袖而去。

  当时马兴刚好经过,目送徐瑞青怒气冲冲地走了,又看了呆若木鸡地贺晓光一眼,定定地思索片刻,才不紧不慢地离开。

  贺晓光握紧拳头,眼神闪烁,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

  校方宣布继续封闭校门,同时宣布休课两天,这两天也将是警方大力摸排凶手的时候。

  阿烈出于某种考虑,带着星雨回了自己所住的四号宿舍楼,宿管阿姨当然不会让他把女生带进去,但男生宿舍一般比不上女生宿舍的严格,阿烈和宿管阿姨关系不好,这回索性无视,宿管阿姨在他后面大叫:你再不把这个姑娘带出去我就告诉你们老师!

  阿烈还是不予理会。

  星雨低声问:你打的什么主意?

  阿烈不答,反而调侃道:听见没有,阿姨叫你姑娘,可见在其他人眼里你还是姑娘身……

  星雨恼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阿烈见她真的恼了,才说:我不会害你的,也不是起了坏念头,就是为了做饵。

  一个晚上都在刑警队折腾,没有充足的睡眠,星雨还有点脑子昏沉:什么饵?

  阿烈笑而不语,这时两人已站在114寝室门前,其他经过的男学生诧异地看着两人,对阿烈能把新闻系的系花带进来深感歆羡……

  可见,星雨还是有名人效应的,很多学生都认识她。

  阿烈想也不想推门而入,今天是个好日子,114寝室八个人,陈猛和朱雨骏死了,加上阿烈还有六个,而剩下五个都在寝室。

  本来没人在意阿烈进来,但很快就发现不是一个人,星雨不尴不尬地站在阿烈身后,和114寝室成员打招呼。

  寝室长汪西举着手机茫然道:宋星雨?

  阿烈笑道:这还认不出来?表面上和汪西说话,实则一直盯着马兴的动静。

  马兴坐在床上,看着阿烈借给他穿的鞋发呆,闻言一愣,抬起头就看到了刚进来的两人。为显亲密,阿烈还抓住了星雨的手,这一幕落在了马兴的眼里,更是让他神情复杂。

  阿烈说:哥几个,对不住了,今天我要借寝室办点事,要不你们出去溜一圈?再回来我就把事办好了。

  虽然阿烈没有明说,但谁都明白阿烈所说的办事是什么意思,马兴痛苦地捂着脸,也是第一个起身,看也不看两人就趿拉着鞋跑出去了。汪西和叶浩、毛小龙没有多说,跟着离开,倒是邓旺东磨磨蹭蹭的,还不时把淫秽的目光放在星雨身上,阿烈狠狠瞪着他:你给我滚!记住,四百块钱尽快还给马兴。

  一听这话,邓旺东反而不急了,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床上:我要是不滚呢?

  阿烈的手抄进了兜里,摸到了瑞士军刀的边缘,冷冷道:你可以试试?

  邓旺东被阿烈冰冷的目光冻得浑身一抖,咽了一口唾沫,死撑着说:你来你来!

  阿烈一步一步走过去,邓旺东也站起来,两人之间气氛紧张,如果不是汪西跑过来喊了一句,两人真的要出事。

  汪西:老邓快点,别耽误人家的好事。然后使劲冲邓旺东眨巴眼睛。

  邓旺东正需要这样的台阶,立刻就坡下驴跑了。

  阿烈回身把门关上,想了想,又掏出钥匙拧了两圈锁好,星雨有些不自在,揪着裙角说:你不会真的想……

  阿烈不说话,把她逼到床边,星雨不得已坐到了床上,咬牙道:我还怀着孕,就算你想要,等我打了孩子之后好不好?

  阿烈叹了一口气,坐到了她身边,抚摸尚未隆起的小腹:怎么样?最近没什么不舒服的吧?

  星雨发现他没有那个意思,松了一口气说:还好。

  校门还是被封着,再这样等下去肯定出事。

  我也这么想,可没办法。

  两人嘴上说着话,阿烈的手始终在星雨的小腹处徘徊,气氛十分暧昧。

  星雨迟疑再三,嗫嚅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在寻找凶手。

  什么?星雨脑子还是很快的,你是说,凶手就是你同寝的几个人里?

  差不多。

  那你怀疑谁?

  这个我先不说,因为还没确定。

  星雨怀疑道:真的?那你带我来干什么?难道我来了你就能找到凶手?

  阿烈不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星雨,你喜欢哪种花?

  花?

  百合、玫瑰之类的。

  星雨随口道:百合吧,香水百合,怎么了?

  你和徐瑞青怎么认识的?

  这种跳跃性思维明显让星雨跟不上趟,她愣了一下才说:你怎么想起问这些了?

  阿烈看了看门,又看了看阳台,才漫不经心地回答:我喜欢你,想知道你的过去。

  你这是表白?星雨这下是真愣了,表白有这种态度的吗?

  阿烈嘿嘿笑道:就算是表白吧,你愿不愿意接受我做你男朋友?

  你也知道,我……

  阿烈立即道:我不在乎!

  星雨沉默了三秒钟,然后说:今天八月据说有流星雨,我们一起去锦城的锦绣山看流星雨吧?

  阿烈不语,星雨幽幽道:到时候我再给你答复,至少我不能在怀着其他人孩子的时候接受你。

  阿烈点点头,说:我理解,你现在可以给我说说和徐瑞青的相识经历了吧?

  ……

  夜幕降临,星雨终于离开了114寝室和四号宿舍楼,阿烈也被通知到学生处一趟,114寝室的人纷纷回来,马兴神色难明地望着阿烈,阿烈故意扯了扯衣服,搂着马兴说:我知道你喜欢星雨,我也帮你问了,人家确实看不上你,别灰心,我再给你介绍。

  马兴无言摇头。

  阿烈看了看,寝室的人齐了,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上次和星雨的寝室联谊闹了一点不愉快,这次我和星雨说好了,再来一次,就在明天,因为出不去,还是只能在食堂,大家准备一下吧,虽然有些女孩子爱慕虚荣,但也别在嘴上说出来——老朱就是这样,这不死了吗?

  拿死者开玩笑绝对吸引仇恨,除了马兴,其他人都对阿烈怒目而视,后者则直接无视。

  结果当天晚上并不太平:又有人死了!

0

第5章 香水百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